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血沸騰2

第34章 發動武者鬥武者

“話說小五,之前戰院裏的武者看不出來的我修為到底是在什麽境界,是不是你幹的?”

小五點點頭,顯擺的說道,“隻要我在你的體內,就可以掩蓋你的境界氣息,除非比你高出二級的人才能探察到你的真實實力。”

胡高沉默片刻,他在計算這樣做對他的好處,高出二級意味著目前隻有爆元境的高手才能看出他的修為,這樣看起來很美但實際上反而會給其他武者一個他的境界非常神秘的錯覺,這樣就適得其反無法真正做到裝筆了。

“能不能不直接掩蓋,而是給別人傳遞錯誤的境界信息?”胡高一臉奸詐的說道。

“這個自然可以,老大想怎麽做?”

胡高想了想,自己現在是在普通堂,實力最高的是六階巔峰的武者,那就把自己的實力調整為五階,既不會被小蝦米騷擾,又能夠欺騙到比自己實力高的人,一舉兩得。

於是在兩個陰謀家的商議下,胡高開始了自己的異界裝筆之旅。

天早就亮了,胡高想了想,把小五召喚回體內,就出了門。昨天夜裏的收獲實在是太多,還是先處理掉比較好,順便再看看有沒有什麽值得購買的東西,反正他現在手裏的金幣也還有不少,用來投資總比砸在自己手上要好。

“小五,這可是在城裏,一會你可別再跑出來了,有什麽想跟我說的,直接用心神溝通就行了。”胡高忍不住提醒到,萬一一會碰到什麽好吃的,這家夥又直接跑出來,絕對會引出大禍,神獸的出現實在是太過恐怖,傳了出去搞不好整個寧城都會覆滅。

“好嘞,老大放心,等我到了二階,應該就能覺醒本命元訣了,到時候我找找看有沒有改變形體的元訣,改變了形體別人就認不出我的身份來了。”小五很乖巧地躲進了胡高的體內,他是圖騰,本來就應該待在胡高體內。

一大早,集市上人已經不少了,正所謂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看來這異界的人也都明白這個道理。

集市的大道上也有一隊隊的守衛巡邏,在他們胸前的衣服上寫著一個“魏”字,看來這裏的這塊肥肉似乎是屬於魏家所管理,這可是胡家的死對頭。

胡高異常低調的沿著路邊的店鋪一家家的掃了掃,因為是一個人來的,容易被人欺騙,這裏又是魏家的地盤,所以他也隻是踩踩點,了解下基本情況。

東城的集市實際上並不大,真正的店鋪也就大概二十來家,要在前世來看,算是很小的規模,買賣涵蓋的東西看起來也都是些比較基本的東西,更像是一個小型的補給點,因為光是吃飯的食坊就由數間,而且一家比一家高級。

除了沒有販賣武器和裝備的鋪子外,丹藥坊、木工坊、食材坊、成衣坊都有好幾家,甚至還有一家書香坊是販賣元決的,胡高進去看了下掛出來的價格,同等級的元決都要比戰院要略貴,說明戰院還算是比較公道啊。

找了半天,並未看到傳說中的拍賣行,看來等碰到極樂的時候,得向他谘詢下寧城裏的基本概況,要不然像自己這樣無頭蒼蠅般亂跑,實在是有些耽誤時間。

時間就是生命,對於現在的胡高來說,尤為珍貴,為了擊敗胡無雙,他必須與時間賽跑,快速提高自己的實力。

一番不算太仔細的探察後,胡高將所有的收獲統一打包賣給了一家寄售行,這家鋪子到是有趣,不管你是來賣什麽東西,他都可以給你估出一個價格全部收下,不過價格要比你自己分別處理低上不少就是了。

胡高要的就是這種比較輕鬆的方式,簡單的一番討價還價後,一共賣了有四千多金幣,也算是收獲頗豐,特別是那顆蛇膽,單是一樣就賣了一千金幣,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麽重要的用途。

臨走時,寄售行裏麵的老板突然走了出來,這是一個胖的有點不像話的中年人,臉黑的像一塊木炭,要是額頭上畫個月牙,還真像前世電視裏的包公形象。

這人喊住轉身要走的胡高,眼神裏泛出一道精光,片刻之後才說道,“小兄弟身上看起來秘密不少,不過我胖大頭並不關心這個,什麽時候能去龍甲山脈的時候,還勞煩您再來一趟小店,到時候有些事情要拜托你。”

“主人,這家夥的境界我也看不穿。”小五提醒道。

胡高楞了楞,現在的小五可以看出爆元境武者的實力,難道眼前這個丟到煤炭堆裏都會被扔到爐子裏去的家夥會是一個絕世高手?真要這樣的話,他有啥需要的自己搞定不就行了,何必要找我?

也許,這家夥也有掩蓋自己氣息的辦法吧,要不然他怎麽會主動談及自己的秘密?

胡高並不想跟這種來路不明的人多做接觸,不過他也沒有直接拒絕對方,而是點了點頭,說道:“我要的價很高。”

“這個不是問題,我在這裏等著你下次來。”胖老板並未多言,轉身又鑽進了鋪子的裏頭。

在去戰院的路上,胡高跟小五研究了半天,也沒想明白他們的破綻在哪裏,出於胡家傳承者的身份,胡高覺得這件事還是有必要讓胡茵雪知道,在魏家的地盤裏有這麽個怪人,可實在不是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再次踏入普通堂,眾多武者就開始對著胡高指指點點,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其中許多人眼中仍舊是有著戰意迸射,根本未將昨日楊樂的警告放在心上,哪怕是被懲處,他們都不會放棄挑戰胡高的這一機會,特別是有幾個凝影境六階的武者在發現胡高的境界隻有五階的時候,心裏麵更是暗爽不已。

他們現在就怕胡高昨天會不會被吳瓊給打怕了,從而再也不接受任何人的挑戰,畢竟楊樂的警告擺在那裏,誰要是敢隨便去動他,後果肯定會相當嚴重。

“嘿嘿……原來這些人還是想要挑戰我,還怕你們不來挑戰我呢,這下算是好辦了。我就等著你們來挑戰。”

胡高一臉的悠哉,他並沒有打算朝著十堂走去,而是直接朝著會武台的方向走去,隻丟下一句輕飄飄的話:“今天與昨天一樣,我隻接受四個人的挑戰,這四個人出的彩頭必須要達到五千金幣,而且在我趕到會武台前,占領住四座會武台,免得我到時候再去看是誰要挑戰我。當然,如果你們怕被楊樂給抓了起來,那就一邊看熱鬧去。”

丟下這句話後,胡高不去理會眾人的反應,兩手撇在身後,慢悠悠地走向會武台,一點也不著急,想多留點時間給這些學員。

胡高的這一句話,幾乎是不到兩分鍾時間,就傳遍了普通堂所有學員的耳中。

整個普通堂,再次沸騰,一道道人影迅速朝著會武台匯聚而去。

因為胡高的話,整個普通堂的人都沸騰了起來,幾乎所有的學員從教室裏跑了出來,朝著會武台跑去。

他們無法想象,經過昨天的血戰後,胡高居然還願意接受別人的挑戰,實在是太瘋狂了。

不,準確地說,不是他接受別人的挑戰,而是他向別人發起了挑戰。

幾乎是向整個普通堂的人發出了挑戰。

哪怕他是讓別人拿五千以上的金幣當彩頭,而他自己則是什麽都不拿,可沒人會關心這一點,已經沒人去關心彩頭。

所有人都在期待,接下來的戰鬥,胡高會不會又與昨天一樣,浴血奮戰,最後胡茵雪出麵,將這些挑戰他的人給抓起來關禁閉。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丟人可就丟大了。

“嘿嘿……都想擊敗我,體現出自己的人生價值麽?”

胡高很快就來到會武台下麵,看到前麵黑壓壓的一片人頭,心裏歡快地笑了起來,讓你們現在興奮,待會有你們震驚的時候。

修為突破到凝影境六階,胡高不再覺得普通堂還有能作為他對手的人。別說是普通堂,他現在都想試試看自己的實力能不能和入室堂的人戰鬥了。

四張會武台上分別站立了四道人影,四人身上衣衫多多少少有些襤褸淩亂,想來是剛剛短暫的時間裏經曆了一番挑戰,最後擊潰了對手,方才能夠穩站在會武台上。

不過他們的氣息卻是強大異常,胡高看到,其中一人就是吳雲,另外三人比他也弱不了多少。

“胡高來了,快讓開,離他遠點,不然待會楊樂帶執法隊的人來,要把我們給抓去了。”

“不錯,昨天那些人倒黴,我們這次可要學乖點。”

“怕毛啊?待會等這四個人挑戰結束了,我還要接著挑戰呢,希望胡高能夠在這四個人手上支撐下來吧。”

“就你?不要覺得自己稍微有點實力,就真的很了不起啊,胡高的修為雖然不高,但他的戰鬥力可不是吹出來的。”

胡高靠近會武台,下方眾學員紛紛退讓,給他讓出了一條道路來,讓他通向會武台。

聽到眾人議論,胡高心裏好笑,看來真是到哪裏都少了這些無知的圍觀群眾,再看看台上略顯狼狽的四人,也不過是跳梁小醜,自己隻是略施小計就讓他們自動入甕,真是無趣的很啊。

不過,不看人麵看錢麵,為了那數不清的金幣,今天就把這些渣渣們一次性解決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