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脈

第十三章:動手

寬闊的沙地上,蛇衛體內噴湧而出的能量流,不斷的擴散著,讓得黑鱗蛇族中的燈光一盞接一盞的被點亮了起來,從沙堡中走出的蛇人,渾身上下都在不住的顫抖著。

一道顫顫巍巍的黑影遊走在蛇人之中,上下嘴唇不段的張合著……

“小子,你是第一個敢對我出手的人類!”望著伸展出黑翼懸浮在自己前方的少年,蛇衛怒目圓瞪,陰沉的臉上,嘴角高高的翹了起來,一跟手指粗細的蛇杏從他口中吞吐而出,不斷的抿舔著嘴唇。

在沙漠,身處於黑鱗蛇族之中的蛇衛可以說是除了沙王之外,他的實力是最強大的,並不是因為他的修為,而是因為他能夠控製,脅迫黑鱗族人。

之前的驚慌,當然是他為了引出葉君而設下的圈套,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但是在這個沙王即將蘇醒,地元參將要出現的時刻,他可不敢托大,因為他隻感覺到了一股凜冽的劍意,以劍意來作為評判的話,他根本不知道葉君的修為怎麽樣,所以,他才是會裝出一副驚慌的模樣,似要逃回黑鱗蛇族之中。

不得不說,他的這個計劃的確非常的好,若是來人真的是修為超越了他的強者的話,以他的修為便是能夠在瞬間回到黑鱗蛇族之中,威脅黑鱗蛇人趕走來人,甚至滅殺。若是來人的修為不是很強的話,他便可以將來人引出來,並一舉擊殺。

可惜,蛇衛設計的雖然很好,但是他卻不知道,那劍意正是葉君故意釋放出來,讓他察覺到的。

“我不喜歡與將死之人聊天,特別是像你這樣的人妖!”葉君繼續刺激著蛇衛的大腦神經,可是蛇衛卻並沒有被怒火衝昏頭腦,反而陰陰的盯著葉君,眼珠轉動間,又再一次在周圍的沙地之中掃視了一遍。

確認了周圍沒有任何異常的能量氣息之後,蛇衛才是陰陰的笑了笑,再次伸出他那手指粗細的漆黑蛇杏,冷笑著說道:“很久沒有離開過沙漠了,也很久沒有吃過人肉了!”

“你不覺得你說的廢話太多了嗎?”神色淡漠的瞄了蛇衛一眼,葉君手掌緊握匕首,宛如雷電般的暗紅色靈氣流驟然爆發而出,將得在匕首上不斷吞吐著的劍氣染得通紅。

黑翼一展,隨著一個破空聲響,葉君的身體驟然前傾,頓時化為一條黑線朝著蛇衛暴衝而去,這般速度讓得周圍的一些蛇人都是不由得驚訝起來。

望著葉君那迅猛的速度,蛇衛的臉色越假陰沉了起來,旋即冷笑一聲,手中綠芒一閃,一對通體幽綠,刃口薄利的短劍頓時出現在了其雙掌之中。

隨著短劍的閃現,一股凶悍暴戾的氣息頓時從其體內爆發而出,替代了其之前散發出的那股能量流,攜帶著一股刺耳的破空之聲,狠狠的繪動雙臂,朝著暴掠而來的葉君的腦袋猛劈了下去。

“鐺……”

清脆的金鐵相交之聲,從兩人對撞之處,迸發而出,隨著響聲的傳來,一股凶猛的勁氣亦是自匕首與短劍間暴湧了出來,頓時,兩人腳下的黃沙宛如沒巨力捧灑一般,彌漫半空。

緊握著匕首,在這凶悍的對撞之間,葉君急退而出。而反觀那蛇衛的身形,卻是宛如磐石一般,毫無動搖。

“哼!皇階都沒達到,還敢對我動手!”見得葉君倒飛而出的身形,蛇衛冷笑一聲,但卻沒有追擊,反而依舊站在遠地靜靜的等待著葉君的攻擊。

“MD!”蛇衛的反映讓葉君不由得狠狠的暗罵了一聲,他的打算是將蛇衛印到自己之前躲藏的位置,可是蛇衛雖然言語狠毒,但卻沒有大腦發熱,看他那模樣,似乎即使葉君離開,他也不會追擊。

沒有緊皺,葉君的大腦不停的轉動著,想像著有什麽方法能夠將蛇衛引過來,若是蛇衛一直不被引誘過來的話,他的計劃也就泡湯了。

“看樣子,你是沒那個膽子離開黑鱗蛇族啊,那麽就比比誰的耐力更持久吧!”葉君輕笑一聲,身體周圍靈氣暴湧,匯聚在其手心的匕首之上,與吞吐在匕首上的劍氣互相融合起來,逐漸的形成了一個熾烈的紅色光團,那劇烈的能量將得其周圍的空間都是逼迫得振蕩了起來。

見得葉君的動作,蛇衛臉色開始有些凝重了起來,他能感受到那把匕首上散發著的劇烈的毀滅能量,雖然這個程度的能量他還能夠抵擋,但是葉君那神秘的靈氣卻是讓他忌憚不已,一般情況下,就算是同階強者想要破開他的鱗甲都會很困難,但是在葉君之前的攻擊下,他的鱗甲竟是破損,碎裂了開來,他能夠感覺到葉君之所以能破開他的鱗甲,所靠的完全是那奇異的靈氣以及鋒銳的劍氣。

“唰……”

就在蛇衛滋牙咧嘴憤恨的盯著葉君的時候,沒有了那股特殊氣息的壓抑,其身後的蛇人在一個黑影的帶領下,逐漸的後退著,沒一會兒,整個黑鱗蛇族便是徹底的空蕩了下來。

顯然,蛇衛也感覺到了身後的變化,當得其正準備轉身發出那股蛇類王者的氣息的時候,一個破空之射幹卻是突然的躥進了他的耳中。

在葉君手臂的甩動下,那彌漫著毀滅能量的匕首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朝著蛇衛的腦袋突襲而去,其劃過的空間,在這股能量之下,都是整齊的蕩起了一層層圓形的漣漪,在漣漪的擴散下,一股來勢凶猛的破風之聲驟然劃破長空,振蕩在沙衛的耳中。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見得那飛射而來的匕首,蛇衛緊緊地方皺起了鼻頭,雙目之中似乎燃燒著一團火焰,雙臂一震,一股比之前強大數倍的氣息頓時從其身體周圍噴射而出,想成一個圓柱形的勁氣牆,其身形在這股勁氣牆的遮擋下,竟是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鐺……”

幽綠的匕首將得那飛射而來的匕首震飛出去,蛇衛終於是移動了身形,蛇尾重重的砸在沙地之上,身體瞬間宛如離弦的煎一般,驟然飆射而起,兩把短劍在雙手的合攏下,組合成了一把銳利的尖刺,將得周圍的空間劃出一道黑痕,攜帶著無比的威勢,直接朝著葉君的腦袋猛刺而去。

“小子,給我去死吧!”

蛇衛的聲音顯得有些嘶啞,但是其飆射的速度卻是異常的快速,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葉君的身前。

猛然轉身,在黑翼的煽動下葉君淩空一個翻轉,那幽綠色的短劍頓時貼著他的胸口擦了過去。

“給我下去吧……”

異常危險的避開了射衛的攻擊之後,葉君一個前空翻,被暗紅色靈氣流完全包裹起來的雙腳狠狠的踩踏在了蛇衛的後背之上。

見得葉君的動作,蛇衛尾巴一甩,便是朝著葉君席卷而去,蛇尾攜帶著一股凶猛的勁氣,若是被掃中的話,葉君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危急之時,葉君黑翼一煽,身體頓時朝著上空升了上去,避開了蛇尾的攻擊之後,手中銀芒一山,隱殺便是出現在了其手掌之中。

“嘭嘭嘭……”

手指摳動間,三顆靈氣彈在葉君的控製之下,分別撞擊在蛇衛的腦袋,後背以及蛇尾之上,蛇衛的身形也因次微微的怔了怔,再那蛇尾之上,一個手指大小的孔洞之中,一股粘稠的血液正不斷的湧流而出。

因為打向其尾部的靈氣彈在葉君的控製下,從那碎裂的鱗甲之中穿透了進去,所以才是能夠真正的傷到蛇衛,而打向其頭部以及後背的靈氣彈卻是在蛇衛那變態的防禦之下,消散字了空中。

趁著蛇衛受傷之際,葉君雙腳再次猛踏而下,狠狠的踩在了蛇衛的後背之上。

後背傳來的巨大力道將蛇衛的身體,筆直的砸到了黃沙之上,然而就在蛇衛發現胸下有著一把森白的骨劍之時,一層幽綠色的光罩瞬間便是出現在其身體周圍,將其保護得嚴嚴實實的。

雖然再其胸口下方的隻是一個劍柄,但是自大的蛇衛,怎麽能夠容忍自己被一個小小的五星靈王逼迫成為這副模樣。

“嗷……”

震天的吼聲從蛇衛的口中傳了出來,劃破了這寂靜無聲的黑夜,那近乎扭曲的臉龐,猙獰得讓人心生寒意,顯然蛇衛真的怒了,他要把眼前這個小小的人類撕裂,吞下腹中,隻有這樣他才能夠消氣。

“準備使出全力了嗎?可惜已經來不及了……”葉君冷笑一聲,懸浮在半空的身體輕盈的飄飛而下,在距離蛇衛兩米的半空停了下來,旋即雙手一合,一個個奇異的手印,在其雙手的不停變換鍵,快速的結了出來。

“乾坤劍第四式…劍籠!”

冷喝之聲,從葉君的口中傳了出來,頓時一股凜冽的劍意從其身上驟然爆發開來,在劍意的引動下,靜靜的插在蛇衛身下的,被劍氣包裹著的骨劍猛然爆出一陣強光,宛如一個小型太陽一般,一道道手臂大小的劍氣從光團之中不斷的飛射而出。

與此同時,一股暗紅色的靈氣流宛如電流一般,從葉君朝下壓著的手心之中噴湧而出,宛如藤條一般將一道道劍氣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一個由百劍凝聚而成的橢圓型劍網,將蛇衛的身體完全的籠罩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