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劍魂

第六十七章.古老的傳說

書上的作者大膽猜測這處沙漠其實就是整個世界,並沒有界外的說法,不過很明顯,葉凡就是外來者,所以這本書被葉凡看了會就扔在一邊。

接下來葉凡就在繁雜的書堆中進行繁忙的整理信息,每一本書在葉凡的手裏大約10分鍾就看完了,一天下來,已經一百多本書看完了,得出來的有用的信息卻隻有那麽幾條,而且這些都是女皇跟他說過的,沒什麽大用。

“呼,真累,坐下來休息會。”葉凡長呼一口氣,隨便找了處地方坐了下來,即使以他現在的精神,也難以吃得消這樣連續不停的工作。

“嗯?”葉凡手突然碰到一本書,這本書躺在角落之處,甚至沒人撿起來放回去,閑來無事,他順手拿起來看了一下。

翻開書的第一眼,他就被吸引住了。

“當日月星交輝之時,一座古墓將會出現,得到古老傳承的界外之人,將會打開古墓,消滅詛咒的源頭,拯救這片遺棄之地。”

“日,月,星,莫非這跟吸星,吞月,蝕日,這三門功法有什麽聯係麽,界外之人,莫非指的是自己。”葉凡沉思道,看來自己要想從這裏出去,必須要進入這座所謂的古墓。

接下來,幾頁卻全是後人添上去的話,實際上這本書的真正精華就是第一句話。

“尊敬的祖先,千年過去了,為何我們仍未見到,日月星同輝,也沒見到一個界外之人,古墓更是子虛烏有,眼睜睜的看著我的族人一個個在壯年之時猝死,我心如刀絞,到底是誰!是誰放逐了我們一族!是誰下了如此惡毒的詛咒!。”沙特四十世敬上。

接下來都是差不多的話語。

......

“萬年過去,我們的詛咒仍然沒有一絲減弱,傳說,嗬嗬,我看這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我好恨!我好恨!為什麽懲罰了我們萬年,這個詛咒依然存在,我們族人的仇恨將會一代代延續下去,如果有一天我們知道了誰當年流放的我們,我們即便全部犧牲,也要跟他同歸於盡!”沙特四百世敬上。

“爺爺說的對,我看這根本就是一個謊言,尊敬的祖先,我沒有質疑你們的意思,或許這個傳說本身就是那些放逐我們的惡魔杜撰的,為的就是讓我們心存一絲希望,然後再狠狠撲滅。”沙特四百零二世敬上。

到此為止,後麵就沒有人留言了,大概是所有人都不抱希望,對這個傳說徹底失去信心了。

“真是可悲,40歲正是一個人壯年之際,卻不得不接受死亡的命運,我葉凡,會盡全力幫你們接除這個不應該存在世上的詛咒。”

“傳說裏,是說要先日月星交輝,才能出現古墓,那麽重點就在於何時才會使得日月星同時出現,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出現,否則等了近十萬年,早該出現了,說明這個異象需要人為製造,也許,光明神教的三大神功可能與這個有關,現在隻找到一本吞月,接下來的吸星,蝕日,得想辦法尋找,一層我看是沒有了,不如去二層尋找看看。”葉凡隨即動身前往二層。

這一層與第一層大同小異,隻是書更加珍貴一些罷了,尋找了許久,也沒找那兩本秘籍,葉凡隻能放棄,回去以後再想辦法。

出了皇宮,葉凡回到自己府中,吩咐蘭秋,沒有自己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來。

夜晚,彎月高高掛在空中,散發著柔和的光輝,葉凡運行功法吸收月華之力,一部分轉化成月之精華儲存在體內,慢慢煉化,一部分轉化成陰月之力,儲存在丹田另一處,這些力量可以直接用來對敵傷人,可以附著在劍身之中,使得劍氣帶著一絲陰月之力,劍未入血肉,陰月之力便能滲透進入人的骨骼之中,進行破壞,若是不加抵抗,能使敵人直接癱瘓。

不知不覺,兩個月就這樣過去了,葉凡在這兩個月中,功力雖然沒有突破,但是顯得越發醇厚,積累越發雄渾,一旦爆發開來,那就不是突破一層境界這麽簡單。

而《吞月》的修煉,也步入正軌,按照書上說的,當額頭上出現一道隱隱約約的彎月之時,就是小有所成,不過星月之界卻沒能練成,因為缺少吸星,是無法練成的。

兩個月中,落雲宗沒有發生什麽事情,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修煉,隻是嚴成五的日子過的有點艱難,以前那些外門弟子知道他跟了葉凡這位內門弟子以後,對嚴成五可謂是百般殷勤,現在葉凡一死,加上還惹了三大巨頭,嚴成五的日子可就難過了,雖然三大巨頭自重身份,不屑於對付一介小小的連內門弟子都算不上的一隻螞蟻,但是落井下石的人大有人在。

所幸嚴成五忍辱負重,任由那些人欺辱,不反抗,因為他知道,一旦他反抗了,那些人就好找理由對自己出手了,用來討好三大巨頭。

而守閣長老當時聽到葉凡身死的消息之後,黯然傷感了好一陣子,至今仍然無法釋懷,每天感歎的最多的就是這麽好的一個天才就這樣死了,不勝噓唏。

葉家正在飛速的發展,葉南天的功力越加深厚,功力已經達到先天十層,即先天大圓滿,家中的一切都在井井有序的發展,不過有一個人卻在暗處怨毒的盯著這一切,這人不是別人,就是王崢,那個洛城王家的主人。

自從那次被葉凡當麵殺了兒子,狠狠地被羞辱了以後,他忍辱負重來到東洲王家,把所有的事情和盤托出,並承諾,若是他們幫忙鏟除葉凡以及葉家,他願意把所有的財產全部貢獻給王家。

王家的主事人當時滿滿的答應了,一是出於王崢的財產著實不菲,二是自家的執事被人殺了,分家的家主兒子被人當麵宰殺,若是不找回場子,那傳出去要喊了多少人的心。

不過很快他們就後悔了,原來葉家不是一個小家族,他是問天城的葉家,同列八大家族,雖然現在遭遇大變,實力銳減,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葉家不容輕辱,本來王家覺得就算不對葉家出手,也應該逼迫他們,賠償,但是據家中在落雲宗的弟子稱,葉凡晉級為內門弟子,王家就不敢輕舉妄動,落雲宗的實力可不是他們能比的,內門弟子在門中的地位也算是不錯,於是此事就這樣放下,慢慢的拖下去,雖然王家暫時不出手,但是他在等待機會,一舉滅了葉家,否則打蛇不死,必有後患。

沒過幾天,又傳出了葉凡身死,還得罪了三大巨頭的消息,這讓王家大喜過望,最開心的莫過於王崢了,隻要三大巨頭肯出手對付葉家,那葉家就會馬上飛灰湮滅。於是他就住在葉家附近,每天盼著落雲宗過來殺入葉家,可惜他一直沒等到。

尤蓮每天都對葉凡的爸媽很好,衣食住行,都是她來打理,這讓二老非常滿意,打心底裏認同了她,巴不得讓葉凡趕緊娶進門,每次葉凡媽媽打趣道,說尤蓮現在就跟自己兒媳婦一樣,尤蓮都會滿臉通紅。隻是她偶爾有時候會出神的望著落雲宗的方向,一看就是一小時。

香香在洛城之內,同樣無比牽掛著葉凡,有城主的照顧,錢家各方麵都打點過,生意越發興隆,隱隱有成為洛城第一豪門的趨勢。

一切看似都是那麽的美好,但是其實暗流湧動,一不小心,葉凡的家人,朋友就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畢竟仇家太多了。

王崢此時也不再準備等下去,起身前往落雲宗,準備去找落雲宗那三個巨頭,即使豁出去這條命,他也要報仇雪恨,仇恨已經徹底蒙蔽了他的心智。

若是讓他成功說服落雲宗三大巨頭,那後果當真不可想象,葉凡身死的消息暫時還沒傳到葉家,但是這是遲早的事情,如果葉凡再不回去,葉家就要遭逢大難!

“我有感覺,若是得到吸星,再與吞月相融合,威力必將驚天動地。”越是研究這本完整的吞月,葉凡越是感覺這功法的神奇之處,書中許多威力絕倫的招式,他都無法施展,一方麵是因為他沒有吸星作為基礎,一方麵是因為他的境界太低級,書中威力最低的一招也需要地位境的實力來施展。

“或許詢問一下女皇,可能會有所發現。”葉凡暗暗想到,隨即動身前往女皇那裏,事關自己能否回去,自己必須盡全心。

沒多久,葉凡來到了女皇宮寢之外,守衛馬上就發現了葉凡,知道他找女皇,隨即前去通報。

接著葉凡就來到了女皇的房間之中,隻見她正坐在窗前怔怔的出神。

女皇發現了葉凡的到來,微笑道:“葉凡,何事?”

“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女皇陛下是否知道《吸星》,《蝕日》兩本秘籍的下落,如果知道,還望通知一聲,在下感激不盡。”葉凡拱拱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