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元紀

第十四節;傳染性“痔瘡”

鈴聲響起老一會,傑西才姍姍來遲,對於這個愛遲到的講師,底下學員都習以為常。

當傑西踏入教室那一刻開始,教室忽然彌漫起一種異樣的氛圍,大家眼神不斷在傑西和韓白身上遊走。傑西仿佛沒事般和往常一樣,聲情並茂的講述著自己那門專業課,底下學員見校方並沒有對韓白采取什麽措施,心裏為田野感到一陣悲哀,但轉眼就釋然認真聽起課來。

要說傑西講課還是很有一套的,他負責的專業課是“異獸習性”,主要是介紹異獸的強大之處,還有它的弱點和特殊能力。傑西總喜歡從地球混沌年紀中,找一些史詩級的對抗案例來從中描述,配合他那誇張的動作,還有精彩紛呈的麵目表情,給底下學員很深的代入感。

韓白無聊的趴在桌子上,對於傑西所講的案例他早已耳熟能詳,這還要多虧他那位養父所賜。在韓白十二歲剛被他養父收養的時候,每天都會被灌輸很多異獸方麵的知識,那時候韓白很貪玩,經常和鄧輝一起在外麵鬼混,回來的時候自然就是一頓胖揍,從那以後在老頭子的**威下,韓白受著苦忍著淚打碎了牙齒肚子咽,終於把厚厚一摞關於地球上目前已知的異獸,悉數了解透了。

此時韓白嘴角微微揚起,雙眼微眯成一條縫,手中的原子筆在兩指間不停轉動,翹著二郎腿,雙肩一晃一晃別提多麽猥瑣。但是因為他所處地理環境優勢,班上的其他學員根本無法發現,而講台上的傑西眉飛色舞講述著異獸的可怕,根本無暇顧及到教室最角落,這更助長了韓白身上猥瑣氣焰的囂張。

望著前方全神貫注正在聽課的沈冰妍,韓白覺得有句話說得真的很不錯,認真的女人是最美的。今天的沈冰妍穿伴很簡單,一件白色短袖,下身搭配一條淡黃色休閑褲,順滑的長發隨意紮成一個馬尾,清新又自然讓韓白眼中異彩連連。

忽然前方原本正在聽課的沈冰妍,轉過頭雙眼掃視了圈周圍同學,最後眼神定格在最角落裏的韓白身上。而就在此時,韓白瞬間反應過來,以極快速度,從沈冰妍身上挪開猥瑣的眼神,全神貫注直視傑西在黑板上畫的數據圖,兩指間盤旋的原子筆,很自然捏在手中在筆記本上奮筆疾書,二郎腿撤了回來抬頭挺胸宛若乖乖仔般認真聽著課。

韓白眼神很自然很“巧合”,挪移到沈冰妍那邊,當四目相對,沈冰妍眼神飛快撤離,隨之小腦袋也別了過去,認真聽著傑西講課。直到傑西轉過身在黑板上寫著一連串關鍵詞,沈冰妍微微側過身,跟身後一個長的異常壯碩的女學員,低頭不知道嘀咕了些什麽,隨後塞了個紙團給她,深深看了眼最後一排的韓白,回過頭在也沒有任何動靜。

那位女學員身材壯碩不要緊,最主要是長相頗為“蹊蹺”,她回過頭看了眼角落裏正在推鼻梁上鏡框的韓白,很油膩的大臉上露出一種不知名的情緒,眼神中散發著一股決然之色,“猿臂”一甩,一道夾雜著破空聲的紙團,直擊韓白麵門。

伸出手穩穩接住襲來的紙團,強大的力道震的韓白虎口發麻,不知所以的撓撓頭韓白將那紙團打開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行行娟秀的字體。

“額,光看這筆跡,應該不是出自暴龍之手,可以看看。”韓白輕聲嘀咕了一句,這才放下心仔細閱讀起來。

“韓白,你怎麽讓人打傷田野了,雖然他平時作風是有點不對,但畢竟是同班同學。而且他的父親是天武城財務部長,你這些天一定要注意安全,他們家的*的。還有後天班級排位賽,你一定要努力哦,我相信你的能力!

沈冰妍”

仔細的閱讀幾遍,韓白嘴角微微揚起,推推鼻梁上的鏡框,將那張被猛女揉成“鹹菜”的紙條放在書本中輕輕鋪平,合上書本韓白開始翻看起書本來。

傑西講課有個特點,每天早上有三節課,每節課有十分鍾的休息時間,他不喜歡被打斷演講,所以這中間的二十分鍾直接被抹消,但是他們班會比其他班級要早三十分鍾下課。

當一上午的課在傑西聲情並茂的演繹下完美結束,拍拍手傑西宣布下課,底下學員們歡呼一聲,各自交頭接耳清理著自己東西,準備回家吃飯。一反常態這次放學傑西並沒有第一個走出教室,而是臉上掛著淡淡微笑來到韓白課桌麵前,當看到韓白正趴在桌子上記著筆記,傑西輕輕敲了敲他的課桌,盡量讓自己聲音比較親切的說道“韓白同學,你跟我來一下辦公室,我有事要跟你談。”

韓白抬起頭推推鼻梁上的鏡框,雙眼中淨是迷茫之色,但還是點點頭,動作麻利的收拾好自己東西,跟在傑西身後離開了教室。

“我說嘛,韓白這小子打了田野怎麽可能沒事。”

“就是,田野他爸可是天武城財務部長,在天武城跺跺腳抖三抖的人物,韓白這次估摸得直接退學。”

底下學員見韓白被傑西叫出去,不斷交頭接耳評判著,聲音中有的是悲憤,但更多的是幸災樂禍,畢竟韓白平時太低調,而如今的社會隻有強者才能受到愛戴。當然也有幾個人對韓白頗為關心,陳凱見到韓白被叫了出去,緊緊咬著牙關雙拳緊握,但最後還是無奈搖搖頭,他家境平凡想幫韓白也是無能為力。

另一位就是靠窗戶而坐的沈冰妍,單從臉色來看並沒有什麽漣漪,但是那美妙的雙眸流露出深深的擔憂,抒發了她此時此刻的心情十分緊張。而在沈冰妍身後,一道牽掛的眼神緊緊伴隨著韓白,直到他略帶絲拘謹的背影消失在教室中...

來到講師辦公室裏麵空無一人,傑西快速走到自己辦公桌旁,從抽屜裏掏出一個洗幹淨的鴨梨放在掌心,淡藍色的風刃從他手掌中射出,短短幾秒時間一個晶瑩剔透的鴨梨,出現在他掌心中。左手帶過一道微風,鴨梨表麵上布滿一層淡藍色光暈,這是防止鴨梨沒有了表皮放久了會變色。很自然的把鴨梨放在一個布置精致的辦公桌上,傑西把手中薄薄一層果皮丟進了垃圾桶裏,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韓白心中暗歎光剛才傑西那一手,對風刃的控製簡直堪稱完美。但他最為關注的還是,傑西放鴨梨的那個辦公桌,好像是學院人氣最高的施雨講師...

扯過一把椅子坐上,傑西臉上掛起神秘的笑容說道“韓白同學知不知道這次為什麽我找你來?"

韓白推推鼻梁上的鏡框茫然的搖搖頭,低聳著腦袋在那擺弄著衣角,看起來格外靦腆老實。

傑西笑笑繼續說道“韓白同學,大家都是聰明人,你打傷田野的事我幫你扛下來了,偉大的創世神說過要加倍回報對你好的人。我的要求不高,這次班級排位賽,我要我們一班依舊獨占魁首,而且你的表現要異常優異。”

搖搖頭韓白笑笑說道“傑西講師太看的起我了,我不過就是速度快點而已,沒有力量根本打敗不了任何人。”

傑西露出一副早知道你會這麽說的表情,輕叩桌麵說道“我不知道為什麽你來學院,我也不想勉強你告訴我,但是我認為你絕對沒那麽簡單,我的直覺很厲害的哦。”傑西最後一句話是起身在韓白耳旁說的,那暖暖的熱氣在他耳旁傳來陣陣酥癢感,讓韓白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見韓白依舊那副淡漠的樣子,傑西從抽屜裏拿出一張白紙,手中原子筆在上麵飛速勾勒著,不一會傑西將一副教室立體圖呈現在韓白眼前。

“這個是班級排位賽之後,咱們一班的座位調整,韓白同學你看看滿意嗎?”傑西邊說邊用紅筆把韓白的名字畫個圈圈,然後在沈冰妍的名字上畫個圈圈。韓白推推鼻梁上的鏡框,待看清座位的布局,眼角不禁輕微抽搐了一下。

沈冰妍的位置沒有動,不過她的旁邊原本是一位女孩,現在卻被換成了田野。韓白的位置也沒有變,但他原本是沒有同桌,現在硬加上班裏一個叫龍寶的女學員。那位龍寶,就是先前幫沈冰妍傳紙條,給韓白的那個體態彪悍女學員,在整個年級都極為有名,以火爆脾氣和超乎常人的力氣,人送綽號“暴龍”。

傑西很滿意韓白錯愕的表情,嘴角浮現出老狐狸的笑容說道“老師覺得強強聯合才是促進學員成長最好方法,沈冰妍同學、田野同學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至於你和龍花同學嘛,她會好好照顧你的。”

“你是怎麽知道的?”韓白臉色恢複成古井不波問道。

“你們上課傳紙條這種小動作,老師也曾年輕過。”傑西一副緬懷的樣子,甩甩他那一頭飄逸的金發說道。

清清嗓子韓白拿出筆在田野和自己中間,用一個雙向箭頭對調過來說道“老師,我覺得這樣換座位,更能促進學員之間的友愛、和諧,更主要的是能讓學員充滿幹勁,沒準、可能、或許,讓某些學員超長發揮,為班級爭光。”

傑西打了個清脆的響指說道“有道理,就按照你的想法來實行。”

而在這時辦公室大門被打開,其他講師陸續從外麵進來,當一道倩影緩緩出現,原本臉上掛著陰謀得逞奸笑的傑西,立馬換成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看著韓白。

“傑西講師,這位就是你們班的韓白同學吧。”一道清婉聲音傳來,傑西臉上掛著和熙的笑容說道“不錯施雨講師,他就是我們班的韓白,剛才我找他談了談田野的事。”

施雨笑盈盈看了眼韓白說道“韓白同學,這次的事情或許不是你的錯,但傑西講師的確幫了你很大的忙,以後一定好好學習為他爭光哦。”

對學院第一美女講師韓白還是有些好感,靦腆的朝她笑笑說道“以後韓白一定好好學習,報答傑西講師。”說完韓白朝滿臉肅穆的傑西深深鞠躬,沒人發現此時的他嘴角露出一絲邪笑。

“對了傑西講師,我下午有事或許不能來上課了。”韓白撓撓頭轉而有些猶豫的說道。

傑西故意露出親切的模樣問道“有什麽困難嗎?”

韓白推推鼻梁上的鏡框嚴肅的說道“我父親他痔瘡犯了,下午我要送他去醫院。”

“噢,天啦!痔瘡~這疾病太嚴重了,好,我批準,請代表我向令尊問好。”

重重的點點頭韓白繼續說道“老師,上回在醫院和您偶遇,回家我父親對你印象很好。他特地從別的城市,給你帶了點治療傳染性痔瘡疾病的膏藥,明天我就給你送來。”大聲說完韓白不等傑西反應過來,朝旁邊驚詫的施雨笑笑,轉身大步離開了辦公室。

在走廊上走了幾步,韓白嘴角微微揚起,腳下輕輕挪移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化為一道黑影飛奔而去。

“天啦,施雨講師,你聽我解釋,我沒那個病。”

“喂,你們這是什麽眼神,我說過我沒痔瘡,更不可能會有傳染性痔瘡。”

...

“韓白~你給我等著~天啦,我真沒痔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