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金身

第190章 封神

“乾坤再造,大羅星辰,周天運轉,開天辟地。”

之前梁辰雖然因為煉化了中天星帝丹,對於各個星辰都領悟出了一些奧義,但是有一半的主星都沒有完全領悟出來,所以這個大陣還是不夠完善,化為的大網,好似是一道封印。但是在受到寶珠傳功之後,梁辰立刻又有眾多主星閃耀起來,完全領悟。更是按照重新領悟得來的神通,把原本的神通稍加變化,使得這道神通更加的完美,星辰旋轉,化為天軌,天空痕跡,在這個空間之內,有種上古第一大陣,周天星鬥大陣的味道,仿佛真的開辟出了另一處空間,有種空間再造的感覺。

“大羅周天!”

重新領悟之後,梁辰神通重新打出。其雙手握住,形成一個元點,能量匯聚,直至無法承受,猛然爆炸,把其雙手撐開,其內有星辰演化出來,星辰軌道誕生,形成一個獨特的天地,乾坤再造,一個新的空間出現。

在這個空間出現的同時,能夠看到一個龐大空間虛影,這個空間壁壘星光閃爍,與真正的星空沒有什麽區別,正是梁辰通神後期使用了寶珠第一式神通之後,調動了寶珠的力量,使得寶珠虛影加持其上,有了寶珠的加持,頓時就使得這式神通威力成十倍的增長,再造空間的問道更加濃重,無聲無息之間,就把這位化神期的修煉者封鎖其中,阻隔了外界元氣的進入,更是形成封印,完全鎮壓。

整個宇宙,無限時空,起點都是大量的能量壓縮,形成一個元點,然後爆炸開來演變而來。梁辰這式神通,雖然是滿周天星辰寶珠的第一式神通,但是卻最為基礎,領悟了這式神通,才能領悟星辰運轉的規律,直至領悟世界宇宙誕生的奧秘,潛力無窮。

梁辰法力催動,其內星辰運轉,在大羅周天之內,好似過了無數年,此人的力量終於枯竭,被完全鎮壓,然後收進靈府之內,奈何之橋延伸出來,緩緩的煉化其意識。

化神期修煉者意念強大,力量雖然大部分都在力量種子之內,但是法體的每一個力量,都凝聚了一枚上古神靈的烙印。

修煉者的法體,就好似意念形成,而現在每一枚法力之中都融入了上古諸神的烙印,這就相當於把上古諸神烙印融入自身意念之中,這就是的化神期的每一枚法力都不可以浪費,梁辰要把其自身意念完全剝奪,這樣才能收獲更多的力量,比單單收取力量核心多了許多好處。而此人的靈魂,則被梁辰收入冥界之門內,完全煉化,一個化神期的修煉者,活了將近萬年,靈魂能量極為純粹,幾乎可以與一個通神初期的修煉者的法力相比,使得梁辰的幽冥法力恢複了些許,沒有了筋疲力盡的感覺。

隻是使用了剛才大羅周天神通,梁辰就感覺到自己的渾厚的星辰法力居然損耗了七八成,也就是說梁辰全部法力也隻能使用一次這式神通,可見這神通的損耗,隻能作為殺手鐧,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夠使用。

“好險,若不是我後得到了突破,看來都別想封印這個化神期的修士,而且就算是如此,我的幽冥法力與星辰法力也都耗損一空,不過為了一枚化神期的力量源泉,一切都值得。不過也是因此,我星辰法力卻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突破,這是意外之喜。”梁辰深深的喘了口氣,仍然有些後怕,不過更多是慶幸。

梁辰原本的法力雖然是星辰法力渾厚,但是因為其力量核心是一套大陣,需要的能量與規則都很龐大,想要突破比幽冥法力困難百倍。之前梁辰幽冥法力已經處於通神後期邊緣,隻是臨門一腳,應該是幽冥法力想突破才是,可是因為此事,卻是其星辰法力率先突破了。

不過此時,附近又有修煉者追逐戰鬥,逐漸向此地靠近,若是被這些人的能量誤傷,梁辰也不好受,於是連忙離開。

猶豫之前兩種法力都損耗不小,所以梁辰飛離之時,把法力收斂起來,緩慢的積累力量恢複實力,而是利用肉體,全身竅穴之中噴吐出大量的內勁,震動空氣,禦起風浪來飛行。

肉體修煉者,隻有修煉到開竅期,才能調動起龐大的內勁噴吐,震動空氣,形成好似波浪似地東西來飛行。

“可惜,這枚力量源泉是一枚火屬性的力量源泉,若是星辰或者幽冥力量的力量之源,我立刻吸收,實力會有大幅度進步,就算沒有突破到化神,也相差不多了。對了,煉化這個修煉者力量源泉與法力的時候,在其殘存的記憶碎片之中,好像看到這些力量之源即能夠獻給黃泉魔宗,也可以與黃泉魔宗交換成適合自己的力量之源。”

此刻梁辰實力大進,已經能夠催動寶珠的神通,能夠利用更多寶珠的能力,調動其內能量進入大羅周天之內,梁辰可以一邊飛行,一邊用奈何之橋配合寶珠的力量,煉化這個修煉者的法力,把上古火神的規則、火屬性元氣還有其本身的意念分離開來,沒有一點的浪費。同時,梁辰也開始查看著這個修煉則的一些殘破的記憶碎片,終於了解了一些關於黃泉魔宗這個戰場的信息。

原來不僅在玄玄大陸之上,就算是海外,在兩界戰場,也是魔道一方示弱,大部分土地都被正道占領。所以魔門就想到了這個點子,以幾個龐大的宗門為基礎,占據了一些有利地點作為基地,與正道之人開展。

不僅是黃泉魔宗,就連黑魔宗和一些實力接近這些超級門派的宗門,也都圈地自用,聚攏修煉者與正道作戰,在其中收取龐大的好處,隻有繳納了足夠的錢財,才能夠離開。不過就算是離開了,遇到其他的勢力,仍然會被囚禁,隻有到了化神中期,才有真正的自由。不過這些大宗門也不是隻有好處,若是正道有強大的修煉者來臨,就要靠著些大宗門來抵抗,要保護其屬地的修煉者。

而一些修煉者想要休息,也有專門的靜室,十分安全,不過也是要繳納力量源泉的,一枚通神期後期的力量源泉,也隻能使用一年時間,一年的時間,對於通神後期修煉者根本算不了什麽,往往一次閉關就要四五個年頭,更不消說化神期了,化神期修煉者,往往一閉關修煉都是按照十年來計算。

“真是太黑暗了,想要休息一下,都要貢獻出一枚通神後期的力量源泉,修煉一番,就至少要貢獻出四五枚。而且大家來這裏也是為了曆練,需要力量之源,那還有能力湊夠一千顆通神期的力量之源,這樣下去,要造成多少殺戮才能夠離開。”

梁辰整理出記憶,發現隻有繳納了一千枚通神期力量之源,或者十枚化神初期的力量之源。在者,就是達到化神中期可以不用繳納力量之源,可以自由選擇去留。

要知道這些修煉者,就算是化神期修煉者,一次斬殺一百多個修煉者也就力氣耗盡,此時很可能被別人斬殺,所以也會保留實力,一般隻會斬殺七八十個,就要選擇休息,恢複力量,這就要耗費數月,乃至一年時間,如此推算,化神期修煉者想要離開,也需要將近十年的時間。而同等境界的,一次最多斬殺三四個,就要休息數月恢複傷勢與實力,沒有個幾百年,根本無法離開。

“一百年,我可等不到一百年那麽久,就算我等得了,我的家人也等不了,最多十年也就到頭了。十年之後我必須回去,那時如實連洛水宮都沒有尋找到,那我就自己巡邊大千世界。”

已經過去十多年,梁辰自己也找過,甚至還拜托了洛水宮、血河派、天殤城之人分別尋找,不過至今還沒有找到。梁辰已經感覺到事情的難辦,要是血河派等門派找不到還可以解釋,但是洛水宮十年都沒有找到,那就代表著事情麻煩了,對方勢力至少也與洛水宮相當,也是因為此時,梁辰才選擇來海外的戰場之上曆練,甚至更加堅定了其前往血河一族的決心。

“最少要有劫法期的實力,才有把握到達外海,一探血河一族的具體情況。”

等到梁辰走出了化神期戰場地界,心情已經完全平穩下來,心智也變得無比的堅定。

“想要快速的提升實力,就要靠我的寶珠,煉化力量源泉了。”

對於煉化別人的力量源泉,梁辰可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要知道梁辰原本就是強盜出身,掠奪資源錢財那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現在煉化力量源泉也相差不多。雖然掠奪力量源泉就需要殺人,但是進入兩界戰場的,就算是正道修煉者,為了磨練自己,哪個不是雙手沾滿了血腥,殺人無數。而魔道修煉者隻是做的更徹底,連他人的力量源泉也看做資源掠奪過來。

想到此處,梁辰眼中銀光一閃,殺機顯現出來。其現在內勁也有開竅中期的實力,開發出了兩百多枚竅穴,身體力量樞紐,構成竅穴,組成了一幅星圖道紋,不夠這幅道紋到現在仍然不夠完善,雖然通過星圖道紋震動,能夠使得規則產生共鳴,但是卻不夠全麵。梁辰知道,隻有達到真人境界,周身所有竅穴完全開發出來,才能夠形成所需全部規則之力,所謂移山填海,真人自在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