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戒

第724章 洪荒之力

第七百二十四章 洪荒之力

迎著花千骨與霓漫天不解的目光,朔風淡笑道:“我隻是一小塊石頭而已,就算比起塵埃也大不了多少。有沒有我的存在這個世界都是一樣的,不會有誰傷心或是不舍。但是尊上就不一樣了,他的安危關係到三界興亡。”

花千骨與霓漫天聽到這裏,再看著朔風的舉動,以及漸漸消失的身影,已經明白,原來朔風是神器炎水玉的一部分!

林揚自是早就知道,自從知道花千骨要找炎水玉為白子畫解毒起,他就猜到了朔風的下場。

朔風看了林揚一眼,對他短短時間集齊十方神器的舉動,也很是震驚,但也僅是震驚而已。

都要泯滅了,他在意的並不是這些事情。

“不要…”花千骨喃喃驚呼,她雖然想救師傅,但也不想犧牲朔風,在長留弟子中,兩人的關係可是極好的。

朔風笑著搖了搖頭,臉上露出追憶之色,淡淡道:“我第一次有意識的時候,是在水裏,迷迷糊糊的,沉睡了百年或者千年。

我醒來,蹲坐在岸邊,看著水流來去,花開花落,雲卷雲舒又是一百年。然後我無聊了,站在山上的一棵樹上,看著半山腰的一戶人家,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老病死,就這樣又過了一百年。

之後我漸漸有了形體和人的外貌,學會了說話,我去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不一樣的人。可是,還是沒有覺得這個世界有什麽有趣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存在。

於是又回到最初的那條河邊,發著呆。一晃就又是一百年。

突然有一天,尊上正好從天空飛過,可能是察覺到神器的氣息,下來查探,然後發現了我。

他問我為什麽會在這裏。可是,我又怎麽知道呢!

於是我反問他,我為什麽會在這裏。

尊上看著我,說,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為什麽在這裏,就隨我回去吧。或許終有一天能弄明白。

於是,我便被尊上撿回了長留山,然後遇見了你,遇見了你們。

其實在哪裏,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我跟他回去,或許隻是因為可以多一點機會接觸到其他神器。

當時我特別想知道,其他的神器,是不是也像我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林揚、花千骨、霓漫天陷入沉默。

花千骨有些不能接受朔風要犧牲的事實,霓漫天更多的卻是意外,也有一些對這個同門的惋惜。

林揚則明白,這就是天命。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所有人或物都需要承載的天道。

頓了頓。朔風笑著道:“於是,我很開心的跟著尊上回去了,也遇到了大家,和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我很開心!直到千骨找神器的時候,我才明白自己的命數。替尊上解毒,也算是報答他對我的收留之恩。”

接著。在花千骨的慘呼中,朔風的身形消散不見。化作一團光芒,在半空盤旋,最終,注入炎水玉中,將炎水玉短缺的一角補上。

花千骨慘呼一聲,跌倒在地,林揚卻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他上前將花千骨的小手拿起,接著用手指一劃,法力透出,劃出一個口子。

“你做什麽?”花千骨正自傷心,看著林揚的舉動,有些不解,也不計較手指上的疼痛。

“解開神器的封印。”林揚一邊回答著,一邊將花千骨的血,分別滴在炎水玉以及另外被取出來的九件神器上。

在為憫生劍解封的時候,林揚就察覺到,神器上有著一道很特別的終極封印,需要花千骨的血來解開。

花千骨是世上最後一個神的轉世,正是她當年與眾神一起,將妖神封印的。最後一道特別的終極封印,需要神血,方能解開。

倒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但實施起來,就很是繁瑣了,就是林大聖人也需要耗費許多時間,哪有用花千骨的血來的方便。

一件件神器接觸到花千骨的血,立即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來,封印全部解開!

霓漫天、花千骨都張大了嘴巴看著,有點搞不明白情況。

十件神器旋轉著飛向空中,耀眼的光芒交映,似乎比整個天空還要透亮,接著,天崩地裂一般,整個天地,開始劇烈的搖動起來。

十方神器發出一陣嘶鳴,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漆黑空洞,猶如龍卷風一般,將周圍的整個天空攪動。

封印著妖神的墟洞出現,林揚雙眼一亮,一揚手,將十方神器收回。

其中憫生劍、不歸硯、謫仙傘飛到他手中,收入墟鼎,另外幻思鈴、拴天鏈、流光琴,以及炎水玉飛向花千骨。

其餘三件神器,玄鎮尺、浮沉珠、卜元鼎則飛向了霓漫天。

除了花千骨需要的炎水玉,林揚直接把十方神器給平分了,此時神器的力量已經完全解開,每一件都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幾件神器一出,就是長留上仙白子畫來了,也得給跪。

但是十方神器封印的墟洞中,有著比十方神器更厲害的力量,那就是當年被眾神封印的妖神,以及妖神身上的洪荒之力。

“你們先回去!”林揚隻來得及說了一句,就飛身往墟洞中飛去。

花千骨與霓漫天同時驚呼,不知他飛往那神秘的墟洞做什麽,這時,十方神器的封印全部打開,妖神即將出世,她們兩人都亂了神。

林揚的種種瘋狂舉動,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

花千骨與霓漫天各自接住神器,猶豫了一會兒,花千骨決定先回長留,用炎水玉救治師父,霓漫天則決定在這裏等待師兄歸來。

同一時間,十方神器解封,整個天地搖動,墟洞出現的事情,已經轟動六界。

仙界、妖魔二界,乃至人界君王,都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反應,集齊大軍前往墟洞所在。

……

林揚被狂風以及扭曲的空間撕扯著,若非有法力護體,早就給跪了,終於,衝入了另外一個空間,墟洞內的世界。

剛剛來到這裏,他就聽到一聲嬰兒的啼哭。

墟洞內的世界,四周全是柔和的亮光,虛虛實實的,林揚往嬰兒啼哭聲傳來的方向看去,隻見半空中,懸浮著一朵巨大的千瓣蓮,仿佛冰雕一般玲瓏剔透,發出熒熒幽光。

而那個一直在啼哭中的嬰兒,此刻正以小小的身子躺在蓮心,小手小腳在空中胡亂揮舞著。

林揚隻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個嬰兒,就是妖神。

在原本的故事中,嬰兒被花千骨取名南無月,本為妖神真身,擁有洪荒之力,被十方神器封印在墟洞中。

南無月被花千骨教導,分為邪惡與純真兩麵,後為了保護花千骨,把洪荒之力給了她。

最終邪惡麵被白子畫所除去,而純真麵則轉世成為和尚,法號彥月,喜歡花千骨的徒弟幽若。

林揚飛身來到了蓮花上,俯視著嬰兒,別看隻是個嬰兒,但他是被封印的妖神,可不是表麵上那麽簡單。

這個嬰兒,一天便會長大一歲,過不了多少天,就會長大成人,覺醒妖神記憶,而且擁有滅世的洪荒之力。

沉吟頃刻,林揚伸手按在嬰兒的身上,運起法力,將嬰兒體內的洪荒之力,吸入自己體內。

浩瀚無比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嬰兒身上傳入體內,若是尋常仙人,哪怕是長留上仙白子畫來了,也未必能夠承受得住多久。

也就是花千骨的“神之身”,可以承受得住這洪荒之力。

但林大聖人駕輕就熟的,運起靈台方寸山的金丹妙法,將洪荒之力,漸漸的匯集在一起,凝聚成一顆美輪美奐的金丹。

隨著洪荒之力不斷傳入體內,金丹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凝實,法力越來越厚重。

最終,林揚將嬰兒體內的洪荒之力全部吸納,嬰兒似乎有所察覺,又或者說,覺醒了妖神記憶,眼睛裏閃爍的不再是稚嫩的童光,而是一種蔑視九天的高傲和叛逆,隻是望著林揚。

林揚露齒一笑,“妖神,你好!”說著,一伸手,抹去了妖神的記憶,嬰兒眼睛裏閃爍的目光,又變成稚嫩的童光。

林揚抱起嬰兒,飛身除了墟洞,來時那驚人的狂風與空間撕扯的力量,對如今身懷洪荒之力的他,已經構不成什麽威脅。

當他從墟洞外出來時,就看到外麵浩浩蕩蕩的各界大軍。

首當其衝的就是仙界大軍,仙界各派中人已經齊聚,以長留為首,尊上白子畫、世尊摩嚴、儒尊笙簫默等三尊,以及眾多長留長老,還有霓千丈、尹洪淵、緋顏等各派掌門,站在最前列。

後麵浩浩蕩蕩的各派弟子,足有數萬,幾乎全部到齊。

另外一方,則是妖魔二界的數萬妖魔大軍,為首的正是殺阡陌,以及春秋不敗、曠野天等妖魔二界的頭領。

最後一方,則是人界大軍,以及人界帝王孟玄朗等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林揚身上,眾人正在為墟洞商議對策,卻沒想到,林揚從裏麵走了出來,還抱著一個嬰兒,莫非在裏麵生了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