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修至尊

第736章 各種辦法

第736章 各種辦法

辦法是什麽呢?蘇文鼎自己也覺得棘手,陸豐和羅保同,這兩個人,原來是天佑山脈和天毀山脈裏麵的兩大盟主,在門派管理方麵是最有心得的,對於周圍的局勢和情況,也是最有見解的。

既然他們都說輝朗山脈以及竹蘭山脈不好拿下,那兩座山脈裏麵的兩個門派聯盟擁有比雲清派更為厲害的實力,那想來也都是不錯的。

而且,修真門派之間的戰爭,關乎到很多事情,這關係到他,也關係到雲清派的生存發展,若是這次討伐兩大山脈失敗,雲清派無疑肯定會遭受到重創嗎,這是蘇文鼎絕對不能接受的事情。因為,雲清派受到重創,這對於他,對於如今整個擁有六千多人的雲清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所以,在事先,蘇文鼎他們就要商量好,到底怎麽對付這兩大山脈組織起來的門派聯盟,不然對蘇文鼎來說,雲清派現在遭受到任何的傷害,都是他所不想看到的事情。

雲清派眾多新加入的精英堂長老,幾十個出竅期高手加入雲清派,最少的也有七八天時間了,對於蘇文鼎的性格和能力,他們倒也有所認識,基本熟悉了。聽到蘇文鼎開口讓他們提出辦法,眾人倒也並不顯得拘束。

對於他們來說,雖然蘇文鼎和陸豐他們是通過不光明的手段,威逼利誘他們,才讓他們不得不加入雲清派的。但是現在他們既然已經都加入了雲清派,而且這幾日的觀察下來,眾人也都對雲清派有了一定的熟悉和認識。

他們現在也都明白過來,雲清派並非他們想象中的那麽可怕,蘇文鼎也不是一個惡魔,相反,蘇文鼎呈現在他們麵前的形象,反倒是一副小孩或者是開明掌門的樣子。

再加上藍水銀在他們身上的威脅,眾人對於蘇文鼎提出來的要求,倒是很容易接受,便開口紛紛提出自己的一件來。

“我們幹脆把在坐的諸位長老集中起來,組成幾隻刺殺小隊,把那些門派聯盟的高手全都給殺了!咱們專門找那些落單的下手,不出一個月,他們就得主動上門來求著我們,要求我們去接收那兩座山脈!”

蘇文鼎撇撇嘴,這明顯是上次做過刺客的天佑天毀聯盟一名大乘期老祖提出來的辦法,這樣的辦法在對付洛水聯盟的時候可行,因為人根本沒有什麽防備,而且正在趕往洛水城的路上,真的是落單。

但對於如今橫在蘇文鼎他們麵前的輝朗山脈和竹蘭山脈來說,這個刺殺的方法,卻是顯得有些不可行。因為這兩座山脈的門派聯盟,明顯已經是有所準備,對於雲清派,他們肯定不會就這麽束手就擒,反而是會早有準備,就等著他們鑽進人家的圈套!

“不如咱們讓他們出來,咱們的高手和他們的高手單挑,光明正大的單挑,哪邊贏了,就由哪邊說了算!我們這邊高手應該多一些,而且掌門人實力高強,曾經可是三次獨立對抗至尊魔皇的人物,跟他們單挑,估計沒人能贏得了您!”

“我說你這是在拍我馬屁呢,還是在讓我去跟人單挑啊?”蘇文鼎沒好氣的翻翻白眼,可氣的瞪著提出意見的一個合體期老祖,“這怎麽可以,不行不行!對方肯定不能答應,再說了,我倒是覺得,咱們和他們就算用這個方法決出了勝負,你們覺得,就算我們贏了,事情過後,那幫人能讓我們真的統治了他們的山脈嗎?”

堂下眾人先是嘩然而笑,隨後便是一陣沉默,雖然這個辦法看上去不錯,但仔細想來,大家也都明白的很,蘇文鼎說的問題,的確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我看這樣好了,咱們過幾天約他們出來談談,看看他們到底想要什麽!”蘇文鼎深吸了一口氣,開口對身邊的陸豐和羅保同等人說道,“我就不相信了,他們既然都組成了聯盟,肯定是想要有要求的!”

“談判?”陸豐和羅保同兩人相視一眼,齊齊一愣,整個大堂裏一群長老,也是滿臉驚訝的看著蘇文鼎。

蘇文鼎點點頭,大手一揮,一臉豪氣的說道,“是談判!你這樣,明天就派人去輝朗山脈,咱們先找這山脈的九靈派掌門,告訴他們,我想和他們談判,我就帶你們兩個其中一個去,另外明城三聖三位前輩和我一起去,就夠了!”

“這恐怕不妥吧?”花文藍在旁邊一臉擔憂的看著蘇文鼎,憂心忡忡的說道,“且不論他們會不會同意,你就帶四個人去,而且還是去人家的地盤,這樣你的安全。。。”

“你放心,我隻是帶四個人去,這四個人也不是弱者麽!”蘇文鼎哈哈一笑,一臉不在乎的說道,“再說了,有小紫,有藍色海洋,有青障魔和青障葫蘆裏麵的一萬隻魔獸,我還怕了他們來?不是考慮到大戰一開,生靈塗炭的話,我早就集合我所有的力量,雲清派幾千名弟子,這麽多老祖,再加上十萬魔獸,還怕拿不下那區區兩座山脈?”

“嘩!”堂下一群新來的長老紛紛駭然,幾個大乘期老祖更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文鼎,他們沒想到,蘇文鼎手裏掌握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強大,他們也才來不久,對於浮銀山脈裏的十萬魔獸,雖然也知道,但並不清楚,原來這十萬魔獸,也是歸蘇文鼎掌控的,如此一來,眾多新來的雲清派長老心神駭然。

“你要是覺得這樣不勞師動眾,傷天害理,倒也可以!”陸豐和羅保同等人相視一笑,對於蘇文鼎的話,顯然是見怪不怪了,“反正隻要你一句話,十萬魔獸就算是送死去,估計也願意把!”

“不知道,不過我聽說,這幫畜生早就饑渴難耐,手發癢了!”蘇文鼎撇撇嘴,一臉無奈的搖搖頭,“這一個月裏麵,我還帶著他們一萬隻魔獸四處出動呢,不然你們以為,這幾座山脈,能在一個月裏就拿下嗎?”

小寶在路上跌了一跤,把腿摔傷了,流了很多血。

回家後,母親一麵用繃帶給她包傷,一麵問她:小寶,你的腿摔得這樣重,當時一定哭了吧?

小寶說:我沒有哭。當時你沒在旁邊,我哭給誰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