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箭

第一百四十七章 殺戮真諦

“這個道字好凜冽的殺伐之氣!”

這是九幽第一眼看見神宮大門上“道”字的時候的直觀感覺。

碩大的“道”字,每一筆鐵鉤銀劃、如刀似劍、殺氣直衝霄漢。

單看這“道”字的每一筆,都是那麽桀驁不馴、撼人心魄,但所有的筆畫組合起來,卻又那麽和諧統一、自成一派。

聽見九幽的低呼,周昊微微搖頭道:“不隻是殺伐之氣那麽簡單,這個字融入了玄元道祖對以殺入道的體悟和詮釋。若是能夠悟透這個字,便能領悟到殺戮的本質!”

“殺戮的本質?”九幽望著那個道字,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周昊也同樣如此,盤坐於地,雙目死死盯著那個字,目光逐漸變得迷離而沉醉。

仿佛間,這個巨大的“道”字,開始逐漸幻化成一個高大桀驁的身影,負手昂然屹立於萬丈絕頂之巔,無上的罡風卷起他的衣角,雋永飄逸。

而細細一看,他腳下踩在的萬丈高峰,赫然是無數具屍骸層層壘築而起,其中赫然有廣場上那些石頭雕像的身影!

萬丈高峰之上的無數屍骸,仿佛早已凝固,但又從未冷卻,一股股的猩紅鮮血汩汩而出,在高峰之下,匯集成一條條的小溪,小溪匯集成河流,奔騰流淌。

最終,河流匯集成一片完全由血漿組成、無邊無際的汪洋大海!血海之中血浪翻湧、陰風怒號,無數被玄元道祖斬殺的冤魂,在翻滾、在悲戚、在怒號!

一條條扭曲變形的冤魂在血海中興風作浪,他們要發泄心中的怨恨,他們要複仇!無數條冤魂掙紮著、匯集著,最後形成一股股滔天的血浪,氣勢熏天的直奔絕頂之上的玄元而來!

“哼!”神色冰冷的玄元冷哼一聲,伸出大手遙遙一握!

“轟隆隆!”

一隻足以撐破這天地的巨手,輕輕在滔天血浪上一握,無數條冤魂瞬間被震成齏粉,重歸虛無。氣息熏天的血浪,刹那間就已經灰飛煙滅!

但冥冥中仿佛早有定數,周昊卻看見有一滴猩紅的鮮血,穿透玄元的大手,“咻”的一下,不偏不斜,鑽入玄元的眉心之間。

隻是在彈指之間,玄元那清澈冰冷的眸子,突然變成血紅一片!

“殺殺殺!”玄元口中如同野獸一般的低吼著,刹那間變得無比瘋狂。雙足在無數屍骸壘築的萬丈高峰上輕輕一點,“哧!”的一聲輕響,無數屍骸瞬間變得了漫天齏粉!

萬丈高峰轟然垮塌,瞬間煙消雲散!而玄元的身影衝天而起,“咻”的一聲,沒入無邊血海之中,舉手投足攪起滔天巨浪,將無數冤魂擊成虛無!

玄元的身影在無邊血海中越行越遠,越陷越深,再也無法自拔,最終沒入血海中消失無蹤!

幻象到此結束。周昊雙眼一花,從那“道”字演化而出的場景中脫離出來,雙眼重新恢複了清明,但立刻就陷入了沉思當中。

“這一段幻象,究竟是什麽意思?玄元道祖究竟想要表達什麽?”

“那用屍骸壘築的山峰,那血海,那鑽入眉心的一滴鮮血,還有玄元最後的結局,都昭示著什麽,有什麽寓意?”

“如果從幻象最淺顯的道理來理解,那萬丈屍山和無邊血海,自然就是玄元道祖所造的殺孽無疑。但玄元明明擊潰了殺孽的反噬,為什麽會偏偏有一滴血鑽入眉心之中,最後沉淪血海不能自拔?”

周昊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得又盯著那巨大的“道”字,再次看了一遍那幻象。

看完第二遍,周昊心中陡然生出了一絲絲明悟來。

“原來如此!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玄元一生殺人太多,難免會有濫殺和錯殺之舉。那一滴鮮血就是無辜冤魂所化,既是玄元自己的心魔,讓他沉淪殺戮道不能自拔;同時,那一滴鮮血又是因,最終結出他隕落的果!”

“殺人多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殺戮隻能是最終的果,而不能是最初的因!”

“殺戮是為了了結一段因果,若是無緣無故的殺戮引起了一段因果,那便陷入無窮無窮的因果循環之中,最終將自己徹底陷進去,心魔纏身,最終身死道消!”

“原來,以殺入道的真諦就在於此!天下可殺之人,盡可殺得,哪怕因此壘起屍山,鑄就血海!但無緣無故的濫殺和錯殺,決不可為,為之則心魔叢生,大道難求!”

這是一個簡單的道理,但能夠做到的人,卻少之又少。特別是當你修為通天、大權在握,別人的生死隻在你一念之間的時候,想要殺盡該殺之人,卻又不錯殺一人,何其難矣!

相通此節,周昊不再猶豫,突然振身而起,昂然直入那薄薄的光幕之中。

薄薄的光幕將整座神宮籠罩其中,將世間萬物排斥其外。但當周昊悟透以殺入道的真諦之後,這道光幕就完全不再是障礙,神光微微一閃,周昊已經置身其中!

“咦,這小子居然這麽快就悟透了殺戮真諦?”

天空中傳來一聲驚訝的低呼。

這以殺入道,乃是玄元道祖隕落之前,才徹底悟透的真諦。可惜,大錯早已經鑄就,一切悔之晚矣。他完全沒有想到,周昊能夠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悟透了這得來不易的真諦。

玄元道祖哪裏知道,周昊以前雖然沒有悟透這一點,但無形之間,卻一直都是這麽做的。殺起該殺之人來,絕對不會手軟。但卻從未因此錯殺一人,雖殺千萬人,卻問心無愧。

將“道”字中蘊含的真諦,和自己的所作所為兩相映照,心地坦蕩的周昊,自然能夠很快就悟透這一絲以殺入道的真諦。

周昊一步跨入光罩之中,而九幽依舊盤坐在地,死死盯著那個“道”字冥思苦想,完全沒有注意到周昊已經先走一步。

九幽的雙眼充滿了迷離和沉醉,水藍色的雙眼中漸漸充滿了血絲,渾身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起來。

很顯然,九幽還沒有悟到殺戮的真諦,就連自己都漸漸沉淪殺戮道,開始逐漸迷失掉自己了。

而就在此時,“嘭嗵”一聲,一個披著血紅鬥篷的修長身影,一下從不歸天路上衝了出來,一頭摔倒在神宮廣場之上!

定睛一看,不是血狂還能有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