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鬼修

第六百九十六章 簡單粗暴的計劃

“喲,大爺,您,嘔……”

“劉媽媽,您這是怎麽了,幾位爺,嘔……”

夜色漸濃,雲來樓本來正要開始今天的忙碌,結果老鴇子剛迎上走在最前麵的李名揚就忍不住吐了起來,身後幾人都想上來幫忙,結果都被軒轅七怪的樣子直接打敗。

金橋縣副本,首戰,勝。

佛斯特不拉的!

李名揚絲毫不因麵前眾人的反應有絲毫惱火,一身從容氣度一如從前,好似又回到了在軒轅界裏當鬼王的時候,也許是這份氣場的出現,總算讓雲來樓裏狼狽的眾人緩和了幾分。終究是見慣了風浪的人,老鴇子暗自給自己打了打氣,然後……然後下意識的把頭揚了起來:“幾位爺,來這玩呀。”

“咣當”一聲響起,老鴇子嚇得一個哆嗦,還以為自己的態度讓客人凍了怒,結果一低頭看到桌子上放著的幾塊靈石,頓時眼冒青光。

“喲,極品靈石。”老鴇子沒忍住喊了出來,來雲來樓玩的客人裏也有不少出手闊綽的,但這樣連一句話都沒問全就敢扔出這麽多靈石的主可不多見。

李名揚他們都算是強者裏的強者了,愣是沒看清老鴇子是怎麽把那十幾塊上品靈石收走的。收起極品靈石後老鴇子竟是硬生生的咬著牙正視起李名揚來,雖然笑的有些抽筋,卻明顯目光沒有挪到別處。

馬良吃驚的看著這個老鴇子,不由得伸出拇指說道:“老板娘,你真是一條漢子。”

老鴇子:“……”

“咣當”又是一聲響起,結果剛響完就又聽到“哢嚓”一聲,原來是李名揚一甩手又扔出來上百塊極品靈石,結果那普通的八仙桌根本承擔不住上百塊極品靈石的重量,哢嚓一聲的碎開。

老鴇子可不管桌子碎不碎的,一彎腰就把地上的靈石全都收了起來,樣子是狼狽了些,但她卻是全然不顧。

“給我上最好的席子,今晚我要在這裏包場!”李名揚大聲喊了起來,語氣裏有說不出的得意。

老鴇子今天算是見了市麵了,現在他甚至直接貼到了李名揚身上,全然不顧李名揚那張醜到哀傷的臉,笑眯眯的招呼著,不多時雲來樓上上下下的四層樓的房門都被打開,姑娘們匆匆走了出來,聽著媽媽的聲音姑娘們就知道今天來了貴客。

隻是當姑娘們看到這些貴客的樣子後,一時間雲來樓就好像鬧鬼了一樣,哭號聲叫喊聲此起彼伏,膽子大一點的姑娘麵前能保持鎮定的往房間裏退,膽子小的幹脆已經嚇得暈了過去。

看著雲來樓裏亂哄哄的樣子,長青大帝都有些看不過去,捏著下巴淡淡說道:“看來咱們玩的有些太過分了,下次換地方的時候多少整的有點人樣吧。”

周圍幾人感同身受的點點頭,連自己人都看不下去,更別提外人了。

老鴇子膽戰心驚的看著李名揚和他身後的幾個貴客,一麵安撫著李名揚一麵惡狠狠的罵著那些不成器的姑娘,生怕這個樣子惹怒了這些豪客。

還好,李名揚他們雖然很醜,卻一個個氣度不凡,看著雲來樓裏亂哄哄的樣子也不動怒,隻是吩咐老鴇子趕快安排酒席,至於節目之類的,慢慢安排就好。

老鴇子如釋重負,賠著小心的在一旁趕忙伺候著,匆忙之中這才終於看到七個醜八怪裏的孫尚香,這還是她出自職業習慣,意識到了孫尚香的曼妙身材,隻是在看清楚孫尚香的樣貌後,老鴇子終於忍不住搖了搖頭:“可惜了可惜了,哪怕你長的稍微像點人,我都能把你捧紅了。”

“……”孫尚香一陣無語,出於涵養沒有發怒,最後竟然還說了聲謝謝。

聽到道謝聲老鴇子才意識到這也是貴客之一,想到剛才自己的唐突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連忙補救的說道:“這位爺……娘,呃,貴客大人,您想要點什麽?咱們雲來樓的相公可是附近縣城裏出了名的,老身給你安排十幾個?”

“滾!”孫尚香終於忍不住,怒吼起來,嚇得老鴇子抱頭鼠竄。

待到筵席大開後雲來樓裏的姑娘都沒有敢上前的,一群小姑娘自然無法跟老鴇子這種身經百戰的女人相比,哪怕明知道明晃晃的靈石就在向她們招手,可是一想到剛才親眼所見的一幕,這些姑娘還是忍痛割靈石拒不見客。

老鴇子偶爾看了一眼坐在大廳中央胡吃海喝的七個怪物,兩條眉毛就要擰到一塊去了。僅僅從那個年輕一些的醜八怪出手的闊綽程度來看,就可以知道這些人絕對不是普通人,當然能長成這樣的肯定不會是普通人。不過拋開這些不談,這些人舉手投足間的氣勢,以及身上華貴的神袍都彰顯著他們的底蘊。

“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麽,難道來這真的就是為了玩姑娘的?”老鴇子眯縫著眼睛努力的想著,對於讓姑娘們出來接客她已經絕望,甚至這筆生意都可以不做,隻求不得罪這些貴客。

“劉姨,現在怎麽辦?”一個少年忽然湊到老鴇子身邊低聲問道。

老鴇子繼續眯著眼睛,看了好久,終於問道:“查清楚他們的底細了嗎?”

“說不上查沒查清楚,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人從哪來的,這幾個醜八怪絕對是第一次來金橋縣,就在不久前才從流雲渡進入這裏。”少年同樣皺眉說道。

“就是說他們都是外來客?”

“是的,絕對是第一次來這裏。”少年點點頭。

“你怎麽看他們?”老鴇子問道。

少年想了想,說道:“我感覺這些人很奇怪,好像就是為了來這裏砸場子的。”

“是麽,你也這樣感覺?”老鴇子冷笑一聲,淡淡說道:“果然是這樣,我剛才就感覺不對勁,這些人來這完全就像是要找事似的。大把靈石扔出來了還什麽都不求,隻要吃喝,就算在這裏吃一年也吃不下那麽多極品靈石啊。”

“如此看來,就是他們幹脆就沒想著要把靈石給我們,也許一會就會動手,然後再把靈石搶回去。”少年同樣跟著分析道。

老鴇子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去把陶神師請來,就說這裏有鬧事的。”剛說完,她又說道:“再找幾個人去豔來樓盯著,我倒要看看程豔那老女人還能玩出什麽花樣。”

老鴇子在下令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剛才的諂媚,當真也是有著幾分女強人的味道。隻是她終究是猜錯了李名揚他們此行的目的,這個老鴇子縱使想破了頭皮,一輩子經曆的事情也不過就是青樓和青樓之間的明爭暗鬥,這一次他已經算是謹慎到了極點,也不過認為是競爭對手豔來樓把李名揚他們請來故意找茬,然後趁機打砸一番。

終究是鼠目寸光了些,這世上好像還真沒有哪個青樓能有這樣的實力,能請得動這七個人一起出手。如果真能做到的話,那個青樓的生意至少已經遍布整個天府了吧,青樓界的龍頭老大,不過貌似是肯定不存在的。

長青大帝雖然始終都在吃喝,但卻一直都習慣性的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馬良更是在一進入雲來樓後就直接將留音蟲散布了出去,對於老鴇子和那少年的對話,這些人現在自然也都已經了如指掌。

相互之間又對視了幾眼,收起了玩笑之心後他們的樣貌自然也不會成為任何阻礙。李名揚依舊在悶頭大吃,但卻在傳音下著命令。

“大帝,夜影,馬老,你們三位按照原計劃去做就好。”

“嚴二哥,咱們一會守在這裏先打一陣,千萬不要戀戰,打完之後趕緊逃走。”

“林輝,準備好飛獸,隨時觀望局勢,找到最合適的時機咱們就撤。”

其實也說不上是什麽命令,無非就是分兵而已。不過現在這個情況下,這樣的計劃多少還是冒險了一些。長青大帝有些擔憂的傳音說道:“真的沒問題嗎,金橋縣裏可是足足有一千神職修士的,一個不慎落入包圍圈的話可就危險了。”

長青大帝現在不敢輕易離開,自然是因為李名揚的這個計劃有些大膽的過分了。這次他們沒有一個好的軍師在隊伍裏終究是一個很大的硬傷,李名揚經過長時間的洗禮自然已經是修煉的很擅長勾心鬥角,但在策略方麵終究還是稍顯不足。可是就算如此,他也已經算是最優秀的存在了。

這次的計劃很簡單也很粗暴,他們這次挑選雲來樓雖然是臨時起意,但也是經過仔細觀察得出的結論,能夠在一個神殿控製的地方上-將這種生意做到這麽大,如果跟神殿沒有聯係的話,絕對出鬼了。所以他們就是打算在這裏惹事,事實上老鴇子也沒算猜錯,李名揚他們這次來擺明了就是要砸場子的。隻不過並不是青樓之間的鬥氣,而就是為了引出更多的神殿裏的神職修士,甚至是引出主教。

說到底,他們終究不敢在神殿裏做事,一旦在神殿裏將主教擊殺的話,說不定他們的行蹤就會瞬間暴露,並且在神殿裏出手的那個人的信息也會馬上傳到乾安府神殿當中,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多的將神殿裏的修士引出來。金橋縣主教終究是個正值壯年的修士,放在軒轅界就是一個威猛的戰將,看到有人在他的地盤上這樣鬧事,肯定是要出麵懲戒凶手的。

李名揚他們負責的就是在這裏將趕到這裏來的神職修士們拖住,將事情鬧大之後把神殿裏的那些神師之類的都給引出來,然後將主教幹掉。想要幹掉金橋縣主教對現在的他們來講應該算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了,所以需要馬良和長青大帝以及夜影這個優秀的刺客一起聯手才是最保險的。

長青大帝對於他們這個合租拿下一個區區的玄靈境五重修士還是一點都不擔心的,他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李名揚他們這邊的安全。長青大帝說的對,金橋縣裏畢竟有一千修士,天府跟軒轅界最大的不同就是這裏的所謂的低階修士的修為都普遍偏高。一千神職修士裏至少有三成是虛靈境的修為,如果真的一起出動的話,就算是李名揚他們也未見得能招架得住。

“沒事,這不是有馬老的小麻蟲嗎。”李名揚很隨意的說道。

小麻蟲自然不會是普通的小麻蟲,這些就是當初在挑戰龍都的時候也立下巨大戰功的蠱蟲,經過馬良的不斷研製,已經徹底變異的小麻蟲就算對虛靈境修士也有一定影響,至於虛靈境以下就算不敢說是通殺,也已經有極大的影響了。

可是這畢竟是天府,小麻蟲的第一戰就要打的這麽刺激自然不是什麽穩妥的方法,李名揚自然也知道長青大帝擔心的是什麽,長青大帝的想法就是他們一起在這裏抵擋,然後等到金橋縣主教被引來後,直接在這裏將他幹掉。隻是李名揚之所以強烈要求他們先一步行動,也是因為怕失手。

現在長青大帝和夜影畢竟隻是剛剛恢複玄靈境的修為不久,雖然當初他們的高度都相當的驚人,可是實力跌落了就是跌落了,在這樣的局勢下想要布置一個鬥魔陣也已經派不上太大用場,鬥魔陣想要發揮出那樣的威力,首先就需要在很小的範圍裏布陣,如果鬥魔陣布置的太大,威力也會大打折扣,而如果主教被吸引過來,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被他們引著撞進一個法陣裏。

不管懂不懂陣法,一個玄靈境五重強者單憑在氣息上的判斷,也是可以很輕易就判斷出來在一個地方到底有沒有法陣的,沒有能徹底隱匿氣息的法陣,但是卻有能徹底隱匿氣息的修士,長青大帝和夜影就是最好的配合,馬良再從中幫忙,隻要偷襲得手,金橋縣主教絕無生還的道理。他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殺主教的,其他的東西根本不值得一搶,要說其他資源,長青大帝他們現在使使勁湊一下,說不定都能在乾安府神殿裏買一個神師的神職出來。

那群天府的窮鬼們,切!

“就這麽說定了。”李名揚不想再拖延,這次算是正式下令道:“就按我說的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