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破繭成蝶

第386章 雞蛋裏挑骨頭

第三百八十六章、雞蛋裏挑骨頭

夏桐的意思自然是為那些東西不舍,這些東西隨著時間的流逝隻會越來越少,曆史畢竟是不可以複製的。

程毓聽了哈哈一笑,敲了夏桐一下,說:“傻丫頭,都藏在我手裏也就不值錢了,也該拿出來見見天日了。”

“待價而沽?”夏桐問。

“行啊,懂得還不少。”程毓笑了。

“夏桐,你這兩幅字畫水平不錯啊。”常若愚站在了夏桐的作品前。

“舅舅,不如我出錢買了你去送給慕媽媽,我們要送的話,她該說是我們搗鬼了。”程毓在一旁說。

常若愚看了看程毓,再看看夏桐,明白了程毓的用心,說:“我不缺這兩錢,還是我自己買了吧。”

“不用了,我怎麽感覺這是作弊呢?回頭斯年媽媽知道了該生氣了,以為我們幾個合起夥來騙她。”夏桐忙擺手。

程毓聽了夏桐的話,忙說:“這怎麽叫作弊?這是你的字畫沒錯吧?我們要送的話,斯年的父母肯定會不屑一顧,認為我們想故意買好,可是舅舅送就不一樣了,舅舅一向喜歡這些東西,他們也都清楚舅舅肯定識貨,舅舅再給說幾句好話,自然比我們說一百句要強。”

“這個還真行,我上次從夏桐那邊拿來的那幅字畫,掛在我新居,我父親站在字前看了很久。”慕斯遠說。

“他說了什麽?”程毓問。

“沒有,沒有評價。”慕斯遠搖頭。

夏桐本來想說,那就別買了,自己送一幅過去,轉念一想,誰知道人家到底是什麽意思。萬一看不上的話,自己不是自討沒趣?

程毓看出了夏桐的心思,說:“不用再找別的,就這其中一幅就好,今天的展品都上了電視和報紙,明天還會有記者單提到你的作品,這樣才有誠意,也顯得真實些,就是舅舅喜歡你的作品買了來送給他們。”

程毓也是知道常若善對夏桐的出身仍是介懷,夏桐出了專輯後。程毓專程給常若善送了一張,誰知常若善說“一個人的出身不是僅憑一張專輯就可以改變的,山雞到什麽時候也隻是山雞,成不了鳳凰,頂多是一隻漂亮的山雞。”

程毓當時氣得夠嗆。說:“醜小鴨都能變成白天鵝,山雞怎麽就成不了鳳凰?更何況夏桐還不是山雞。是一隻落魄的鳳凰。現在鳳凰要騰飛了,不信您等著瞧。”

當然,這些話程毓誰也沒有說,連慕斯年都不知道,他隻是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夏桐一把,能看到這個女孩子成功。程毓自己也特別有成就感。

俗話說,好人有好報,這次夏桐的專輯發行,程毓自己也沒有想到。才一周的時間兩岸三地居然賣出了二十萬張,程毓本是抱著能打平不虧本就很不錯的想法,沒想到刨去各種費用,自己反倒進賬了上百萬。

夏桐的字畫,程毓覺得缺乏的也是一種包裝與宣傳,但是這個問題他跟梅老提過,梅老覺得夏桐還太年輕,怕太早出名給夏桐帶來負效應,所以才壓製了,想讓夏桐沉澱幾年,厚積薄發。

“對了,夏桐,你黃叔叔定了十月份的婚期,你這一去美國,肯定也回不來了,不如你先給你黃叔叔送一份賀禮吧。”程毓看見站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黃伯雋,特地說道。

“好啊,送什麽我還真要好好想想。”夏桐笑著說,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

“丫頭,不許糊弄我,要你親手做的。”黃伯雋看著夏桐說,時至今日,看著夏桐,他仍覺得有些淡淡的感傷。

“這個也簡單,送一張夏桐親筆簽名的專輯。”慕斯遠在一旁說。

“老大,不帶這麽護短的,不是隻有夏桐才是你的親人吧?”程毓忙說。

“那依你怎麽說?”夏桐問。

“要是我結婚的話,肯定是要一幅繡品,最好是八開的屏風,至於屏風的製作你就別管了,你隻負責繡品就行了,怎麽樣?我先預定了,你什麽時候把屏風繡好,你程叔叔什麽時候結婚。”

慕斯遠和黃伯雋聽了,都向程毓伸出了腳,夏桐卻滿口答應了,笑著問:“真的是我什麽時候繡好你什麽時候結婚?說話算數?在場的可都是證人。”

“當然算數,等等,你答應了?”程毓突然有些懷疑了。

“當然,不就是八開的屏風嗎?”夏桐回問了一句,心裏早有了主意,八開的小屏風,特地用來做小擺件的裝飾品,很好繡的。

她轉向黃伯雋說:“不好意思,你這八開的肯定來不及了,不過禮物我一定會奉上。”

“沒關係,心意到了也一樣,你去了美國要一切小心,自己照顧好自己。”黃伯雋說。

“哎呀,不要搞得這麽傷感,夏桐又不是現在走,晚上我請客,地點你們挑。”程毓故意說。

“算了,慕大哥要早些回家,大嫂還有身孕呢,等我臨走時,我請大家,今天就算了。”夏桐不想一個人跟著他們幾個大男人出去。

“今天還是算了,現在才上午,夏桐這邊還不知道要忙到幾點,你就說到晚上的事情,你可真是閑的。”慕斯遠也拒絕了。

“老大,大嫂最近怎麽樣?”程毓這才想起來關心一句。

“還好,反應不大,照常去上課,她說反正沒多久就該放暑假了,怎麽也要教完這個學期,下個學期就不教學了。”

“這下老大可徹底被捆住了。”程毓哀歎一聲。

“你懂什麽,應該說是完成任務了,結婚生子都是正常人的必經之路。”常若愚說完特地看了一眼程毓。

“舅舅的意思是我不是正常人?”程毓剛要擺開架勢跟常若愚理論一番,梅老過來了。

程毓把黃伯雋和慕斯遠、常若愚幾個介紹一番,梅老剛跟大家寒暄幾句,歐陽明又找來了,說是來了幾位書畫界的耆老,梅老隻好又跟著過去了。

“夏桐,師爺說讓我找你一起去給大家講解,有電視台的要錄像。”歐陽澤也找了過來。

夏桐看著程毓幾個,慕斯遠忙說:“你忙你的,我們自己隨便看看。”

夏桐跟歐陽澤來到展室中間,一個人拿了一個話筒,開始介紹梅碩的生平,主要成就和畫作。

“這兩孩子,站一起還真般配,金童玉女的。”底下不知誰說了一句。

這話讓程毓聽見了,程毓的個性是唯恐天下不亂,所以見了忙拿起自己的手機,替夏桐和歐陽澤拍了幾張相片,準備給慕斯年發去。

遠在江西的慕斯年收到程毓發來的照片,覺得這歐陽澤很是麵熟,在腦海裏搜索了許久,才想起來是那次在餐廳碰到的q大美院院長家的公子。

不光慕斯年看到了夏桐和歐陽澤的照片,常若善也看到了,報紙上正好有,常若善把報紙給金雛鳳和慕建國看,說:“這孩子,哪裏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前幾天剛從電視裏看到她做的廣告,沒幾天又出來在梅老的畫展上露麵,我說她膚淺你們還不愛聽,這不是膚淺是什麽?跟時下那些當紅明星有什麽區別,哪裏都想去混一個臉熟,生怕大家不知道她會點什麽。”

“這你也能挑出毛病來,那個廣告我聽斯年說了,是公益廣告,夏桐沒有一分錢報酬的,那是她為自己的家鄉出一份力,至於這個畫展,師傅開畫展了,做弟子的肯定要去捧場的?,何況夏桐還是他師傅的關門弟子。”金雛鳳分辨了幾句。

“就算像媽說的那樣,但是你們看這照片,兩人站在一起,說說笑笑的,很親密的樣子,連記者都說,真是一對金童玉女,也不知道小二看到了會怎麽想。”常若善翻了翻手裏的報紙。

“這個小夥子是誰?”慕建國瞥了一眼,很年輕的帥小夥,兩人站在一起,真是青春逼人。

“報紙上說了,好像是q大美院院長家的公子,也是搞藝術的,還要去出國留學呢。”

“這些記者也真是,什麽都能挖出來亂寫一通,明明就是兩人小孩在主持一下畫展,也被特地挑出來特寫,不就是為了借夏桐的名字吸引一下別人的眼球嗎?要是光一個梅碩,怕吸引不了這些年輕人的眼光,哎,時代不同囉。”金雛鳳感歎了一句。

“媽,沒想到您還挺與時俱進的,還知道什麽吸引別人的眼球?”慕建國笑了。

“當然,你以為我是什麽也不懂的老太婆了?你老媽我開明著呢,這人啊,該明白的時候得明白,該糊塗的時候得糊塗,不能一天到晚,光瞪著兩隻大眼睛,隻想著怎麽從雞蛋裏麵挑出骨頭來。”金雛鳳說完,搖搖頭,起身走了。

常若善聽了金雛鳳的話,憋得臉都紅了,好在家裏沒有外人,見金雛鳳進了房間,常若善忍不住了,對慕建國說:“老慕,你看你媽,還拿我當個兒媳看待嗎?這麽多年,我也受夠了。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哪件不是她說了算?這次我偏不,我還跟你說定了,夏桐的事情,我堅決不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