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瀾天引

第十四章、一劍

第十四章、一劍

三天後,響午,商隊已經行走到了青州邊境。

在這幾天裏,流雲問了蘭若一些關於幽蘭王朝的事情,兩人也是逐漸的熟悉了起來,他還特意打聽了關於一些“北極冰原”的事情。

根據蘭若所說,幽蘭王朝內的“北極冰原”是最靠近“蠻荒森林”的地方,那裏是一片冰林雪原之地,寒風凜冽,枕冷衾寒,極少有人在那裏居住。

唯一的一個城池,名字叫做“北冰城”。

而且如今北極冰原,已經相當於半個蠻荒森林了,因為那裏非常寒冷,滴水成冰,北風呼嘯,隻有一些喜歡寒冷的妖獸才會盤踞。而且漸漸的,一些妖獸從蠻荒森林遷移出來,隱藏到了北極冰原居住,其中甚至還不乏高級妖獸。

不過幽蘭王朝卻是無可奈何,畢竟北極冰原太寒冷了,根本沒有人願意到那裏居住。隻能派遣一些獵人到那裏去狩獵,抓捕,希望能夠控製妖獸增長的數量。

不然的話,北極冰原的妖獸太多,甚至很有可能進入幽蘭王朝國境。如果爆發了獸潮,威脅到的整個王朝的安危。不過派遣一些獵人去幹預,卻是收效甚微。畢竟人力有時難窮,與大自然生養的妖獸抗爭,效果當然是螳臂當車,無力回天了。

聽到蘭若如此分析,流雲則是臉上笑笑,心中卻是有些不以為然起來:“去北極冰原生存的都是一些喜歡寒冷的妖獸,它們怎麽可能會跑到溫暖的大陸上來?”

兩人就這麽談天說地,捕風捉影,聊著一些天文地理,江湖紛爭。通過蘭若的描述,流雲也更加的了解神武大陸的局勢了。

蘭若在馬車上也恢複了女兒打扮,一襲飄逸的青絲,隻係了一跟藍色絲帶,身著青衣裙,雖然沒施任何粉黛,卻也正好突顯那白皙的皮膚,顯得清麗脫俗,沉魚落雁。

“小姐,一會我們就出青州,馬上就能到金淩郡了。”小欣忽然過來,掀開車簾說道。

“嗯,小欣,你也進來坐坐。”蘭若拉著小欣的手,把她硬生生給拖了進來。因為他和流雲兩人談的太久,氣氛似乎有些尷尬起來了。

“沙沙~~”

風吹拂著樹林,枝葉搖擺,晃動的聲音。

“嗯?好像有什麽不對。”流雲耳朵微微動動,眉頭一皺,陡然說道:“不好!已經有馬賊潛伏過來了,而且數量很多。似乎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蘭若臉色微變,急切道:“馬賊,大概有多少?”

“官道兩邊,大概二百米左右位置,將近有一千多人漸漸圍了過來。”流雲皺著眉頭,直接說道,經過了在縱橫山脈的苦修,他早就能夠耳朵辨音,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可以輕易的感受到周圍的聲音,氣息的變化。

特別像是這種千人以上的隱匿行動,完全逃不過他敏銳的耳朵。正常情況下,五百米開外,他都能輕易發現。隻是剛才在與蘭若談話,分了些心神而已。

小欣一聽到馬賊來襲,頓時嚇住了,小臉有些煞白。

蘭若點點頭,鎮定自若的撥開簾子,連喝道;“快走!有馬賊來了。”

“有馬賊來了?”這一句話把王管事嚇得不輕,聲音高昂起來:“有馬賊來襲,大家都麻利點,加快速度,不要驚慌,出了青州城,進入了金淩郡,前方就有驛站了。隻要我們接近了驛站,就會有官兵駐紮,可以萬無一失了。”

眾人一聽馬賊來襲,拔腿就跑了起來,隊伍立即加快了速度,火急火燎。

“混蛋,居然就這麽就被發現了?”孟炻心底一陣叫罵,心中暗暗惱怒,看來現在隻有強攻了,口中連喝道;“弓箭手行動,準備,給我放!”

“咻!”“咻!”“咻!”

馬賊一方,直接從林子裏鑽出了大量弓箭手,毫不留情的開弓放箭,頓時大量的箭矢紛紛射向天空,朝商隊落了過來,箭頭淬毒,隻要一中箭,馬上就會殞命。

一時之間,不少行人,軍士,根本來不及反應,頓時一個個中箭倒地。

“哈哈,兄弟們,都給我上,鬼神不留。”孟炻獰笑連連,聲音洪亮。

“給我殺!”

馬賊們大吼著,如潮水一般湧出,氣勢洶洶。距離商隊還有一百多米,直接一個個舉著兵器,刀刃,棍斧,開始向著商會快速攻殺過來。兩百米左右不到的距離,隻要是一個武者,幾個呼吸間就可以奔跑過來。

“放箭,全部給我放!”二當家孟炻連連叫喊,顯得相當瘋狂。

馬賊中的弓箭手,早就埋伏多時,有心算無心,立即開弓,冷漠的看著那些奔跑的身影,一道道箭矢極速射出,箭頭破空而去,箭羽擺動著。

噗!噗!噗!十幾個軍士,馬夫,當即被弓箭射中,立時身死,滾落下了馬車,倒地不起。口角都溢出了猩紅的鮮血,無比慘烈。

僅僅片刻,攜帶著大量物資的商隊,一下子就被馬賊被團團包圍。馬賊們直接朝著商隊瘋狂的圍殺了起來,一些行人,馬夫,全部都直接砍倒在地,鮮血如流,濺射地麵。

“居然又是青州野狼,當真是賊心不死,經過了上次的劫殺,他們這次定是有備而來,不會輕易放過我們的。”蘭若歎息一聲,手持一把柳葉般的長劍,鋒芒靈銳,躍下了馬車,衝進了正混戰的人群。

身受重傷的方山,身上還纏著白布,顧不得許多,強行提起長槍,衝向了馬賊,揮挑撩刺,大殺四方。其他的軍士也都紛紛抵抗,大刀闊斧,進行了反抗,攻殺起來。

“屠盛?怪不得你們毫不猶豫的強攻,原來你們今天來了二位武師顛峰。”蘭若砍殺著衝過來的馬賊,冷盯著屠盛,狠狠道:“當真是可惡至極!”

“哈哈,竟然是個美女。”屠盛的獰笑了起來。

看到了如此窈窕的身段,孟炻立即眼前一亮,看向正冷盯著他們的蘭若,此刻正拿著一柄柳葉般的長劍,砍瓜切菜一般,擋住住了不少馬賊,一些武者顛峰以下的馬賊,在她手裏竟都走不過一招。

武者顛峰的“力”有五千斤,而武師顛峰的“力”則是十萬斤,彼此相差了整整近二十倍倍的力量,相互搏殺之下,當然是一麵倒的屠殺了。

“哼哼,美女?今晚就你陪我吧!”孟炻看著兄弟們一個個倒下,不禁怒火更盛。今天他本來就是來泄恨報仇的,此刻更是殺機洶洶。

手持一柄寬厚長刀,刀氣飄蕩,孟炻大刀闊斧,直接狠狠的衝著蘭若劈了過去。刀鋒在空氣中呼嘯,空氣宛如裂開,勁氣都在四散,這一刀直接破空而去。

“裂刀空斬!”

措不及防之下,蘭若來不及閃躲,隻能硬擋。她的玉手持著長劍,快速閃電,形成了抽劍防禦的姿態,一瞬間橫劍在前,阻擋而去。

“蓬!”

蘭若隻感到手臂一麻,劍背彎曲,宛如拉弓一般,彈在了身體上,身軀竟然直接不受控製,不由自主連退十幾步。喉頭一甜,一口鮮紅的鮮血從噴吐了出來。

第一次格擋之下,她居然受傷了,精致的臉龐立時煞白,花容失色。

“哈哈,今晚你可是陪定了!”孟炻偷襲得手,得意的大笑。

“區區一個馬賊,居然如此粗狂?”看著蘭若被偷襲,流雲手持“墨劍”極速衝了出來。直接揮劍刺殺,指向了孟炻的心髒,破空一劍刺出。

“蓬!”

在墨劍來臨之際,孟炻下意識的立即揮刀格擋,同時腳步連連,身體快速後退,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立即後退,揮刀抵擋,確實是非常正確的辦法,還好他退的夠快,長劍擦著他的衣衫而過,帶起一縷碎布。

“你就是那個殺三弟的人?”孟炻神色一驚,麵色泛起凶狠。

“破風劍!”

一擊未中,流雲的動作並沒有絲毫的停頓,腳下連連點出,連續揮劍,身上殺氣凜然。而孟炻,他看著來勢洶洶的流雲,一時隻能選擇硬接,因為他根本沒法閃避,流雲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蓬!”

兩個武師顛峰,各自身懷十萬斤巨力。相互撞擊之下,煙塵四起,空氣都是一陣激蕩,帶起一股布滿灰塵風流,飛沙走石,氣爆聲接連響起。

這一招之間,孟炻並沒有受傷,而是後退著。

可是在刀劍交接的一刹那,卻有一個碰撞相震的“停滯”空隙。凡是武者之間的戰鬥,相互交擊的時候,兵器相撞,撞擊的一瞬間,大都會有一個,下意識的將武器稍稍的向前壓一點,先聲奪人。

流雲抓住的就是這個機會,但他不是壓,而是收劍,然後迅猛如電般的一刺出。這一劍在撞擊的過程中,一收,一刺,完全超乎想象,不容抵擋,勢如破竹。

“噗哧!”

劍尖直刺孟炻心髒,他想退,可是他已經來不及移動,胸口就是一麻,刹那之間,感覺就好象是有人直接將東西塞進胸膛裏,然後抽了出去。

緊接著,流雲又是一腳猛地踹出,直接踢在孟炻胸口上,強大的力道將孟炻虎背熊腰的身軀踢的飛了起來,身子還在半空中,一口鮮血便從孟炻的口中噴灑而出。

身體直接落地,軟趴趴的伏在地上,孟炻的雙眼之中全的驚訝,而後瞳孔黯淡了下去。這一切的發生,隻在電光火石之間,一個照麵之下,武師顛峰對武師顛峰。

孟炻,竟然身死!

“二弟!”

屠盛大驚失色,臉色都是猛然一變,完全的不可置信,直接一躍而起,衝了過來,雙手抱住了孟炻的屍體。一直以來,從來都是他們殺別人,看著別人悲痛,看著別人求饒。

當了半輩子的馬賊,他們已經不知道殺了不知道多少人,埋藏了多少冤魂,就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他隻知道,很多很多,多的他不願去想有多少了,可今天卻發生了他的身上。

而邊上,臉色有幾分蒼白的蘭若,目光灼灼的看著這一切,先是一驚之下,而後心中卻是一暖。她沒有想到,流雲居然如此狠辣果斷,手刃敵酋。

“你就是流雲吧?”屠勝抬起頭,看著流雲冷冰冰的問道。

“對,我就是流雲。”流雲麵不改色,聲音冰冷,似乎剛才斬殺了一隻狗般,沒有絲毫的心情波動。

看著臉色還如此沉靜的流雲,屠盛心中的悲憤更盛,更加的擴大了起來,大吼道:“今天我一定要捉住你,活活剮你一千刀,讓你痛不欲生,追悔莫及!”

屠勝大吼著,臉色陰沉無比,體內真氣瘋狂的流轉,眼中閃爍著瘋狂的神色,大刀上的刀氣不斷的流動,在真氣的支持下不斷的凝聚,提刀一聲暴喝,向著流雲直劈而來。

“給我死吧!!”屠盛在揮刀中發出一聲怒吼。

“破風劍!”流雲也是大吼了一聲,他本來可以退,但他不想退。此時的他,實在是太想看看自己在縱橫山脈,苦修六年的成果了。他想知道,自己的身體如何,劍法如何。

一直到現在,流雲都沒有好好的找“人類”實驗過,與他一直戰鬥的,都是妖獸,猛虎,獵豹,蟒蛇。如今正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所以他根本不打算避讓鋒芒,而是運起劍,用力抵擋而去!

“蓬!”

“蹬!蹬!蹬!”

兩人同時猛然暴退,承受了屠盛盛怒之下全力的一刀,流雲淡然的臉色一變,臉色稍稍變得蒼白了幾分,但卻沒有受傷,而刀劍碰撞的勁力,使得他的腳步不可遏止的向後猛退著,一直退了幾十幾米才停了下來。

屠盛武師顛峰的實力,全力一擊之下,居然沒有給流雲造成多大的傷害。由此可見,經過縱橫山脈的苦修與藥酒的洗禮。流雲的經脈,四肢,五髒六腑都已經“煉”的非常結實,其肉身的強度,抗打擊能力之強,足以令人瞠目結舌。

“這就是你的全力一擊了嗎?”流雲直起身來,平靜的看著屠盛。

而現在,反觀屠盛,他雖然隻退了十幾米,可臉色已經變得非常難看了起來,麵部的肌肉微微顫抖著。自己的全力一擊,居然沒有給敵人造成多大的傷害,那自己還有可能戰勝的機會麽?

“讓你看看我的全力一擊吧。”流雲森然道,隨後身影一閃,劍出如風,又如細雨,直接沒有帶起一絲風流,破空斬殺,讓人感覺到一陣窒息感傳來。

屠盛雙目一驚,感到不妙,急忙就像側轉閃身。因為流雲的劍法,竟然劍出無聲,剛烈,而且迅如閃電,沒有帶動絲毫的空氣流動,境界已經高出了他許多,不可力敵。

可惜,他已經晚了,他反應的太慢了。

“噗哧!”

鮮血拋灑的聲音響起,正閃身的屠盛,身體居然憑空裂開一道大血口,由右肩胛直接延伸到了腹部。整個身體近乎一半被墨劍劃過,猩紅的鮮血直接灑在了官道的泥地上。

而此時,剛才流雲剛剛站立的地方,身形才緩緩消失。

“幻影?”蘭若驚呆了,簡直不可思議。

她完完全全沒有想到,這幾天內與她談笑風聲的流雲,居然如此厲害,這種速度實在是太駭人了。明明和她同是武師顛峰,自己卻連隻能看到別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