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意人生

474 線索5

“二哥,現在條*子抓的很嚴,弟兄們都不敢隨意活動啊!”老四、虎子、刀疤等人聚在王二的辦公室裏,老四一臉難色的說道,“這些該死的條*子,現在是越來越囂張了!咱們這些年的功夫,真的是白費了!”

聽著老四的話,包括王二在內的幾人臉色都不是很好,一副氣憤難忍的樣子!的確,這些年來,由於宋立祥的緣故,王二與宋立祥更是利益糾纏,方正之前的警察局上下早被王二等人給喂飽了,警匪之間互相勾結,甚至狼狽為奸。他們這些黑惡勢力,無論做什麽,都是肆無忌憚,可謂是百無禁忌!連警察、政府都與他們狼狽為奸,他們又有什麽好顧忌的呢!

隻是方正上任後,這種情況得到了巨大的轉變!在方正的高壓政策之下,以王二、鄭鈞、陳吉為首的安吉黑惡勢力都是夾著尾巴做人,唯恐被方正抓到什麽把柄!

要知道,方正剛來安吉,就敢把王二手下的大將黃銳抓起來,更接著調用武警,狠狠的給了王二、鄭鈞、陳吉一個下馬威,雖然最後還是迫於各方壓力,方正做出了一定的妥協,但對於王二、鄭鈞、陳吉而言,不論是實力上,還是威信上,都是一大打擊!

再加上方正後續的一係列手段下來,如今的安吉早已經不是以前的安吉了!治安得到了大幅度的改善,王二等人手下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敢像以前那樣,作威作福。

“好了,別提這個!”王二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他姓方的還能一手遮天不成!用不了多久,姓方的肯定要卷鋪蓋滾蛋!”

老四等人清楚自己的老大在方正手中吃了不少悶虧!因此,見自家老大這麽說,他們也都不是笨蛋,當下很是機靈的轉移了話題,不再揭自己老大的傷疤。

“胡三才的案子,肯定不是咱們安吉人幹的!”老四畢竟在安吉混了這麽多年,對安吉道上的事情可謂是了如指掌!“不論是陳吉還是鄭鈞,他們兩個都不會犯傻,因此,我認為或許是外地的人撈過界!”

“胡三才得罪的人多了去了!”王二搖了搖頭,“現在這個世道,買凶殺人是很簡單的事情,隻要有錢就行!”

“老大的意思是有人買凶殺人?”老四抬頭問道,“這樣的話,查起來恐怕會更加困難啊!”

“查!”王二狠狠的拍了下桌子,“這事兒我知道有困難,不過你們也別忘了,咱們現在的處境,很艱難啊,宋立祥那個老東西隨時都能夠把咱們當成棄子!”

聽到王二的話,老四等人眼中都是散發著獰厲的光芒,“特麽的,那老東西要是敢過河拆橋,咱們也不是好欺負的!大不了魚死網破!”

“你懂個屁!”王二惡狠狠的瞪了叫囂的虎子一眼,“魚死了網都破不了!現在可是gcd的天下,民不與官鬥,那些人可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咱們憑什麽跟他們鬥!”

老四、虎子等人也就是腦袋一時發熱罷了,實際上,王二說的他們都十分清楚,和那些官員比起來,他們根本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人家愛怎麽擺布就怎麽擺布,他們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所以,不論怎麽困難,你們一定要把人給我揪出來!”王二陰沉著臉,“讓宋立祥那個老東西知道,有些事情,離了咱們他是辦不成的!”

“放心吧老大!”老四等人也不是笨蛋,能夠混到現在這個程度,說明他們絕對不是笨蛋,笨蛋的話是絕對混不到眼下這個程度的,因此他們都知道王二說的是事實,想要維持住眼下的形勢,他們必須要緊緊的抱緊宋立祥的大腿!否則,虎視眈眈的方正絕對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現在可絕對是到了關鍵時刻了!一著不慎的話,就有可能賠上所有!不論是王二,還是老四等人,都是十分清楚,一旦他們失敗,等待他們的便隻有死路一條!

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沒有誰願意去死的。

“小心點,別被姓方的抓到什麽把柄!”王二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現在姓方的氣焰正盛,咱們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老大你放心,兄弟們都知道該怎麽做的。”老四應了一句後,便和虎子、刀疤等人出了王二的辦公室。現在的情況有些危機,即便是為了保命,他們也要緊緊的抱住宋立祥的大腿!

看著自己的幾個得力手下走了,王二沒來由的一陣抓狂!狠狠的把辦公桌的上東西胡亂砸了一氣,王二仍然難以宣泄心中的那股子邪火,雙目充血,臉色潮紅,總覺得一股子邪氣憋在心裏,讓他鬱積異常!

這時候,他的所謂的秘書聽到了屋裏的動靜,輕輕的推開門,看到如同困獸一般的王二時,竟是一愣,臉色頓時變了!作為王二的秘書,她十分清楚王二每當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自己的厄運便降臨了……

王二雙目充血,聽到門響,看到是自己那個千嬌百媚的秘書時,一個箭步便衝了過去,惡狠狠的抓住秘書的頭發,把她拽進了辦公室內。

一陣刺拉拉的響聲之後,秘書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了一條條碎步,雪白嬌弱的身軀暴露在空氣中,黑色的蕾絲內衣以及由於王二手重在白花花的肉身上留下的幾塊淤青、血痕,此時竟顯得那麽妖異!

王二一個虎撲,把秘書撲到在軟綿綿的地毯上,一把扯下了秘書的內褲後,劍及履及,也不管秘書由於驚懼而十分幹澀的下體,便是一陣瘋狂的**!

秘書強忍著下身的疼痛,雙手無力的搭在王二的脖子上,一雙修長的**無力的張開,以舒緩下體如同撕裂般的疼痛,雙目緊閉,臉色變得蒼白異常,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因為她知道,若是被王二發現自己流淚的話,換來的將是加倍的淩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