丹修

第六十一章 重獲自由

等到江明然的身影消失在了佛門之內後,那個巨大的洞口也隨之慢慢的閉合起來,片刻之後,天空完全恢複了原樣,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異常出現。而鬥玄的神外化身在江明然消失之後,眉頭也皺了起來,忍不住伸手拖住下巴道:“咦,不對啊,我這孩子現在既然到了佛界,也就是離開了邪獄空間了啊,而且還是憑借自己的力量離開的,哈哈,那這樣說來,我的那個賭約豈不是贏了嗎!哈哈哈,我贏了,老易,我贏了,我終於贏了,好孩子,好孩子啊!”大笑了一陣之後,鬥玄才恢複了平靜,但是神態間仍然有著抑製不住的激動,不停的打量著下方的那些人和元嬰們,自言自語道:“這孩子生性純良,難怪能進入佛界呢,不過我該如何照顧他的這些師叔朋友們啊,算了,統統帶到冰極星上,反正我這次使用了神外分身,也得閉關恢複一陣子,就讓他們給我看家護院好了!”隻見鬥玄大袖一揮,仍然昏迷不醒的眾人全都被他卷入了袖子之中,鬥玄剛想轉身離開,忽然又停下腳步道:“對了,竟然有人在這裏布下鎖魂陣這種害人的東西,差點將我的寶貝義子害死,這個事我可不能不管,你既然要守東西,我就讓你守個夠,乖乖的守到明然回來,讓他親自報仇!”說完之後,鬥玄嘿嘿一陣陰笑,兩手抬起,虛空按下兩掌之後,看也不看的掉頭救走。等到鬥玄的那巨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之時,就聽到轟隆隆的一陣巨響,整個鎖魂陣全部坍塌到了地下,一陣煙塵過處,這裏變成了一塊寸草不生的平地。而若幹天後,亂葬星上的幾位仙人因為聽到了這裏發生的巨大聲音,好奇之下,相約一起前來觀看,卻意外的發現此處原先的群山已經消失不見,而那個仙尊蘇雨風也不知所蹤,下落不明!但是沒有人知道,在他們腳下不知道多少米的深處,卻有著一間類似於寺廟的建築,在那裏坐著一個滿臉猙獰之色的中年男人,正是鎖魂陣的罪魁禍首——蘇雨風,隻不過此刻他的體內能量竟然完全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封印住了,所有修為一絲一毫也施展不出,隻能在這暗無天日的地下苟且偷生的生活下去,直到某一天江明然的重新回來!鬥玄施展神外化身將東方聖和半顏等熱統統帶回到了冰極星上,再加上數百個元嬰,他原先居住的那個冰室根本就裝不下去,所以他隻得又重新開辟出一個巨大的空間,好讓這些人居住,不過直到現在他除了認識東方聖和魁鬥,還有半顏和雲浩然四人之外(因為他的化身到達鎖魂陣時,看到了半顏和雲浩然趴在地上,而東方聖和魁鬥則是他之前用神識搜查過的),別的人根本都搞不清楚誰是誰,所以隻得將這四人放在自己居住的冰室中,剩下的人都塞到另外一間去。鬥玄看了看幾人身上的傷,隻有雲浩然是傷的最重,而且修為最低,別的人基本上都沒有事,看在雲浩然跟江明然認識的份上,鬥玄給雲浩然輸入了一股力量,有了太古神人的幫助,雲浩然的生命自然無憂了。本來鬥玄施展了神外化身之法後,必須要閉關恢複一段時間,但是他心想如果這些人醒了,而自己正在閉關的話,那他們什麽都不知道,還不得鬧翻了天啊,所以隻得等待著他們醒過來再說!第一個醒來的是半顏,因為她在離開了亂葬星後,修為就自動恢複了,現在又是半神之體了,當她看到鬥玄的時候,吃了一驚,慌忙站起,身上射出無數道紅線,一臉戒備的看著鬥玄。而鬥玄隻不過是隨意招了招手,半顏的身體根本就無法動彈了。“小丫頭,你跟江明然是什麽關係啊?”鬥玄一副長輩的口氣問道。半顏早就被麵前鬥玄的修為給驚呆了,就算是法神也別想這麽輕易的就束縛起自己的力量,而這個老頭隨意一揮手,自己就無法動了,他是誰呢!聽到了鬥玄的問題,因為不確定這個老頭和江明然的關係,所以半顏並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這裏是哪裏?”“嘿,小丫頭,你挺有意思的啊,這裏是冰極星,你應該知道吧!”“冰極星!”半顏再次吃驚,她忽然想起了在邪獄空間內流傳的那個傳說,冰極星上關押著一位犯人,那麽眼前這個老頭很可能就是了,隻是他的修為實在是太高了,估計已經到了神主的境界,什麽人能將他關在這裏。雖然半顏一肚子的疑惑,但是卻緊接著問道:“江明然呢?他去了哪裏?”鬥玄氣的在那裏吹胡子瞪眼,看來跟這個丫頭是說不清楚了,自己問她一個問題,她倒連著反問自己好幾個問題!不過好在這個時候,東方聖,魁鬥和雲浩然也相繼醒來,三人表情一樣,一臉的茫然,還是雲浩然首先反應過來,驚喜的叫道:“東方前輩,魁前輩,你們醒了啊,太好了,你們沒事了,咦,江老弟呢,這是哪裏!”鬥玄帶著半顏走到三人的麵前,經過一番努力的溝通之後,互相終於明白了彼此間的關係,當然都是和江明然的關係!鬥玄哈哈大笑,將半顏叫道了身邊,語氣親昵的道:源來你就是我孩子的媳婦啊,早說啊,真是的,哎呀,義父也沒什麽見麵禮給你,等會教你幾招小玩意吧!”而東方聖和魁鬥都是有點不倒目信的看著半顏,這個女人真的是江明然的媳婦嗎?不過雲浩然卻一口咬定,反而是半顏支支吾吾的想要說話,不過最終還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但是現在東方聖對於這個女人是不是江明然的媳婦不是很關心,他更關心的是江明然的下落,所以迫不及待的道:“老前輩,我那師侄現在在哪裏?”“你們不知道嗎?”鬥玄故意賣起了關子道。東方聖想了想道:“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夢中前麵的事我記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我和別人在打鬥,但是最後的場景我卻記得,我看到師侄身披萬道霞光,腳踩金色蓮花,走到我的麵前,跟我道別!”啊,你怎麽和我做的夢一樣?”魁鬥驚叫道。雲浩然期期艾艾的道:“我就夢到老弟和我道別的這段…”然後他突然轉向了半顏道:“弟妹,你呢?”半顏被他這個稱呼給叫得頓時紅了臉,不過也點點頭道:“我也是夢到他和我道別!”鬥玄一直麵帶笑意的聽著他們的說話,也並不說話,直到這時才悠悠的將他親眼所見到的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當然其中少不了要添油加醋一番,反正到時這些人都已經陶醉在佛法之中,沒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想怎麽吹就怎麽吹了!其實在江明然開始念《心經真言》的時候,半顏和雲浩然都還沒有暈過去,也就是最後一段不清楚!眾人聽完之後,頓時全都沉默了,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江明然竟然會在鎖魂陣之中直接飛升進入佛界了,而且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這些人中,除去半顏,另外三人都是山海世界空間的,而東聖是最早消失的,不過後來遇到了魁鬥,得知了一點江明然的消息,但是並不全,至於雲浩然則更是不知道了,所以東方聖對於江明然現在的修為狀況很是不能理解,於是就大著膽子向鬥玄詢問起江明然這些年來的經曆。鬥玄因為賭約獲勝,終於重獲自由之身,而義子又順利飛升佛界,所以心情大好,就將自己聽過的江明然的經曆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說實話,這四個人除了半顏對於江明然的過去是一點都不了解外,其餘三人也不過是知道點大概,所以全都是聚精會神的聽完了。這下他們終於能夠理解江明然會在鎖魂陣之中直接飛升佛界的事了,和他的那些經曆比起來,這根本就不算什麽稀奇的事了。東方聖聽到江明然現在如此厲害,自然也是滿心歡喜,也替軒轅大帝高興,不過還是有點想不明白,向鬥玄請教道:“前輩……”鬥玄一擺手道:“既然你是我義子的師叔,以後就喊我老哥吧,不用喊什麽前輩了!”“是,老哥,不管是誰,飛升到另一界,應該都會遇到天劫的啊,可是聽你剛才的描述,明然好像沒有遇到天劫,而是直接飛升了!”東方聖疑惑的道。鬥玄道:“他體內有六種力量,天劫隻會針對最強的那股力量發生,也就是五色力,日後如果明然的五色力修煉到達了一個境界之後,他就會遭受天劫!”“五色力提高境界,那是一個什麽境界?仙人,還是神人?”“我不知道,到現在為止我對五色力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別打岔,聽我說完,照這個方法來看,江明然體內另外五種力量就算修到了頂,也不會遭遇天劫,所以他現在的狀態才很奇怪,明明早就已經有了仙人的境界,但是卻沒渡過天劫,而且他體內除了五色力之外的五種力量之源,竟然也都沒有一個突破到仙人的境界,但是他卻能在仙界自由往來!”聽到這裏,身為修真者的雲浩然也插嘴道:“前輩,如果他體內的五種修煉功法,都到了仙人境界,會不會是和我們一樣,元嬰身上多出一道金光?”鬥玄這次沒有怪雲浩然插嘴,而是想了想才道:“這個我也不清楚了,不過他體內沒有元嬰,至於內丹,元神什麽的,會出現什麽變化都不知道,但是我想明然現在應該至少知道了佛心舍利會有什麽變化!”鬥玄忽然意識到自己又跑題了,趕橐繞了回來道:“剛才鎖魂陣內發生的事情太過突然,我感到時,佛門已經大開,所以我也沒有時間詢問明然太多問題,我隻能做出點猜測,明然在鎖魂陣中可能是看到你們一個個都深陷危險之中,而他沒有辦法幫助你們,甚至根本就找不到破解鎖魂陣的方法,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就想到了修佛中的某些法術,因為佛門法術是最講究驅魔除邪的,所以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就開始施展佛門法術了,然後突然感悟到了什麽,從而使得修佛的境界迅速提升,甚至突破了渡劫,而且慧根直射佛界,從而使得佛界大門大開,將他吸入了其中!”眾人又是一陣無語,鬥玄說的有點累了,揮揮手道:噔然明然去了佛界,但是他肯定還要回來的,我看你們現在沒事就在我這裏待著,替我看看家吧,而且在我這裏,絕對沒有人趕來打擾,好了,我要閉關了,東方老弟,這裏你輩分最高,所以我就暫時拜托你負責了!沒事的時候千萬別到冰麵上去,不然小心危險!”東方聖趕緊點頭答應,然而就在鬥玄轉身要走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半顏突然開口道:“義,義父,我有話要說!”“啊,有什麽話想說的就說!”鬥玄麵帶慈祥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兒媳婦。半顏銀牙一咬,一口氣將自己和江明然認識的經過詳細的說了出來,江明然當初說的時候,可沒說自己遇到了一個媳婦,所以這一段事情,鬥玄竟然不知道,當然別人更是不知道了,當半顏說完之後,鬥玄看著她道:“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麽意思?”半顏苦笑一下道:“其實當初遇到江明然之時,我是想要殺了他的,叫他夫君就是代表他是我的人,從此以後隻能歸我所有,但是不知為何,我對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情愫,再後來,他被厲老邪送到了霧星,媚思人就將他所知道的江明然的事情告訴了我,聽完了之後,我更覺得自己似乎,似乎喜歡上了他,於是我就開始在邪獄空間中尋找起他來,直到在亂葬星上找到,現在我說出這些,隻是想告訴你們,我並不是江明然的媳婦,隻不過是個曾經想要殺他的人,而現在,他既然平安無事,我也該離開了!各位,告辭!”“等等!”鬥玄一聲喊,半顏頓時又無法移動了。鬥玄看向東方聖道:“老弟啊,你是明然的師叔,我是明然的義父,你說他的事,我們有沒有權力幫他做主!”東方聖哪裏會不明白鬥玄的想法,笑著點頭道:“老哥身為明然義父,自然是有權利了。”鬥玄哈哈大笑,用力的拍著東方聖的肩膀道:“那就好,既然如此,我們兩人就替明然把這個丫頭定下來吧!”(鬥玄的內心潛台詞:小東方,想撇幹淨這事啊,哼,沒門!)東方聖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見了,連連點頭道:“沒問題,沒問題,半顏,你就留下來吧!”(東方聖內心潛台詞:完了,這個老狐狸,竟然死活拉上我,以後明然要是不喜歡這個女人,我到時候怎麽見軒轅老哥啊!)半顏一聽,巨大的驚喜瞬間將她包圍,讓她根本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就這麽愣在了原地。接下來,眾人自然都順理成章的留在了冰極星,至於那些元嬰和三個鎖魂星醒來之後,明白了事情的進過,對江明然是千恩萬謝,並且全都留了下來開始修煉,等待著他們的恩人回來,後來半顏還回去過一趟三殘星,和兄長們見了一麵,這才知道,從莽和從死二人也去了亂葬星,不過轉了一圈沒有發現半顏,就又離開了。邪獄空間內的事是解決了,所以江明然才會心安理得的離開,來到了佛界!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