烮天

第190章 天地之劍

第一卷 魂穿天脈 第190章 天地之劍

看到瞬間衝來的怪異的紅藍光團形成*人臉,月風猛然就是一驚,身體卻瞬間做出準備躲避的動作。

那知道就在這一刻,月風身邊的玄武卻突然伸出一隻手按在月風的肩頭,“嘿嘿”笑道:“沒事,忍一下就好了。”

“嗯?”

月風一愣,而就在這一瞬間,那紅藍光團卻猛然砸在月風的身體之上,卻瞬間觸入到了月風的身體之!

轟……

月風感覺自己的身體仿佛在一瞬間被一股火熱而又麻木的感覺侵襲了整個身體,那種如同置身於火海觸電的感覺讓月風整個人的身體都出現了劇烈的抖動。

身體之的“雷嬰”和“火嬰”也仿佛瞬間失去的控製,竟然有一種仿佛要破體而出的感覺。

不過月風也在這一瞬間運轉起《雷神決》,而“紅蓮業火”也瞬間被月風釋放而出,整個身體都在一瞬間被白色的火焰和藍色的雷電所覆蓋。

但是身體卻沒有減輕一絲痛苦,卻更加狂烈的顫抖了起來。

“嗯?”

那紅藍光團獨有的聲音從月風的身體傳出,仿佛帶著一絲驚喜般的響起,“竟然是遠古修煉功法雷神決和低級的開天之火,這怎麽可能?為什麽他的身體還會安然無恙?這兩種力量根本就不是一個修真者獨有的,難道他的身體之有什麽秘密嗎?”

而這時的月風已經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在那猛烈的如同身處岩漿和被萬伏雷電及身的劇痛已經讓月風如同身在地獄受盡所有酷刑般的痛苦,所有五感全部都處於自我封閉之,隻是身體還在劇烈的顫抖著。

可是月風身邊的玄武看到月風現在的樣子,心卻生出了不忍,臉上的表情也有點難看的說道:“我說器靈,差不多就行了。你看看他的身體適合不?如果不適合你就趕緊的去睡你的覺,你這不是在折磨人那嗎?”

“哼,我還用你教我做事嗎?”

那被稱做“器靈”的聲音不滿意的響起,不過卻還是非常的激動,因為玄武已經從“它”的聲音之感覺出來,所以玄武的目光也是微微的亮,雙手都不自覺的搓動起來。

而當“器靈”的聲音一落之後,一股紅藍光芒卻從月風的體內滲透而出,宛如光罩一般把月風的身體輕輕的包裹在了裏麵。

而月風卻也感覺到身體那劇烈的焚化和麻木,瞬間減輕了不少,不過卻比一開始的時候強上許多。

然而就在這一刻,月風的腦海之卻頓時出現了一個低沉冷漠的聲音。

“你叫什麽?”

“嗯?”

雖然身在痛苦之,但是月風的反映和感知還是非常的強烈的,馬上就明白這聲音竟然是一股神念,而且在是在自己的身體之。

“你又是誰,對我有什麽企圖。”

“哼,小輩,我能跟你說話也算是你的福氣了,要知道整個仙域或者仙界當初為了爭奪我死傷無數,不過還是被我依然逃了出來,隻不過被天瀾那老家夥在我危機的時候救過我,我也答應過幫助他尋找一個繼承者,我也答應天瀾幫助他的繼承者五千年時間,但是卻始終沒有找到一個可以承載我力量的人。而你雖然也擁有雷電之力和開天之火,但是也卻依然的無法擁有驅使我的實力。不過我已經等不下去了,既然能現你也算是你的造化,至於以後會出現什麽變化,那就不是我能管得了了。”

猛然隻見,月風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之突然出現了一股劇烈的洪流,在自己的心髒之慢慢的匯集了起來,那種如同要把自己心髒都要漲暴的能量,在一瞬間觸合到了心髒之,慢慢的形成了一把猶如細針大小的寶劍,處於心髒的央位置。

而那冷漠的聲音卻又一次的響起。

“即將擁有支配我的我繼承者,說出你的名字。”

“月風!”

當月風漠然的說出自己名字的那一瞬間。

轟……

一股強烈的紅藍色能量,瞬間衝月風的身體之衝天而起。

一股猛烈的威壓,在月風的身體之散而出,就算是身為四神獸的玄武,也在這一顆臉色巨變身體瞬間來到了正在尋找法寶的唐落塵等人的身前,猛然釋放出一團土黃色的光罩,把自己和唐落塵等全部都保護在光罩之。

而這時的月風的身體竟然慢慢的懸浮而起,緩緩的漂浮在半空之,一團團紅藍能量在月風的身體外快的流動,那狂烈的氣息也正是從這紅藍的能量之散而出的。

而月風的眉心之處竟然也出一道道細小的紅藍光芒,在慢慢匯集成一把劍形的痕跡處於月風的眉心之處。

猛然之間,月風的雙眼瞬間睜開,隻見月風的兩隻眼之,左眼閃爍著雷電的光芒,而右眼竟然在眨動之出現了一團團紅色的火焰,兩隻眼睛在開合之間都散出一道道雷電火焰,就仿佛此時的月風已經變成一個掌管雷電和火焰的神祗。

忽然,一生生刺耳的聲響在整個仙府的第一層響起,一把把形式各異的武器鎧甲仿佛憑空而顯,出現在了月風的四周,全部都做出了朝拜一般的樣式。

而月風卻也在這一時感覺到自己好像掌握的一種無法說出的能力,好像自己變成了一個可以掌管天下所有武器的神,那種隻要自相想,就可以瞬間毀滅眼前任何一把武器的感覺,讓月風感到迷茫卻又非常的興奮。

忽然。

轟……

又是一股強烈的氣息在月風的身體四周爆開,不過卻也在一瞬間全部都回歸到月風的身體之,整個仙府的第一層那懸浮在月風四周的武器也再一次的消失在空間之,仿佛都隱疾了起來。

慢慢的落到了地麵之上,月風雙眼眨動了一下,雙眼之的雷電和火焰卻也頓時的消失不見,而月風眉心處的紅藍小劍印痕,也觸入到了月風的額頭之,完全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