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猿

第八十章 天仙之戰

寒飛和薛鬥麵麵相覷,這李青雲當真是來去如風,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捏了捏手裏的洞天玉,寒飛首次重視這東西起來,水家也有洞天玉,他僅知道,洞天玉是可以儲藏一道須彌之力的寶玉,經過特殊的神通加以煉製,可以使用來進行一段距離的傳送,比起空間通道雖然不如,卻也是無上至寶了。

特別是寒飛手中的這一塊,內涵的須彌之力,足足有十二道,十二道可以傳送多遠,寒飛不知道,但是依照在水家了解的,一道須彌之力是百裏,也是三萬米,而十二道,便是一千二百裏,即是三十六萬米,足夠二人逃跑了。

薛鬥嘿嘿一笑,道:“好東西啊,拿了東西就可以立馬跑路。”

“也不行,若沒有李前輩擋著,我們恐怕也要被天仙追上。”寒飛緊緊皺著眉頭。突然一問:“有沒有興趣看一看天仙大戰。”

“當然有!”薛鬥咧嘴一笑。

……

火林中央,火焰仍在熊熊燃燒,但是上空數十道人影卻是怡然不懼。

那紮髯大漢隨手一撥,天地靈氣便是轟然一震,虛空生出一股百米浪濤出來,嘩的一下便是熄滅了這場大火。

寒飛和薛鬥在遠處看的大驚,自己全力凝聚的力量也沒有這麽強吧,那可是火石摩擦了數千萬年的星辰之火啊。

天仙不愧是天仙期,隨手一招就有這等神通之威。

“赤髥,看你一路架勢十足,可是對火石勢在必得?”紮髯大漢身旁,一名散修天仙笑著問道。

“當然,赤土派這次我帶隊前來,那群兔崽子都在下麵等著老祖我拿火石給他們煉器呢。”這位紮髯大漢麵目粗獷,但從話語和氣息上看,絕對是一名磊落的漢子。

“哼,赤髥,話不要說的太早了,我照陽派可沒打算放棄。”另一邊兩名照陽派天仙期聯手而來,雖然隻有天仙初期,但是對付赤髥,他們自信還是有把握的。

白影飄飄,三道白色的嬌柔身影,帶著點點冰寒之氣飛到了另一端。赤髥和照陽派兩名天仙同時嚴肅起來。

冰靈派也來了,而且一來兩名天仙初期,一名天仙中期。

三大派都來了,其他自然也不落後。

青衣長袍,背後白色龍卷風,羅家!

白衣,紅色血腥幻蟲圖案,黑色的身形,沒有影子,幻家!

藍衣,四種顏色的雲朵,季家!

還有聖界四大家之一,一向不聞世事的薛家,也來了三名天仙初期!

黑衣,隱藏在黑影之下,雷山雷家!

一擊其他的散修,一共三十多人,全部聚集在此地,強大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展開,所有地仙期以下,紛紛後退。就連地仙期,也是腳陷地麵,踩出深深的兩個大坑。

寒飛薛鬥二人駭然站立,憑著一道須彌之力,加上自身傲氣,硬是擋住了這股氣勢。

“臥槽,日後老子不成天仙,誓不罷休!”薛鬥惡狠狠的捏緊拳頭。

手中的龍槍和寒飛手中的龍劍都在顫抖著,似乎為這股挑釁的氣勢而憤怒,龍的威嚴受到了挑釁。

天上,一道道恐怖而不是美感的力量撕裂了空間,一道道猙獰的空間裂痕看的寒飛二人心裏怦怦直跳。寒飛以前見過空間裂縫,九洲大陸的空間很不穩固,元嬰期就能撕裂空間,他雖然沒有親手體驗過撕裂空間的感覺,卻是知道空間裂縫的恐怖。

突然,寒飛眉頭一動,不敢逗留,拉著薛鬥躲在樹後,三道須彌之力全力調轉,隱蔽了二人氣息,肉眼看著天空突然出現的變化。

三十多道人影互相比鬥,紮髯大漢雙臂一展,一揮便是狂風撕扯,這股狂風,竟是無形的,全憑的須彌之力施展,一道道空間裂縫都是成弧線裂開,那黑暗無盡恐怖的氣息便蔓延開來。

紮髯大漢動真格的了,其他人自然也不落後,各施手段,雷電狂風、暴雨冰龍般的須彌之力爆裂開,遭殃的是這一片剛剛補好的空間,再次坍塌了好大一塊。

“我……”薛鬥張大嘴,抖著手,看著天上爆裂坍塌的空間,感受那抽取靈魂般的空間吸力,最後無力的將手放下。“靠!”

三十多名天仙期戰在一起,不親身體會是很難理解這個層次的戰鬥的。所有人看著天空,隻是看到這些人站在虛空,偶爾抖抖手,也不見任何能量施展,也不見任何狂猛大喝,空間便突兀的撕裂,最後坍塌。

越是高層次的戰鬥,越是風險非常,風輕雲淡的搏殺,眨眼便是腥風血雨。

“好……好強悍的攻擊!”薛鬥二人當即就傻眼了,不止他們,就連地仙期都覺得時間誒毀滅了,空間如同玻璃鏡子般破裂碎裂,伴隨著,是他們的自信。

然而,這隻是所有天仙的試探攻擊罷了,真正的恐怖還在後頭。

也許一名天仙還沒有這麽強,但是這麽多的天仙,互相攻擊在一塊,形成的威力絕對不亞於金仙。

這般攻擊,也就隻有金仙,敢於正麵應對的。

而,破壞世間法則的人,總是有的。不是天仙,勝過天仙。一個人的出現,震撼了所有人的視線,**了所有人的神經。

他就那麽傲然的站立在中央的空間坍塌出,背後的吸力對他完全無效,空間裂縫切在他身上,竟然斷裂開,分成無數細小的黑色小蛇,鑽入空間消失不見。

以肉身硬抗空間裂縫,非金仙不能做到。人影很模糊,看不清虛實,但是那一身鋒芒,那一身絕強的氣息,隨便一撥手,所有攻來的須彌之力都被他輕輕的撥開,那麽輕描淡寫的。

一掌化風雲,一手撥須彌!

大羅金仙!

所有人的神經都狠狠的觸動了一下,紛紛住手,望向這道人影。

“李青雲,你裝什麽鬼,給老夫出來!”紮髯大漢胡子張揚,根根硬黑,如同刺蝟般炸開,宛若怒目金剛。

“我裝鬼惹你了?”李青雲在他下方不遠處,正躺在樹幹上,和陸雲以及那青年喝酒呢。

“……”紮髯大漢氣勢戛然而止,臉色憋得鐵青,狠狠的一甩手,罵道:“媽的出來也不說聲。”

“噗嗤——”

薛鬥和寒飛捂著肚子大笑,幸好隔得較遠,不然就被發現了。

“他娘的真搞笑!”薛鬥拍著地麵狂笑不已。

李青雲嘴角扯了扯,不予理會,眼睛望向天上的那模糊人影,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的笑意。

“李兄,這不是你的……”那白衣青年疑惑的指向天空,卻被陸雲趕緊壓下。

“我的?我的什麽?我的酒是吧,別想喝,我好不容易收到的。”李青雲雙眼微眯,恣意的喝了一口。

……

天上的人影並不說話,而是雙手一合,掐了一個發訣,空中頓時散發一股強大的威勢,在他頭頂上,一道無形的須彌之力凝成的磚頭,正在凝成。

“轟!”眾人反應不及,磚頭狠狠一拍,虛空便是炸開一個窟窿,吸力產生,將地上那十米直徑的圓形隕石給吸走了。

“留下火石!”紮髯大漢等三十多位天仙同時怒喝,然後,那模糊人影隨手一拍,無形的巨大磚頭啪的一下抽斷空間,整個空間狠狠的扭曲起來,轟的一聲再次炸開一個空間坍塌,一道道須彌之力組成的大網在坍塌處凝成,沒有任何的吸力,但是卻有一個粘稠的力量,所有人的腳步都被阻攔了一瞬。

而這一瞬的時間,火石已經被吸走了。

突發時刻,那照陽派兩名天仙初期,和冰靈派兩名天仙初期和為首的天仙中期同時出手,朝著黑影轟出須彌之力。

同時,羅、季、幻、薛四家天仙同時出手,打向空中火石吸走的空間。

“轟轟轟!!”

一陣陣的爆鳴在無形的虛空炸開,黑影在爆炸中消失,而吸走火石的空間,則是被打的一晃。

“空間不穩,加力!”

紮髯大漢大喝一聲,其餘的散修同時出手,打向那片虛空。

“轟!”的一聲,這片空間終於被打開了,不過,火石卻在數萬米的遠處被打掉,落在地上。

就等於,吸走火石的通道,被半途打斷了。

李青雲臉上笑容更勝,隨手晃了晃酒葫蘆,然後起身道:“事情辦完了,走吧,日後有緣,會有相見之日,先跟我去找遺址!”

那白色紫竹衣青年跟上,陸雲遲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

寒飛和薛鬥眨眨眼,互相對視一下,怔怔的看著就掉落在眼前的火石,互相拿手扯了一下對方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