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域

第一千七十三章 血腥法器

寒獄岩魔的肉,艱澀難嚼,味道並不是很好。、ybdu、

但它肉塊內蘊藏的氣血之力,卻極為豐沛,要比六階的異獸高出一個層次。

秦烈近期連續催發血脈之力凝煉星門,損耗的力量,恰恰又是肉身的血肉精氣。

他必須要通過進食強大的生靈血肉來恢複。

六階的寒獄岩魔,被他烤熟以後,一塊塊吞咽入腹,真真令他補充了大量氣血能量。

寒獄岩魔身高五米,足足比他大了一倍,血肉更是他軀體的三倍左右。

然而,他將整個寒獄岩魔血肉烤熟吞吃,也僅僅隻用了半個時辰。

七階血脈,兩個心髒,令他消化肉食的速度大幅度提升。

他將整個寒獄岩魔血肉吃完,依然沒有暴脹感,竟還是覺得饑餓。

一個六階的寒獄岩魔,全部的血肉精氣,顯然也不足以讓他恢複體力。

不久後,寒獄岩魔被剔的隻剩一具骸骨,還有一層灰白色的肉皮。

他取出空間戒,將寒獄岩魔的骨骸,鋸齒般的怪爪,一一收起。

稍稍休整了一下,他再次踏上征途,繼續在這一層深淵狩獵。

一個時辰後,兩頭六階的金角蠻魔,出現在他靈魂感知中。

他用了一炷香時間,輪番運用寒冰、雷電、大地之力,將兩頭金角蠻魔斬殺。

戰鬥中,他一邊熟悉著不同的力量秘術,一邊嚐試著以強悍的軀體,和兩頭深淵惡魔近身纏鬥。

金角蠻魔。要比寒獄岩魔還要皮堅肉厚。它們頭頂的金角更是無堅不摧。

近身格鬥時。他不慎被一頭金角蠻魔的金角戳中,胸腔當即破開一個血洞。

金角蠻魔的金色怪角,鋒利程度,恐怕不下於雷魄刀。

將兩頭金角蠻魔斬殺,血肉烘烤後吞食以後,他血肉精氣又恢複了一籌,胸前血洞內的傷口,也通過神族血脈的恢複天賦愈合。

他繼續在深淵前行。

接下來。他開始遇到大量的深淵惡魔,四階的,五階的,六階的,每隔幾分鍾,半個時辰,都會遇到一頭,亦或者幾頭深淵生靈。

不需要他主動出擊,那些深淵惡魔,嗅到生人氣息以後。都會瘋狂趕來廝殺。

一頭頭深淵惡魔,被他給斬殺。他也漸漸遠離了暗魂獸分身所在的領地。

一次次戰鬥,令他全身血氣衝天,讓他雙眼始終通紅。

深淵中,充斥著無處不在的暴亂能量,即便是不戰鬥,長時間呆在深淵,正常人都會心生瘋狂殺戮的**。

他在連續的戰鬥中,經曆著一次次屠殺,身上的血煞氣息自然更是濃烈。

這天,他將一群五階的銀甲戰魔,一一斬殺幹淨。

此時,他消耗的血肉精氣,通過這段時間大量使用惡魔血肉,已全部恢複。

望著剛剛被屠殺的銀甲戰魔,沉吟了一下,他默默坐下,開始凝煉本命精血。

之前,他體內的本命精血數量,極限是出五百滴。

多一滴都不行。

經過這番血戰,將血肉精氣恢複巔峰,他再次嚐試凝煉本命精血時,驚奇地發現,本命精血的凝煉極限,又一次突破界限。

一地的銀甲戰魔,恰是最好的血肉精氣來源,他依仗著銀甲戰魔來充盈血肉精氣,用來凝煉本命精血。

三個時辰後,銀甲戰魔都變成了晶瑩骸骨,所有血肉都被他入腹。

他體內,也多了兩百多滴本命精血。

“還不是極限,還能凝煉更多的本命精血。”

皺著眉頭,看著變成了骸骨,已沒有血肉的銀甲戰魔,他不得不另覓它法。

“封魔碑!”

眼睛一亮後,他從空間戒內,將被神族另外稱呼為“血肉豐碑”的無字墓碑取出。

“呼!”

封魔碑倏一飛出,便懸浮在他頭頂,從中釋放出七條絢爛神光。

七道神光如紐帶,一下子纏繞在他體內,從中傳來神秘的異力。

他的神族血脈驟然沸騰如火!

七階的神族血脈,在封魔碑內七道神光的纏繞之下,如被完全催發出來。

與此同時,他體內一滴滴本命精血,則是被七道神光吸引著,湧入封魔碑內。

本命精血匯入封魔碑之時,從封魔碑的碑麵上,漸漸浮現出神族秘文出來。

“咦!”

秦烈神情一動,眼睛緊盯著封魔碑上浮現的神族文字,將其默默記憶下來。

那是一篇以封魔碑為容器,吸收生靈血肉精氣的神族秘術,施展這秘術的前提,便是需要七階的神族血脈!

隻有七階的神族血脈,才能動用“血肉豐碑”,將俘虜、將一具具鮮活的生靈軀骸體內的血肉精氣抽離幹淨。

他突然回憶起來,當年第一次進入神葬場時,封魔碑懸浮在神葬場高空,將七靈體一一收入的場景。

封魔碑,被神族稱呼為“血肉豐碑”,其最大的用途就是儲藏血肉精氣。

除此之外,封魔碑可以和八具神屍連通,秦烈可以通過封魔碑,調用八具神屍的血肉精氣。

同樣的,八具神屍,也能運用封魔碑內儲藏的血肉精氣。

然而,經過他這麽多年的修煉,經過八具神屍的一次次成長,這封魔碑內儲藏的血肉精氣,其實已消耗的七七八八。

此次他不斷催發血脈凝煉星門,血肉精氣損耗巨大,卻沒有用封魔碑內的血肉精氣恢複,就是早就感覺到封魔碑內蘊藏的血肉精氣,已經所剩不多。

一直以來,他以煉血術凝煉本命精血,一次次恢複軀體力量。都是在借用封魔碑內的儲備的血肉精氣。

八具神屍。從以前相當於人族涅槃境武者。到如今達到不滅境後期的實力,一方麵是八具神屍也吞吃了很多人族強者血肉,另外一方麵,也是消耗了封魔碑內的血肉精氣。

他和八具神屍,一直都在消耗著封魔碑內的血肉精氣,沒有進行新一輪的儲備。

隻取不存,不論封魔碑內儲藏多少血肉精氣,也終有耗盡的一天。

他本來不知道該如何為封魔碑儲藏血肉精氣。

直到此刻。在他血脈突破到七階,七階的本命精血,一滴滴匯入封魔碑,開啟了封魔碑內的神族秘文以後,他終於找到了為封魔碑儲備血肉精氣的方法。

“是時候為自己多儲備點血肉精氣了!”秦烈眼睛明亮如斯。

一刻鍾後,他找到六頭寒獄岩魔,戰鬥經驗已越來越豐富的他,動用寒冰之力庇護自身,防止寒獄岩魔眼瞳內冰箭內的寒力滲透體內。

隨著血脈的沸騰,他周身燃燒著滾滾岩漿般的烈焰。洶湧烈焰中,六頭寒獄岩魔歇斯底裏咆哮。卻漸漸被烈焰吞沒。

他已知道,寒獄岩魔最懼怕烈焰焚燒,他體內的烈焰家族的血脈之力,一旦釋放出滔天烈焰,那些寒獄岩魔幾乎沒有反抗之力。

六頭寒獄岩魔,身上厚厚冰岩皮層,在烈焰中溶解。

失去堅硬如鐵的皮層,秦烈手持雷魄刀,輕而易舉將六頭寒獄岩魔盡數屠殺。

神族血脈一收,滔滔烈焰,如一條條火蛇竄入他體內。

“呼!”

封魔碑呼嘯而出,懸浮在六頭寒獄岩魔上方,隨著秦烈血脈之力的調動,七道炫目神光,從底下的碑麵內飛逸出來。

七道炫目神光,如一條條綿長的螞蟥,纏繞在六頭寒獄岩魔皮層內。

濃烈的血肉精氣,從尚未死絕的寒獄岩魔體內迅速流失,秦烈凝神看著,發現六頭寒獄岩魔,漸漸變成皮包骨頭。

幾分鍾後,那六頭寒獄岩魔,變成一層皮裹著的骸骨。

所有血肉精氣竟被封魔碑抽離幹淨。

他分明感知到,將六頭寒獄岩魔血肉精氣抽幹的封魔碑,內部的血肉精氣稍稍充盈了一點。

“好恐怖的血腥法器!”秦烈駭然。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血肉豐碑”的真正用途,才知道此物的可怕之處。

一具具活生生的深淵惡魔,在七道炫目神光的吸吮下,一會兒功夫,就被抽的隻剩皮包骨。

將整個過程目睹的秦烈,心神驚悸,對神族的霸道和蠻橫,有了全新的認識。

“這東西,恐怕在神族內部,應該也並不多見吧?”他暗暗想道。

……

同樣是深淵。

一個黑暗的大陸上,和秦烈曾在虛空亂流深處有過一麵之緣的蒼曄,帶著她堂弟,還有一支男性高大英俊,女性美麗如仙的神族狩獵小隊,將幾頭七階的地穴惡魔斬殺。

他們將那些地穴惡魔的血肉,以精美鋒利的利器,切成一塊塊,嫻熟的架在特製的火爐上烘烤。

地穴惡魔身上的骨骸,眼珠,發須,種種有價值的材料,都被他們一一收好。

不久後,那些地穴惡魔連骨頭渣都沒有留,都被他們收集幹淨。

他們湊在火爐旁,一邊撕扯著地穴惡魔的血肉,一邊講著話。

“蒼曄姐,聽說你在進入靈域的虛空亂流深處,遇到了一個有著我們烈焰家族血脈的人族小子?”一名滿頭顯眼紅發,有著赤紅眼瞳,身材魁梧的英俊青年,隨口來了一句,“那小子烈焰家族的血脈進化到幾階了?”

“低你一階。”蒼曄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不過,你在六階的時候,應該不如他強大。”

“什麽?!”

火爐旁,一眾神族青年男女,都是驚叫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