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色仕途

第六十八章 傲雪淩霜(四)

人在心情激動的時候,會失去冷靜,失去冷靜會出現紕漏,李爽抓住這稍縱即逝的瞬間,一把抓住樸美善拿槍的手朝懷裏一帶,就想搶她的槍。

那可是槍啊!百分之百的真家夥,李爽為什麽這麽膽大?他就不怕走火?別說,李爽還真不怕,一來是他不相信樸美善真的敢開槍,二來他看到槍保險竟然沒打開。這個機會再不抓住,等她真的打開了,就什麽都晚了。

李爽的想法是好的,可惜他還是低估了樸美善的反應,她不但是夏雪的助理,同時也肩負著保鏢的重擔,看似柔弱的身體裏蘊含著強勁的爆發力。持槍的手腕一縮,肘部向前,借著李爽拉扯的力量狠狠撞向他的胸口。

李爽沒有想到她還有這麽一招,措不及防中下意識的收胸挺腹身體朝後仰,卻不知道樸美慧等的就是他這樣應變,另一隻空著的手借機狠狠對著李爽臉就是一拳,正打在他的鼻梁上,打的他眼冒金星,鼻血橫流。

大怒中的李爽也不管什麽招式了,一個熊抱合身一撲,就將樸美善撲倒在地上,兩人就在車旁的草地上打起滾來。

論格鬥,李爽還真不是樸美善的對手,她在很小的時候進入國家隊訓練跆拳道,後來因為韌帶拉傷不得已退出,在夏雪的幫助下沒多久就恢複了,雖然跟著夏雪東奔西走的,但訓練一直沒有中斷過。夏宇說過三五個大漢不是她的對手,一點也沒誇張。

但可惜的是,兩人現在是扭打,一個想拉開距離,一個拚了命的糾纏。李爽曾經和白璐有過一次如此的交鋒,他心裏清楚的很,一旦讓她掙脫了,自己下場一定很慘,於是借著無賴的手段和豐富扭打經驗,又占著男性力量大的優勢,就這還是挨了不少拳頭才將樸美善死死壓在身體下方。

“放開我,要不我喊人了!”樸美善喘著粗氣道。

“嘿嘿,要喊你剛才就喊了!”這個韓國妞的力氣可真不小,都這個樣子了還在拚命的掙紮,李爽一邊控製著她的身體,一邊氣喘籲籲道:“你還不是怕驚動到你的董事長!”

李爽的話說的沒錯,樸美善是有點擔心驚動夏雪,畢竟她疏忽在前。今天已經被董事長說了好幾頓了,再出這麽大個紕漏,她都不知道該如何交代。想著先將李爽擒住,拷問一下他潛入別墅的來意,卻不想被他反製了。心裏別提有多懊惱!

“就算我有錯在先,但你也出了氣了不是,你看看我的眼睛也被你打腫了,鼻子也被你打破了,要不我們就到此為止?”

“你先放開我!”樸美善最後一絲力氣用完後,將身體徹底放鬆下來,這時她才發現兩人的姿勢太過曖昧,胸口頂著胸口,嘴對著嘴,他呼出的熱氣噴在自己的脖頸處,麻麻癢癢的,從未跟男子有過如此親密接觸的樸美善一陣躁熱,一陣心慌。語氣也變得柔弱幾分。

“嗬嗬,你真漂亮!”近在咫尺的李爽明顯感覺了她的變化,壓著玲瓏起伏的嬌軀,感受著她胸前的柔軟,看著她慢慢變紅的耳垂,心裏一蕩,由衷的讚美一句,才翻身坐起。

李爽的讚美竟然讓樸美善的感到自己的心顫了一下,她狠狠啐了自己一口,爬起身來惡狠狠的瞪著李爽,“要不是夏宇,光你私闖民宅一項就能讓你坐牢!”

“我道歉!”聽她提到夏宇,李爽知道自己算是逃過一劫。

“包裏的東西,我必須過目,要不我說服不了自己。”

“這個…”李爽權衡再三,發現自己找不出什麽像樣的理由來拒絕,隻好無奈的說道:“看是可以,但你要保證不和任何人提起它。”

“我要看過才能決定!”

“果然跟我猜的一樣。”李爽才將包裹從身上解下,就被樸美善一把搶了過去,她打開一看裏麵是一捆捆的鈔票。

“是貪汙受賄,還是殺人越貨?”

“隻要確認不是你們的東西就可以了。”樸美善說的都沾點邊,李爽就知道她會這麽問,盡量保持著平靜的麵容回道。

“我發現你這個人的身上隱藏著很多的秘密。”樸美善調查過李爽,知道他有一個半白半黑的小團夥在經營一個沙石場,夏宇還混了進去,她沉吟了片刻說道:“我可以當做沒看見,但你必須要離夏宇遠遠的。”

“這個我不能保證,我能保證的是我不自動找他,至於他有什麽樣的行為,應該是家長規範的事情吧!”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匯報給董事長。”

“信,但我能做的就這麽多了,你和夏宇相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什麽樣的性格,難道你不清楚嗎?”

“你…”看著李爽有些憊懶的模樣,樸美善有些憤怒。

“好了,我該走了,記得多穿點衣服,天氣涼了。”

順著李爽的眼神,樸美善低頭一看,大羞,領口的扣子在剛才的搏鬥中掉了兩顆,大半個胸脯都露了出來,她卻一直沒有發覺。等她收拾好自己,再抬頭,李爽已經拉開車門準備上車了。

我讓你走了沒有!

“嘿!”李爽聽到樸美慧的招呼,剛一回頭,突然一個黑乎乎的東西迎麵撲來,躲閃不及下,被打了個正著。是個剛從地上挖出的泥團,正好打在嘴邊,痛倒不是很痛,隻是弄得一嘴泥土分外難受。

樸美善憤然出手,沒成想效果這麽好,原本憤怒的心情在看到李爽無比狼狽的樣子後竟然變成了開心,樂的腰都彎了下去,到嘴的話也讓她給忘了。

“呸,呸。”李爽皺皺眉頭,她現在更像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真的無法跟她計較太多。

總算是坐進車裏了,這趟也太艱難了點。

“哥,你怎麽弄的?”大峰上了李爽的車後,驚異的問道。

“別問那麽多,這是三百萬,應該夠我們近期的擴張用了。”

“你不進去啦,出來的時候芳芳姐還在問你。”

“今天就算了。”李爽來的路上通過鏡子看過傷勢,嚴重倒是不嚴重,就是太有礙觀瞻了。

“一會說話注意點。”李爽指著自己的眼眶道。

“知道。”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