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警

第六十七章 族長

“嗬嗬,或許,是雲朵中的水滴吧。”

龍勇誠的解釋有些牽強,但是淩娜卻未曾察覺到龍勇誠的異常,隻是感到頗有些莫名其妙的“哦”了一聲點了點頭。龍勇誠深吸了一口氣,強自振奮起剛才變得微微有些失落的心情,看到下方的兩個威嚴的建築群,其中一個無論是從建築風格上還是從建築規模上來看,明顯就是皇家建築,而另外一個建築僅僅比皇家建築稍微次之,但是也足以顯示出其在海參帝國的超然的地位。那,應該就是亞曆山大家族了吧?

“那裏就是你們家族麽?”

尚且還自己沉浸在靠在龍勇誠的懷中的淩娜被龍勇誠的這一句問話弄得猛的回過神來,感到自己的臉頰更加的熱,看了看下麵,那建築群果然是亞曆山大家族的。淩娜點了點頭,隻是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絲不舍,到了家族,是不是就該從螭龍的背上離開了?離開了螭龍的背,自己又該怎麽靠在龍勇誠的懷中?而龍勇誠卻是恰恰相反,在洛神說了淩娜對自己有意思之後,龍勇誠一直有一種想逃的衝動,關於林詩芳的回憶還在自己的心頭糾結纏繞,而且自己對於淩娜的確是沒有那種感覺,如果非要說有什麽感覺的話,那就是那種妹妹的感覺。

龍勇誠控製著螭龍向著亞曆山大家族的方向俯衝而去。自從龍勇誠和淩娜騎乘著螭龍到海參帝國境內第一次被誤會之後,倒是已經有特殊的消息傳遞的方式已經告知讓海參帝國知道如果什麽時候這條怪物突然從高空中俯衝下來,那麽首先應該確認的一點是這條怪物所代表的並非是敵人,而是亞曆山大家族的淩娜小姐。所以在這一次龍勇誠控製著螭龍向著亞曆山大家族俯衝而去的時候倒是沒有引起別人的誤會而遭受到攻擊。

在螭龍穩穩的落在地上之後,龍勇誠剛剛才將螭龍收起來,一個穿著一副金色的鎧甲的人十分突兀的出現。隻見那個人的背上背著一杆槍,整杆槍上麵透出一股另人壓抑的殺戮的氣息,很明顯,葬身在這杆槍下的人命不在少數。而這杆槍的主人,身上穿的金色鎧甲也透著一股沉重的殺氣,穿戴鎧甲之人的頭發是花白的,身軀挺拔,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可是整個人除了這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之外,其他的又和普通人一樣。那個人掃了龍勇誠一眼,龍勇誠就有一種被看得通透的感覺。

而龍勇誠再反觀這個人的時候,第一眼看去,這個人的眼神十分的簡單,好像一眼就能將這個人讀透。再回味的話,總覺得那個人的眼神中好像蘊藏著什麽無法看透的十分複雜的東西,正是這些十分複雜的東西,卻偏偏構成了這簡單的眼神。龍勇誠的心中陡然一驚,超級高手!

“父親!”

看到那個人的出現,淩娜一下子衝進了那個人的懷中。父親?這就是海參帝國第一大家族亞曆山大家族的族長麽?亞曆山大家族可以說是整個海參帝國的支柱,如果亞曆山大家族要反,那麽海參帝國的江山早就換了,由此可見亞曆山大家族在海參帝國有著何等的實力,而亞曆山大家族的族長又是怎樣的一個人物呢?龍勇誠不由得仔細的打量著這個人。隻是,除了剛才的印象之外,龍勇誠根本看不出別的什麽東西。

“這就是你的那位朋友吧?我叫寒星,是淩娜的父親。”

和淩娜擁抱過後,亞曆山大的族長鬆開了淩娜,看著龍勇誠,看起來對於龍勇誠也是十分的欣賞的樣子。其實雖然說靈火會為了淩娜而和龍勇誠爭風吃醋,但是靈火實在是大龍勇誠太多了,龍勇誠到現在也不過是十九歲而已,而靈火已經三十餘歲了,三十餘歲在這個崇尚修行的新元大陸,不過是相當於青少年而已。而作為亞曆山大家族精英子弟的靈火三十歲才不過人級九等而已。但是十九歲的龍勇誠卻已經是人級六等了。更重要的是,龍勇誠的境界在人級六等,但是實力明顯不是人級六等,恐怕在人級八等的高手中也算是靠前的了。

如果單純的說十九歲達到人級六等在新元大陸也就算得上一號天才了,但是這隻是對天才的最為普通的斷定方式。真正的絕頂天才,不僅僅是境界提升的快,在某一個境界中的實力也是絕對的靠前,甚至可以越級挑戰比自己境界高的高手,而能夠越級越多的則越是天才。尤其是在修為越高的時候。人級一等越級挑戰人級二等,一百個天才中或許有九十個可以做到。人級二等挑戰人級三等,一百個天才中或許有七十個天才可以做到,以此類推,實力越強,越級挑戰境界比自己高的高手就越難。

其實像龍勇誠這樣到達了人級六等的,能夠越級挑戰的已經就很少了,而龍勇誠更是可以連越兩級挑戰,這樣的天才,不可謂不說是逆天。天才,是天之驕子,而天才中的天才,則是逆天的存在!

“龍勇誠,他還有一個身份是黑暗教廷的黑暗執事,如果這次我們帝國和雲霄帝國的戰爭需要牽扯到黑暗教廷的話,他可以代表黑暗教廷。”

淩娜見自己的父親問道龍勇誠,馬上不由自主的來了精神。而且淩娜說在海參帝國和雲霄帝國的戰事中龍勇誠可以代表黑暗教廷雖然聽起來有點誇大,而且黑暗教廷並沒有直接賦予龍勇誠這樣的權利,但是也不算是虛言。畢竟原本是黑暗教廷的大主教亞當可以過來的,龍勇誠代替了亞當,而亞當作為黑暗教廷的大主教這點分量還是有的,所以當由龍勇誠代替亞當的同時,龍勇誠在這件事情上也有了同樣的分量。

“黑暗教廷的執事?”

寒星微微動容,黑暗執事?黑暗教廷的黑暗執事雖然沒有大主教的地位那麽高,而且黑暗執事的義務也沒有黑暗教廷中的其他成員那樣需要對黑暗教廷有那麽多的義務,相對來說要鬆散很多,但是正因為鬆散,而且地位又比之大主教級別的差不了太多,所以並非是所有人都能夠成為黑暗執事的。每一個黑暗執事在新元大陸上要麽是絕頂的高手,要麽有著超然的影響力。那些能夠成為黑暗執事的人的影響力雖然比不上海參帝國這樣的大帝國,但是翻手之間讓一些小帝國覆滅還是很輕鬆的。隻是,眼前的這個不過人級六等的小子究竟是怎樣成為黑暗執事的?

龍勇誠如果知道黑暗執事在新元大陸代表的含義的話一定也會大吃一驚的,當初亞當決定讓龍勇誠成為黑暗執事,正是因為龍勇誠的逆天級的天才,以及,龍勇誠能夠控製螭龍鞭。雖然說螭龍鞭在沒有龍勇誠控製的時候似乎威力反而比有龍勇誠控製的時候的威力要大很多,但是那隻是因為龍勇誠的實力問題。不管是武器,還是龍勇誠認知中的法器,一旦認主,那麽其發揮出的最大威力便隻在於其主人的實力了,如果主人的實力太低,反而比他們自主發揮的威力要弱一點。但是如果主人的實力夠高,反而隻有它們的主人才能讓它們發揮出真正的最大威力。

而對於神秘的又有著強大的威力的螭龍鞭,既然龍勇誠能夠輕易的讓其認主,那麽光憑這一點,足以成為黑暗執事。當然,那還是沒有人知道螭龍鞭底細的前提下,如果之前所有人就知道螭龍鞭的器靈是法尊或者武尊級的高手,那麽估計整個新元大陸都會震動,因為整個新元大陸的尊級高手也不過是三個而已。

“如果海參帝國需要,我可以做到最大努力。”

龍勇誠對黑暗執事的權利略有了解,自己身為黑暗執事,可以調動一定的黑暗教廷的力量,如果海參帝國真的沒有對光明教廷的估計而向黑暗教廷尋求幫助的話,黑暗教廷中隨便調動出的一部分力量,或許不是很強大,但是就算是新元大陸上的三個超級大帝國發起的戰爭,也可以在其中起到十分重大的影響力。黑暗教廷畢竟是能夠抗衡光明教廷的超級大勢力,這點實力,還是有的。

“如果必要的話海參帝國會考慮黑暗教廷的幫助,不過我想,你應該是以我女兒的朋友這個私人身份來這裏的吧?其實黑暗執事所受的黑暗教廷的束縛也並非是很大,所以很多時候黑暗執事出來做事,也未必就是都代表黑暗教廷吧?”

寒星突然反問道。龍勇誠哈哈一笑,寒星說的沒錯,雖然說自己這次和淩娜過來在亞當的麵前說是可以代替亞當和黑暗教廷,不過不管是亞當還是龍勇誠本人都知道,其實更多的是以私人的身份過來的,隻是那麽一說而已,如果情況有特殊需要的話,當然可以順便代表黑暗教廷調動黑暗教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