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武戰神

0436 聖焰樓

0436聖焰樓

?“什麽?沐天河已經走出了湛藍學院?”征西候聽到手下人的回報,雙眼陡然睜開,射出一縷駭人的神光,冷聲問道。?

“是的,我們日夜監視著湛藍學院的周圍,我親眼看到他走出湛藍學院,現在向城南方向走去了。”手下人大聲說道。?

“沈銓,你聽到了?”征西候側過頭,目光落在一旁的沈銓身上。?

此時的沈銓一身黑衣,身形瘦削,臉色略顯的蒼白,毫無血色,可是身上卻透出一股冷厲的殺伐氣息,周身的氣勢宛如戰場一般,給人一種沉悶的感覺,顯然被沐天河重創之後,他的實力又有了很大的提高。?

“回侯爺,屬下立刻帶上十個黑衣衛去講沐天河斬殺!將星辰核給奪回來!”沈銓雙眼掠過一抹怨恨之色,顯然對沐天河恨之入骨。?

“很好!”征西候讚賞的點了點頭,“他的那個情人叫做徐焰是吧?九級戰宗……唔……”?

沉吟片刻,征西候說道,“不要驚擾了烈火傭兵團,隻要將沐天河殺死將星辰核搶回來就好,我們必須要在陛下出關之前將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妥當!”?

“是!”沈銓拱手,旋即大步走出!?

征西候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突然一個白衣女子詭異的出現在門口處,素手持著長劍,寒光閃爍,剛走出門的沈銓毫無反抗之力被她一劍刺穿喉嚨,鮮血彪飛!?

征西候微微一驚,身形陡然後退,戒備的喝道,“你是誰?你是怎麽進來的?”?

“這個,你不用知道!”清冷的聲音隨著白色如魅影一般的身影閃爍,一柄利劍在征西候的脖子上一挑,人頭立刻飛上半空,被一張白色的布包住!?

片刻之後,白衣女子走出征西候府,手中提著一個鮮紅的包裹。?

……?

“這位公子,這是兩億三千萬金幣的,還請收好。”敬一堂,一個打扮的性感的中年女人笑眯眯的將一個須彌戒子遞給沐天河。中年女人身段修長,一襲大紅旗袍勾勒凹凸有致的身軀,充滿磁性的聲音,好像貓爪子一般在男人的心裏撓著,讓人心癢癢的。?

敬一堂是整個藍月城最大的材料收購場,價格公道,信譽極佳,據說背後有著極大的背景,沐天河賣掉魔核與材料,敬一堂自然是首選。?

沐天河接過須彌戒子,檢查了一下確認無誤後,點了點頭,轉身看向徐焰,“走,我們去聖焰樓看看。”?

“兩位公子小姐,不知道兩位需要什麽材料?或許我們敬一堂有也說不定。”中年女人笑眯眯的問道,“兩位何必舍近求遠呢?”?

徐焰蹙了蹙眉,顯然有些不滿,不過很快就舒展開來。?

沐天河回過頭,“那我想要購買金剛鑽精,不知道你們這裏有沒有?”?

“金剛鑽精?”中年女子皺了皺眉,搖了搖頭,禮貌的微笑自嘲著說道,“看來兩位的選擇是對的,看來還是我太高估了我們敬一堂的能力了。”?

“嗬嗬,老板娘也不要妄自菲薄,金剛鑽精太過於偏門,敬一堂麵對的是大眾顧客,大多的人也不會買金剛鑽精,金剛鑽精放在這裏也隻不過是浪費流動資金罷了,況且剛才的交易我們都已經看到了敬一堂的實力,在藍月城也屬於前列了。”沐天河不卑不吭的說道。?

聽到沐天河的話,中年女人臉上露出一抹微笑,將沐天河與徐焰兩人送出門外。?

聖焰樓是一個商會,據說它的來頭極大,是青龍帝國的一個大家族所創立,在很多歌附屬國都有分樓,而且品種繁多,質量也有保障,因此它的價格雖然極高,卻也很多顧客前來,畢竟誰也不願意花錢買假貨。?

聖焰樓矗立在城北,遠遠看去,美輪美奐,氣勢磅礴,門匾上寫著聖焰樓三個大字,筆鋒如龍蛇遊走,鋒芒畢露,給人一種大氣磅礴之感。?

兩人走進聖焰樓,徐焰帶著沐天河徑直穿過前門進入後院,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媚女子扭著水蛇般的腰走過來,因為動作太大,水綠色旗袍下包裹著的胸脯與翹臀以一種誇張的幅度波動,很是性感,在不知不覺中撩撥著男人的心弦。她的容顏並不醜,相反極為漂亮,淡妝如畫,五官精致,稍微顯得厚一點的嘴唇榴紅似火,似乎隻要在她的焦灼下,所有的男人都會變成幹柴,一點就著。?

“小……小焰,你來了啊?”窈窕女子微笑著問道,峨眉淡掃,眼睛笑如彎月,可是沐天河感覺她的語氣有些奇怪,似乎……似乎對徐焰有些尊敬,不過,沐天河並沒有往心裏去。?

“媚姐,這是沐天河,我家小男人。”徐焰介紹道,“天河,這是我跟你說過的媚姐,是聖焰樓分樓的樓長。”?

“你好。”柳眉微微一怔,旋即恢複過來,笑道。?

“媚姐好。”沐天河麵帶微笑,很有禮數。?

柳眉暗暗驚訝。這邊是二小姐的男人麽?果然夠俊俏,實力也不差,二小姐的眼光果然不差呢。?

“媚姐,我要的金剛鑽精到了麽?”徐焰並沒有太多的廢話,直接問道。?

“到了,隨時都可以拿貨。”柳眉說道,“小焰你什麽時候要?”?

“需要多少金幣?”沐天河打斷柳眉的話,問道。?

“金剛鑽精雖然不是什麽熱手貨,卻極為稀少,最低價也要一億五千萬。”柳眉詫異的看了沐天河一眼,心中有些不解。難道這個小男人想要付款?他能拿出這麽多的金幣麽?沐天河雖然相貌不凡,可是他身上的便宜青衣卻顯得很是樸素,這讓柳眉以為這是徐焰利用自己的權力貪墨的呢。?

“那好,我現在就要。”沐天河摸出一個須彌戒,“這裏是一億五千萬金幣,還請媚姐清點一下。”?

柳眉心中越來越詫異。她是聖焰樓的分樓長,自然也是徐家的藍月帝國的情報部門的部長,沐天河的資料曾經在她的書案上,卻極為簡陋,信息也隻是從魔紋宗開始,之前的卻是一無所知。可是,從寥寥的資料中,她還是可以推斷出沐天河身後沒有什麽勢力,可是現在居然能夠爽快的拿出一億五千萬,這讓她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看了一眼徐焰,等到徐焰微不可查的點頭,柳眉微笑著接過須彌戒,輕點了金幣,輕輕的拍了拍掌,一個穿著月白色旗袍的窈窕女子急步走出來,“樓長,有什麽吩咐?”?

“帶沐公子去拿金剛鑽精。”柳眉吩咐道。?

“是,沐公子請跟我來。”窈窕女子輕聲說道。?

等到沐天河與白色旗袍的窈窕女子走過拐角,柳眉臉上的笑容頓時一肅,恭恭敬敬的朝徐焰鞠了一躬,“聖焰樓藍月附屬國分樓樓長柳眉拜見二小姐!”?

“起來吧。”徐焰臉色也一肅,身上的氣息一邊,變得端莊幹練,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6,瞥了一眼柳眉,“今日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好,別發回青龍帝國那邊了,而且我的身份,不許跟別人說,聽明白了沒有?”?

“是!”柳眉嚴肅的說道。?

徐焰還要說什麽,突然渾身汗毛一炸,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危機感,猛然往前躥幾步,扭身出掌,一道火熱滾燙的掌勁猛然轟出!?

砰!?

掌勁消失的無影無蹤!徐焰臉色凝重站定,卻不再出手,冷聲喝道,“你到底是什麽人?居然敢闖聖焰樓?”?

衣衫飄動,卻沒有回答,徐焰定睛一看,隻看到一名窈窕女子站在樹蔭下,身段修長,青絲如瀑,臉上帶著一塊麵紗,一身白衣勝雪,透出一股冰霜般的冷漠,讓人悸動。在她的身上,隱隱傳出一股莫大的吸引力,不斷的汲取著周圍的天地元氣,定睛一看,似乎要把人的目光都給吸進去!讓人心中忌憚!?

更讓徐焰與柳眉驚駭的是,在她白色的素手下提著一個白色的包裹,包裹已經被鮮血染紅,還有一滴滴的鮮血透過白布低落在地上……?

滴……嗒……滴……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