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血沸騰2

第830章 慕錦讓人‘發指’的行為

此時此刻,胡高的心裏有一些發麻。原本,他感覺到自己擁有兩百名爆元境的武者,就已經算是擁有著一份強大勢力的人了。可是現在,比起這小妞所說的,卻根本就算不得什麽。

這個村子裏麵如果真的擁有一千多超過了化形期的武者的話,那這個村子,是一個多麽可怕的村子啊!

而且,這還僅僅是胡高的保守估計而已。要知道‘幾千’這個詞,相當於是‘大於等於兩千’啊。一千化形境的武者,那還隻是胡高不敢去想而已!

一時間,胡高的臉色已經有一些發白了。他實在是不敢想,如果這個村子突然出現在了外界,而不是在這迷霧之海裏麵,那會是一股多麽可怕的力量。

隻不過在稍稍地感歎了一番之後,胡高又皺著眉頭,緩緩地轉頭朝著他身邊的箐箐看了這去,這小妞的話,他實在是不知道該不該去相信。畢竟這樣的數量,實在是有一些太可怕了點。

箐箐好像是看出了胡高不相信自己的話一樣,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她朝後退了一步,開口向胡高輕喝了起來,“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絕對不能再拿我怎麽樣了。是你不相信而已,不是我在騙你!”

胡高甩了她一個白眼,而後他才接著開口向箐箐問了起來,“那你們的村子在什麽地方?”頓了一下,胡高又皺著眉頭警告著箐箐,“別再跟我說什麽迷霧之海之類的了。我要的是一個具體的位置。”

箐箐白了胡高一眼,冷喝了一聲,“知道了啦!反正你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麽樣,你要是敢跑到我們村子裏在去的話,你肯定會被打死的!“

說著,箐箐轉頭朝著四周觀看了起來。胡高沒有打擾她。他知道這小妞是在尋找方位。胡高隻是冷冷地盯著她,以防萬一這個小妞會突然逃走。

過了好久之後,這小妞才回頭看向了胡高,東西她伸手指向了東邊,“從此地往東走一百裏的距離,會到迷霧之海的邊緣地帶,靠近東海。一直沿著海岸線往背走大概幾十裏的地,就能夠到我們的村子了!”

聽到這話,胡高的眉頭不由得緩緩地皺了起來,如果這小妞說得是真的,那這裏離他們的村子還有些距離。

胡高現在,隻能夠以這小妞說的全都是真的為前提去考慮問題了。

再頓了頓之後,胡高又接著開口向箐箐詢問了起來,“你們村子派出了多少人來獵殺我們!”

“加上我的話,恰好就是一百名!”箐箐想也沒有想就回答了胡高的問題,“我們獵殺你們,都是做為我們的成人禮的!”

“一百名?”胡高的眉頭緩緩地皺了起來。他回想著之前的情景。之前那些圍獵人的人,大概有二三十名左右。

如果隻是一百名的話,現在那二三十名已經被他嚇走了,估計現在應該是返回他們的村子去請求那些所謂的‘大人’出手了。

而剩下的如果分散了開來,去尋找胡無雙他們的話。這對於胡無雙他們來講,胡無雙等人應該還不會有什麽危險。

至少在那二三十名武者返回他們村子的時候,胡高的其他的同伴們都還算是安全的。意識到這一點之後,胡高不由得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暫時可以不用去想那麽多了。

“那你們有沒有找到我們這些外人的方法?”最後,胡高有些期待地開口向箐箐問到。

聽到這話,箐箐像是看白癡一樣地看向了胡高。她一邊搖頭,一邊開口向胡高說到,“怎麽可能會有這樣的方法?我們也隻能對你們進行搜索,然後再獵殺而已!”

“那你們是怎麽知道有外人進入了這迷霧之海的?”胡高一愣,如果他們沒有辦法搜尋進入到迷霧之海的外人的,那他們是怎麽知道有人進入了迷霧之海的?

“哼!”就在這個時候,隻見到箐箐朝著胡高重重地哼了一聲,而她的臉上在這一刻露出了一副十分不爽的表情,“這都要怪你們自作自受!”

“這話怎麽說?”胡高的眉頭稍稍地皺了起來,萬分不解地看著這小妞。以胡高對自己的同伴們的認知,他們是絕對不會幹出什麽出格的事情的。而照箐箐這說話的語氣,肯定是有人對他們做出了不好的事情。

“該死的,該不會是五大聖地的武者吧!”就在這個時候,胡高的眉頭狠狠地一挑。說真的,除了聖地的武者之外,他也想不出還有其他的人會幹出什麽不好的事情了。

照那些五大聖地的人的性格,肯定就在看到這群人之後,就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向他們下著命令,或者是又想要將他們給收到麾下!

“你們這群入侵者,肯定都以為自己很厲害。我們這些隱居起來的人全都是一些普通人吧!”這個時候,箐箐狠狠地白了胡高一眼,“我們本來就不喜歡外人,本來也隻是打算將你們趕走而已。可是沒想到,有一個入侵者跑到了我們的村子裏麵。還調戲了我們的族長。你說你們該不該死!”

“沃茨法克!”胡高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副嚇了一大跳的表情。誰這麽大的膽子,跑到了那強大的村子裏麵,而且還調戲了別人的族長。這不是找死了嗎?

而照箐箐說講,那就不是五大聖地裏麵的人呢。

“難不成是慕錦?”胡高的眉頭一皺,仔細地想了一下。最後,他不得不把目光落到了慕錦的身上。

那個家夥,平時也隻有在慕卓衣的跟前才會擺出一副好大哥的模樣。而慕卓衣沒有在他的身邊的時候,他就騷得不得了。恨不能向天大吼,‘老子最帥,美女快來’似的。

現在他們被空間裂縫吸扯了這詭異的地方裏麵。慕錦肯定也跟慕卓衣分開了。那這對慕錦來廛,還不是相當於猛虎入山,蛟龍歸海一般。任他搞風搞雨呢?

想了一下,除他自己之外,也隻有離了慕卓衣的慕錦能夠幹出這樣的事情了。花榮是不懂這些的。韓衝是有色心沒色膽。平時雖然也跟慕錦走得近,可是還沒有悶騷到那個程度。如果不是美女主動獻身,估計韓衝也是沒有膽子去跟別人搭訕的!

至於雲豐,胡高感覺他喜歡韓衝比喜歡任何一個人都要多,他肯定也不會幹出這樣的事。

“媽蛋!”胡高大罵了一聲,然後才朝著箐箐開口詢問了起來,“那個調戲你們族長的人,長什麽樣子?”

“我不知道!”箐箐搖了搖頭,“等我們族長發出信號的時候,那個入侵者就已經逃走了。走的時候,隻留下了一連串大笑聲!”

“是不是筆得很猖狂,很不可一世?”胡高皺著眉頭開口詢問了起來。

箐箐愣了一下,然後朝著胡高重重地點了點頭,“你果然認得他,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什麽好東西!”說到這裏,箐箐看了看自己一眼,“幸好我還是個小孩子,你還不能跟我生孩子。要不然你肯定會要我跟你生孩子的!”

胡高頓了一下,不由得再一次轉頭朝著箐箐看了過去。如果全世界的小孩子都長成她這個樣子,那還了得。

不說長相,如果小孩子都是像她的這身材一樣,**肥.臀,健美有力。那麽喜歡幼女在胡高看來,絕對不是什麽變態的事情。

隻不過這個時候,胡高又不由得輕輕地啐了一聲。照箐箐這麽講的話,那個家夥肯定就是慕錦無疑了。

“這王八蛋,就應該把他跟卓衣綁到一起。怎麽比我還能闖禍?”胡高在心裏大罵了一句。風流沒有錯,好的風流那是風雅。可是沒有節製的風流,那就是下流了。你說好端端的跑去調戲人家的族長幹什麽?

就算人家族長是個大美女,但是想來年紀也應該是不小了吧。難道這樣都忍不住?

胡高在心裏把自己能找到的難聽的話全都套在了慕錦的身上,這才又將眉頭皺了起來,一臉好奇地開口向箐箐詢問了起來,“你剛剛說最開始是要把我們趕走,你的意思是我們還可以離開這裏?”

箐箐點了點頭,“隻要我們拿到族長的信物,你們就能夠打開結界離開了!”隻是這個時候,箐箐又朝著胡高搖了搖頭,“至於現在,你們想要離開,根本就沒有可能了。族長現在氣得不得了。說是恨不得把你們的皮都給扒了!”

“該死的!”一聽到這話,胡高又忍不住大罵了起來,“該死的慕錦,你到底對那族長做了些什麽?”

身為一族之長,肯定要有一定的胸襟,而且也應該是具有足夠的智慧與冷靜的。尤其是這個村子裏麵還有這麽多的強者,做為族長肯定也弱不到哪裏去。

能讓這樣一個統領一千多化形境強者的族長說出要扒了他們的皮這樣的話,她肯定是已經氣到不行了。

想都不用想,慕錦肯定是做了讓人發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