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風水師

第三百四十七章 鹹吃蘿卜淡操心

離政養位置不遠的地方赫然是兩個政養頗為熟悉的身影,很是親熱的走在一起逛街,居然是剛剛才當選了TJ市長的蔡天明的夫人周倩,而另外一個卻是政養怎麽都沒有想到的人,竟然是杜莎!!

這是政養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事情!正常情況之下,這兩個人是怎麽都不會走到一起的,可是偏偏這兩個人就是這麽湊巧的走在了一起,而且還及其的親密,不理解,實在是讓人不理解!

轉眼間的時間兩人迅速的走出了步行街,朝停車場走去。瞬間消失在了政養的視線。

這個杜莎到底是什麽人?居然這麽神通廣大?連市長夫人都和她這麽親密?想到之前周倩的身上還有很多的疑點自己還沒有弄清楚,政養不禁大是好奇,隨即苦笑了一下,媽的,關我鳥事!真是鹹吃蘿卜淡操心!隻要是和老子沒有關係的事情,隨她便了!

當下收回心思,不過隨即一陣腳步馬上傳來,苦笑了一下,剛剛因為分心在周倩和杜莎身上,所以政養沒有注意,不過此刻精神意識馬上就告訴他是誰來了!

不是說好了今天不要她來的嗎?怎麽還是來了?政養小聲的嘀咕了一句,扭頭過去看向剛好走到自己的跟前的雲妃兒。

雲妃兒今天個昨天的打扮截然不同,昨天是一身的裝扮略顯正經,不過今天卻是極為的體閑,甚至可以說有點可愛,走到大街之上典型的就是一個鄰家女孩的清純模樣,如果政養不是早就知道她是一個負責監督地府徇私枉法的陰官,恐怕是怎麽都不會將這兩者之間聯係起來的了!

雖然是雲妃兒名義上現在是政養的特別助理,但是政養可不敢在他麵擺架子,當下苦笑搖頭道:“我說大小姐,現在是我私人的空間,你能不能不要跟著我?能留點自由的時間給我嗎?”

雲妃兒癟了癟嘴,很是不屑一顧的看了政養一眼道:“拜托你別那麽臭美好不好?你當我稀罕啊?真把自己當個什麽了?我告訴你我今天是負責陪人逛街,給人做電燈泡的,剛好看見你在這裏,所以順便過來打個招呼,畢竟在名義上你還是我的領導,萬一被你知道我對你視而不見,以後工作當中你故意報複我,給我小鞋穿怎麽辦?”

政養大是無奈,自己隻說了一句話,就引來她一大堆的嘲諷,看來這古話說的一點都不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不過雲妃兒的話仍然是讓他大感鬱悶,我很臭美嗎?我有這麽卑鄙嗎?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好了,招呼也打完了,你可以走了!”政養很不客氣的開始下逐客令了。

雲妃兒微微一笑,反而不急不慢的做到了政養的對麵的一個為顧客準備的小凳子之上,看著政養道:“有你這樣的嗎?即便是我們不認識你也不能這樣動不動就要轟人啊?更何況我們還有這個關係在這裏?”

政養微微一愣,繼而嘿嘿壞笑了幾聲:“我們有關係嗎?什麽關係?怎麽我就不知道呢?”對付難纏的女人,他一向有個宗旨,如果你想讓她遠遠的離開你,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討厭你,而讓她討厭你的方法就是耍無賴,這個辦法政養是百試不爽,從來還沒有失手過。

見政養明知故問,雲妃兒微微一愣,隨即看見政養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心中猛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臉色微微一變,剛要發火,不過隨即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就是以這種方法來激怒蔡雅軒的,說什麽穿著紅色的內衣什麽的,最後蔡雅軒大怒離去,這一次體想自己在上當了。當下調整了一下之後突然展顏一笑:“我的會長大人,我可要提醒你,你明天可是還有事情要求著我的哦?所以你最好對我客氣一點,要不明天我可就拒絕你的邀請了!另外我還要提醒你,不要跟我耍一些小孩玩的把戲,我不吃你這一套!”

政養微微一驚,想不到這個丫頭居然這麽聰明,可以和夏雪有得一拚了,不過也同時想到了明天顏丹妮的事情自己的確是還需要他幫一個忙,心中叫苦不迭,不過就此認輸也不是他的性格,關鍵是自己要是服軟了可就有點沒有麵子了,好像自己真的是沒有她不行了。

想到這裏,臉色微微一正淡淡的道:“明天的事情我是以會長的身份來要求你陪我去的,所以你要是拒絕,那就是你失職了,我就要考慮你到底合不合適來擔當這個職位了!”

雲妃兒絲毫不為所動,雖然她和政養認識才兩天的時間不到,但是她平時可沒有少聽到別人提起到政養的為人,所以以她對政養的分析,此刻的政養故作正經,不過是一隻色厲內荏的紙老虎而已。裝腔作勢罷了。

“那好啊,既然你要以會長的身份來壓我,明天我保證會去,不過我想你不希望我是以你的助理的身份去吧?”雲妃兒看著政養意味深長的道。之所這麽說,因為她敢肯定政養既然強烈的要求自己陪他一起去,恐怕是看重自己的另一個身份了!那也就說他需要自己的幫助。

政養暗暗叫苦,想不到這個丫頭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難對付,居然單單從自己主動的要求她這件細微的事情上就看出了自己是有求於她,而他剛才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如果自己還在裝逼的話,那麽她就拒絕幫助自己。這個問題很嚴重,要知道政養一直都在為顏丹妮的事情而發愁,恰好雲妃兒的出現解決了他一個天大的難題,而明天恰好她就是自己所有環節中最關鍵的一環,顏丹妮的媽媽能否在時隔八年之後還陽就看她的了,試問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她拿這件事來要挾自己豈不是捏住了自己的七寸?

關鍵的是該服軟的還得服,政養臉色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瞬間堆滿了燦爛的笑臉,老實說就是政養自己都覺得這個笑臉有點虛偽的過份了點!

“瞧你說的,我怎麽會拿會長的架子來壓你呢?我這個人通常都是以德服人的!這是我最大的優點……”

“恐怕是你最大的缺點吧?”雲妃兒看著政養意味深長的道:“你這個人太狡猾了,需要用到我的時候,就讓想方設法的讓我跟在你的身邊,不用的時候就隨便找個借口將我推到一邊,有你這樣做人的嗎?”

被人很不客氣的揭穿了自己的陰謀,政養大感吃不消了,盡管他很奇怪雲妃兒是怎麽看出來自己的心思的,但是這刻哪裏還敢繼續追問,當下急忙千咳了兩聲:“是嗎?我怎麽沒有發現呢?奇怪了!對了,你剛剛說陪人逛街,做電燈泡,陪誰啊?”

政養很自然的轉移了話題,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自己恐怕就要露出更多的馬腳了,這個女孩子看似單純可愛,其實厲害的讓人恐怖,還是先暫避鋒芒的好!

雲妃兒見政養主動的示好,臉上露出了一絲俏皮的笑臉,難得人家主動認輸,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了,但是也算是難得了,當下也不和他計較,隨口說道:“這個人你也認識啊?說起來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還是和她一起來找你看相的呢!”

政養微微一愣,我認識?而且雲妃兒和他來找過自己看過相?怎麽我不記得你來找過我?

雲妃兒小嘴微微一癟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不記得我了,那蔡雅軒你總該記得吧?第一次她找你看相時,不就是我陪著她來的嗎?”

政養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這才想起來,去年的時候蔡雅軒第一次來找自己時確實是有一個女孩陪在她的身邊,想不到居然就是雲妃兒,這就難怪了!難怪她那天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而最後臨走的時候還回頭看了自己一眼,這就可以理解了!

想到蔡雅軒政養不禁心中大是慚愧,自己這麽多天了也沒有主動去找過她,實在是有點不應該了,不過這個丫頭也是奇怪了,我不去找你,你就不能來找我嗎?轉念想到了雲妃兒剛才說的話,心中大覺不對勁,怎麽和蔡雅軒出來竟然是做電燈泡了,難道是……想想也覺得大有可能,雖然自己和蔡雅軒有點身體上的關係,不過貌視現在的人對這方麵都看的很淡了,即便是已婚的女人都會偶爾玩玩一夜情,更何況是人家還是單身呢?難怪這丫頭這麽久了也沒有拉找過自己了,原來是這樣。原本政養在聽到蔡雅軒的名字時還急於想去見見她,不過此刻這麽仔細的一分析不覺大感索然,既然如此索性不去也罷了!

見政養臉色瞬間變來變去,時而興奮,時而複雜,雲妃兒微微一愣,隨即猛然醒悟,看了政養一眼淡淡的道:“好了,我也體息夠了,該去找他們了,要不等會她們要找過來了!”

政養也是這麽想的,要不等會他們來了,最為尷尬的肯定是自己了,還不如不見,當下跟小雞啄米般的點頭道:“對,對……。你趕緊去吧?要不人家該等急了!不要忘記明天的約好的時間啊?”政養最後還沒有忘記叮囑了她一句。

雲妃兒深深的看了政養,點了點頭起身正要離去,不過剛一起身,隨即又坐了回來,看著政養一副愛莫能助的神情,很無奈的道:“來不及了,他們已經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