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諷

第206章 隕石術

第206章 隕石術

也就是說,劍陣被攻破之後,林舟如果不顧及族人,想要一個人逃走的話他隨時都可以走人,僅憑外麵這些官兵,根本留不住他。

但林舟不可能不顧及族人一個人逃走。

正在進行的挖井襲擾戰隻要林舟退回到劍陣附近,就算大搖大擺地走回劍陣,孫、鄧、陳三人都絕對不會追過來。

紀原前車之鑒放在那裏,他們還追過來尋死,傻啊?他們當然不會想到紀原是被電漿地雷給電死的,也不會想到林舟隻有這一塊地雷。修煉到十階不容易,這些十階強者一個比一個惜命,絕不會輕易讓自己涉險,特別是有了前車之鑒的情況下。

因為這些兵士的挖井投毒會很致命,而那隕石術的發動耗時太長,攻擊威力未定,而目前圍困鎮龍府的兵士都退散開了,瘟疫術過去之後人數所剩無多,兵士聚集的密度太小,發動隕石術意義不大,林舟連著兩夜都去騷擾挖井的兵士去了,一直沒有好的機會發動隕石術。

林舟的襲擾戰術很成功,十幾口井,挖了整整兩天都沒有成功,兵士倒是又被林舟屠殺了七、八百,最終鄧莽隻得放棄了此戰術。

“林舟那小子實在太狡滑了!”孫展鵬見自己的計策失效,很尷尬地向鄧莽說了一下。

“陳將軍,放出軍用傳信雕,同時著人快馬加鞭親自趕去帝都,把此事稟報軍部處理吧!”鄧莽隻能走出最後一步棋了。

“是!”陳耀領命之後,立刻著手安排去了。

圍困林家堡先後已投入了萬餘兵力,現在隻剩下了一千還能動的,地上躺了兩千多要死不活的。這讓鄧莽一看到孫展鵬,就忍不住指著鼻子罵娘。

鄧莽可是在邊境領兵打過仗的人,什麽時候這麽憋屈過?攻打一個小小的林家堡而已,大半月過後,林家堡巋然不動。他卻是已經足足折損了七千鐵甲!還外加一名十階都尉,七名九階校尉!

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說出去誰信啊?

就在鄧莽兵員折損太大、後續攻擊不繼之時,九陽、東陵、鳳棲、青鬆、黃淮其他五城的援軍卻是都先後完成了剿匪任務,集結後在隨後的五、六天時間裏先後抵達了桶河鎮。讓桶河鎮外的鐵甲兵人數重新達到了一萬五、六千之巨!

但鄧莽吸取經驗教訓,暫時沒讓他們靠近林家堡,讓他們呈衛星狀幾百人一營駐紮在了桶河鎮十餘裏外的地方,團團圍住整個桶河鎮,以免瘟疫傳播了過去造成意外減員。

這幾天林舟還是沒有合適的機會使用隕石術,不過他倒是又偷偷溜出去了幾次,把鄧莽的糧庫給洗劫了用儲物空間裝回了林家堡鎮龍府,暫解了林家族人的食物短缺危機。

幾天後,軍用傳信雕返回,傳回了帝都軍部的命令。首先軍部對林家造反之事表示了極大的震怒。其次軍部大臣楊梟讓鄧莽不惜一切代價,務必拿下林家堡。另外,軍部會派出一名凝液境的強者楊豹,帶領十位十階強者前來協助破陣,大概三天之後就會到桶河鎮。

軍部裏一些見多識廣之人在看到鄧莽的書信詳細匯報之後。已經差不多知道林家堡的劍陣防禦力如何了,如果集十位以上十階強者攻襲的話,應該支撐不到一、兩個時辰就會被攻破。更換玄石,也隻是讓劍陣能多支撐一段時間而已。除此之外,他們還派了一名凝液境強者楊豹過去,更加確保此事萬無一失了。

得知軍部沒有責罰的意思,而且會派出凝液境強者楊豹過來協助破陣。鄧莽不由得心中大喜。他也立即傳令下去,讓一萬五、六千已經到達桶河鎮的軍士不惜一切代價,全力對林家堡發動猛攻,不給林家以喘息的時間。

這一萬五、六千鐵甲的全力猛攻頓時讓林家堡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而且有了經驗之後,一旦有軍士出現瘟疫的症狀。便立刻予以隔離,讓放屁蟲的瘟疫術威力大大減低。

雖然如此,在林舟和放屁蟲的襲擾下,在劍陣的攻擊下,鄧莽的鐵甲軍團減員仍然很厲害。差不多每個時辰就有兩百左右軍士的損失。

看著外麵悍不畏死,黑壓壓不停圍攻林家堡的鐵甲軍士,林家的族人都有種不祥的預感。鄧莽大軍的去而複返,也讓林家長老會眾成員憂心忡忡。

“他們很可能是得到了強援,所以才會如此奮力猛攻林家堡,而且從他們的氣勢上來看,這一次是不把林家堡拿下是絕對不會罷手了。”林鎮海說了一下。

“戰事遷延日久,加上兵員損失太大,有可能此戰事已被他們上報到軍部,軍部答應派兵過來,才讓他們士氣大振。”林嘯天分析了一下。

“如果戰事被上報到軍部,天湖國皇帝礙於麵子,就算花再大代價都會讓軍部拿下林家堡,這次我們是真的在劫難逃了!”林鎮乾說了一下。

“舟兒,你和那神秘老者可還有聯係?”林鎮龍把林舟拉去了一邊,向他悄悄地問了一下。如果神秘老者再不出手,林家肯定是支撐不下去了。

林舟眼睛看著外麵黑壓壓密集如蝗蟲般的鐵甲軍團沒吱聲,他沒有回答林鎮龍的問話,因為根本就沒有神秘老者這個人。在林家堡被圍困之後,林舟也曾經向小風詢問過,嘲諷係統是否可以幫他解了現在林家堡之困,但小風對此表示愛莫能助。

現在的林家堡,隻能靠他一人硬撐著了。

在鄧莽的全力攻擊之下,玄石消耗速度也成倍增加,餘下的玄石已經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但是,聚集到一起的軍士,終於可以讓林舟的另一項新技能發揮出最大威力來了。先前林舟一直把這新技能壓在箱底未使用,就是不想讓鄧莽他們有所察覺和提防。一旦使用,就要讓它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隻有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隕石術的威力才能發揮到極致。

“你們這些軍士再不速速退去,必將遭受天遣!”林舟站在高高的府牆上,中氣十足地向林家堡四周傳著音。要把隕石術的威力發揮到極致,除了殺傷這些軍士,還要重挫他們的士氣才行。

林舟的話引來了無數的嘲笑。

不過這一萬多軍士的嘲笑,卻是一下子讓林舟漲了好幾萬的嘲諷經驗值。

“本少爺一怒之下,會把你們全部殺光光!片甲不留!”林舟繼續在那裏大放厥詞吸引著嘲諷。

“快來殺我啊!別躲在鎮龍府裏當縮頭烏龜!你就是個龜兒子!”十階巔峰強者、雲豐郡統兵大將軍陳耀站在鎮龍府外,衝著林舟豎了個中指。

“陳耀你敢侮辱本少爺,你今日死定了!”林舟的手指指向了陳耀,霸氣外露。

“哈哈哈哈……你這話再重複一千遍,本座還是活得好好的!反倒是你林家一百多口族人,怕是已命不久矣!”陳耀狂笑了起來,他身邊的一眾軍士也跟著狂笑了起來。

林舟隻是站在府牆上進行著群嘲,這會兒並不離開劍陣,在收集到了十萬多的嘲諷經驗值、繼續群嘲效果已經不是很大了之後,林舟跳下了府牆,和林鎮龍、林嘯天謊說了一下他將召喚神秘老者來前相助林家之後,便上到了鎮龍府正中最高的那座房頂上,然後手持星辰令牌,發動了隕石術。

隕石術發動之後,林舟身邊頓時籠罩在了一片熾白之中,就象一個小太陽一般,無數星辰在他身邊環繞著。然後在這無數星辰之中,隱約可以見到一隻雪狼,站在小太陽之上,一臉傲然之色俯瞰眾生。

林家族人都有些驚呆了,也都沒敢上前去打擾林舟,因為九幽天劍陣光幕的阻隔和幻化,外麵的鐵甲軍團看不到這一幕,仍然隻是繼續在鄧太守和陳將軍的督戰下,輪班不停地攻擊著林家的劍陣光幕。

此時的林舟完全被禁錮在了熾烈的白光之中,一動也不能動。

不過他的神魂卻是隱隱感覺到了頭頂茫茫星空之中很遙遠的地方某顆星辰的存在。那星辰的表麵覆蓋著茫茫雪原,厚達數十米無比寒冷,林舟隱約可以在星球表麵最大的雪原上看到一個狼圖騰,但更多的細節卻是感受不到了。

就在某個瞬間,星辰的表麵地動山搖,一座積雪的山峰突然斷裂開來,大量的岩漿從地底噴射而出,其中有一塊巨大的岩石象是被灌注了什麽奇異的力量,一瞬間的功夫被加速到了最快,並擺脫了星辰引力的束縛飛入到了茫茫太空之中。

然後,它仍然在奇異力量的作用下不停地加速、加速……最後的速度很有可能已超過了數千倍、上萬倍光速……至於是怎麽超過的,隻有天知道。

兩個時辰之後,這塊石頭經過在宇宙星空中漫長的跋涉,終於來到了林舟頭頂上方,並且,一頭紮入了大氣層之中,向林家堡、鎮龍府外林舟指定的一個巨大區域內砸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