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王之王

【491】 異界決戰(四)

藍緊隨著菲比落到了地上,他看著菲比的架勢,立即明白了對方原來是想在地麵上與自己一決勝負。

“哼,在哪裏都好。”

藍冷哼一聲,無所謂戰鬥的場地。他由於報酬心切,所以也沒有在過多的廢話,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這一回不再是砍刀了,而變成了犀利的長矛。

長矛直刺菲比的心髒,而菲比也沒有在用瞬移,而是將手中的鏡邪長劍化成了巨盾,直接迎麵去擋對方的長矛。

咣的劇烈撞擊聲將菲比推飛出去。

這黑影神衛真是好大的力氣啊!要比那金甲神衛的力道大的多。

隻是菲比也看出了一些門道,這個家夥雖然力氣大,但是速度並不快。自己被撞飛出去之後,這黑影神衛也想繼續向前追擊,而且他也這麽做了,但竟然沒有追上。

如果換做是之前那位金甲神衛,恐怕這會兒早就出現在自己的身後了。

力氣大菲比倒是不怕,這與蘊含著鬥氣的武器相比,差得遠了。

菲比穩住了身形,氣息都調勻之後,那黑影神衛才趕了上來,不由分說他又是高高跳起,那隻手從長矛又變成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劈頭蓋臉的就朝著菲比砸了過來。

一個側身,菲比就躲了過去。

雖然閃避過去了,但菲比還是有些輕視對方的威力。隻見狼牙棒砸到地麵上之後,竟然把大地震得來回顫動。原來是這附近的土地都被這一擊打的粉碎,菲比就感覺腳下一個不穩,竟然摔倒在地上。

這下藍可是得意壞了,立即又變成了長矛,直接向菲比捅去。然而菲比也沒有用瞬移,更是不慌不忙,又重新把鏡邪長劍幻化成盾牌,把長矛擋了下來。而他本人又是飛了出去。

藍又繼續追擊,可是又是等追到菲比的時候,菲比已經調整過來,兩人又一次陷入進僵局。

這下藍搞明白了,自己的力道實在太大,然而速度卻跟不上。而菲比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對於自己發狠的攻擊才麵無懼色。

想明白這一點,藍便迅速做出了調整,收斂了力道,這樣就可以形成僵持。

他再一次向菲比撲來,看那架勢好像全力攻擊一樣,菲比自然還是穩如泰山,用盾去擋,並且腦海中思考著如何在幾次格擋之後,麻痹對方的防備,在找準機會一個瞬移出現在對方身後,直接刺向要害。

可是就在菲比打著如意算盤的時候,對方的長矛打中了盾牌。

菲比立即就感覺到了不對!這力量仍然很大,可與此前相比根本不知提議。

菲比覺得自己雖然失去了平衡,但並沒有誇張的被轟飛出去,在看對方,已經做好了第二次攻擊的準備,一把大刀呼嘯著就衝向了自己的麵門。菲比立即明白,對方這是看穿了問題的所在,於是調整了力道。

此刻讓菲比來不及細想,就見對方的刀已經砸來。那氣勢看上去哪裏像刀啊,根本像一個巨大的鐵錘。

這次究竟是真力,還是假的?

菲比猛然發現,對方無論使用怎樣的力道,所表現出來的樣子都是一樣的。菲比用長劍去擋這一刀,立即感覺到對方的力道猶如巨石壓頂一樣沉重,當下就把菲比的刀打到在地上,而對方的刀去勢依然不減,菲比隻能用盡全身的力氣就地一滾,轉到了藍的身側。

誰知藍的另外一隻手竟然變化成了巨大的鐮刀,立即割向菲比的身體。

而菲比似乎早就料到了對方會來這麽一手,竟然雙手一推地麵,騰的一下躍到了半空之中。

這一次藍沒有選擇追擊,而是就這樣的看著菲比安穩的落在地上,因為對於藍來說,這一次攻擊他已經斬獲頗豐。對方的劍已經在不斷的攻擊中,丟到了地上。

隻見藍一腳就踩住了鏡邪長劍,隨後轉身得意的望向菲比。

其實剛剛那一連串攻擊,藍是以為在揮舞鐮刀的那一次,菲比肯定會中招的。可哪成想對方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慌張。很顯然他是適應了藍的這種多變的攻擊模式的。

藍自知自己並沒有特別好的速度,也沒有那種又是冰又是火又是衝擊波的能力,他隻有一膀子力氣,還有就是他多變讓人無法捉摸的攻擊方式。

不過就是因為這多變的攻擊,讓他能夠屢屢發揮讓人意料不到的攻擊而得手,可是今天卻遇到了硬茬。

藍仔細回想了一下菲比剛剛的攻擊,忽然想到對方的武器也能夠變化,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菲比才特別適應他的攻擊方式。

因為兩人原本就是同一類型。

不過……

“哼,你的劍都在我的腳下了,你還怎麽贏我?”

“你是說它嗎?”

菲比笑了笑,一抬手做出握劍的動作,不過他的手中根本就沒有劍。這滑稽的動作立即引來了藍的嘲笑,但就在這個時候,藍忽然覺得自己腳下有異樣的移動傳來。

他低頭看著那把漆黑的長劍,隻見這劍竟然化作粉末,隨後消失在空氣之中。

隨後,那些粉末又莫名其妙的匯聚到菲比的手中,此刻那把劍又重新回到了主人的身邊。

這感覺可是真打臉啊。

藍頓時覺得自己的臉頰有一股火辣辣的痛感傳來。

自己竟然被人給耍了,剛剛原本以為占了便宜,原來一切都是白忙活了。與此同時,藍又意識到了一點,對方會使用瞬移,可卻狼狽的與自己一刀一劍的比拚,很顯然對方是在試探著自己,那劍恐怕也是故意丟掉的。

確實如藍所想那樣,因為之前他總是同一之手在變化,所以菲比想要試探一下他身體的其他部位是否也能變化,經過一係列的引誘,對方終於證明了一點。

這下,藍的攻擊方式就讓菲比全部摸清了,但他的弱點又是什麽呢?

一個全身都會變的家夥,每一個位置變過之後都是那麽的堅硬,根本無法傷害到。那麽隻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打擊他沒有變的地方。

但這說起來可是比做起來容易的多,如果他全身都能變的話,又該如何處理呢?

菲比沒有多想,因為一切都要打過才能知道。隻見菲比抖了兩下鏡邪長劍,一步步向藍走來。

“該我了!”

他的身影,在一瞬間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