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祖

第37章 貫通骨體

第37章 貫通骨體

突然一陣白光閃過,山十三出現在一片無盡的沼澤之中,要不是靈蛇盤絲手的威力巨大,差一點就陷了進去。

舉目四望,白茫茫一片,分不清東南西北,隻得大範圍的搜索起來,一個時辰之後,才發現了隋曉雲的方位。

此時隋曉雲可謂是險象環生,要不是身上一件極品的法器,怕是早已香消玉殞了。

“小妞,看你細皮嫩肉的,就從了大爺吧!”

“就是,我家九哥風流倜儻,最懂得憐香惜玉了,天龍門一個不入流的小宗門,哪裏是你鳳凰的棲身之地?”

隋曉雲杏目圓睜,一臉殺氣的看著眼前的三人,這三人就好像憑空出現的一般,一出現就將自己圍困起來,不時的言語挑逗,三人輪流上陣,看得出目的是生擒自己。

啪——

隋曉雲腳步有些踉蹌,手中的法器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接連一個時辰的打鬥,早已將體內的真氣消耗的一幹二淨。

見隋曉雲嬌喘籲籲,人幾乎不能直立的東搖西擺,隨便戳一下手指,都可以將她擊倒在地。

“哈哈,我見猶憐啊!”名叫九哥的家夥,收起手中的大刀,滿臉**笑的打量著隋曉雲因急促呼吸而起伏的胸脯,另外兩人則是對隋曉雲品頭論足起來。

隋曉雲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不妙,也許死才是最好的解脫,暗歎一聲,取出當日拜師的時候,師傅雲非雪送給自己的符寶,即便是死,也要讓這群畜生付出應有的代價。

一時之間身上光芒大盛,絕美的容顏散發出青春的活力,而眼中卻是冰冷一片,無情的盯著一步一步走進的九哥。

山十三已經潛伏到了二十丈之外,將金刀隊三人的底細給觀察的一清二楚,為首的九哥是練氣期六重,另外兩人是練氣期五重。

此時隋曉雲的氣勢正一點一點的提升,瞬間實力已經暴漲到練氣期四重,而且上漲的趨勢越來越快,就像是火山噴發的前兆,正在積聚著龐大的能量。

不好——

山十三明白,隋曉雲這是拚命了,這個丫頭是宗主一脈的天才弟子,擁有不少保命的手段,此刻怕是興起了同歸於盡的念頭。

“狗日的金刀隊雜碎,看爺爺法寶!”

山十三眼見隋曉雲一旦完全發動,怕是香消玉殞,隻得跳出來高聲叫嚷著朝著九哥跑去,一柄大斧頭攔腰橫砍,大有將其砍成兩截之勢。

場中頓時一下子靜寂下來,隋曉雲先是眼前一亮,待看清是山十三之後,眼神中再次轉變成了冷漠,這其中的淒婉也隻有她自己知道。

自己身死就算了,怎麽黃雄這小子偏偏趕上,還自不量力的挑釁眼前這個叫九哥的大敵,隋曉雲心中一個勁的悔恨,可一切都來不及了,不忍心的閉上了雙目。

啊——

一聲慘烈的叫聲想起,痛苦的哀嚎直接打斷了隋曉雲的即將發動的符寶,心神震動之下,緊繃的神經一下子遭到功法的反噬,不由的眼前一黑——

“你——你是誰?”叫九哥的武士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山十三,剛剛明明是朝著自己砍來的山十三,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緊接著就是兩個兄弟頭顱,突然的飛了起來,然而還沒有明白怎麽一回事情的時候,山十三又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此時兩個練氣期五重武士的慘呼才剛剛戛然而止!

“怪物!”

武士九哥心裏隻能這麽的稱呼山十三,速度太快了!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此刻有了一種逃跑的念頭,隨即大刀一揮,一股淩厲的殺氣衝天而起,朝著山十三當頭擊去。

嘭——

山十三一斧頭狠狠的撞在了金刀上麵,一股龐大的衝力將自己的大斧頭給撞開,而持刀的九哥卻是借著自己的攻擊,身形一閃竟然逃之夭夭了。

“咦,怎麽不戰而逃了?”

山十三有些玩味的說道,其實剛剛之所以能夠斬殺兩個練氣期五重武士,已經將骨氣消耗的七七八八,尤其是斬殺第二個武士的時候,受到了對方垂死一擊,一股刀氣詭異的進入了自己的經脈。

要不是及時的運轉骨氣,內外雙擊,此時怕是早就見閻王了。

可惜對方被嚇破了膽,不然順勢一擊,一百個山十三也報銷了!

將暈倒的隋曉雲扶起,喂食了療傷丹,這才恢複起自己的骨氣,對方的那道刀氣實在是太詭異了,隱隱中似乎有種神秘的力量。

山十三一邊替隋曉雲護法,一邊回憶著那刀氣的詭秘之處,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而神情卻是有些不自然起來,似乎有什麽在體內鑽來鑽去一般。

時不時的山十三傳來一聲低吼,繼而又繼續的吞食丹藥轉化成骨氣,漸漸的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整個人被吸引而來的天地靈氣給包裹了起來。

隋曉雲微微的睜開了雙眼,天空還是遺跡之地的灰蒙蒙樣子,似乎想起了什麽,朝著自己的身上看去,見到絲毫無損,才輕輕的拍著自己的胸脯,暗道還好。

舉目四望,自己依然還在原地,不遠處兩具無頭屍體無聲的躺著,而自己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個靈氣大繭子,裏麵的氣息時強時弱,透過氣膜隱隱約約的看出是黃雄。

隋曉雲雖然修為不是很高,但見識卻是不小,明白黃雄正處於一種頓悟的狀態,這種頓悟可是修士一生夢寐以求的境界。

多少人孜孜以求一生,都不曾觸碰到這個壁障,而山十三居然悄無聲息的做到了,一向眼高於頂,自傲與同輩的隋曉雲,也放下自己高傲的身段。

當下盤腿坐在山十三身邊,不一會兒又朝著山十三挪了挪,幾次三番緊挨著山十三修煉起來。

靈氣聚成的繭子不斷的變小,漸漸的稀薄起來,突然一陣劈裏啪啦的聲音從山十三體內傳來,將殘餘的靈氣吸納一空。

吼——

山十三興奮的看著體內奔騰如流的骨氣,沒有想到那道詭秘的刀氣,竟然隱隱有種王道的意蘊,這是山十三獨自理解的氣勢。

當年在軍中的時候,曾經有一次因為情報得力,被皇族的一位王爺接見,是自己凡人生涯的得意之作。

那種上位者的感覺,讓當初卑微的自己有種頂禮膜拜的感覺,這久違的感覺在這個詭秘刀氣上體現了出來。

原本隻是感慨一番,豈料一直無法突破的骨體竟然出現了鬆動的跡象,這一下可好,天地靈氣匯集,山十三再傻也知道機不可失的機緣來了。

無盡的天地靈氣被煉化成骨氣,更是將骨體全部的貫通,這樣一來,山十三的骨體終於可以全力發揮靈蛇盤絲手了,而且運用起來絕不是簡單的一加一那麽簡單。

啊——

山十三一口濁氣吐出,才感到心中的那份暢快之感,可是沒有想到這口濁氣居然將身邊的隋曉雲給擊打出去,直到對方發出驚呼才意識到。

山十三有些傻眼的看著隋曉雲狼狽的爬起來,心道:怎麽修煉突破的時候,總是“殃及無辜”的美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