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天

第二百三十一章 回到玄門 上

“放心,過不了多久就是天荒大陸鬥法大會,這次大會結束之後我就開始整頓玄門,那些不服者統統斬掉,不能讓玄門陷入內鬥,擔任掌教指日可待,迎娶紫仙兒,得到她們這一脈的支持。”龍天刀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道,他和紫仙兒之間的婚事已經被玄門高層定了下來,紫仙兒現在是他的未婚妻,早晚成為他的女人。

“即便如此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化仙峰的秦天是個異變的因素,讓閻羅殿損失如此慘重,都拿他沒轍,你趁早收服此子或者將其擊殺,不能任由其成長。”易亞子臉色一寒道。

“哼,一個跳騷而已,不過此人當真怪異,我居然推演不到他的蹤跡,似乎有異寶隱藏天機,可惜上次沒有將他絕殺,而且這人修煉的功法神妙無比,值得借鑒。”龍天刀眸子之中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能清楚一切事情最好,好了,可惜沒有適合的人參加那天荒大陸鬥法大會,你能煉製強大的化身,其他各大勢力同樣可以,關係到一張羅浮仙圖,一些人肯定不惜為門下弟子煉製化身。”易亞子歎息道。

“師父,其實對我來說羅浮仙圖已經不重要了,羅浮仙圖上麵蘊含著遮天仙帝的一絲本源氣息,是進入遮天仙帝的寶藏大門的鑰匙,然而我不同,我修煉了遮天仙帝開創的逆神訣,足以進入大門之中,而且進入大門並不代表得到寶藏,裏麵同樣危險重重,稍有不慎就會形神俱滅,我的優勢自然體現而出,天荒大陸鬥法大會的這張羅浮仙圖就聽天由命吧。”龍天刀淡淡的道,眸子之中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詭異笑容。

“很好,不愧為我的徒兒。”易亞子讚賞道,龍天刀能把握好一切就行了。

“放心師父,隻要我能得到裏麵的寶藏,我一定全力輔助師父登臨仙境,哪怕前往洪荒天界也要有著尊貴的身份。”龍天刀笑吟吟的道。

“好,你好好閉關吧,離突破化神三變不遠了吧?”易亞子隨意掃視了一眼龍天刀道,像是看一塊良材美玉,暗暗欽佩自己的英明,居然能收下龍天刀這樣擁有大仙緣的弟子。

“嗯。”龍天刀微微點頭道,身影一閃踏入無上仙兵的世界之中,易亞子同樣進入其中,在擁有仙氣的世界之中經常修煉淬煉肉身,肉身會越來越強大,遠遠強於那些散修,這就是擁有無上仙兵的好處。

兩人身影消失不久以後,一道朦朧的身影從虛空之中走出,這道身影修長,一襲青衣,亂發如瀑,眸子深邃,一隻眸子之中蘊含著無量生機,像是孕育著浩瀚的生命一樣,另一隻眸子蘊含著死寂,沒有絲毫的生命氣息,有一種無盡破滅的感覺,很難以想象一個人的眸子之中會出現兩片截然不同的現象。

“羅浮仙圖,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身影自語一聲歎息道,雙眸凝視著蒼穹,似乎在回憶著某件事情,隨後一步踏出走向北方消失的虛空之中。

…玄門化仙峰,上空之中光芒一亮,一道身影降臨在虛空之中,正是秦天,離開那片遙遠的海底之後,秦天直接回到了化仙峰之上,現在的化仙峰在玄門之中人氣急劇上升,原因無他,前幾日化仙峰的主人在北海城掌控化身擊殺多名化神之境的萬古巨頭,同時自爆化身將一尊化神三變的強者炸的幾乎死亡,其手下趁機將這一尊化神三變的萬古巨頭斬殺,再加上閻羅殿其他的萬古巨頭死亡,讓秦天的名氣提升到一個極致。

除此之外,神通峰的主人龍神通在東海之上消失,有人已經懷疑龍神通已經死亡,神通峰的威望開始跌落,其他四大峰沒有多大的變化,反而讓化仙峰一枝獨秀,氣勢急劇上升,有人意識到化仙峰將要崛起了。

“化仙峰弟子少了點。”秦天歎息道,時間的緊迫讓他根本沒有時間打理化仙峰,如今化仙峰之上大貓小貓三兩隻,當然實力還是很強大的,單單一個邪靈足以威懾玄門許多高手。

“唰!”秦天大袖一揮,一片光幕灑落在虛空之中,明皓月,若逝水,殺羅,笑三刀,程磐五人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五人氣質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一種大巧不工,渾然天成的味道,像是樸實無華的古劍一樣,滄桑,沉靜,古老,站在人群之中任何人無法將五人和劍道,殺戮等聯係起來。

然而幾人卻是修煉天劍論的人!

“終於回到化仙峰了。”明皓月等人看到周圍的情景感覺到回到化仙峰了。

“秦師兄,時間過的真快,你一下子將我們關起來好幾年。”若逝水感歎道,這幾年來專心參悟天劍論,讓他徹底的大開眼界。

“是啊,秦師兄,我感覺現在秒殺一般奪天六重的高手不在話下。”明皓月笑眯眯的道,一身白衣勝雪,長發披肩,像是一尊絕世劍客一樣。

“天劍論真是絕世奇功,我老程這才知道自己是修煉劍道的天才。”程磐憨厚的笑道。

秦天聞言臉上露出一縷笑容道:“你們五人在劍道上都有著天賦,好好修煉,從今天開始由殺羅擔任你們五人的統領,監督你們四人修煉。”

“是,少主。”殺羅恭聲道,眼神望向笑三刀四人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明皓月幾人頓時感覺到頭皮發麻。

“生死之間才有突破,強者是建立在浴血奮鬥的基礎之上,殺羅必要的時候下狠手。”秦天眸光掃視了明皓月等人一眼道,現在必須想辦法提升這幾人的實力。

眾人聞言倒吸了一口冷氣,殺羅原本就是殺手出手,修煉天劍論以後更是如虎添翼,眾人之中修為最為變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血光衝天,刺殺天下,讓人膽戰心驚。

“秦師兄,我們以後不準備對外招人了嗎?”明皓月疑惑道。

“準備,不過不是現在。”秦天微微一笑道:“你們好好的在化仙峰修煉一段時日,這是五行之源,太極陰陽珠,四象之力,八荒之力,好好的融合修煉一下,我馬上前往縹緲峰一趟,回來之後,你們還要進入那片空間之中修煉,還有從今日開始化仙峰封鎖。”

說話的同時秦天彈指一揮,虛空之中漂浮著五行之源,陰陽台住,南明離火等各種精粹的力量,留著幾人好好的參悟。

“是,秦師兄。”眾人恭聲道。

秦天身影一步踏出消失不見,下一刻出現在蒼穹之中俯視遙遠的大地,看到一處挺拔的山峰屹立在百萬裏之外,給人一種飄渺的感覺,猶如漂浮在蒼穹之中的大陸,正是那縹緲峰,秦天身影一閃,片刻之後來到縹緲峰的上空之中。

縹緲峰山清水秀,天地靈氣濃鬱,位於龍脈的脊梁骨之上,論其位置遠遠超越秦天的化仙峰,方圓數千裏,山間偶爾有靈泉顯現,古木參天,每一株蘊含著濃鬱的天地靈氣。

山間屹立著一個少女,白衣飄飄,隨風飄舞,似即將乘風而去的仙子一般,一身白衣將那完美的玲瓏曲線玉體完美的勾畫出來。

白衣少女十八九歲的年紀,黑輕舞,長長的睫毛顫動,眼眸似迷蒙著水霧,紅唇玉齒閃爍著晶瑩的光澤,頸項纖秀,冰肌玉骨,精致的五官,絕色的容顏,曲線朦朧的仙軀,讓人感覺到無瑕無垢。

少女一雙明亮的眸子望向遙遠的虛空之中,靜靜的出神,似乎在沉思著心中的事情。

“如詩如畫,師姐美麗如畫中仙子。”秦天的身影一閃出現在少女的身邊,雖然不忍心打破南宮仙兒的沉思,但是他太想念父母了。

“回來了,恭喜。”南宮仙兒吐氣如蘭道,臉上露出然人沉醉般的笑容,素手白皙修長,捏著一朵燦爛的紅花。

“師姐,現在的意境意境遠遠超越常人了,真是令人欽佩。”秦天笑嗬嗬的道,南宮仙兒此刻顯得無瑕無垢,她的身影周圍似乎繚繞著一絲絲的仙氣,襯托的更加神秘。

“撲哧。”南宮仙兒撲哧一笑,美眸似霧水一樣盯著秦天嫵媚道:“你這人幾人不見,在北海之中搞出那樣大的動靜,想必現在的修為不凡了吧?”

秦天在北海的事情雖然瞞得了天下,但是瞞不過蕙質蘭心的南宮仙兒,正是她告訴秦天,秦天這才前往北海的,再加上北海上空爆發出來的天劫氣息,南宮仙兒自然想到是秦天。

南宮仙兒說話的瞬間曼妙的仙軀如夢似幻,刹那之間出現在秦天的麵前,素手玉指點向秦天的眉心之處,這一指淩厲之極,似乎能刹那之間彈破諸天,猶如一尊轉世重生的上古女皇一樣。

秦天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身影同樣在虛幻的漂浮著,雖然他的化身留在和氏璧之中,然而他現在體內的法力不下於三億鈞,對於淩波微步和吾皇步更是領悟到化境,南宮仙兒如何能近身,同樣秦天將自己的法力封印一部分保持和南宮仙兒持平的狀態。

兩人的身影如同摘仙化蝶一樣在山間舞動,南宮仙兒身影曼妙如仙,青絲如瀑,肌膚勝雪,淡淡的體香滲人心脾,素手招招淩厲,然而根本無法奈何秦天,甚至連近身的可能都沒有。

不過秦天更為震驚,南宮仙兒雖然法力仍停留在無限接近億鈞的地步,然而她的法力在本質上已經遠遠超越世人,哪怕一尊真正的化神之境萬古巨頭也要被她打破肉身,更為驚歎的是她對淩波微步的領悟,幾乎將這套步法的精髓領悟透徹。

“啪,啪,啪…。”就在這時幾道清脆的掌聲從山林之間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