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揚九天

第一百一十二章開賭

離軒見到天霸露出了那副表情後,不解的問到:“神火門很出名嗎?現在不是隻有那七大門派在修真界才是最厲害的嗎?”

“前輩您有所不知了。雖然如今是七大門派在修真界各占一方,但是神火門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視的,他們也僅僅是稍弱於七大門派,也是一方的霸主,就算是七大門派也不願意輕易的去找惹他們的。”

“是嗎?那給我講講神火門究竟是什麽樣的,也讓我有些心理準備吧!”離軒也被天霸勾起了興趣,連忙拉著天霸要他講解一番,看著就如同孩子一般的離軒,天霸無奈的露出了一個苦笑。

“神火門的總門位於修真界南方的烈焰星之上,而在烈焰星周圍的十幾顆星球上也都分別有神火門的分門,把烈焰星給保護在了中間。整個神火門有近十萬弟子,分別分布在神火門的各座分門之中。神火門修煉的都是火屬性的真元,而且按照弟子的等級不同,傳授的功法也大為不同。最外圍的記名弟子隻能學習神火門的入門功法《烈火心經》;屬於神火門的正式弟子後則可以學習《烈焰心經》;而在烈焰星上的精英弟子則可以學習《炙陽訣》;最後是神火門中的門主級別以上的人才能學習神火門中的真正頂級功法《神火天訣》。神火門中又分為兩個宗,分別是鬥宗和器宗。鬥宗的人一般都隻注重修行,隻要神火門有什麽敵人了,他們則會出麵消滅。而器宗則主管煉器,幾乎神火門中所有鬥宗法寶都是靠器宗煉製的,而且神火門中的對外交流也都是由器宗管理的。這兩宗互補不足,而且幾乎沒有什麽內鬥,這在修真界中也是很難見到的。據我所知,如今的神火門有度劫期高手二百多名,大乘期高手二十多名,甚至還有幾位散仙坐鎮,以他們的實力,再加上鬥宗弟子的火暴脾氣,在修真界也沒有多少人敢去惹他們的。所以說前輩你現在的地位也是非常尊貴的。”天霸說完後,看著在一旁一臉愁眉苦臉的離軒,也不禁感歎到:“高人就是高人,行事作風果然不是我們這些人所能猜測的。”

看到離軒似乎在思考著什麽,天霸為了不打擾他,於是正準備悄悄的離開。可是他還沒走幾步,就聽到身後的離軒的那裏喃喃的說到:“媽的。清羅竟然敢陰我!拿這個鬼令牌給我,一定是想把我和他們給綁在一起。這樣他們如果有什麽事來找我們幫忙,我也就不好意思拒絕了。哼!他打的好算盤。”

天霸聽到離軒這麽一說也不禁停了下來,轉身對著離軒說到:“前輩您大可不必這麽生氣了,如今的修真界就是這個樣子的。隻要是實力高強的修真者都幾乎都被那些大門派所拉攏了,隻不過所用的手段不同罷了。像前輩這樣擁有深不可測修為的高人,清羅動用這樣的方法也是應該的,畢竟他也要為神火門著想。再說了,這樣一來,前輩您也能擁有數不盡的高手幫你做事了,這又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離軒隨後卻喃喃的說到:“想找我幫忙就明說啊,用的著這樣嗎?這完全就是欺騙我純真的感情,以後神火門想要我幫忙出手,我起碼也要收他們幾十萬塊上品靈石,不然我就虧大了。想把我當槍使,門都沒有。”

天霸頓時就把這句話給過濾了,然後掛著三條老粗的黑線,一言不的離開了。

不過經過天霸的這番講解,離軒也不禁對神火門起了濃厚的興趣。他在心中暗自下個一個決定,“等天華修煉的差不多後,一定要去神火門逛逛,不然那塊令牌也就白拿了。”

又過了幾個月,離軒也漸漸在星緣城中玩累了,而傾舞和候倩倩則是在陪著沈靈逛遍了整顆星球後,又開始待在離軒的身邊了。這時,離軒突然想到了一個絕佳的打時間的方法,於是他迫不及待的讓傾舞和候倩倩進入了乾坤境中修煉,而離軒則開始策劃他的目標了。

少城主找到了一個師父的事情早已經是傳遍了整個星緣城中,但是由於離軒向來比較低調,所以除了城主府中的人,基本上沒有多少外人知道他就是天華的師父。而離軒也樂於如此,他於是把修為由控製在了分神中期,開始在城主府中尋找起了第一批試驗者。很快,原本天華的幾個貼身護衛就進入了離軒的眼簾。由於天華被離軒安排到了乾坤境中修煉,所以那幾個護衛也漸漸清閑了下來,他們每天除了抽出一定的時間修煉外,更多的時候則是在城中閑逛著。

一天,當那幾名護衛又在城中遊玩回來後,離軒當住了他們的去路。對於離軒來說,那幾人都知道他是天華的師父,所以對他也是格外的尊敬。他們一見到離軒竟然主動來找他們,與是連忙客氣的說到:“不知道前輩有什麽事需要晚輩效勞的嗎?”

離軒則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後再小聲的對他們說到:“我看到你們最近很是無聊,正好我也和你們一樣,所以我想到了一個打時間的好方法,不知道你們是否願意陪我一試。”

“有什麽事情前輩盡管吩咐就好了,我們幾兄弟一定辦到。”那幾個護衛見到離軒竟然對他們這麽客氣,也都不禁的飄飄然起來。

“那好,你們跟我來。”離軒也沒有直接說出他的目的,而是把那幾個護衛帶到了城主府中一個比較偏僻的花園中。在安排那幾人都坐好後,離軒這才神秘的從戒指中討出了當時他在美國時,用一大塊水晶所做成的三顆色子。那幾個護衛還以為是什麽法寶,連忙就放出了神識查探,可是他們查探的結果卻表明那三顆透明的色子完完全全就是普通的石頭。於是那幾人中的老大好奇的問到:“前輩,這是什麽東西?”

“你不要管這是什麽東西,隻要明白這個用來讓我們打時間的工具就好拉。”離軒根本就懶的在那三顆色子上麵多做解釋,就開始為那幾個護衛講解起了賭博的規矩,“你們這到了這個色子上麵一共有六麵,而每一麵上所雕刻的小點就代表著一定的數量。等會兒我會將這三顆色子放入一個密封的容器中,胡亂的搖晃,當我結束搖晃後,你們就可以猜這三顆色子究竟是多少點了。按照我們那裏的規矩,一點到九點為小,十點到十七點為大,三個六十八則是豹子,如果出現的話,那就是通殺。另外,如果你們的感覺比較好的話,還可以猜特定的點數。怎麽樣,是不是很簡單啊!”

“前輩,是很簡單拉。不過這樣猜來猜去又有什麽意思呢?”一個護衛不解的問到。

離軒頓時就說到:“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我們先來隨便玩幾盤,先讓你們熟悉熟悉。”

在那幾名護衛玩了幾盤後,也完全熟悉了搖色子的規矩。這時後,離軒突然說到:“我們這樣玩也確實沒什麽意思,要不我們再加點彩頭,那樣大家的興致也會高上不少。”

“那麽彩頭是怎麽個加法呢?”那幾個護衛也來了興趣,立刻問到。

離軒假裝想了想,然後這才慢慢的說到:“要不我們就壓靈石玩玩,反正那東西大家都有,而且也比較好計算。”

“輸贏又怎麽計算呢?”

“既然是我提議的,那麽就我做莊家,你們買大小猜中的話,那我就一賠一,如果是買數字猜中的話,那就一賠十,如果是買中豹子的話,那麽就是一賠一百。你們看這樣的可以嗎?”離軒雖然裝做自己也是剛想到的,但是心中早已經是樂開了花,“哈哈,這回你們還不上鉤。”

那幾個護衛在商量了一會兒後,也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方法,於是就答應了下來。可是他們不知道,就是這一答應,他們的苦難也開始了。剛開始離軒為了引那幾個護衛上鉤,幾乎每盤都是輸,很少有贏的時候。很快那幾個護衛麵前就堆了不下八百個上品靈石了。這時候,離軒連忙說到:“今天我的運氣有些差,我看我們還是改天再來吧!”那幾個護衛見到自己都贏了這麽多了,也都點頭答應了。等到他們回到房間後,也沒從剛才的喜悅中清醒過來。他們怎麽也想不到上品靈石竟然會來的如此順利,要知道他們保護天華時,天家每月也隻付給他們三十上品靈石而已,可是今天就這樣隨便玩了玩,就讓他們的到了要工作一年才能賺到靈石,這怎麽不讓他們高興呢?

接下來的幾天中,離軒都以報仇為名義,找到了那幾人,讓他們再一起繼續賭博。可是這幾天離軒的運氣也似乎不是很好,他又輸了大約二千塊上品靈石。嚐到了甜頭的那幾人怎麽會放棄呢?之後的日子中,他們總是用種種理由找到了離軒,然後拉著他就跑到了後花園,繼續賭博去了。而這回,離軒的運氣似乎也好了一點,雖然仍然是輸,但是也沒輸多少。而他們這段時間的怪異行為也漸漸引起了城主府中其他護衛的注意,沒過過久,離軒和那幾人賭時,周圍就多出了許多的圍觀的護衛。雖然他們不參加,但是他們在一旁往往要比真正賭博的人還要激動。看著那幾個和離軒賭博的護衛幾乎每天都能贏離軒幾十個上品靈石,有許多人也漸漸動了心,他們也開始思量著,是不是也參加近來。

而在有一次的賭博中,離軒的“運氣”突然來了,他竟然連開了十二把大,一口氣就從那幾個護衛那裏贏回了近一千塊上品靈石。看著如同小山一般堆在離軒身邊的靈石,終於有幾個一直在一旁觀看的護衛忍不住了,他們幾個也參加了進來。

最後,參加到離軒這個用來打時間的小把戲的護衛是越來越多,而離軒的“運氣”也在這個時候回來了,什麽豹子之類的東西,就如同是離軒家養的小狗一般,說來就說,那些護衛剛開始由於不怎麽熟悉還下注的比較少。可是到了後來輸紅了眼時,他們幾乎個個都是不要命般的往裏麵加靈石。

隻不過才短短一個月時間,離軒就幾乎贏遍了城主府中的所有護衛,而那些想翻本的護衛由於已經沒有了靈石,所有往往都拿出了一些不錯的材料前去下注。麵對送上門的材料,離軒當然是來者不拒。很快,幾乎城主府中的每個護衛都變成了窮光蛋,有不少人還向天霸提前預支起了每個月的酬勞起來,當然,那些預支的酬勞最後也都落到了離軒的腰包中。

當三個月後,幾乎城主府中所有的護衛身上都再也拿不出一塊靈石和任何一點材料了,就連他們的酬勞也在天霸那裏預支了好幾年,而且每個都還欠了離軒一筆不小的債。離軒在見到城主府中的護衛已經沒有油水可撈了,頓時又打起了星緣城中那些家族子弟的主意。於是在離軒逼迫下,那些護衛不得不去幫他在那些家族之中傳播起了這一項令人著迷的活動,而且還不時的帶一些人到城主府中與離軒進行比試。一時間,離軒所過的生活可以說的上是充實無比。時間飛逝,轉眼間,離軒已經在星緣城中停留了整整三年了。如今的離軒也不象剛到星緣城那個什麽都不知道的毛頭小子了,在這三年中,他在星緣城中已經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了。而且他的身家也幾乎擠進了修真界的百名之內,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也是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在三年前,離軒一時興起所玩的色子。

原來,當初離軒在贏光了城主府中幾乎所有護衛的靈石和材料後,他突然覺得用這樣的方法倒是賺錢、娛樂兩不誤。於是,離軒讓城主府中那些欠他的錢的護衛去向城中的那些家族子弟們推廣賭色子這個人類最偉大的明。起初那些護衛都放不下麵子不願意去的,但是在離軒的威逼利誘下,他們也不得不委屈求全,誰叫他們都欠著離軒的一**賭債呢?

出乎離軒意外的是,他原本以為要讓這裏的修真者接受這種賭博,至少也要幾個月的時間。可是他沒想到,不過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賭色子這個活動就在星緣城中的家族子弟中流行了起來。見到自己的計劃竟然這麽順利,離軒也是高興萬分。他又減免了城主府中那些護衛的一些債務,然後頒布給了他們一個光榮的任務,那就是去拉那些家族子弟們到他這裏來賭色子,而離軒會根據那些護衛拉來人員的數量來減免他的債務。

一聽到可以減少債務,那些護衛坐不住了。他們紛紛跑到了平時和他們有些交情的家族子弟那裏,開始為離軒拉起人來。

星緣城中的一間茶館中,有兩個年輕人正在小聲的談論著。

“你知道嗎?最近我們城主府來了一個敗家仔,賊有錢。兄弟我前段時間才從他那裏贏了不少的靈石。”

“真的嗎?那可就要恭喜老哥了。”

“哎!可惜啊!那個小子現在輸怕了,不再和我們賭了。他現在希望和一些生人賭,別說老哥我不照顧你,前幾天我已經向他推薦了你去,你到時候贏了錢可不要望了老哥啊!”

“啊!那小子的技術怎麽樣啊?”

“我給你說吧!那個小子的水平太差了,再加上運氣也不好,一般來說你和他賭十有**都會贏。怎麽樣,有沒有興趣啊?”

“有這樣的好事,小弟又怎麽會錯過呢?等小弟贏了個滿堂彩一定不會忘了老哥你的。”

“好,有你這麽一句話,老哥也沒白照顧你,走,我們現在就去。”

星緣城的一個偏僻小巷中,幾個衣著華麗的公子哥似乎正在商量著什麽。

“兄弟,怎麽了?你這麽急急忙忙的把我們叫來有什麽事嗎?”

“我跟你們說,我現在有一條大好的財路放在你們麵前,隻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個興趣了。”

“兄弟,有什麽財路你就說啊!可不要吊我們的胃口啊!”

“前幾天我們城主府來了一個小子,聽說他老爸是某個商會的會長,家中簡直就是富可敵國。那小子最近不知道怎麽迷上了賭色子,兄弟我前段時間也在他那裏贏了不少。但是那小子最近卻說我們克住他了,說什麽也不跟我們來了,希望找其他人玩玩。所以,兄弟我連忙為你們幾兄弟爭取到了一個名額,要知道那簡直比對陣殺敵還難啊!怎麽樣,兄弟我對你們不錯吧!”

“那小子的實力怎麽樣,會不會是扮豬吃老虎吧!”

“你們放心吧!據我打聽到的消息,那小子簡直就是一個不學無數的二世祖先,雖然他也有分神中期的修為,但是都是依靠他老爸的財力,用各種靈藥堆積出來的,而且我還聽說那小子甚至連個元嬰期的法術都不出來,所以你們放心好了。而且我還有一個天大的秘密,本來一般人我是不告訴的,但是你們都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也就對你說了。那小子這次最少帶了一百萬上品靈石來我們星緣城中投資,而且賭色子時完全就沒有把一萬靈石以下的賭注放在眼裏,所以到時候你們下注時最好就下個七、八千靈石就可以了,到時候絕對穩贏不輸。到時候你們吃肉了,可不要忘了我這個還在和湯的兄弟啊!”

“兄弟,你這是什麽話?兄弟我們有富同享,有難同當。你在這裏等等,我們馬上回去拿點靈石,然後就和你去城主府。”

很快,星緣城中來了一個級大凱子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星緣城中的上層勢力之中,無數的家族子弟,為了能和離軒賭上一場,幾乎都快爭破了腦袋。而且更有勝者還沒到天亮,就到城主府外麵候著,希望能第一時間進入城主府中。隻是那些人不知道他們眼中的肥肉根本就是一塊硬石頭,而且還是那種會吃人的石頭。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有無數的家族子弟們帶著無數的靈石前撲後繼的衝進了城主府中,但是到晚上那些人出來時卻都是偷偷摸摸,一言不的就回到了加家,這更讓那些在外麵守侯的家族子弟們以為那些人是在離軒那裏贏的了大量的靈石,又不願意張揚出去了,所以他們才這麽做的。於是那些守侯在外麵的家族子弟們更是瘋狂的向城主府中湧去。一時間,城主府成為了星緣城中最熱鬧的地方。

收到消息的天霸也是無可奈何的搖起了頭,一邊是他兒子的師父,一邊是城中眾多的家族,無論是他向著哪邊,另外一邊的臉色都會很難看。於是天霸幹脆兩邊都不管,帶著沈靈去別的星球旅遊去了。天霸一走,整個城主府中頓時成為了他的天下。

不過在天霸離開後的第二天,離軒就派人把城主府的大廳給清空了,然後專門製作了一張有十幾米寬的賭桌放在了大廳的正中,然後他再招來了城主府中的一些婢女,讓他們擔當起了服務員的角色。經過簡單的培訓後,離軒的小型賭場正式開張了。

眾多在外苦苦等候的家族子弟一聽到這個消息,就如同見到了絕世美女一般,急急忙忙的帶著靈石趕了過來。他們之中有的是早已經在外麵等候了多時的,有的是被朋友拉來的,也有的是來回本的,無論他們抱著怎麽樣的心態而來,但是他們的最終目的都是相同的,那就是贏的離軒的靈石。

正愁沒有事做的離軒,突然見到了這麽多人都湧進來後,雙眼出了金光,如同看砧板上的肉般從那些家族子弟們的身上掃過,“嘿嘿,這是你們自己要來的,我可沒有逼你們啊!既然是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麵了。”

於是,離軒所開的微型賭場連開了十天十夜,接待了所有前來的家族子弟。十天後,離軒的賭場中已經空空蕩蕩了,幾乎所有的家族子弟們都輸完了他們身上的所有靈石哭喪著臉回去了,隻有少數幾個人還剩下少量的靈石,想在離軒手中翻本。可惜的是,那幾個人的好運也沒有堅持多久,直接就被離軒的一把豹子通殺了。

看著空空的口袋,那幾個子弟們哭喪著向門外麵走去。可是就在他們還沒走出門時,就看到門外麵一個衣著華麗的年輕男子衝進了賭廳中,然後拿出了一大堆珍貴的煉器材料和法寶,放在了桌上。激動的叫到:“老板,這我把我的全部身家都帶來了,我們再賭,我一定要贏回我所輸的那些靈石。”

站在門口的那幾個家族子弟不禁嘩然了,“竟然還有人拿煉器材料和法寶來賭色子,他是不是瘋了。難道不知道先把這些東西先拿去換成靈石後再來嗎?”

可是離軒這時卻做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動作。他慢慢的把那些材料和法寶拿了起來,然後開始一件一件的估價了,而且幾乎離軒每件物品所報的價格都相當於是商店的賣價。這也令那個前來翻本的男子是感激不盡,畢竟他如果把這些材料和法寶賣到商店,也就最多能得到離軒所報價格的三分之二左右。而且往往有些商店見到他這麽急於交換,很有可能還會拚命的壓低他的價格。

當離軒清點完最後一件物品後,他才慢慢的說到:“這裏的物品一共價值三千五百六十上品靈石,不知道這位公子想怎麽個賭法?”

那個男子咬了咬牙,然後狠狠的說到:“我們就來一局定勝負,如果我贏了,你付給我靈石就可以了,如果我輸了這些東西也就是你的了。你認為怎麽樣?”

“好,既然這位公子這麽爽快,那麽我也不再廢話,開始吧。”離軒猛的一拍桌子,那三顆水晶色子就跳到了空中飛快的旋轉了起來,等到那三顆水晶色子飛到最高點時,離軒一把抓住了桌上的那個木製杯子,把那三顆色子給罩在了裏麵,然後猛的壓到了桌上。

等到杯中的色子再也沒出任何聲音時,離軒這才慢慢的對那個男子說到:“好,請下注。”

那個男子在猶豫了半天後,這才緩緩的說到:“前天,你竟然開了七次豹子,那麽這次我就看看我有沒有這麽好運了。我全壓豹子。”

“好買定離手,開……”離軒緩緩的把那個木杯從桌上拿了起來,頓時周圍變的啞雀無聲,幾雙眼睛一動不動的盯向了即將露出的三顆水晶色子。當三個六點出現在那個男子眼前時,他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最後還是離軒提醒了,“這位公子,你贏了。不知道是是否再賭呢?”

那個男子這時才激動的叫了起來,“不賭了,不賭了。這麽多靈石足夠我用幾百年了,我還賭它幹什麽。”

“那好,既然是這樣,請收好你所贏的靈石。如有遺失,本店一概不負責任。”離軒說完,立即掏出了一枚裝滿著靈石的儲物戒指放在了桌上,“這裏是三十五萬六千塊上品靈石,你先清點一下。”

那個男子用顫抖的雙手拿起了桌上的那枚戒指後,用神識飛快的清點了一遍,然後就把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對著離軒說到:“老板,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離軒比了個請的手勢,然後點了點頭,走入了後堂之中。而那個男子在離開時對著那幾個還目瞪口呆的站在賭場門口的家族子弟勸解到:“你們還是別賭了,我就是被這個害的不淺啊!要不是今天我運氣還比較好的話,很有可能現在我就是一貧如洗了。”

在那人離開後,站在門口的幾個家族子弟不屑的說到:“他倒是什麽都贏回來了,當然就不賭了,可是我們幾個最少都輸掉了一萬上品靈石啊!就算要不賭,也要等我們回本才可以啊!”

“走,我們也回去把那些珍藏多年的材料拿來,我就不信這次我還有剛才那麽倒黴。這次我一定要連本帶利的全給贏回來。”那幾個家族子弟氣憤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