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

第234章 姑姑的過去

第二百三十四章 姑姑的過去

青春不需要遺憾?郝蒙怔怔的陷入了沉思,這句話之前似乎在哪裏聽到過或看到過似的,怎麽感覺那麽熟悉?

不可否認,魯能三人說的都很有道理,而且他們的觀點出奇的一致。

的確,到老了,再去懷念過去的那些遺憾,又有何用?還不如趁著年輕,將遺憾全部擺平,哪怕失敗了,到老了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訴別人,至少我努力過了!我不後悔!

“謝謝。”郝蒙由衷的感激,他內心的迷茫,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魯能客氣的笑道:“不用那麽客氣,畢竟我們吃人嘴軟嘛。”

吳河和克雷都嗬嗬笑了起來,他們雖然沒有外出任務的經驗,可都不是傻瓜,看的出來,郝蒙之前所說的一對男女,其中的男的,必定是他,即便不是,也有著莫大的聯係。

有些事情,你知我知即可,不用說的所有人都知道。

而且同時出門在外,大家都是學院派的,心理上天然要接近一點。

很快,他們就三下五除二的解決了食物,雖然天才剛剛變黑,但郝蒙還是囑咐他們先早點睡,下半夜還要起來換防呢。

魯能建議道:“要不我留下來和你一起守夜吧?不然你一個人又孤單,而且出了事也不一定緩的過來。”

“不用了,我一個人就行了,你們趕緊去休息吧,真有事,我會叫你們的。”郝蒙拒絕。

見郝蒙很堅持。魯能猶豫了下道:“那好吧,我們睡的不深,有事可以呼叫我們。”

說完,魯能就帶著吳河和克雷回到自己的帳篷中去休息了。

郝蒙則是掃視了一眼其他人,發現那群肌肉大漢們也都分組完成,一半休息一半守夜,至於那些苦力們和張老板,則全都睡了起來,畢竟防守可不是他們的工作。

隨後他自己,則是坐在篝火旁邊。借著火光。從背包裏繼續將姑姑的日記給翻了出來閱讀著,他很想知道後來姑姑又是怎麽做的。

原來,姑姑被朱老師他們暫時的帶回了學院之後,不哭不鬧。相反極為的平靜。

但是後來。姑姑悄悄找到了朱老師。準備去大鬧婚禮現場,當時可把朱老師嚇了一大跳,並且堅決反對。顧家的勢力是無比的龐大,而且和他們結親的那家,也都是同一級別的大家族,除非他們能夠獲得院長婆婆的支援,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成功。

而且再一個,酒鬼大叔也未必統一跟他們走。

可姑姑堅持,朱老師沒辦法,隻好和她一起去。姑姑在得知朱老師同意後,就再囑咐不許她告訴其他人,就她們兩個偷偷的去。

朱老師表麵上雖然答應了下來,但是心底裏也是十分的焦急。

畢竟這事兒可不小,左思右想之下,朱老師便悄悄告訴了其他人,讓他們一起想辦法。

當天夜裏,姑姑便和朱老師準備悄悄的離開學院,可是在大門口卻被堵了,因為所有龍神學院的師生都聚集在那,隻有院長婆婆不在。

姑姑當時便知道了肯定是朱老師告訴了大家她們要離開的事兒,而朱老師則是苦笑著說道:“小莉,這麽大的事兒,我不可能隱瞞下來,隻好告訴了大家。不過你放心,我們大家不是來阻攔你去的,而是打算陪你一起去!”

“你們……”姑姑有些哽咽了,眼淚不由自主的流淌了下來。

當時的拉米德老師就很講義氣的說道:“你是我們龍神學院的一員,無論你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們都會陪著你!更何況,顧山河那個家夥,也是我們的夥伴,哪怕他已經畢業了,也絕對改變不了是我們夥伴的事實,我們一定要他給搶回來。”

“大家……”姑姑的眼淚是源源不斷的流淌下來,眾人的支持,讓她很受感動。

她知道,這一趟很危險,搞不好會出現致命傷亡,但大家早已堅定了決心,不可能退縮,她也就把這些話給咽到了肚子裏去,隨即和大夥兒一塊兒出發。

看到這裏的時候,郝蒙的心中著實是新潮澎湃,看來當年的朱老師和拉米德老師他們,也都是相當的熱血,能夠為了夥伴而不顧自己的身家性命。

夥伴這個詞,是他們龍神學院自建院開始便定為的宗旨,無數年來,依然沒有荒廢。

環顧了一眼四周,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除了少數幾個守夜的肌肉大漢外,大家都陷入了熟睡之中。

繼續看下去,姑姑在忙碌過趁中,也不忘寫日記,讓郝蒙著實驚歎。

到了大婚當天的時候,姑姑猛然率領著龍神學院的高手們跳了出來,要阻止酒鬼大叔成婚,當時便引起了一片混亂,顧家的高手們立即跳了出來,把他們都給包圍了。

顧山河見狀,連忙讓姑姑他們趕緊走。

可姑姑卻說:“既然我今天來了,就不打算走,除非你能夠告訴我一個答案,你究竟愛不愛我?你摸著自己的良心說,我希望你不要騙我!”

所有人都看向了酒鬼大叔,而酒鬼大叔並沒有直接回答,相反還流露出了痛苦之色。

這個答案不言而喻,顯然他也是愛姑姑的,但是家族的壓力,讓他不得不屈服。

酒鬼大叔的爸爸見狀忍不住催促:“快點說,讓他們死了這條心,趕緊滾。”

酒鬼大叔似乎終於想清楚了,當眾說:“小莉,我是真的愛你,但是我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不可能在一起的。”

即便隻是這個言論,也是讓酒鬼大叔即將迎娶的白家人,勃然大怒,一眾高手紛紛表示要殺郝莉泄憤,而且還真的動手了。

郝莉他們既然來了,自然沒有打算好好的回去,頓時動起手來,現場一片大亂。

龍神學院的那批學員和老師,雖然也有不少的天才,但卻缺乏高端力量。白家的高手質量相當不錯,尤其是高端力量相當的強悍,聖域高手一出,當即壓製了郝莉他們,並且還直接嚴重的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命安全。

在這種時候,酒鬼大叔實在是看不下去,站了出來保護了姑姑,並且對白家嚴重威脅,必須要放走姑姑他們,要不然他寧願一死。

顧家和白家的聯姻,是一個政治聯盟,如果酒鬼大叔死了,不僅僅對兩家的聯盟有著巨大的影響,更是會讓顧家對白家嫉恨起來。

不過白家也不會這麽輕易放過姑姑他們的,隻肯答應讓其他人走,姑姑卻不準走。

雙方僵持半天,誰也不肯放棄,到最後還是院長婆婆的出麵,才讓白家妥協,帶走了包括姑姑郝莉在內的所有龍神學院的學員。

當然,姑姑也是拚死也不放棄,但還是院長婆婆勸走了她。

酒鬼大叔自然也是心痛無比,但他的當眾承認,讓白家很下不來台。在顧家的強力壓迫之下,酒鬼大叔最終還是與白家的女子,也就是雨惜的媽媽成婚了。

原本這件事應該這麽過去了,可是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姑姑詳細的記載了,在被院長婆婆帶回來後的這段痛苦心情,以及院長婆婆對她的勸說,希望她能夠好好修煉,如果能夠修煉到聖域,可以再去找酒鬼大叔。

姑姑的天賦,在當時的龍神學院裏也是數一數二的,雖然比不上酒鬼大叔這般的天才,但是在三十歲之前達到,還是有戲的。

當時的姑姑剛剛二十歲,換句話說,要讓她再等十年,還要勤奮苦練。

可是姑姑等不下去了,十年的時間,太長,變數太多,她趁著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時候,悄悄留了一封信,便離開了龍神學院。

而她的日記本,也寫下了最後一頁,說明了自己的夢想,要去尋找愛!

從此以後,姑姑就從龍神學院消失了,而知道這個真實情況後,院長婆婆和所有人,都覺的異常的惋惜,也去找過姑姑,可是她已經完全不知所向了。

日記到這裏,也就徹底結束了,姑姑僅僅在最後一頁,寫下了幾個大字:尋找愛!

郝蒙看完之後,心情極為的複雜,他不知道究竟該如何評價姑姑的那些事兒。

坦白從心底來說,他非常佩服姑姑的敢愛敢恨,可同樣的,也覺的姑姑的行為有些不理智。如果按照院長婆婆所說,努力修煉,成為聖域高手的話,那倒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姑姑太心急了,她等不起。

想想也是,女人的青春,就那麽些年,過了三十,就老了,又有誰能夠一直等待下去呢?

過了這麽多年,似乎又進入了一個輪回,又發生了和當年一模一樣的事情來,自己能夠堅持的住嗎?自己能夠像姑姑一樣,有勇氣,大聲說出自己的愛嗎?

郝蒙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未來的路該怎麽走,究竟是應該努力抓住,還是就此放手?

天,越發的黑了,點點的星光似乎也被烏雲完全遮擋,象征著他的前路,並不順暢。

似乎快要到後半夜了,郝蒙伸了伸懶腰,準備去喊起魯能三人換班。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似乎隱約聽到一陣細微的聲音傳來,待他仔細一聽,卻又沒了。

奇怪,難道是自己聽錯了?

環顧了一眼四周,能見度有限,周圍黑漆漆一片,遠一點壓根看不見。

或許自己是看的太入迷了,以至於出現了一些幻覺吧。

ps:還有最後四天,求訂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