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劍祖

第十五章:考驗

“法寶飛劍!竟然是法寶飛劍!”劉雲震驚的看著李玄陽手裏那柄黑色巨劍,眼神之中露出了貪婪的喜悅。

一件法寶的價值劉雲是知道的,就算是最初級的黃階下品法寶,其珍貴程度也不是劉雲這種先天修士能夠擁有的。而劍類法寶,在眾多種類的法寶中,則是更加的難得珍貴。

如今他一眼就看出了李玄陽手裏那柄黑色巨劍,絕對是一柄法寶飛劍,品階那就不知道了。不過就算是黃階下品,殺了李玄陽他們兩個,奪了這柄飛劍法寶,他劉雲也是賺發了!

“哈哈哈哈,真是上天對我的恩賜啊!”劉雲看著李玄陽手裏的天闕神劍,口水直流,對他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恩賜?哼哼,老子這就讓你看看上天給你的什麽恩賜!”李玄陽狠狠咬牙,行雲流水劍法再次使了出來,然而威力卻與之前截然不同。

黑色巨劍之上泛起了陣陣紅光,李玄陽身上的氣息也隨著紅光的閃爍,突然增強了好多。而且氣息都改變了,宛如一位天上的巨神,手持巨劍對罪孽深重的惡魔進行最終的審判。

“哈哈,寶貝!”劉雲已經徹底被貪婪蒙蔽了雙眼,即使此時清楚的感覺到了李玄陽氣息的不同,可他還是瘋狂的向李玄陽的劍撲去。

“我的寶貝!”劉雲魔瘋的喊道。

李玄陽巨劍一揮,大喝一聲:“死!”

兩人擦身而過,李玄陽停在了一邊,然後巨劍再次變小,鑽進了他的口袋裏,然後李玄陽就昏死了過去。而在另一麵的劉雲也呆呆的站在那裏,眼前突然浮現幾片飄蕩的白雲,耳邊響起了稀稀落落的溪水聲。

劉雲轟然倒地,他想起了那年夕陽下的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然後兩眼一瞪,額的一聲就嗝屁了。

就在這時,一個蒙麵人帶著好幾個蒙麵人迅速進到了房間裏。然後連忙對那幾個蒙麵人吩咐道:“馬上帶少城主和玄陽少俠去療傷,要是他們有個好歹,城主跟老城主絕對不會輕饒我們的!”

“是。”幾個蒙麵人應了一聲,然後迅速扛起昏死的李玄陽和淩天涯前去療傷。

房間裏隻剩下了那個帶頭的蒙麵人,還有倒在地上的劉雲。蒙麵人來到劉雲身旁,蹲了下來,手指在劉雲的脖子上查探了一下,隨後冷汗直流,驚恐道:“好恐怖的一劍,生機全部泯滅,一劍便要了一位先天後期的高手的命。難怪會被紫陽真人看中收為徒弟!”

看到劉雲已經死絕了,那帶頭的蒙麵人也離開了這個房間。

而在淩風城內,一場激烈的追逐戰正在進行著。一個身影不停的在淩風城裏的那些房屋之間逃竄,而他後麵,兩個身影也在緊追不舍。

前麵逃竄的那個人時不時就向後麵那兩個人打出一套套拳法,一套套掌法,有時還放出了身上的黑色煙霧。可是都被後麵緊追不舍的兩個老頭中的一個老頭輕鬆化解。

這是讓燕孤魂是又氣又惱,還產生了一絲恐懼感。後麵那兩個老頭中,有一個真的太厲害了,他可是真元境的高手,即使他咬破舌頭,激發出無限潛能,也能被那個老頭給輕易破了他的黑霧大法。

若不是他依靠著這些百姓房屋作為掩護,那麽老頭不敢亂來,不然他早就無路可逃了。

就在他一晃神的時候,那個厲害的老頭手裏突然飛出一柄紫色飛劍,然後迅速的刺向了燕孤魂。飛劍速度之快,遠遠超過了燕孤魂見過的其他的法寶飛劍。知道那柄飛劍的威力,燕孤魂不敢硬接,拚盡全力才翻身躲了過去。

然而速度卻也慢慢了下來,另一個老頭也放出了一根長杖似的法寶,重重的轟擊在了燕孤魂的胸口上。頓時他的胸口就凹陷了下去,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而他人也不得不落到地麵上,緊緊的捂住剛才被長杖擊中的地方。

那兩個老頭也迅速落了下來,他們都是修仙高手,至少都是真元境以上,自然能夠駕馭法寶,淩空飛行。

看著向自己慢慢逼近的兩個老頭,燕孤魂終於狠狠的罵道:“紫陽真人,虧你還是道虛觀的老前輩,今天竟然和一個晚輩聯手來對付我燕孤魂,你們道虛觀的人就這麽無能嗎?”

燕孤魂這麽罵著,紫陽真人也不怒,隻是淡淡的說道:“燕孤魂,你帶領三十六天罡還有那一批妖人來到淩風城,殘殺了多少無辜的生靈。今天被老頭子抓到,本該將你直接處死,不過看在你老子燕無雙的麵子上,老頭子就饒你一命。”

“師叔,放虎歸山,萬萬不可啊!”一旁的老頭見紫陽真人要放了燕孤魂,急忙出言阻止道。

而燕孤魂卻在這個時候哈哈大笑起來,蠻橫的指著紫陽真人說道:“紫陽真人,原來你還是怕我爹的。快把我的人都放了,然後送上幾件法寶給我賠罪,不然休怪我爹對你不客氣。”

一聽到自己老爹的名號在紫陽真人這裏有些威懾力,燕孤魂立刻就打出了老爹這張旗號,果斷的開始坑起自己的老爹來了。

“嗬嗬,你的人是不能放,也沒有法寶給你。不過我可以給你一樣好東西!”紫陽真人頗有深意的淡淡的笑道。

“什麽好東西?”燕孤魂兩眼笑開了花,正高興的等著紫陽真人那個好東西。

紫陽真人手指冒出一點紫光,然後向著燕孤魂的腹部一指,紫光迅速鑽進了燕孤魂的腹部。頓時,燕孤魂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臉色發白,精神明顯衰弱了很多,滾在地上不停的掙紮起來。

“斷了你的惡果,指引你一條向善之路,算不算是個好東西。至於向不向善就看你自己了。反正你現在也做不了惡了!”紫陽真人平靜的說道。

“你···你·毀了我的氣海!”燕孤魂憤怒的罵道,然而卻是一點力氣,一點真元之力也用不上來了。

自己的氣海被毀了,真氣外泄,自己的修為盡廢,自己變成了一個廢人!燕孤魂呆呆的躺在地上,不敢相信紫陽真人會敢廢了他的修為。

後天修士和先天修士儲存氣的地方為丹田,修仙者依靠修行之法,將自己的丹田轟破成為氣海之後,就算是突破到了真元境。

丹田或者氣海被毀,那麽對於這個修仙者來說,等於是修為盡廢,今生修行無望。對於一個修仙者來說,廢了他的修為,可是比廢了他的小弟弟還要難受啊!

“紫陽真人你這個該死的老頭,我父親一定會帶人鏟平你們道虛觀。”燕孤魂陰險的看著紫陽真人嘿嘿的笑了起來。

“你回去告訴燕無雙,叫他別打淩風城以及道虛觀守護的其他城池的主意,不然老頭必定帶人滅了你無雙城!”紫陽真人說完,身上天然湧現一股濃濃的殺氣,宛如一位仙風道骨的老人瞬間變成了一個殺人不眨眼大魔頭。

仿佛在他的腳下,屍骨堆積成山,鮮血匯聚成為海洋。而他手持一柄紫色的寶劍,站在屍山血海之中,宛如降臨人間的地獄惡魔!

燕孤魂徹底被紫陽真人那股氣勢給嚇住了,連一旁的淩天也受到了那股氣勢的影響。身體忍不住的瑟瑟發抖,再想起剛才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畫麵,淩天倒吸了一口寒氣。驚恐的看著紫陽真人,隨後又恢複了平靜,但是他的心裏明白,這個紫陽師叔絕對不簡單!

“我們回去吧!”紫陽真人已經收了那股嚇人的氣勢,祥和的對淩天說道。

“是。”淩天應道,然後跟上了紫陽真人,在準備離去的時候,還忍不住對嚇得驚魂未定的燕孤魂嘲笑道:“你也有今天!”

然後冷哼一聲,駕馭長杖法寶,連忙跟上了紫陽真人,一起飛向了城主府。

留在原地的燕孤魂早已經忘記了氣海被毀的疼痛,腦子裏一直在回想著自己剛從看到的可怕的景象,終於忍不住說道:“好可怕的氣息,好可怕的人!”

然後覺得褲襠一熱,一些散發陣陣騷味的**滲過褲子,流了出來!燕孤魂直接被紫陽真人那股氣勢給嚇尿了!

城主府內,紫陽真人還有老城主淩天從天上落了下來。然後那個帶頭蒙麵人感覺到了氣息,立刻就從隱秘的地方竄了出來。

“紫陽真人,老城主,少城主跟玄陽少俠受傷了。”

“什麽?不是讓你負責府裏的安全的嗎?為什麽他們兩個還會受傷?”老城主聽見最心疼的孫子受傷,立刻就暴怒了,連聲對那蒙麵人質問道。

“這個·····?”那個蒙麵人一時語塞,不知如何作答,隻好向紫陽真人透過了求救的目光。

“是我讓他別管的。走,先去看看他們傷的怎麽樣了。”紫陽真人淡淡的說道。

“是。”淩天老城主和那蒙麵人同時應道,然後蒙麵人趕緊上前領路。

來到了大房間裏,蒙麵人已經派人給李玄陽兩個人治療了一番,然後又派人在這裏細心的照顧著他們。

“師叔,這······?”淩天老城主看到淩天涯躺在**,臉上還有一些被擊打的淤青,一時心疼不已。

紫陽真人捏捏胡須,回道:“這是對他們兩個人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