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世錄

第四十章 破曉(二)

雨辰相信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可以劃分出兩麵性。

正是有光的地方,就會有陰暗麵的存在,或許對於至高光明神喀沁琉斯來說,雨辰便是阻擋在他麵前的黑暗。

非得除之而後快。

就是這樣簡單的理由,在喀沁琉斯發現雨辰力量真相的時候,卻也在無意之*自己力量的構成完全暴露在雨辰麵前。

“元素可以重複,三十三,六十六,二十二,三十一,其實這隻是很簡單得數列問題,我卻糾結於元素的單一性和無法配比性,喀沁琉斯,如果不是你刻意將六十三種元素分開進攻,我恐怕還不會這麽快抓住機會。”雨辰雙手不斷往外分,顫動著,不斷轟出一道道菱形的斥力場,喀沁琉斯用太陽之火製造的元素風暴雖然強大無比,但終究不是無限之力,一而衰,再而枯竭,終於,四周的元素再次趨於平衡,雨辰又得到了些許喘息的機會。

“聰明的選擇。”喀沁琉斯的聲音又在虛空之中蕩出,威嚴,卻又略帶嘲諷的意味:“但你卻沒想過,如果方才我是用太陽之火直接轟在你身上,你那可憐的防護網,又能支撐得了多久呢?”

“在這元素空間之中,雖然你是絕對的主宰,但並不代表你能完全自如的掌控力量,你需要維持元素空間的平衡,防止空間出現破損。”雨辰苦笑著抬頭道,“所以你的攻擊一旦成型就無法改變,這就是我的機會所在。”

喀沁琉斯冷哼一聲:“那又如何,即便你看穿了這一點,依然無法與我對抗,知道你現在像什麽嗎?過街老鼠,用這樣的詞匯形容你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過獎。”雨辰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順勢掃出兩道強大無比的斥力刀刃,兩枚薄如紙張的斥力刃分切而出,瞬間撕破了元素,朝著兩邊的光柱轟了過去。

“噢?看穿了元素基柱是這個領域的關鍵,不愧是在人界素有魔神稱呼的雨辰,能分析到這一點,或許我應該好好稱讚你一下,可惜了,黑暗卻永遠不會是光明的對手,正如你的力量一樣。”

話音未落,四麵八方的元素朝著兩股斥力刀刃擠壓過去,不一會便將其抵消殆盡。

這似乎宣告著,雨辰最後的抵抗,徒勞而返。

“那麽,猜一猜吧,黑暗之人,猜猜無盡的光明之力,將會以元素風暴,亦或是元素漩渦的方式攻擊你吧,我期待著……”

“太陽之火。”

話音一落,四麵八方的元素再次匯聚,融成一道燦爛的熾白火焰,朝著雨辰翻滾而去。

雨辰嘖嘖嘴:“又是這一招,煩不煩。”

可他嘴上這麽說,心中卻是真真發毛,正如喀沁琉斯所說,他的斥力和引力並不能很好的共存,如果用引力對抗直接的元素衝擊,對方的力量一旦化為元素漩渦,將周圍的元素引到雨辰身上,隻有爆體而亡的下場。

反之,如果攻過來的是元素衝擊,雨辰為了防禦元素漩渦而撐起了斥力,憑著他現在的斥力場,絕對無法在那恐怖的元素之力下維持。

一樣的化為飛灰。

也就是說,現在雨辰僅僅有不足四分之一的幾率抵擋住喀沁琉斯的進攻,用聽天由命來形容,切實不過。

但這千鈞一發的時機,卻不容許雨辰多想,二話不說,開啟了引力場:“聚合!”

全身化為引力深淵,很幸運的,那元素之力並沒有化作漩渦,而是朝著他的身體傾瀉而來。

全數吸收入體內,雨辰拚命壓抑著體內暴走的力量,雖然方才吸收的元素之力稍稍分散了一些,但片刻之後重新受到洗禮,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幾乎要爆開了。

好在攻擊及時停了下來,雨辰當即撲倒,在滔天的元素之流中幾乎立不住身形。

“喀沁琉斯並不會追擊,我還有機會!”雨辰猛的定住心神,他了解喀沁琉斯的行為模式,作為光明神,絕對不允許自己做落盡下石的勾當,一切都要光明正大解決,這才是雨辰最大的依仗。

如果喀沁琉斯如雨辰自己一般無孔不入,就算雨辰有再多條命也不夠死的。正是如此,喀沁琉斯一擊被雨辰阻下,哈哈大笑起來:“雖說是黑暗,亦有上天眷顧嗎?或許上天也不願意看到光明徹底將黑暗毀滅的那一刻發生,可惜,這是必然的結果。”

喀沁琉斯甚至忍不住幻化出一道人形,徐徐降到雨辰麵前,幻化出六十六翼之軀雖然縮小不少,但依然是光芒通天,叫人不能直視。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黑暗之人,如果你願意永恒臣服於我,我自可以在你體內種下神跡,讓你一並分享我的榮光,在這永恒的眾神花園中永生不滅,共享極樂,如何?”

“事到臨頭,卻還惺惺作態,惡不惡心?”雨辰呸了一聲,複還起身,指著喀沁琉斯的鼻子道:“口口聲聲的黑暗汙穢,卻不想自己卻是一切汙穢的根源,你的自滿,讓我作嘔,本來還想饒你一命,現在看來,沒這個必要了。”

“汙穢?”喀沁琉斯聲音逐漸冰冷,顯然非常討厭這個辭藻,“你竟然說萬神之神創造的眾神主宰是汙穢的存在,不愧是黑暗之子,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本事,望塵莫及。”

“口口聲聲說驅除黑暗,我卻越聽越覺得你在向往黑暗,如何?你莫不是在向往著黑暗的純粹嗎?”雨辰嘴上嘲笑著,手中暗暗掩藏起力量,機會隻有一次,當在喀沁琉斯分神的一刹,將這力量悄無聲息的遞出,一切在雨辰的計劃之中,如果不出差錯,下一次喀沁琉斯發動攻擊,便是這光明領域終結之時。

“光明永恒,所過之處,黑暗盡皆消散,既然你執迷不悟,依然顛倒是非,我也不屑與你多談,接招吧,這一次,光明的火焰將淨化你的黑暗,淨化世間的一切黑暗。”

“你所謂的光明,是指這個空間嗎?元素平衡鑄造的光明,今日看到你,我終於了解到了光明是什麽樣的存在。”雨辰哈哈大笑,手中力量更加凝聚,兩枚斥力球,竟然被壓縮得如金屬般流出光澤。

一切被喀沁琉斯收在眼中,不過並不在意,喀沁琉斯隻是認為雨辰大概還想做一些無謂的抵抗,他自負在這領域之中絕對不滅,更不怕雨辰動什麽手腳,隻是對雨辰的理論感到費解,感到……可笑。

是的,光明就是用來驅除黑暗的,自從他被創造出來便一直秉承著這一點為形式準則,雨辰卻說光明是汙穢的存在,這個理論一出,便被他嗤之以鼻。

隻是雨辰接下來的話卻讓他陷入了思考。

“光明是平衡一切元素所得的結果,同樣強大的元素們集合起來,形成光明,並不是光明包容了這些元素,而是光明,原本就是被一切元素拚接而成,是的,混合體,或許用混合體來形容這種現象更能讓人信服,而黑暗不一樣,黑暗並不存在,他隻屬於虛無,絕對的虛無,沒有任何雜質,從這一點來說,黑暗,自然比光明純淨多了。”

喀沁琉斯陷入了沉思,雨辰的話語顯然為他打開了一道不能打開的門,隱隱約約的,光明神似乎覺得自己就要抓住什麽。

“你接下來,一定會用元素衝擊直接攻擊我,憑著你求穩的作風來說,相比於不一定能對我造成傷害的元素漩渦來說,選擇更為直接的元素衝擊才是你的作風,你判斷出了我的內置空間容積不大,顯然無法完全消化你的元素之力,正是如此,你下一次攻擊,一定是元素衝擊。”

“嗯?”雨辰突然轉變話題,一語中的,事實正是如此,喀沁琉斯正是準備用元素衝擊直接進攻雨辰,因為按照他的判斷,雨辰體內的空間,恐怕無法容納太多元素之力。

正是這被雨辰一語中的,再加上方才陷入了邏輯矛盾的沉思,神,喀沁琉斯,終於出現了開戰以來的第一次分神。

也就在同一時間,抓住一線機會的雨辰,做出了他這一生前所未有的一次進攻。

引力是什麽,斥力是什麽。

按照雨辰的解釋,引力和斥力是每個人體內都存在的力量,人與人互相吸引,人與人之間的排斥,便是斥力和引力最簡單的表述。

往大方麵延伸開來,萬有引力,相對而來的排斥力,就是這力量的原理。

此時,雨辰違背自然規律,硬生生將近乎無限的斥力壓縮成兩枚實質球體,一經出手,瞬間爆開。

雨辰究竟壓縮了多少斥力在這兩枚球體其中,他自己也不清楚,隻是在喀沁琉斯看來,自己的大光明領域,似乎瞬間化為了雨辰的斥力領域。

整個空間被巨大的菱形構質塞滿,不僅如此,那菱形力場似乎將他每一道元素之間的縫隙,完全隔斷。

無限增值,增值,增值,菱形力場完全不知盡頭的擴張著,最後,淹沒了喀沁琉斯,撐開了元素空間,朝著外界奔騰而去。

“想憑著這樣就突破我的領域,你未免太小看了我喀沁琉斯!”喀沁琉斯發現自己的空間出現一陣陣駭人的顫動,終於相信雨辰的這次攻擊有能力突破空間,惱怒之下,一切元素無節製的開始*。

火焰,水流,冰淩,雷電,一切的力量開始肆無忌憚的暴走,喀沁琉斯不斷用元素轟擊著雨辰的斥力屏障,一道一道,將其撕了個粉碎。

“哈哈哈哈!看到了嗎?沒有什麽能和光明對抗!光明包容了這個世界的一切力量,這就是大光明領域,無限元素領域,在這裏,一切元素都因我創造,在這裏,我就是創世之神!”

“喔?是麽?那就請創世之神你繼續發揮你的本領,小子我不陪了。”但就在那一片混沌之中,雨辰似笑非笑的聲音傳來,喀沁琉斯二話不說,掀起了滔天的元素之力,瞬間扯散了雨辰最後的斥力網絡。

“太陽之火,全力一擊!”喀沁琉斯不會給雨辰再挑釁自己耐心的機會,就在這一擊,他決定無論如何,就算是拚上整個空間之中的元素之力,也要將雨辰化為灰燼,將這個攪亂自己信仰的罪人,徹底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