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醫生

第七十二章 低級的挑釁(求推薦票)

徐大名人的日子,最近果然如同他自己所料的,很不好過;因為不論走到學校那裏,都有不少人指指點點,而且常常還能收獲不少男同胞隱藏著妒意的眼神,那種羨慕中帶著的一絲陰冷的妒意,讓徐澤是常常的脊背發涼。

當然,女生的注意也是決然不少的,往日並不太算招女生注意的徐澤,在這次拉維拉事件之後,現在總是會有許多的女生會朝著他指指點點,然後盯住不放:“哇…他就是徐澤?孫淩菲的男朋友耶…聽說還會催眠術,好厲害。”

“果然是很耐看…雖然第一眼看上去沒有張天宇那般陽光,但是仔細看起來卻是似乎長得比張天宇還要好看呢…”一個女生死死地盯著徐澤看了許久,最後捧著胸口,極為花癡地道:“如果要是還會打籃球,那就帥呆了。”

另一個女生大膽地盯著徐澤看了幾眼,然後也臉泛微紅,低低地附和著評判道:“孫淩菲果然比我們要強些,難怪連張天宇都看不上,這個徐澤單現在看他的眉毛眼睛都好漂亮、而且鼻子很直很精致,嘴巴都長得好性感,要是取掉眼鏡,真還不知道會有多帥。”

感覺著那些女生火熱的目光,和隱隱地聽得的那些議論,徐澤心中也有著一絲絲隱隱得意,還有著一絲絲的羞意,同樣也有著一絲無奈地感歎:“這孫大小姐的影響力果然比自己想象的還可怕,沾上了她,真是不出風頭都不行,這下自己以後是想低調做人,隻怕是也低調不了了…”

如同徐澤自己所想,徐澤的名字似乎也一躍而上了近期校園風雲榜的頭名,看著星大論壇風雲榜上自己的名字力壓校學生會主席李宇軒、籃球王子張天宇、第一校花孫淩菲等人,排在了第一位,徐澤不禁地苦笑著搖頭不已:“似乎自己進學校三年來,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不過是因為一個女生,而瞬間榮登校園風雲榜榜首的位置,而這個人竟然是自己!還真是…”

同時,星大論壇上,這時也開始流傳著一個消息,籃球王子張天宇在看到某張照片之後曾言,要狠狠地教訓徐某人的言語。

不過徐澤對於這樣的消息是不顧一屑的,像張天宇這樣隻會玩籃球,勾引小女生,而又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自以為是的白癡男…自己現在一隻手就能撂翻兩三個…還想教訓我?門都沒有…

正當他準備無視的時候,論壇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帖子,竟然真是張天宇那自以為是的白癡男發出來的挑戰帖,看著那上邊充滿了“小白臉、吃軟飯、鄉巴佬,是男人就出來單挑…哥要好好教訓你”等囂張肆意攻擊和侮辱性的詞語,徐澤倒是真怒了。

正打算翻出那個潛水兩年半的論壇ID,進行反擊的時候,徐澤突然頓了一下,然後又停止了登錄,輕聲不屑地冷笑道:“哼哼…單挑就單挑,我還怕你這個白癡不成,明天就八強賽了,說不定就得碰上,到時候誰教訓誰,那可不一定。”

想到這裏,徐澤剛被挑起的怒火,卻是慢慢地消散了下去,看著那個挑戰帖和照片帖點擊數和回帖量都在持續的瘋狂上升,輕笑著搖了搖頭,暗歎了口氣:“看來這一段時間想安安靜靜上上課,安安靜靜的上班,隻怕都不容易!”

徐澤這般歎了口氣,不過嘴角倒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自信笑意:既然如此,那便張揚一些吧,就跟張老所說的一樣,年輕人總還是要有些朝氣的,整天窩在診所跟個老人家一樣,實在是無趣的很,真是浪費了無數的美好時光啊…

隨著八強賽的開幕,學校還專門地搞了一個挺熱鬧的儀式,學校的主要領導,都難得地出來了幾位,看來對這次的比賽還是挺重視的。

徐澤這時也穿著係隊發下來的新球衣球鞋,混在了隊伍中,聽著上邊校領導在那裏口沫橫飛的進行演講。

每年的籃球聯賽,星大倒還是挺重視的,除了首先的小組賽,隻要進了八強賽之後,各項宣傳就開始起來了,而且學校還會撥出一筆資金來給參賽的隊伍。像徐澤身上的這套耐克球衣和球鞋,便是每個八強隊伍的福利之一。

穿著這身球衣,站在隊伍中,看著四周隊友們興奮的表情,徐澤這才算真正有了一點球隊歸屬感,開始逐漸地跟著興奮了起來。

看著徐澤臉上逐漸露出的興奮笑意,旁邊的騾子拍了拍徐澤的肩膀,笑道:“好好加油,這段時間委屈你了,現在你可以放開來打,這次我們一定要進入四強,甚至決賽!”

“放心騾子,我會盡力的。”徐澤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瞄了瞄不遠處的新聞係隊,前頭那個滿臉張揚得意的男生,輕笑了一聲,這兩天,他可是有些火氣升騰…

騾子看著徐澤表情,又看了看新聞係隊的張天宇,理解的輕笑了笑道:“那家夥雖然狂妄,但是實力確實不錯,你可不能大意,如果你這次能好好**那小子一番,就算沒有能打敗新聞係隊,我也私人擺酒,請全隊吃飯慶祝…”

旁邊的李天柱和薑波,這時聽得兩人的談話,也不由地露出了一絲笑意,拍著徐澤的肩膀鼓勵道:“徐澤,咱們隊早就看張天宇那小子不順眼了,萬一這次抽簽如果遇上新聞係隊,你不要留手,狠狠地打,以你現在的實力,完全有可能勝過他的。”

“隻要把那小子的氣焰打下去,咱們就不怕他們新聞係隊,打下新聞係隊,咱們直接進軍四強,甚至決賽那可是都沒有有什麽問題的。”

“好…說定了!”徐澤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意,輕聲笑道:“如果遇上了新聞係隊,我就直接上場,那小子這幾天惹的我挺火,我倒想看看這個白癡男手底到底幾分斤兩,不出出這口邪氣,還是在是不舒暢。”

“好,阿澤,就衝你這份豪氣,等下哥去抽簽的時候,一定要抽到新聞係隊,讓你好好抽他丫的…”聽得徐澤的言語,騾子霎時便將這兩年對新聞係隊的懼意拋到了腦後,豪氣十足的地道。

過的不久,看著隨著主持人的聲音,騾子昂著頭豪氣十足地上去抽簽了,旁邊的薑波和李天寶臉上堆笑,不過卻是眯著眼睛在暗暗祈禱道:“還是先莫要碰到新聞係隊才好,衛冕冠軍,那實在是不太好打的…”

騾子站在台上準備上前抽簽,和交叉而過的水利係隊長王自力兩人眼神一晃而過,兩人之間響起了一陣“劈裏啪啦”電火花聲。

醫療係隊上次八強賽正是以兩分之差,惜敗於水利係隊手中,而失去了進階四強的資格;而這一次正是王自力最為囂張地對騾子在校電視台所發出的雄心壯語進行了毫不留情的奚落。所以算起來,今兒是是新仇舊恨積在了一起。

其實騾子內心深處,最最期望的還是抽到水利係隊,想好好地出這口氣,好好地教訓對方一番;至於新聞係隊,其實…他還真有些冒寒,所以他一邊將手伸進抽簽盒裏,一邊暗地裏默默念叨著:“今年咱雖然是有徐澤,但還是到四強賽或決賽再遇上新聞係隊比較妙啊…”

騾子伸手在盒子裏摸了摸,摸出了一張黃色的小牌牌,不禁地一愣。

然後轉頭看了看方才王自力手中的那張牌牌,綠色的?不是他…

再轉頭四望了一下,突然看到了某個高大男子手中的有些眼熟的黃牌牌,突然一下臉色垮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