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陸仙跡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千大世界

四周原本圍攻應雨的人陷入了短暫的沉寂,大部分人都不曾預料到天境修為的強者會突然出手,形成雷霆之勢圍堵住應雨,強勢而可怕,眾人似乎都看到了下一刻應雨灑血伏屍的淒慘模樣。

此時,三位天境的強者成為了此地的主宰!

看著危機飛快的臨近,根本不容應雨過多思考,他一瞬間便做出了決策。

他依然沒有動用仙玉中的金色靈力,那是他真正的最後王牌,不會輕易地使用出來,畢竟用一點便會少一點,是無法回複的。

他將得自菩提寺的無上神通,三千大世界展現了出來!

這是一門極其玄奧的神通,其中究竟有什麽秘密,應雨並不知道,他甚至認為前去詢問天禪大師,對方都未必能知道點滴信息。

因為在普天寺中,貼在藏經殿的四幅圖,便已經是普天寺中最高深的無上神通了,那是他們曆來所信奉至高神通,似乎根本沒有誰知道還有一門三千大世界神通存在,即便是應雨都不是太明白為何稀裏糊塗之下就學了過來。

但無可否認,這是一門十分玄妙的神通!

他施展開三千大世界,自身的身形一陣模糊,雖然依然在人們的視野中,但不論誰都無法感應到他的氣息,仿佛站著的隻是一道虛假的幻影般。

即便是三位天境強者,亦是流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他們從未遇上如此詭異的情況。但他們心如磐石,攻勢絲毫未停,依舊洶湧地轟了下來。

“這三千大世界似乎能夠讓人進入一個虛無的世界,隻是並不能持久,但在緊要關頭施展出來,還是很有效果的。”應雨暗暗道,凝神看著貼近的攻擊。

他雖然明白大致能夠避開三大天境強者的攻擊,但也不是特別篤定,已經隨時準備使用仙玉中的金色靈力。萬一他的猜測是錯誤的,站在這裏不動給人攻擊,那會直接要了他的命!

不過他相信應該能夠成功的,就如當日在普天寺的藏經殿內時,他施展三千大世界輕易穿過了牆壁,是因為他已處在另外一個世界,自然不會被這個世界的事物所束縛,能夠自由地穿梭本不能避過的事物。隻不過施展三千大世界需要耗費他太多的靈力,否則僅憑著這一招,他就可以無敵了。

“吼!”火龍穿梭而過,張牙舞爪,透過他的身軀,並未對他造成絲毫傷勢,直接穿越了過去。

應雨緊繃的心情終於放下,輕輕吐出一口氣,隻是因為消耗極大地施展此招,麵色上顯得很蒼白。

巨大的寒冰手掌自高空鎮壓而落,威勢凜然,卻和火龍同樣徑直地穿過了他的身軀,沒有給他半點異樣的感覺。

第三位天境強者麵帶異色地上前,手中彎刀一斬而過,刹那間揮出了千百次,凝聚成驚人的鋒銳攻擊,但同樣無功而返。

“轟!”火龍和寒冰手掌轟在了其餘的地方,引起諸多修道之人慘烈的大叫,一時間死傷頗多,兩處位置的人紛紛閃避。

而沒有遭到攻擊的人們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幕,簡直無法相信。一位不過道境小成的人,竟然能夠在三位天境強者的攻擊下絲毫不傷,這場麵實在太詭異了。

三位天境強者更是默然,他們同樣不明白何以會如此,完全拿應雨沒辦法。

但應雨可不會理會別人這麽多,他趁著尚能繼續支持三千大世界的功效,腳下一轉便向著下方極速地衝去,想要在這個難得的機會中脫離危險。

他一動,三位天境強者亦是再次動手,甚至其餘的天境強者也主動出手。而一群在外的人們同樣不會留手,混亂而璀璨的攻擊再度展現出來,遮天蔽日。

“轟轟轟!”強烈的爆炸聲響徹天地,整棵巨樹都被震得搖搖欲墜,木屑紛飛,仿佛要倒塌一般。

應雨在滾滾煙塵中一閃即逝,飛速地衝去,沒有任何傷勢。

他麵對如同一堵牆的人群,腳下同樣沒有任何停留,照樣是一衝而過,從那些人的身上穿透而去,倒是將那些人嚇得不輕,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直接飛奔,穿過一個個人,留下一片膛目結舌的人群,誰曾看到過這般神通?

連一眾天境強者也不例外,各個眉頭直跳,覺得甚是詭異。

很快的,應雨便無法維持三千大世界的神通了,出現在人群之中。他立即運轉殘餘的靈力,禦使回楚王劍,持在手中旋轉斬出,再次帶起了一片片血花。

“現在能攻擊到他了,大家上,搶了木玉!”

不知是誰在人群中一聲大喊,原本微微靜下來的場麵又一次喧嘩起來。

一個接著一個的人衝刺過來,人山人海,眼中殺意和貪婪交織,出手絲毫不留情。

木玉對人們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畢竟在神兵榜上,五行玉排行第八,縱然隻是得到單一的玉石,同樣有著無與倫比的奇異效果,是人們夢寐以求的。

應雨見此歎了口氣,忖道:“莫非真要動用仙玉中的金色靈力?”

他正準備放手一搏,眼角處倏然見到遠處一抹白影迅速接近,上麵坐著一位風華絕代的女子,心下大震,明白轉機已來。

他當即踏著虛空步和流雲身法在人群中竭力閃避,向著雲輕舞和小狐狸的所在而去。

那些看到雲輕舞到來,又明白應雨身份的人紛紛住手,連忙飛開,裝作一副沒有參與的樣子,唯恐遭到滅頂之災。

而那些並不知道應雨身份的,則依然窮追猛打。

一眾不明情況的天境強者接近應雨,當中那位手持彎刀的冷麵中年男子第一個殺過來,一刀斬落下去,刀芒足有百丈長,覆蓋了應雨的身軀,顯得極其驚人。

正值此時,遠處的小狐狸已經帶著雲輕舞走近。它紫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冰冷,張口便吐出了一物,強盛的氣息在縈繞,赫然是曾被它吞下腹中的妖帝金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