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寂滅

黑色,滿眼的黑色。

麵積不小的萬辰島之上,此時唯一剩下的,隻有這漆黑的顏色!

荒蕪,死寂,整座小島,完全沒有半點生機!

便好似蒼天嫉妒這萬辰島,天降神罰,將他徹底毀滅一般,這萬辰島,此時,已經死了!

四處都是被燒焦的痕跡,四處都是斷斷續續的焦炭,完全,找不到半點活著的東西。

走在這島嶼之上,喬牧舒甚至有著一種錯覺。

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是不是早已經,徹底毀滅了?

“這裏的毀滅,至少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一個男子,在地上化出一道小小的陣術,一邊將雙手摁在地上,一邊道。

“大火,燒盡了這裏的一切,天空,烏雲一片黑色的閃電從天而降,毀滅了這裏的一切!”

男子的臉上,突然變得一片煞白,急忙睜開雙眼,大吼道,“這地上還有那殘留的力量!”

喬牧舒皺了皺眉頭,腳下,一道元氣已然滲入地下。

他自然不懂陣術,但是,化蝶期的喬牧舒,卻是敏感的感受著,所有的氣息。

恍惚之中,他似乎可以看到,在這地下,數百丈的岩層之下,深藏著,一個奇妙的力量!

那是一股斷絕一切的能量,有著毀滅萬物的能力,閃耀著漆黑的光芒,不停的在地下穿梭遊蕩!

僅僅是匆匆一瞥,喬牧舒便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一股可以輕易毀滅自己的氣息!

不敢遲疑,急忙將自己的元氣收了回來,喬牧舒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果然是一道詭異的能量,還是少探測為妙。”喬牧舒道。

隨後,突然皺了皺眉頭,喬牧舒輕輕一揮手,頓時,一道漆黑的墨水憑空而生,卷入地麵之中,掀起一道黑色的焦土!

“過來看看,這是什麽。”喬牧舒說道。

布置陣術的弟子,急忙走上前去,看著泥土包裹之中,那一道若有若無的流質,驚訝的叫道,“這,這分明是布置陣術殘留的元氣呀!”

雖然,這元氣早已經不再濃鬱,盡管,這元氣早已經被汙染而了無生機。

但是,精於陣術的男子,依然可以看出,這道流質,曾經起著什麽樣的作用。

“陣術有大有小,布置大型陣術,需要大量的資源,大量的時間,而這大型陣術,同樣可以換來巨大的回報。”

看到喬牧舒疑惑的看著自己,那男子急忙得意的說道。

“而這殘留的元氣,也正是這大型陣術,所殘留而下的好處之一。”

“大量的元氣聚集,會在布置陣術的地點,留下深深的印記。而這印記,既可以提高陣術的力量,同時,也可以幫助再次回複陣術。”

“但是,顯然,這裏的元氣已經被汙染了,被這天空之中的雷電給汙染了。所以,即便是想要複原這個陣術,也是不可能的。”

喬牧舒點了點頭,沉思片刻,道,“想來,布下這陣術的人,也根本就沒有想過恢複這陣術吧?”

那男子點了點頭,道,“是的,雖然沒有見到著陣術的原貌,但是,估摸著這陣術也正是引發那閃電的根源了。”

“不過,那人,到底用著陣術,想要做什麽呢?”喬牧舒不由的想到。

“也罷,在這光禿禿的島嶼之上,想要找到林耀,想來也不容易,幹脆,便查查這陣術的核心吧。”喬牧舒道。

那男子點了點頭,掏出一隻小小的白玉珠子,輸入元氣,向著地上一擲。

頓時,那玉珠化作一道白光,穿梭到那流質之中,沿著這流質,飛快的流動起來!

這白玉珠子,乃是由特殊材料製成,最擅長尋求元氣途徑,正是屬於追尋陣術核心的好東西。

感受著這玉珠的遊動途徑,那男子向著喬牧舒一點頭,已經飛快的向前奔出,朝著島嶼中央飛奔而去。

喬牧舒也不遲疑,帶上所有人,便急忙跑上前去。

“這地方也忒的可惡,竟是連點花泥都是沒有,叫我怎麽種花?”杜沁琳笑道。

玉子矜撇了一眼杜沁琳,冷冷道,“既然找不著花泥,你怎麽不那自己當花泥?”

方才,在蘭庭島之上,杜沁琳一把抓住了玉子矜,便再也沒有鬆開手。

喬牧舒雖是想要救下她來,但是,玉子矜一隻呆在杜沁琳的手中,便是他想要救,也是沒有辦法。

好在,杜沁琳倒也一直沒有傷害玉子矜,倒也讓喬牧舒鬆了一口氣。

“放心吧,我可不會浪費你這麽好用的花泥呢。”杜沁琳輕輕的伸出手來,輕輕的劃過玉子矜的臉龐。

“要知道,像你這種長得漂亮,身上又有著元氣存在的女人,可是做花泥的最好材料呢。”

說話之間,杜沁琳的手指,已經慢慢探入玉子矜的衣領之中,輕輕的觸摸著她輕滑的肌膚,手指慢彈,竟是讓玉子矜忍不住嬌吟而出。

“真是,有些等不及了哦。”杜沁琳道。

玉子矜拚命的掙紮,想要從杜沁琳的手中脫離而出,卻是怎麽都動不得。

正當這時,隻聽喬牧舒重又走回,問道,“怎麽了?杜小姐你怎麽還不跟上來?”

毫不顧忌的從玉子矜衣服之中探出手來,杜沁琳笑道,“我這不就來了麽?”

言罷,身子迅速化作一道紅光,猛地,朝著喬牧舒刺去!

喬牧舒臉色一變,身體頓時一轉,讓了開來。

停下腳步,杜沁琳笑道,“喬先生這是做什麽?好似我要對你怎麽似得,真是無趣!”

言罷,也不管一旁的喬牧舒,提起玉子矜,便向前走去。

“這是,徹底對我起了殺心呀!”喬牧舒皺著眉頭,看著杜沁琳的背影想到。

“看來,我要早點找個幾乎脫離書院了,在這麽呆下去,怕是灰飛煙滅也說不定。”

想到這裏,喬牧舒不由的歎了一口氣,“當初怎麽想到要加入這灼曰書院的?螢淵似乎比它要好處不少呀。”

想了想,喬牧舒還是搖了搖頭,歎著氣,跟上了前去。

既然早已經做出了選擇,就算此時再怎麽後悔,又怎麽樣的?

皺著眉頭走上前去,看著那個從地上收回白玉珠子的男子,喬牧舒問道,“就是這裏?”

男子點了點頭,道,“就是這裏,隻是……”

看著眼前的巨大坑洞,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

已經被海水填沒一大半的坑洞,即使是靠著猜測,也可以知道,這坑洞,到底有著多麽深,多麽大!

“想來,這裏,也便是那閃電攻擊的地點吧?”喬牧舒自言自語道。

在這坑洞之中,隱隱約約的依舊可以感覺到那一絲絲的可怖氣息。

仿佛一團厚厚的煙霧一般,嚴嚴實實的裹著這個小島的寂滅力量,在這坑洞之中,有著超出其他之處的厚度和力量。

“這裏,是那閃電攻擊之處?”不知怎地對著這坑洞感興趣的杜沁琳,走上前來,笑道。

“那麽,喬先生,你說,布下陣術的人,到底是想要靠著這閃電,做什麽呢?”杜沁琳盯著喬牧舒,問道。

搖了搖頭,喬牧舒心中不由的生出一絲寒意,急忙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麽?”杜沁琳道,“那麽,喬先生怎麽不下去看看呢?”

來了!

喬牧舒心中直想到,“在這一路之上,多次惹她不高興,現在,報複終於來了麽?”

這坑洞之中,那一道道寂滅之力,毫無疑問,擁有著絕強的力量。

而即便是喬牧舒這個化蝶修士,在潛入坑洞之中時,一不注意,也會被這寂滅之力滲入體中!

而一旦真的出現這種情況,喬牧舒的蟲修之路,估摸著也就隻能走到這裏了!

“杜小姐,這坑洞之中可是……”喬牧舒急忙想要推脫,卻是沒有想到,剛一開口,杜沁琳便緊緊的盯著他,譏笑的眼神,直叫喬牧舒不敢開口。

“喬先生,這坑洞之中,也許藏著林耀的屍骨哦。”杜沁琳笑道,“而且,這危險的坑洞,除了喬先生,還有誰能下去?”

“難不成,還要我們這些境界不夠的,跑下去麽?”

喬牧舒緊緊的捏著拳頭,臉上漲的通紅,顯然已經發怒。但是,麵對著杜沁琳,他便是再怎麽憤怒,也是不可能釋放出來。

“也罷,今曰,我便豁出去,探一探這洞中到底藏著一些什麽。”喬牧舒狠狠的說道。

“隻是,若是有人希望我死在這洞中,卻是白費心機了!”

“喬先生,你這話說的,好似有誰要陷害你似得。”杜沁琳笑道,“放心吧,即便是你真的死在這洞中,書院也會幫你準備後事的。”

言語之中,顯然明擺著是要害死喬牧舒!

感受著這愈來愈激烈的氣氛,一群書院學生,急忙各自低下頭來,不敢多做言語。

這兩人都是他們惹不起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也隻能選擇將頭埋在地下,做一回鴕鳥了!

“好,我可就等著杜小姐你這句話!”喬牧舒大聲說道,“不過,書院幫我辦後事?”

冷笑一聲,“喬某可擔不起如此大禮!”

言罷,隻聽噗通一聲,喬牧舒已然跳入那坑洞之中!

平靜的水麵之上,倒映著的,是杜沁琳那張綻放的笑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