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獵王

第388章 貴族手段

第三百八十八章 貴族手段

改了一下。

——

“我說愛德華,你能肯定,那位公爵一定會用半精靈來跟你交易?你就不怕他們不要你的東西,所有的都自己來麽?”

“作為一名領過軍的領主,他想必比我要知道未雨綢繆的重要性,更何況精金鎧甲這種東西,即使沒有戰爭,用來給自己領地裏的部隊更換裝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愛德華笑了笑:“自己製造武器,產生的耗費必然高得驚人,而直接購買的鎧甲,可是要比重新鍛造要快得多了。在這一輪的行動上,瑞特格家族已經相對落後,所以能夠進行有效彌補的方法就是首選。”

“當然了,也不是什麽事情我都可以有十足的把握的,如果事事都隻做最有把握的事情,那麽最後也和一事無成相差不多。”

“我知道了。”

半精靈小姐偏了偏頭,似乎明白了什麽,不過接下來她的說辭,卻讓愛德華好氣又好笑:“以後我絕對不和你談什麽條件,否則說不定就會被你賣掉!”這位大小姐一本正經的開口道。

“嗯,讓你知道了那可不算什麽本事,隻有偷偷把你賣掉了之後,還能讓你幫我數錢,那才叫做真正的高深呢。”

“你去死啦!總之,接下來我絕對不會跟你談什麽條件,你昨天答應我的,我要去貴族區消費!昨天被那幫家夥全都給攪合了,一點意思也沒有。今天我一定要補回來!”

……

太陽終於慢慢地從地平線上探出了半張麵頰,將可愛的嫣紅。投上鼓山城的每一處屋脊……在這光芒之中,整個城市終於慢慢醒來,爐火的煙霧混合在清晨的薄霧裏,人類的語聲逐漸編織成為細微的喧囂,細細的,確實地驅走最後一絲屬於夜晚的東西。

時間尚早。

即使愛德華並不認為,有關交易的事態,會向著不利於自己的方向發展。但既然已經給了那位公爵一些選擇,多少也要給對方一點考慮的時間。不過不管是愛德華,又或者是他的那些同伴,顯然都並沒有什麽興趣再窩在格陵蘭公爵給他們準備的客房裏消磨時間。

幸好在與這位公爵閣下見過一麵之後,原本用來約束,或者說盯梢的那些士兵們便都消失無蹤了,隻剩下了一個隨傳隨到的管家。所以稍微等了一陣之後。愛德華決定……在半精靈大小姐撒嗲賣乖的攻勢之下決定,再到城裏去逛逛——畢竟鼓山城的繁華程度雖然無法跟羅曼蒂相比,但也是王國南部的大城,自有自己獨特的韻味,不見識一下真是太可惜了。

當然,這樣的遊覽不可能得到公爵的什麽支持。於是……一臉睡眼忪惺的威利安,也就理所當然地被愛德華從房間裏給拉了出來。

從那個淡青色的眼圈來看,這位小貴族昨晚的休息質量並不怎麽樣。不過選擇他作為向導的決定倒是沒有什麽錯誤,這個年輕人對於這座城市有著足夠的熟悉,離開了城主府。他甚至並沒有搭乘馬車,隻是帶著眾人轉過了半個街區。便找到了一家糕點房來解決早餐的問題。

這裏賣的是一種用雞蛋和麵粉烘焙出來的蛋糕,裏麵還加入了一些切碎的水果作為餡料,雖然味道遠不如愛德華記憶中的蛋撻或者派,不過甜甜的蜂蜜味道還是足夠吸引一些女孩子的味蕾,用來作為早餐,倒也不錯。所以麗莎小姐幹脆用一個金幣包下了他們剛出爐的幾十個成品,就這樣裝在一隻藤筐裏麵;毫無淑女形象地,一邊走一邊大快朵頤。受到她的感染,所有人都開始在漫步中享用早餐,連那位怯生生的半精靈莎琳娜,也有樣學樣的拿了一個,一邊走,一邊小口咬著。

“我說,我們幹嘛不坐車呢?”

吃完了手中的蛋糕,達赫妮忽然開口道,似乎有些興趣索然……畢竟卓爾們出生於幽暗地域,對於陽光,自有一份天生的排斥感,即使愛德華已經在她的麵具上鑲嵌了煙色的水晶,她仍舊不大適應長時間這樣迎著陽光的散步。

“嗯,小姐,據我所知,在清晨的陽光裏散步,對於身體是有好處的,”威利安不緊不慢地回答道,這個時候,他似乎已經完全清醒了:“更何況我們是要到玫瑰區的金德大街,那裏並不適合於坐在馬車裏遊覽,還是以步行的方式更加合適,再有,去得太早,商鋪都還沒有營業,那樣就有些無趣了。”

“不過,其實來早了一點,也沒有什麽不好,清晨的朗科大道,非常寬闊,在這個時候,你即使在中央跑過,也沒有什麽阻攔,可以盡情享受和陽光嬉戲的感覺呢,非常舒服。”笑了笑,他補充道:“再晚一些,馬車就把這裏填滿了。”

“你對於這裏,似乎很熟悉啊?”看著他臉上少有的興奮,愛德華不由問道。

“嗯,小時候在這裏住過一段時間,大概三年,以騎士侍童的身份。”威利安點頭笑道:“那個時候,我,尤利婭小姐還有克萊恩,經常偷偷跑出來玩……可惜……”他臉上的笑容微微收斂,歎道:“可惜,現在已經很難再有那樣的感覺了。”

“對了,這個對你來說,可能有點用處。”有一搭沒一搭的談話,讓愛德華忽然想到了一些什麽……於是頓了頓,他從口袋裏拿出一片水晶,遞給了威利安。

映像水晶。

這是這個世界裏有關魔法的發明之一——水晶裏刻蝕了魔法符文,可以儲存一副畫麵,有點類似照相。隻要貼在眼前就可以看見內部的影像,而如果用精神力激發,還可以恢複原本的場景。甚至可以擴展數十倍的大小,而且是三維立體。纖毫畢現,遠比普通的相片要好得多了,唯一的缺點就是顏色較為暗淡。

當然,那是因為愛德華手中這枚水晶隻是他上次掃貨的時候隨便拿的東西,一件雜色的下品,如果是能力高強的法師製作的高級品之中可以存儲一段時間的影像,甚至是聲音,因此對於一些大貴族來說。享受些電影之類的東西也並非困難,隻是很少有法師願意耗費精神力去製作這類的玩意兒,常人隻能偶然得到一些法師們留下的有關於戰鬥的記錄之類的東西,當作大片看看。

“這個是……沙麗蓮公爵夫人?”

目光在那水晶映出的幻象裏掃了一眼,年輕貴族的麵孔頓時紅了紅,卻又忍不住低聲驚呼。

不過,他最終還是仔細地投注了一些注意力。再確認了一遍:“沒想到,真的沒想到,雖然我曾經聽說過一些這位夫人的傳聞,不過他……這個,居然是和克萊恩,這……真是。令人驚訝。唉,這位夫人真是,真是太不莊重了,”

他壓低了聲音,結結巴巴地嘟囔了幾句。不過最後卻又將那水晶還給了愛德華:“那個……學徒長,我知道您的意思。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從哪裏弄來的這種東西,不過,對於我來說,這個恐怕沒有什麽作用,雖然是很感激你對於我的幫助……”

“你的意思是說,公爵大人對於這件事……不在乎?”

雖然跟推測之中的某些部分相同,不過愛德華仍舊有些驚訝……畢竟一位公爵之尊,需要顧忌的事情甚少,似乎不可能甘願讓腦袋帶著這種綠油油的顏色。

“不是的,因為公爵大人的身體一直不是非常健康,所以中年之後,這位夫人便一直緋聞不斷,令公爵大人也非常的惱火,隻是沒有可靠的證據……隻是學徒長,您也知道這種幻象水晶,並不能夠充作證據……您不知道?”

注意到心靈術士露出的疑惑,年輕的貴族搖頭苦笑,然後低聲解釋道:“好吧,因為這種東西中的影像,是可以使用魔法隨意更改的,隻要是個對於幻術有些了解的人就能夠做到,尤其是這種僅僅能夠凝固一個畫麵的東西,還有,我現在畢竟和克萊恩是對手的關係,這種影像我即使是送到了公爵手裏,也未必能夠改變什麽,隻會讓別人認為我別有用心罷了。”

居然連ps技術都有,這倒是真是沒想到……

“至少也提醒那位尤利婭小姐注意一下那個家夥吧,我看他似乎無孔不鑽,一直跟在她身邊。”

“那就更不行了,尤莉亞小姐是一名聖武士候補,我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而給她的前途蒙上陰影,更何況,若是被她知道這種醜聞,以她的脾氣,是絕對會向公爵夫人直接質問的,這樣一來,事情會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你這貨還真是個貨真價實的好人啊。”

“您過譽了,學徒長閣下。”

“我沒誇獎你……算了。”愛德華又有些搖頭的衝動,不過頓了頓,年輕的貴族卻說出了一個讓他有些驚訝的答案:“其實這件事情,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其實莫過於……殺了他。一勞永逸。”

你確定,是在說一個從小有過一段回憶的同伴?

“當然,這是最為‘貴族’的手段。我不會輕易使用,不過,如果他會對於尤利婭小姐造成傷害,那麽我也隻好違背一下自己的原則了。”注意到心靈術士盯著他的眼神,年輕人的臉色微紅,但仍舊氣勢堅決地繼續道。

“真是有趣的手段。”

愛德華扯了扯嘴角,不再回應,而是將注意力轉向了兩邊的店鋪……

逛街這種事兒,隻要是女孩子,似乎就沒有不熱愛的。而且如果是單獨一人,往往還沒多大興趣,如果有人陪同,那麽便會興致高漲……之前一進城的時候,這位小姐就已經興致滿滿,不過卻因為半精靈的事情中途打斷了,所以既然休息了半天又補足了精神,她自然是要再發動一次挑戰的。

尤其是這位半精靈大小姐,從小家中富裕。對於小錢不放在心上,除非魔法物品。否則買東西都不問價……

不過有點令她失望的就是,所謂金德大街這個地方,雖然冠名貴族區,其實倒也算不得什麽高級的場所——通常的大貴族根本就不會有興趣采購什麽東西,都是店家上門服務,直接訂做,隻有小門小戶的三流貴族,以及那些高級的仆人。才會在這種地方遊蕩,享受這種特殊的樂趣,而且,雖然是步行而來,但當一行人到達這裏的時候,太陽也不過剛剛從地平上跳出來,有很多的鋪麵。還沒有正式開業。所以,能夠選擇的部分,倒是少了太多。

但愛德華倒是並不著急,一點點的沿街前行,尋找著合適的地點。

他要買的東西不多,隻是這一次出來他帶了麗莎和達赫妮來。可他的城裏多少還有些跟他比較親近的人,就這樣空手回去似乎有點說不過去。所以還是帶點東西作為伴手禮的好。

可做出這個決定之後,心靈術士又有些撓頭——他並不知道家裏的那幾位小姐有什麽愛好……

其實,若是他更加熟悉的那個世界,首飾倒是個不錯的萬用首選……

這個世界上寶石和金銀的產量都頗為豐富。以愛德華現在的財力,自然是什麽珠寶都不在話下。可惜也正因為如此,這個世界上的人對於珠寶,也沒有那麽大的興趣……平民也就算了,可安娜蘇本身就是大貴族出身,寶石之類的東西恐怕早就見過無數,就算現在身無長物,或者也不會特別感動,這樣的禮物,送與不送,愛德華認為區別不大。

好吧,即使她能夠過關,克勞迪婭和亞莎莉那邊,也不是用個戒指之類就能輕易打發的。

說起克勞迪婭……最近的事情實在太多,愛德華也沒有騰出什麽空來研究那份黑色契約的效果,於是這位女騎士至今仍舊是被約束了感情和自由的人偶,愛德華即使命令她自由行動,大部分時間這位小姐也隻是機械地在進行一些必要的日常,除了吃飯睡覺和洗澡,她就沒有私生活可言,就算送她什麽禮物,估計她也隻是會機械的留在手裏而已。

還有亞莎莉……

不跟魔法沾邊的東西,這位魔女能夠產生多少興趣?如果是魔法物品……估計在她眼中,那也就是個魔法物品而已,恐怕根本沒有任何‘禮物’的價值了吧?

當然,這個心思就算不動,也沒有什麽了不得……

慢慢行走著,愛德華忽然一動。

倒並不是他看見了什麽東西……事實上,這是貨真價實的‘動‘,在他腰側,一個東西忽然顫抖了一下,力量相當大,讓他也跟著抖了抖。他皺著眉頭,在腰畔摸了摸,便注意到,是那枚棋子魔像。這枚棋子是個相當好用的助力,之前對付那位化為巨龍的德魯伊也發揮了很大的效果,因此愛德華並沒有放在空間口袋裏,而是揣在身上方便取用,反正這東西擁有一定的智慧,也不怕被偷走。

而此刻,就是這東西微微顫抖,動作不大,但卻越來越是頻密了。

怎麽回事?

按理來說,這家夥雖然是個很罕見的,擁有智慧的魔像,可是在棋子狀態之下,似乎從來沒有過什麽感覺……所以愛德華小心的移動著,在街邊回走了幾趟,終於讓他確定了,這棋子震顫的原因,是因為他剛剛路過的一家店鋪。

這是一間不大的鋪麵,裝潢的頗為雅致,隻是當走入那橡木鑲邊的拱門,耳邊便為之一清,街上的喧囂被一座小小的法陣阻隔,而腳下是柔軟的波西地毯,雖然不是傳說中西部蠻族用犛牛毛和處女頭發混合編織的珍品,但厚厚的絨毛觸感舒適,讓人的行動也變成了一種享受一般。

看來這裏的店主或者並不十分富庶,卻是個深諳經營之道的老手。

愛德華的目光,在店中掃了掃。

店麵裏的裝飾也並不繁複,看上去倒是有點接近於愛德華記憶中的那些高級酒吧,隻是周遭陳列的並非是酒櫃,而是一排排的展示架,裏麵放著一些各種各樣的物件,魔法的靈光明亮暗淡,唯有寫著鎧甲的一欄下麵,隻有一卷卷的羊皮紙,似乎是設計圖樣之類。

似乎是一家魔法商鋪?

愛德華的稍微提起了一點興致——從以前開始,他對於這種東西就有些興趣,畢竟直接攻擊的魔法道具雖然強大,但畢竟不能用來應付所有的情況,戰鬥不隻是單純的攻防……在麵對重重包圍的時候,一個傳送法術,絕對要比任何攻防類的法術都要好得多,現階段,他手頭上能夠用於攻擊的東西不少,但其他的就不怎麽充足了。

所有人都走進了這家店鋪的時候,心靈術士的目光,已經落在一排寶石上,這些純淨的晶體鑲嵌著金銀,而旁邊還放著一排銀質的夾子,或者是類似的底托——換上不同的夾子,似乎就可以將這些寶石做成胸針,戒指護符或者是裝飾扣,倒是頗為用心的設計。不過承載著它們的是一座小楊木雕琢的裝飾架,看樣子並非太高級的商品。

“法師閣下,您對於這些傳訊寶石有興趣?這是本店托一位魔法大師製作的精品,保證每一塊的精度,至少八百裏之內,都可以進行聯係,每天三次,每次可以使用半個沙漏的刻度。”

一個高瘦的年輕人,似乎是店員,這樣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