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山有水有點田

第233章 采芝

第233章 采芝

筱雨初來乍到,當然不認識什麽采芝,但聽鳴翠說是六爺院子裏的,聯想到六少夫人那個懦弱的性子,筱雨不禁問道:“六爺的妾?”

鳴翠點了點頭,低聲道:“是府裏的丫鬟,祖輩都是在府裏伺候主子們的。”頓了頓,鳴翠小聲地補充道:“雖然沒拿到明麵上來說,但大家暗地裏都知道,六爺院子裏的事情六少夫人都管不著的,采芝算是六爺跟前兒最得寵的妾室了,就是六少夫人,采芝也能不放在眼裏。”

筱雨挑了挑眉:“我記得你上次說,六爺院子裏的妾都能打罵六少夫人,其中可有這個叫采芝的?”

鳴翠輕輕點了點頭。

“六爺沒嫡子嫡女,采芝生了六房的庶長子……”

鳴翠繞到筱雨身後給她脫了外裳,小聲地道:“雖說府裏的規矩嚴厲,也不準正妻還沒生子之前妾便先有孩子出生,可六少夫人娘家勢力太弱,她又不是個有威勢的,嫁進來之後久久沒有喜訊,六爺也不疼惜她,碰巧采芝有了孩子,六爺護著,六少夫人也什麽都沒說,老爺夫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采芝把孩子生下來了……”

“那你說,她來四爺院子裏來做什麽?聽消息不成?”筱雨疑惑地皺了皺眉:“你說她還隻是個妾?”

鳴翠道:“六爺院子裏除了六少夫人這個正妻,其他的如采芝這樣,給六爺生了一子半女的,都是妾,剩下的便是侍妾和通房了。”

換句話說,六爺院子裏沒有良妾和姨娘,除了六少夫人之外,其他通通都是賤籍。而給他生了孩子的地位稍微高那麽一點,卻仍舊沒落個好些的身份。

“這六爺可當真涼薄。”

筱雨彎了彎嘴角,鳴翠接話道:“六爺許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少爺雖然還沒娶親,但六個已經成親的爺裏麵,就數六少夫人出身最差。六爺不提采芝她們做良妾和姨娘,想必也是不想再被人說,隻能納這等身份的良妾、姨娘。”

鳴翠倒是表現得對六爺的處境十分同情,筱雨伸手彈了下她的腦仁兒,說:“誰讓六爺起初去調戲六少夫人,招了六少夫人娘家的惦記?這也是他自作孽,怪不得別人。你如今可是我的丫鬟,管別人的事兒做什麽?”

鳴翠笑著道:“這不是與姑娘閑話兩句嗎……隻是奴婢還是和姑娘一樣的擔心,不知道今兒碰見采芝,是不是她在暗地裏聽消息……”

筱雨掀了被褥上床,聞言笑道:“你管她那麽多做什麽,就算是聽消息,那又能對我們有什麽大的影響?”

“也是……”鳴翠想想點點頭,笑道:“姑娘還是好生休息,想必老爺夫人這兩日就要帶姑娘去拜祭宗祠,定下姑娘的身份。奴婢沒進過宗祠,但聽有幸進去的小廝說,族老們還是有些頑固不化的,姑娘應付的時候可要小心些。”

次日筱雨起了個大早,帶著鳴翠叫了包勻清一起去給包奎堂和耿氏請安。包勻清因回來時被包奎堂一番教訓,這段時間都十分老實,也不敢得罪了筱雨,十分聽話地跟著筱雨一起去了羅漢廳。

這一次從包家大爺到包家六爺都讓人給筱雨送上了見麵禮,筱雨一一笑納了。

這其中,尤以包四爺最是誠心誠意,送的東西也分量十足。筱雨猜想,大概是四少夫人這個對四爺來說“母老虎”一般的存在因為她而被夫人禁了一個月的足,所以包四爺因著意外獲得的這一個月的自有而對她感激涕零,這些禮物都是對她表達的感謝。

想過便算,筱雨也懶得去弄明白。

鳴翠盡職盡責地將東西都收拾妥當,讓人給搬回了筱雨的小院。

寒暄完後,包奎堂便發話了。多的並沒有說什麽,隻提了兩件事。一是四少夫人身邊的人欺上瞞下之事,二是要帶筱雨入宗祠拜祭之事。

前一件事包奎堂提的時候也是一臉惱怒,想必也是知道了這其中真實的情況,說話過程裏一直恨瞪著包四爺。四爺許也是習慣了,經驗老到地低著頭受訓,不時地點一下頭。看起來是受教的樣子,實際上不知道他心思飛到哪兒去了。

後一件事筱雨是主角,包奎堂語氣緩和了不少,吩咐了幾個兒子各自要做的事情,還細心地叮囑筱雨後日去宗祠的時候不要緊張。

包奎堂還要忙生意,多說了兩句便帶著管家和長隨離開了。幾個爺們兒也都跟著退了下去。

從大少夫人到六少夫人都留了下來,聽耿氏的訓。

耿氏其實並不是個喜歡訓人的婆母,今日這樣的架勢也實在不多見。

有那聰明的自然明白耿氏這是借此機會敲打她們,要她們不得小覷了新入府的二姑娘。而不那麽聰明的,心裏也明白自己婆母這是要警告她們,收斂一些,管好自己的下人。

耿氏撇了茶末子,淡淡地說:“我包家雖隻算得上是不入流的商賈之家,但到底是個大家族,每日流出流進的銀子上萬兩,你們身為我包家兒媳,眼界可要給我放高些,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心裏要有一杆秤。”

大少夫人率先道:“母親說的是。”

“自己院子裏的下人,也得多敲打敲打,沒得讓那些眼大肚小的奴才給蒙騙了,還樂嗬嗬地賞人家銀子。”耿氏掃了一圈下邊低眉順目站著的另外五個兒媳,落到六少夫人身上的時候耿氏頓了一下,道:“我聽說,老六院子裏又有喜事兒了?”

六少夫人聞言忙站了出來,謙恭地回道:“回母親的話,采芝昨兒個不舒服,請了大夫來瞧,說是有喜了呢……”

聽到“采芝”的名字,筱雨表情一頓,斜眼瞟了鳴翠一眼,兩人眼中都有些深思。

耿氏抿了抿唇,朝六少夫人望去。

六少夫人是個美人胚子,不然當初也不會引得六爺上前調戲勾搭,隻是這些年在包府裏鬱鬱寡歡,迎合包家每一個主子,又受了不少的氣和委屈,整個人倒是沒了當初的明豔,反倒顯得卑躬屈膝的,比一般丫鬟都不如。歲月催人老,六少夫人的美貌經過時光的雕琢,沒有越發精致,反倒越來越普通了。

耿氏歎了口氣,道:“倒也算是件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