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麵聖徒

016.獵場

午後轉瞬既至,杜凡早就換好了一身獵裝,配著長劍彎弓出了府門,隻是他這次卻不知道怎麽考慮的,身邊就隻帶著蘭迪一人。

兩人各自騎著一匹駿馬,在血甲軍護衛之下,就緩緩的向著城外而去。

在奧丁堡不遠處有一片林場,這在南方平原之上,也算是難得的了,這片林場原本就是南方軍團的人設立的,不過自從南國大片土地落入了蘭尼帝國手中之後,這林場,自然也是沒了。

不管是加文帝國還是蘭尼帝國,這軍隊之中的娛樂項目是非常少的,狩獵這種活動,即能放鬆,又能鍛煉人的馬術和箭術,正是兩國軍隊中人都極其喜歡的一種活動,這也是加菲爾德突然邀約,杜凡會答應的原因。

一方麵,杜凡清楚加菲爾德的這次邀約,多半是沒有什麽好意,但是自己要是當場拒絕的話,不知道還會舔了多少麻煩,倒不如自己主動出來,來個引蛇出洞,看看對方到底要做什麽。

至於這另外一方麵嘛,杜凡的封地畢竟距離蘭尼帝國極近,要是不看清楚蘭尼帝國的兵力如何的話,杜凡終究是不放心。

杜凡帶著蘭迪到達林場的時候,加菲爾德等人已經整裝待發,隻等著杜凡了。

加菲爾德此刻卻換掉了那一身素袍,而是換上了一身輕巧的皮甲,背後背著一柄長弓,馬背上掛著彎刀和長劍,一頭柔順的頭發也紮在了腦後,顯得英姿勃發。

他遠遠的看到杜凡和蘭迪騎馬而來,就微微笑了一聲,帶著大隊人馬上來迎接。

“公爵大人,對今天我這個安排,可否滿意!”

杜凡微微一笑,坐在馬背上點點頭,道:“這打獵這種事情......自從上次在北國玩過一次之後,我倒是許久沒玩了,加菲爾德殿下能夠邀約,杜凡又怎敢不滿意?”

加菲爾德的笑容微微一窒,但是他很快的又露出笑容,道:“公爵大人你遠來是客,能夠讓你滿意,就是我加菲爾德最大的榮幸了......也是我們蘭尼帝國的榮幸,你說對嗎?弟弟!”

這句弟弟一叫出口,杜凡才注意到了,在加菲爾德的身後,利奧波特也騎馬立在哪裏,此刻利奧波特又換上了那身銀甲,臉上也戴上了那個如同殺神一般的頭盔,一身氣勢逼人無比。

杜凡看得心中暗暗疑惑,這個利奧波特倒也奇怪,平時看起來的時候倒是平易近人,但是自己見過他穿了兩次銀甲,都是如此的殺氣逼人,倒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麽原因。

當下,杜凡對著利奧波特拱拱手,道:“利奧波特殿下,上次我們在帝都也算是交手一次,上次不分勝負,這次打獵,可要多少分個高下了!”

聽到了杜凡如此說法,貼麵之下的利奧波特仿佛微微一笑,道:“杜凡公爵大人說笑了,上次我是公爵大人的手下敗將,這次,恐怕也好不到哪裏去了......”

說罷,他的眼神和杜凡微微一撞,兩人就同時哈哈笑了出來。

笑歸笑,杜凡心中卻是疑惑連連,這加菲爾德搞什麽狩獵,肯定是不安好心,以利奧波特的精明來說的話,應該不會不知道這一點。

既然加菲爾德選擇和獅心家族的人合作,那麽利奧波特隻能和自己格林家族合作,這一點是絕對不會錯的......但是這場狩獵之中,他卻不表露出絲毫其他的意思......

莫非,這真的隻是單純的狩獵而已嗎?加菲爾德也不會這麽沒腦子吧?自己身邊一個人都不帶,隻帶了一個和他有一腿的蘭迪......

這種情況要是他不好好利用的話,那就...哼哼......

那邊,加菲爾德卻仿佛隻是笑了笑,才道:“這打獵自然是要分個勝負的......隻不過,公爵大人,你等下得手下留情啊!你格林家族是武隕世家,想必這騎射之術,是天下無雙的,我自認是比不上的了!”

杜凡淡淡一笑,道:“加菲爾德殿下客氣了,這騎射之術,杜凡也隻是略懂而已了......”

聽了杜凡這句話,加菲爾德卻不再多說什麽,而是突然拍了拍手,淡淡道:“好了,那麽杜凡公爵大人,我們就開始吧......”

話音剛落,就看到加菲爾德身後的一隊黑甲軍已經領命而出,然後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場之中衝殺了過去。

隻見隨著他們的衝殺,頓時就沙土連天,林場之中的鳥獸全部都被驚動了。

這些騎兵衝殺一陣之中,卻沒有回來,而是向著林場的四麵八方散去,顯然他們要護著林場之中的獵物,不至於讓他們跑了。

就見到幾頭受驚的小鹿已經從林場之中衝了過來,其中一頭慌不擇路的向著杜凡他們所在的地方衝來。

看到這一幕,加菲爾德卻微微一笑,對著杜凡淡淡道:“公爵大人,你遠來是客,這第一箭,就請吧!”

這狩獵之中,一般來說,是身份最高的人才有資格射這第一箭,但是,這一箭要是射得不好的話,也是大丟麵子的事情。

杜凡一時間不清楚這位加菲爾德的意思,當下他也來不及深思,就輕輕一笑,道:“那麽我杜凡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罷,杜凡就把背後的那張鐵胎弓取了下來,隨手又從箭壺裏麵抽出了羽翎箭......

“唰——”的一聲,就見到一道銀光劃破長空,一下子竄到了那頭受驚的小鹿麵前,“噗——”的一下就把那小鹿給釘死在了地麵上。

杜凡放下了弓箭,對著加菲爾德微微一笑,道:“幸好我沒有丟多大的麵子,這接下來的第二箭,就看加菲爾德殿下的了!”

加菲爾德的眼神落在了杜凡身上,嘴角扯出了一絲笑容,旋即朗聲道:“好!這接下來的一箭,就看我的了!”

他話還沒說完,就見到“唰唰唰——”的三聲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剩下的三頭小鹿就被齊齊的釘死在了地上。

利奧波特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已經淡淡笑道:“大哥,這幾箭就算是我代勞的了,還請不要怪罪......”

他這話雖然淡然,但是卻還是隱隱的有幾分火藥味在裏麵。

杜凡心中奇怪,這利奧波特今日的所作所為,似乎都在意圖惹怒加菲爾德一般,他到底想要做什麽?

原本,這被人搶了獵物,應該是大丟麵子的事情,但是加菲爾德看到這一幕,卻仿佛什麽事情都發生一般,反而帶頭拍了拍手,哈哈一笑,道:“弟弟果然好本事,沒有丟我們蘭尼帝國的臉......但是這狩獵的事情可不是這麽簡單就分出勝負的了......”

說罷,加菲爾德指了指不遠處的林場道:“按照我們蘭尼帝國的規矩,這日落之前,誰在林場之中獵得的獵物多,自然就是誰勝了......杜凡公爵大人,不妨我們也如此玩玩如何?”

杜凡淡淡一笑,道:“這入鄉自然是要隨俗了!”

“好,”加菲爾德道,“那麽我就派幾個侍衛跟著,以護衛公爵大人周全吧!”

杜凡卻輕輕的搖了搖頭,微笑道:“不必,我有蘭迪統領護衛,已經勝似千軍萬馬了!蘭迪統領,你說是吧!”

蘭迪料想不到話題瞬間就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他此刻雖然心頭疑惑,但是點頭道:“自然保護公爵大人周全!”

杜凡哈哈一笑,揚起了手中的馬鞭在馬股上甩了一下,才道:“那麽殿下......我這可就是不客氣啦!”

說罷,他**的駿馬已經向著林場的方向衝了過去。身後,蘭迪和加菲爾德對視了一眼,然後也飛快的跟了上去。

四周的武將也大聲的呼喝了起來,不等加菲爾德的命令,卻大都已經衝了出去,最後隻剩下加菲爾德和利奧波特兩人在場中。

兩人似乎有什麽默契一般,都是不動,片刻後,加菲爾德才突然冷冷一笑,道:“利奧波特,要是你今天壞了我的事情的話,那麽我保證,你絕對回不了奧丁堡......”

利奧波特片刻後才低低道:“如果我要和你搗亂的話......我至少也得把我的血甲軍帶來......我今天隻身前來,如果你敢動我的話,會有什麽後果,想必你也比我清楚吧!”

加菲爾德哼了一聲,卻不多說什麽,至少抓住了劍柄才馬股上微微的一拍,他跨馬的駿馬頓時就一聲嘶叫,快速的向前奔去,十幾個侍衛也是快速的跟了上去。

場中,隻剩下利奧波特一人,他突然伸手在自己的馬背上輕輕的點了幾下,終於笑出聲來:“加菲爾德啊加菲爾德......隻希望,你今天不要令我失望......要不然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