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神煌

第25章 入內門

第二十五章 入內門

聽到自己被催促立馬到內門的時候,柳玉第一個反應便是,這定然是齊天在背後搗鬼,不然,怎麽可能這麽巧,自己剛回內門就被催促,而且還知道自己突破了。

事實上,正如柳玉猜測的那樣,在看到柳玉之後,齊天便感覺得到,柳玉的氣質大變,那種氣勢,雖然不盛氣淩人,但是卻完全將他壓得死死的,這定然是柳玉有了突破才這樣的。

想過是誰搗鬼之後,柳玉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股緊迫感,柳玉清楚,自己的修為,放在外門,可謂是再也沒有對手了。

但是,到了內門之後,不說成為內門的最底層,想必也好不到哪裏去,除了那些個靠成為外門弟子比試之中的前三名進入內門的和天賦一般,勉強靠突破武士境界進入內門的弟子之外,便沒有比他差的了。

當然,還有最為關鍵的一點,那就是武器上的差距,功法,武技上麵的差距,修為上麵的差距。武技還好說,柳玉有信心彌補,但是其他方麵,想要彌補不是那麽容易的,需要時間。

而現在柳玉感覺自己最缺少的,似乎也正是時間。

“還有三天的時間。”柳玉自語,然後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

倒出一枚百草丹,柳玉的眼中滿是堅定。本來,柳玉還有些猶豫不決,畢竟百草丹乃是武士境界修煉才用到的丹藥,而武士和武徒乃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跨入武士境界,才算是半隻腳徹底的邁進了武學的殿堂之中。

正是因為其中的差距巨大,一枚百草丹和武徒境界吞服的丹藥之中的能量差距巨大,十枚以上的武徒服用的丹藥,也比之不上一枚普通提升武士境界修為的丹藥的能量強大。

武徒吞服這樣的丹藥,危險程度可想而知,不過此刻柳玉卻是顧不得這些了,他需要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以求麵對即將來臨的突**況。

丹藥入口,化入腹中,柳玉頓時感覺全身火辣辣的脹痛,心中難受得無以複加,不過,卻堅持著最後的一絲明,按照《九轉神魔訣》之中的鍛體功法修煉起來。

肉眼雖然看不到體內的情況,但是柳玉卻是能夠感覺到,這丹藥化作龐大的藥力在自己的體內亂竄。

這時候,柳玉肉身的優勢才顯露了出來,如果是一般的武徒,早已經被這股龐大的力量所撐爆,但是柳玉雖然感覺全身難受,幾近昏厥,但是肉身卻並沒有大礙。

不知不覺之中,柳玉渾身已經被汗水浸濕而沒有察覺,藥力終於見緩,柳玉也終於鬆了口氣,再一看自己的修為,武徒九品巔峰,再差一步,便是武士。

“看來我的肉身比我預料的還要強大不少,反而我自身的意誌還有待提高。”

柳玉暗自慶幸,幸好自己肉身強大的同時,也是有些鬱悶,自己本身的意識,也就是意誌,相比於肉身,還是差了太多了。

自己的肉身明明沒有什麽太大的問題,但是卻流這麽多的汗水,不是因為自己肉身的問題,而是精神意誌不夠強,導致因為些許的疼痛,就神經緊繃,才流出來的汗水。

武徒九品巔峰的實力,也讓柳玉再一次的擁有了些許的自信,相信自己的實力就算是到了內門,也有了一定的底氣立足了。

看著還剩下的百草丹,柳玉卻是沒有再吞服,柳玉清楚,雖然因為自己繼承了吞天獸的些許天賦,隻要有足夠的資源,完全不用擔心修煉時能量的不足,但是吞服過量的丹藥,還是會讓自己根基不穩的。

看看時間,三天時間的期限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

“是時候去內門了,就算是龍潭虎穴,我柳玉也得去闖一闖。”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柳玉出了房門,朝著內門走去。

、、、、、、、、

“聽說了嗎?這一屆外門弟子前三名的另外兩個要來到內門了。”

“當然聽說了,我們都已經打算好了,好好的敲打他們一番,讓他們兩個認清楚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到了內門之中,到底處於什麽樣的身份,地位。”

“這一次,你可不能收拾兩個,隻有一個給我們收拾了。”一人似乎知道的更多,神秘的說道。

頓時,有人不解,問道:“為什麽,難道這人有什麽天大的來頭,我們不能夠得罪?”

看到大家的目光聚集過來,這人才說道:“這次進入內門之中的兩人,有一人叫齊天,你們想想看,我們內門之中不能夠得罪的人之中有哪些?”

“這還用說,當然是我們內門的三大真傳弟子了,他們可是注定了要成為長老的人物啊。”

“還有呢?”

“另外就是有希望角逐真傳弟子之位的那幾位了,冰美人慕容雪,笑麵虎齊建,啊,難道那齊天和齊建有什麽關係不成。”一人熟稔的念叨著,待其說道笑麵虎的時候,才猛然反應過來,吃驚的問道。

要問齊建是誰,相信整個歸元宗內門之中,沒有誰不知道的,甚至,有時候,很多內門弟子寧願得罪三大真傳弟子,也不願意得罪齊建。因為得罪了三大真傳弟子,三大真傳弟子礙於身份和麵子,未必自降身份和你計較。

但是,得罪了齊建這個笑麵虎,表麵上的時候,笑著和你說不在意,背地裏你連怎麽死的都不知道,笑麵虎之名,也由此而來。

這時候,故作神秘的內門弟子才說道:“你們猜得不錯,齊天正是齊建的弟弟,而且還是親生弟弟,你們想想,如果你們真的給齊天顏色看,結果會怎樣?”

在場眾人,頓時不寒而栗,心中想到,就算是再怎麽樣,都不能夠得罪齊天,對方真的惹到自己,自己也得忍一忍才行啊。

這時候,故作神秘之人才滿意的點點頭,他其實乃是齊建手下的一員,知道齊天要來內門了,當然要來打一聲招呼才行,不然,萬一他們真的將齊天收拾了一頓,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見此間事了,這人不再逗留,匯聚在人群之中離開了練武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