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錄

第十四章 怒火

牆壁上的麵孔漸漸扭曲,然後隨之下來,那人的身影漸漸投在了牆壁之上,越來越明顯,牆壁直接出,剝落。

那人突兀的出現在幾人麵前,他渾身墨綠色的皮膚,已經說明了一切問題。獸人,一名法力強大的獸人,此刻不懷好意的看著一行五人,口中不住發出謔謔的笑聲。其中得意的意味一聽便知。

“終於給我找到你了,拉達小姐。”那家夥顯出了真實的麵貌,那人看起來已經年近古稀,佝僂著身子,完全不似剛才從牆壁中穿出那副身板,滿臉皺紋皺成一團,卻在得意的笑著。

聽聞如此,拉達輕輕皺了皺眉頭,道:“你?我們很熟嗎?或者說,我們認識嗎?”

那家夥卻謔謔大笑起來,看他那笑的德行,似乎隨時便要背過氣去。許久,待到他的笑聲漸漸停歇,他的聲音便如來自深淵般的寒冷,他瞅著眼前的幾人,不屑道:“看來我說的還不夠清楚,那便請你跟我一起走吧,以此為交換,我會留這些人一條活路。”

“什麽?”雷瑪大怒,喝了一聲便要搶上前去,卻被拉達一把按住了手。拉達輕輕對雷瑪搖了搖頭:“冷靜一點小子,這個家夥不是一個人能對付的。”

言罷,拉達踱步走到了那人跟前,沉聲道:“既然這樣,我們便走吧。”似乎是留戀般,拉達轉回了頭,不過那張臉上,卻是沒有一絲難過的意味,她俏皮的對瑪麗眨了眨眼。

意會如此,瑪麗對著拉達點了點頭,瞧瞧的將曦兒護到了身後。

“先從這裏出去,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在背後鼓搗什麽玩意兒。”那人甩下一句話,頭也不回卻是自顧自的走上了階梯,一把掀開了石板。

“雷瑪,卡連,你們兩個保護好曦兒。”不動聲色,瑪麗瞧瞧對著兩個少年道。

拉達點了點頭,輕聲說:“接下來的戰鬥,便不是你們幾位現在能夠接觸的層麵了,所以,一會出去後,帶著曦兒,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因為……那個混蛋,已經開始不遵守諾言了。”

拉達麵上泛起了濃烈的殺意,對著瑪麗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幹他一場好了。”

………………

………………

“亞斯基大師,這樣不妥,我反對!”剛才發號施令的那名首領模樣的男子,大聲反對道。在他的身前,一位身軀佝僂的老者顫顫巍巍的立著,似乎光是站立便要耗費他巨大的精力。那被稱作亞斯基的老人麵容赫然便是剛才在底下和拉達一幹人說話的那位,不知道為什麽現在卻出現在這裏,看他的動作舉止,完全和剛才那人別無二致。亞斯基瞅了瞅遠方的山丘,道:“我們已經找到了目標,而現在是最重要的時刻,我不希望整個計劃會有任何偏差,如果我們的計劃被西人知曉,會非常麻煩。”

他盯緊了那名男子的雙眼,道:“你也不想看到我們唯一的希望就因為你的仁慈而破滅吧?塔戈薩?”

這名被稱作塔戈薩的男子垂下了頭,似乎在苦苦掙紮。而亞斯基也不囉嗦,直接轉身,對著下首的一幹士兵道:“傳我的命令,亞斯基部兩萬士卒,殺光眼前能看到的一切西人,不留一個活口!”

“是!大人!”幹淨利落的齊聲宣言,震得天空一陣顫抖。

言罷,亞斯基轉身對著咬著牙的塔戈薩道:“既然你不願意出手,那就讓我的士兵出手,既然這是戰爭,就由不得有半點猶豫。”

“可是平民……”

一擺手,亞斯基怒道:“這是戰爭!塔戈薩!既然你不願意沾染血腥,那就讓我來承擔這一切罪責吧,如果是為了我們的族人。”

接到命令的獸人行動是如此的迅速,而且冷血,服從是他們的本性,殺戮是他們的習性。對於屠殺來說,似乎便是如事先演練過一般幹淨利落。

一刀,一刀,一刀。

一個個圓滾滾的人頭就這麽滾落,血流成河,隻不過數十分鍾時間,屍堆成山,偶有反抗的更是淒慘,直接被撕砍得四分五裂,腸肚流了一地。

整個城市,散發出陣陣濃烈刺鼻的血腥氣息。恐怖,似乎是世界末日,被追殺的人類慘呼著,悲鳴著,無一沒有逃脫獸人的屠刀。

老人如此。

女人如此。

甚至連孩子也如此。

“混蛋!”衝著眼前的老人大吼著,雷瑪等人試圖衝出去。

一層半透明的黃色半球將他們鎖入其中,無論他們怎麽用力,都無法突破這層看似彈指可破的薄膜。眼睜睜的,隻能就這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同胞倒在他們的麵前。

一個少女,顯然是剛剛被獸人從家中拖出,準備拉到廣場之中。當她剛剛被拖到雷瑪等人麵前時,似乎是接到了什麽命令,拖著她的那名獸人二話不說提起了手中的屠刀一刀將她劈成了兩截。

眾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名少女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已經斷開的下半身,口中發出呼哧呼哧的悲鳴,沒有一時死透的她隻能目睹著自己的身軀離自己遠去。悲號,乃至狂嚎,最後扭曲著死去。

看到如此,不要說幾名少年,甚至連拉達和瑪麗都快要瘋狂了,曦兒更是直接被嚇暈了過去,從小到大,她哪見過如此殘忍的情景。幾人就在那半球之內用力擊打的邊緣之處,試圖打開一條通路,衝出去大殺一場。

“別浪費力氣了,我亞斯基的大地牢籠怎是你們這些人能夠突破的。”

老者徐徐踱步而出,他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嘲笑般的看著牢籠內的幾人。

“放心,我不會殺你們,因為你們還有用處。”

“你這個混蛋,是你指示的嗎?你便是罪魁禍首嗎?”暴怒的一張拍在牢籠邊緣,雷瑪暴喝道。

“是又如何?”玩味的看著牢籠中的幾人,老者卻是輕蔑的笑道。

“那你死定了。”一道聲音冷冷從亞斯基背後傳出,聽到聲音他頓時大驚失色,飛快的抽出了腰間的短刀回身就是一刀。沒有預料當中的鮮血噴濺,也沒有考慮當中的金鐵交割,亞斯基的刀揮了個空。

冷汗順著額角流下,亞斯基看著空無一人的街道,不知什麽時候,周圍的士兵已經全部躺倒,也不知是生是死。

亞斯基隻覺得胸口一窒,他低頭看去,一柄幽蘭的劍鋒此時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而在他的身後,雨辰麵無表情立在那裏,這柄劍便是從他手中遞出的。

“哢。”

一條裂痕徒然出現在亞斯基被穿透的地方,哢哢哢幾聲,這個“亞斯基”竟然碎開,就像被打破的陶罐,碎片散了一地。

“該死的,不是本體嗎?”雨辰唾了一口,隨手收起了死亡呼吸,轉身對著雷瑪等人道,“抱歉,我來晚了。”

見到是雨辰,籠中幾人便安靜了下來,拉達偏著頭看著雨辰,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給了她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她根本無法解釋這種感覺,一向將男人看得很淡的她,看到辰時,心跳都不覺得加快了幾分。

沒有人直到,此時在拉達的靈魂深處,一個聲音狂喜的喧囂起來。

“是他!是他!這個感覺是他!”

而很快的,那個聲音似乎察覺到了什麽不妥,卻又說道:“不對,不是他,不是他,這種感覺卻又不是他。”

那道聲音一念而過,卻無意在拉達的心中打開了一個口子,第一次有男人,從那個口子進入了她的內心深處。

不過這些雨辰全然不知,他雖然訝異於女孩驚人的美麗,可是現在沒時間讓他考慮這些問題,匆匆一瞥之後他就開始觀察起那個由魔法構築而成的牢籠之上,當務之急還是將一幹人從這個魔法編織的牢籠之中救出來才是上策。

“那麽,怎麽才能將你們從這裏麵弄出來呢?”捶打了幾下外壁,雨辰發現這層東西不是想象之中那麽容易打開的,看著曦兒躺在瑪麗懷中,雨辰心中非常著急,不知道妹妹怎麽了,會不會受傷了呢?

看穿了雨辰的想法,瑪麗淺淺一笑,道:“曦兒沒事,隻不過是暈過去了而已,很快便好了。”

突然,一聲巨響從遠方傳來,似乎空氣都在顫抖,一股巨大的壓迫力瞬間覆蓋了整個小城。

看來老師已經開始了。雨辰看著遠方不斷暴起的黑芒,剛才他和老師剛剛來到托古城外,看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獸人舉起刀落,砍下了幾個人的腦袋,見狀如此,雨辰和雷戈薩第一時間衝上去結果了那幾個獸人。

不過看樣子這座小城已經完全被獸人占領了的樣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麽變故的他們決定由雨辰去尋找大家的下落,而雷戈薩自己,決定去衝擊敵人的中心,將敵人吸引過去。

知道老師實力的雨辰自然不太擔心,一口便答應了下來。

而一路上看到的慘劇,則令雨辰暴怒不已,他拚命忍耐不出手,因為他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找到夥伴們的下落。雖然很順利的發現了曦兒等人的下落,不過看樣子大家都被困住了一般,於是便發生了剛才的一幕。

“這裏需要一點時間,你不用管我們的,你現在去幫你的老師吧,我感覺到他已經開始戰鬥了,這麽多獸人,我怕對他不利。”瑪麗說著,一邊展開了雙臂,覆蓋之處,漸漸透出綠色的光芒。放眼望去那光芒竟然漸漸的和牢籠的內壁融合,似乎在同化一般,本來土黃色的牢籠漸漸泛綠。

拉達也嗬嗬一笑,對辰眨了眨眼道:“放心吧,別看我們這副模樣,瑪麗和我可都是很強的喔,剛才要不是被陰了一招,我們恐怕已經殺上大街去了呢。”

重重點了點頭,雨辰轉身,頭也不回直接奔向老師所在的方向,空氣中的震動越來越頻繁,啪啪啪的爆響不斷,響徹天空。

“看來已經開始打了,雨辰停下腳步,在他的麵前,衝出了幾十名全副武裝的獸人,他們嘶吼著,提起了手中的屠刀,便向雨辰砍了過來。那刀上沾滿了鮮血,顯然是剛剛殺了不少人。雨辰眉頭一沉,右手在虛空之中一拉,那柄幽蘭的鋒銳便再次出現在他手上,“死亡呼吸,讓我們開始吧。”對著劍鋒淡淡說著,雨辰提起了劍柄,飛身衝向了來犯的獸人。

“那,你們便給我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