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途

第511章 再次跪了!

第五百一十一章 再次跪了!

事情,還得要從李雲空進入洞府那日說起。

當時的李雲空,對花枯老人揚言,會讓易文來救她,原來這真的不是無的放矢,他真正如此做了!

而李雲空的做法相當的簡單,那就是將同樣被禁錮的雅芝給放了,並且在釋放雅芝時,李雲空還將易文目前所在的位置告訴了雅芝。

就是當初被毀滅掉的海石城!

李雲空並沒有花言巧語,也沒有對自己的言語做任何的修飾和掩飾,直接告知雅芝,你可以去海石城找易文,易文如今的實力深不可測,你隻要能夠說服易文,就可以帶著易文前來星雨閣救你的師尊。

這話,任誰都能夠從中聽出有問題。

李雲空不是傻子,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並且讓雅芝前去尋找易文,讓易文來營救花枯老人,這肯定是有貓膩的!

如果沒有一點底氣,或者是沒有一些做為底牌的手段,李雲空怎敢如此做?

連本尊都被易文給斬殺了,所剩下的一個分身,又如何會是易文的對手?

雅芝當時當然不知道易文已經將李雲空的本尊給斬殺了,但是,他卻是知道,李雲空敢如此做,肯定是有依仗的!

就算找來了易文,結果說不定不僅無法將花枯老人從星雨閣當中營救出來,還會讓易文丟掉了性命。

這種可能性是極大的,如果可能性小的話,李雲空當然也就不會如此做了。

心裏雖然明白。不過雅芝卻是沒有絲毫的辦法,隻能按照李雲空所說的去做。因為,她無論如何也要將自己的師尊花枯老人給救出來。

哪怕是這種希望很渺茫。她也要試上一試!

這麽做,無疑是相當自私的,為了營救花枯老人,不惜讓易文用生命去犯險。這一點雅芝心裏十分的明白,可還是如此選擇了。

李雲空的實力,讓她根本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抗,說得不好聽一點,她在李雲空的眼中,那就像螞蟻一般!

想要靠自己的實力救出花枯老人。這根本就不現實!

並且,一向高傲的她,很少與他人接觸,哪怕是有所接觸的人,還不是自己的對手,又怎麽可能會是李雲空的對手,找他們幫忙,根本就不現實!

而李雲空在提到易文的時候,那滿臉的猙獰。眼中的憤怒,這一點雅芝是看在眼裏的,李雲空明明知道易文在海石城,卻不自己親自前往。而是想要通過自己將易文引誘星雨閣,那就說明易文現在的實力是讓李雲空十分忌憚的。

不然的話,李雲空也不會走出這麽一步!

所以。雅芝在離開了星雨閣之後,直接前往了海石城所在的位置!

海石城處在什麽位置。她是知道的,畢竟當初強行收取海石城的時候。她可是有參與的,怎麽可能不知道海石城處在哪裏。

不過,在雅芝離開星雨閣那“禁地”洞府時,花枯老人曾經有氣無力的阻止過雅芝,她不希望雅芝去找易文,這是明擺著讓易文前來送死。

她雖說對易文有過一次的援手,姑且稱得上是救命之恩,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以此來換取易文的營救。

因為就算找來了易文,也不一定能夠救出她,反而會讓易文搭上了性命,像易文這樣的天才人物,因為她這個老太婆而丟了性命,花枯老人覺得太不值得了。

然而,花枯老人還是低估了自己在雅芝心裏的地位,這亦師亦母的身份以及感情,在雅芝的心裏已經占去了主要的位置。

隻要有一線的希望能夠將花枯老人救出來,雅芝都不會猶豫!

所以,她寧願背叛自己的良心,讓自私主導了自己,也要前往海石城尋找易文,並且在見到易文之後,毫不猶豫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高傲,甚至是尊嚴,對著易文跪了下去。

對著這名曾經她連正視都沒有多少興趣的易文跪了下去!

為的,就是能夠請動易文,讓他念及當年花枯老人的一次的援手之恩,營救花枯老人!

在當時的洞府內,明明禁錮著五人,李雲空會選擇雅芝,也正是因為如此,黑幕爾雖說與易文有所交集,但是,一旦將黑幕爾放了出去,不僅引不來易文,反而黑幕爾也會因此跑掉。

哪怕是黑幕爾跑掉之後,李雲空有信心將其擒住,但是,最終的目的卻無法達到,那沒有任何的意義。

至於莫雁北,那也是不行的,李雲空早就已經調查過了,莫雁北與易文有所接觸,還是在當年為了擒拿易文的途中。

讓莫雁北前去引誘易文,搞不好易文沒有引誘到,易文反而把莫雁北給殺了,這種可能性也是不能排除的。

花枯老人,那更加不可能的,如果把花枯老人放出去,一是花枯老人自己安全了,那就沒有要挾易文的籌碼了。

況且,以花枯老人的性格,也不會前去尋找易文,讓易文前來送死。

而另外一名,連正眼都從未看過李雲空的那一位,讓他去尋找易文,那更是無稽之談,因為他不僅不認識易文,並且連易文也不認識他。

說不定一放他出去,他就無憂無慮的逃之夭夭了,那李雲空可是雞飛蛋打,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隻要李雲空沒有犯傻,是肯定不會如此做的。

所以,最佳的選擇,便是雅芝了!

李雲空正是把握住了雅芝與花枯老人之間的感情,才將雅芝放出,讓雅芝前去尋找易文。他知道,雅芝肯定會去,並且肯定會求易文前來,引文雅芝此人是寧願自己去死,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師尊花枯老人隕落。

果不其然,明知道是個坑,雅芝也義無反顧的跳了下去。

哪怕是麵對花枯老人的阻止,雅芝也沒有改變自己的決定!

就是因為這樣,才上演了海石城這一幕。

易文和嘯天,在聽完雅芝的解釋之後,易文陷入了沉默,嘯天的虎臉上則是露出了冷笑。

“你是準備讓易文小子前去送死嗎?”嘯天聲音帶著冷意的對著雅芝質問道。

明知道有坑,明知道李雲空有所依仗才會如此做,既然還來找易文,這不是讓易文前去送死,那又是做什麽?

況且,對於雅芝的話,嘯天還是將信將疑,並沒有完全的相信,誰敢肯定,雅芝所說的話就一定是真的?

“我的確十分的自私,不過,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隻要你肯前去營救我師尊,不管是否城管,今後為你易文做牛做馬,我雅芝都不會皺一下眉頭。”雅芝一臉堅決的開口說道。

“嗬!笑話!”嘯天一聲喝斥,繼續道:“如果易文真去了,這一趟隕落在了星雨閣,你還如何給易文做牛做馬?”

對於嘯天這話,雅芝眉頭微微一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也無法回答。如果易文自己都隕落了,她這承諾便顯得沒有任何的份量了。

易文沒有說話,隻是眉頭緊皺著,臉上露出了沉思。

他本以為花枯老人有可能已經隕落了,黑幕爾因為與自己的關係,走得有些緊密,也有可能被李雲空給除去了。

但是讓易文心裏驚訝的是,他們兩人居然都還活著,不僅是他們二人,連星雨閣曾經的核心弟子第一人的莫雁北,也尚在人間。

這的確是易文之前沒有怎麽想到的,哪怕是心裏有所猜測,也不敢肯定的事情。

至於李雲空放出雅芝,讓雅芝前來尋找自己前去營救花枯老人,這一點,易文不得不慎重考慮。

沒有開口直接拒絕掉雅芝,也沒有一口答應,那是易文心裏正在分析李雲空要搞什麽鬼,他是否真的還有什麽沒有展示過的後手,能夠對他造成威脅!

讓他如此大膽的讓雅芝前來尋找自己,明目張膽的引誘自己前去星雨閣,他的依仗又會是什麽。

見易文沒有直接開口拒絕,雅芝知道,這事情還有一定的餘地,說明在易文的心裏,還是念及著當初花枯老人給予他的幫助。

隻要是這樣,那麽自己就還有機會!

目光從滿臉冷笑的嘯天身上轉移,雅芝看向了易文,然後站起了身來,對著易文再次跪了下去,冷冷的語氣當中,帶著乞求,道:“易文,求你無論如何也要幫幫忙,隻有你有能力一試,如果你拒絕的話,我師尊必死無疑!”

這一次,雅芝跪下,並沒有任何人讓她起來,嘯天沒有,藍蝴蝶當然也不可能,易文同樣也沒有。

看著跪在下方的雅芝,易文眉頭皺得更深了。

“易文小子,這事使不得!你相信我的沒錯,嘯天爺爺我可是從來都沒有騙過你!”嘯天麵色無比的嚴肅,對著易文開口說道。

“是啊師尊!蝴蝶雖然傻了些,但是,就連蝴蝶都知道這星雨閣去不得,你可千萬不要同意啊!”藍蝴蝶一臉焦急的說道。

麵對嘯天和藍蝴蝶的阻止,易文沒有說話,雅芝同樣也沒有出聲,隻不過依舊跪在地上的她,並沒有站起身來,以此來表明自己的態度,自己乞求易文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