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箭

第二章 八犬

周昊在離開軍營之前,薛萬徹不僅寫了一封書信,讓周昊交給他的記名師傅錢君塵,而且還畫了一個簡單的地圖交給周昊,標示出了混元宗所在的大致方位。

根據地圖所示,高麗在北燕國的東北方向上。而混元宗,卻在北燕國的西北方向上。兩者之間的距離,足足有萬餘裏之遙。

這麽遙遠的距離,就算是以嘶風獸的神駿,恐怕也要走大半個月。

所以周昊也並不著急,在離開北燕大營數十裏後,便放慢了馬速,信馬由韁的往前走。

此時雖正值初春,正是萬物生機勃勃的時候。但在高麗這片形同廢墟的土地上,周昊一路行來,卻看到到處都是殘垣斷壁、荒草叢生、人煙絕跡的淒涼景象。

高麗本來就是小國,人口還沒有遼東一郡多,再經過扶桑人這一折騰,幾乎就成了一片荒蕪之地。

周昊對眼前的這副景象,已經習以為常,反而是被山虎和嘶風獸之間的較勁,吸引去了大部分注意力。

這兩個同為靈獸的家夥,誰也不對誰服氣,自從離開軍營以後,就開始明目張膽的較勁!

速度本來是嘶風獸的長項,但狂奔了幾十裏之後,山虎這家夥居然絲毫不落下風!寸步不離的緊緊跟在嘶風獸身側!甚至還不時挑釁的似的跑到嘶風獸身前,一對盯著嘶風獸的眼睛裏,透著滿滿的不屑!

而嘶風獸那對大大的黑眼睛裏,也滿是高傲的神色。若不是周昊牢牢勒住韁繩,嘶風獸恐怕真的會被山虎挑逗得發力狂飆。

直到跑出接近百裏之後,山虎的耐力終於落了下風,快要跟不上嘶風獸的腳步了。

看著氣喘籲籲的山虎,嘶風獸的眼睛居然透出幾分得意,腳步愈發輕快起來!

山虎這家夥豈是能吃虧的主?看見在嘶風獸的長項上,自己實在不是人家的對手,幹脆四足一撐,一躍跳到嘶風獸的背上,居然就趴著不動了!

嘶風獸比普通馬長大出了數尺,別說一個山虎,就是再來兩個人,那寬闊的背部也同樣能容得下。

嘶風獸看到山虎居然跳到了自己背上,頓時滿是不甘的打了一連串的響鼻。

周昊見狀,哈哈一笑,連忙輕輕拍了拍嘶風獸的脖子,將嘶風獸給安撫了下來。

就這樣,一人、一騎、一獒,隻是半天時間,就奔出了二百來裏地。

時間已經到了正午,肚子開始咕咕叫的周昊,找了路旁的一條小溪,就著清澈的溪水,開始吃起幹糧來。

隻是還未等周昊吃飽,從身後就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周昊略感訝異的回頭一望,隻見從自己的來路上,一群騎士正飛快的馳來。

周昊的眼力驚人,還在兩百丈開外,便已經將這群騎士的情況看個清清楚楚。

隻見這群騎士共有八人,每人除了**的坐騎,手裏還牽著另外一匹空著的坐騎。這八名騎士,全都身著一襲紫袍,滿臉焦急之色,正急衝衝的朝著自己的方向馳來。

看見這八名騎士,周昊的瞳孔頓時微微一縮,低聲道:“居然是姬越的那八條犬!看這架勢,莫非是衝著小爺來的?”

想到這裏,周昊臉色一冷,默不作聲的摘下背上的牛角弓,又將嘶風獸鞍旁的箭壺背在了背上。

那把星銀弓雖強,但實在太消耗內勁了,周昊自問現在還用不了。

周昊又想了一想,又將那麵銀色的小盾,從包裹裏取了出來,藏在了衣服下麵,護住了胸口要害。

做好這一切,周昊這才不疾不徐的走到大道中央,凝神靜氣等那八犬的到來。

隻是轉眼之間,那八犬就看到了站在大道上的周昊,眼中頓時流露出大喜過望的神色。

他們以為周昊出了軍營,肯定會仗著嘶風獸的速度,有多快逃多快,有多遠逃多遠。要想追上這小子,恐怕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沒想到,這才半天的時間,不過追出了二百裏,就追上了周昊,這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

八犬中為首的一人,見到周昊的身影,頓時喜上眉梢,大聲呼喝道:“兄弟們,趕緊散開圍上去,千萬別讓這小子逃了!”

其他七人聽到此言,紛紛散了開來,以一個扇形,飛快的向周昊圍了上來。

等到了周昊身前六七十丈,八犬這才翻身下馬,一臉警惕的步步逼近。

周昊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冷眼看著他們逼了上來,卻絲毫沒有要搶先動手的意思。

那八犬看著沉穩如山的周昊,眼神中也詫異無比,紛紛對視了一眼,不知道這小子究竟打的是什麽主意。

八犬直到逼到了周昊身前二十來丈,這才停了下來。

隻見為首一人死死盯著周昊,傲然道:“周爵爺想去哪裏?怎麽不打一聲招呼,就離開了大營?我等奉監軍大人之命,請爵爺回大營一敘!”

周昊冷眼一瞥為首的這個四十歲左右的黃臉漢子,嘴角一咧道:“小爺已經向大將軍辭去一應軍職,要去哪裏關你們屁事!娘娘腔要請小爺回去?嘿嘿,忙著呢,沒空!”

那為首的黃臉漢子陰陰一笑道:“辭去一應軍職?那閣下還是北燕子民吧!現在北燕的七殿下請你回去,閣下無論如何都要隨我等走一趟!”

這八犬數次見識過周昊的箭術,深知如果用強,恐怕不賠上兩三條人命,是拿不下這小子的。所以先禮後兵,期望周昊能傻啦吧唧的跟著他們回去。

周昊嘴角掛著一絲譏誚:“回去?回去了恐怕就走不掉了吧?你們的娘娘腔主子,恐怕已經磨好了屠刀,等著要將小爺千刀萬剮了吧?”

“嘿嘿,閣下想到哪裏去了,你是大將軍的人,殿下怎麽敢動你?”

“當我三歲小孩呢?就算你們在軍中不敢動手,那等回到北燕之後呢?恐怕不止是小爺,就連小爺的家人,姬越那娘娘腔都惦記上了吧?”

一切的謀劃都被周昊看穿。話說到這個份上,八犬知道今曰是不動手不行了。

為首的黃臉漢子笑容一斂:“既然如此,小雜種你就納命來吧!”

說完一揮手,八犬紛紛掏出兵器,不分先後的向周昊猛撲上來。

這八犬全是一流高手,修為最高的黃臉漢子,已經到了一流巔峰。就算修為最低的,也比剛剛成為一流高手的周昊強出一籌。

被八名一流高手圍攻,周昊頓時身陷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