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瓊瑤之總領太監

129第一二八章

反瓊瑤之總領太監

永琪悲情地搖了搖頭:“皇阿瑪何其殘忍,小燕子那麽明麗活潑的女子,您竟然將她關在漱芳齋中數月不許她出門,她曾經讓皇阿瑪那麽開心,是您的開心果,您竟然如此對她!”

太後越聽越不像話,在扶手上一拍:“放肆!”

永琪一愣,閉嘴了。

太後氣得不輕:“永琪!你要記得,你是皇上的兒子,是他親生的阿哥,你為人子女,竟然連基本的孝道也不懂嗎?你在上書房讀了那麽多年的書,竟是白讀的嗎?”

看太後真的生氣了,皇上連忙安慰:“皇額娘消消氣,不要和這個腦子不清楚的小子計較!”

皇後也連忙說:“皇額娘息怒,永琪定是知錯的!”其實她巴不得這個從來不尊敬她的小子被狠狠打落塵埃!

皇後說的是廢話,不要說皇上了,連太後也是不信的。為什麽不信?看永琪那憤憤不平的眼神就知道了。

太後推開皇後對永琪說:“永琪,你可知錯!”

永琪委屈死了,但還是說:“永琪知錯。可皇瑪姆,小燕子真的是個好姑娘,皇阿瑪不能這麽對她呀!皇阿瑪如此,豈不是忠奸不分?”

太後氣得半死,乾隆也火了,劈手把手裏的杯子砸了過去!

在眾人,尤其是紫薇和晴兒的驚呼聲中,杯子迅速地砸中了永琪的腦袋,話說這項技能乾隆好久沒用了,沒想到過了這麽長時間精準度仍然這麽高。

連太後也嚇了一跳,再怎麽樣,砸自己兒子,這有些太超過了。不過看著乾隆陰沉的臉,想到永琪說的話,太後還是暴發了!向著永琪罵道:“永琪!放肆!你皇阿瑪是當今皇上,是你的父親,你竟然如此不恭敬!在你眼中,隻有向著你才是對的嗎?”

皇太後真是氣傻了,想不到永琪竟然腦殘到這個地步!永琪這話若是傳出去,皇上還要如何自處?太後一想到這個混蛋小子出去對其他人說皇上的壞話就氣得發抖,恨不得親自動手打醒這個該死的!

永琪也被砸傻了,他沒覺得自己說了什麽呀,他覺得自己說的都是事實呀!自己和福爾康等人如此忠順,皇阿瑪不喜,吳書來那奸佞小人如此可惡,皇阿瑪卻視之為寶,可不就是忠奸不分嗎?他以為,自己說了以後,皇阿瑪會反省才是,怎麽竟然砸自己的腦袋?而且太後說的話,實在是讓他委屈至極!不由得哭喊一聲:“皇瑪姆!”

皇太後聽他嚎得越發火起:“閉嘴!哀家不敢認你這句皇瑪姆,不然指不定哪天,你要指著哀家的鼻子罵哀家忠奸不分了!”

這話太誅心了,隻差把永琪給逐出皇室了,皇後聽了心裏高興,皇上倒是沒什麽感覺,他早就被永琪氣死了心了,逐出皇室就逐出皇室,沒什麽了不起的。

永琪急道:“皇瑪姆,孫兒這麽說是有原因的!想那吳書來不過區區一個奴才,皇阿瑪對他言聽計從就罷了,竟然與那奴才有肌膚之親!這成何體統呀!”

乾隆被氣笑了,指著永琪的罵道:“體統,你也好意思說朕不知體統?你混淆皇室血脈,欺君妄上的時候,想過體統二字沒有?”

永琪哭喊:“皇阿瑪明察,兒臣絕對沒有做過這些事呀!我們隻是希望您能看在喜歡小燕子和紫薇的份上,將這兩個好女兒都收為女兒,我們也是不想讓您難過呀!而且這兩個女孩都是極好的,您有兩個好女兒,難道不是更應該高興嗎?”

這裏不得不輪到皇後說話了,皇後訓道:“永琪!你在說什麽混話!我皇家血脈豈是這般能隨意混淆的?你們覺得好就要皇上收為女兒,那天下好女兒多了去了!”

永琪還沒說話,太後就說:“皇後說的是,我愛新覺羅家身為皇室,最重皇室血脈,來曆不明沒規沒矩的丫頭也配當我家的女兒?你做夢!”

永琪見一個人說不過,隻好咬著吳書來的事不放:“那皇阿瑪與吳書來在一起都可以了,收留小燕子又有何不可呢?”

乾隆最恨別人拿吳書來說事,他的吳書來謹小慎微,從來不給他惹麻煩,對自己一心一意,他疼還來不及,哪裏容別人玷汙他?他離太後坐得近,伸手抓過太後手邊的杯子也砸了過去,這次永琪閃了下,沒砸中,隻一臉受傷震驚地看著他。

太後見兒子氣得都快冒煙了,連忙罵道:“吳書來之事是哀家同意的,你待如何!”

永琪呆住了,張口結舌地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太後氣得不輕,指著永琪的手指頭亂顫:“哀家算是看明白你了!像你這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東西,你皇阿瑪竟然沒有將你圈禁,著實是仁義之至了!”

永琪再傻也知道圈禁意味著什麽,一時嚇得不敢張口說話。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閉上了嘴不敢聲張,太後忙著生氣,皇後忙著安撫,皇上本人卻是漸漸平息下來了,正在思考要拿永琪怎麽辦。

然後這個時候,誰也想不到的晴兒站出來說話了。

基本上,她一站出來,三大巨頭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晴兒來到太後身邊一邊幫她順氣一邊柔柔軟軟的勸道:“太後娘娘,您快別生氣了,五阿哥隻是一時情急,您若是氣壞了皇上和皇後娘娘該多傷心呀?五阿哥確實有錯的地方,您平心靜氣地跟他說,五阿哥聰慧,定是能了解的。您這麽生氣,五阿哥傷心,您也是難過的呀。”

太後皺著眉頭看了她一眼,沒說話,皇後冷笑地看了晴兒一眼,這丫頭,竟然是和五阿哥一夥的!真是沒想到。

皇上卻仍然看著永琪,永琪的表情是難過的,卻是不服的,對於這種死不悔改的兒子,乾隆也懶得和他生氣了,對太後說:“皇額娘,口說無憑,不如叫來那個小燕子,您看過應該就明白了。”

太後點頭,她也想見識一下這個丫頭。看看到底是什麽樣的丫頭,把自己這個不成氣的孫子迷得這麽五迷三道的!

永琪卻是一喜,小燕子活潑可愛,他有自信能讓太後喜歡上小燕子!連忙說:“皇瑪姆,小燕子天真可愛,您一定會喜歡她的!”

乾隆冷笑,沒有說話,隻揮手讓人去帶小燕子來。

小燕子來的不快,太後宣見,她自然要被嬤嬤們打扮一番,而且她是走來的,但她自被廢了武功後,走路非常慢,所以即使是嬤嬤們架著,她過來也過了三刻鍾了。

趁這個時間,太後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將永琪趕到角落裏跪著,眼不見心不煩!把晴兒也趕到後麵站著,省得她再說些什麽惹皇上不高興。皇上和皇後也怕太後氣壞了,自然就說一些高興的事讓太後轉轉心情,太後見兩人這麽孝順,自然也是配合的,火氣很快就下來了,臉上又笑盈盈的了。

所以當小燕子進來的時候,三人的表情都不錯,小燕子運氣挺好。

小燕子走路慢,不過因為被幾個嬤嬤下了死手,所以倒也有些搖曳生姿的感覺。即使是穿著花盆底,走路也不難看。太後看著她走路的模樣,倒覺得還好。

不過一進來就出問題了。

永琪幾個月沒見小燕子了,早就想得心都化了,一見小燕子進來,見她比以往瘦了一些,卻顯得越發的窈窕美麗,頓時一顆心撲過去了!還沒等小燕子行禮請安呢,就忍不住喚了她一聲:“小燕子!”

小燕子一愣,轉頭看他,一認出永琪,眼淚就下來了:“永琪!”

永琪看著她晶瑩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不了,直接撲過來將人抱住了:“小燕子!天啦,小燕子!你好嗎?我好想你!”

小燕子撲在永琪的懷裏哭道:“永琪,我不好,我一點也不好!我的武功被廢了!永琪!我再也飛不起來了!”

永琪心都碎了:“天啦!怎麽會這樣!你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兩人又哭又叫,抱在一塊死也不分開,永琪哭著幫小燕子抹眼淚,然後也不知道怎麽的,結果就看著這兩隻抱在一塊哭啊哭的,突然互相親了起來!

太後眼睛翻白,整個人就要往後倒,皇上和皇後嚇壞了,皇後咆哮:“還不把這兩人分開!”

一直不敢動彈的嬤嬤和太監立刻撲上去,將這兩隻給拽開了!這兩人還將手伸得老長,高叫著“永琪!”“小燕子!”一副要生離死別的模樣!

隻這一出,就再也別指望太後能看小燕子順眼了!太後氣得大喘氣,緩過來指著乾隆的鼻子罵道:“這麽個不三不四的東西!你竟然也留在宮裏!你還有幾個丫頭未出嫁呢!學得一分去,這輩子就不要活了!”

乾隆連忙解釋:“再兩天就嫁出去禍害別人了!”

皇後也點頭:“除了令……不,魏貴人之前生養的兩個女兒,其他格格我都沒讓她們與這個小燕子接觸過的!”

太後點頭:“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