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神尊

第552章 想跑?命留下

葉不凡一聲厲喝,隨即身形如電,嗖的一下再次射向袁兵,雙拳上閃爍著蒙蒙的白光,再次揮拳如風,向著袁兵攻了過去。

袁兵的修為與雲飛相當,同為蛻變境大圓滿,不過他的戰鬥力,卻比雲飛要高許多,久經生死讓袁兵的戰鬥力比雲飛高上一倍不止。

此刻,一見眾人鐵了心的要斬殺自己,袁兵神情凝重,但是臉上卻不慌不忙起來,既然已經逃不了,索性破釜沉舟,與對方血拚一場,生路,都是拚出來的。

袁兵一見葉不凡的拳頭再次攻來,心中暗暗一凜,對於葉不凡之前的速度和拳勢,讓他忌憚不已,知道葉不凡的速度驚人,擅長近身攻擊,擅長近戰的人,都是肉身非常強大的,袁兵可不想與他硬拚。

拳風呼嘯,狂猛的勁風吹拂著袁兵的衣衫,吹得獵獵作響,內裏蘊含的勁氣,刺得他皮膚生疼。

“好強的身體。”

袁兵不敢怠慢,雙手一搓,一道微光閃過,一柄大刀頓時出現在他的手中,大刀通體銀白色,鋒利的刀刃閃爍著冷厲的寒芒,隱隱間仿若有著濃鬱的血腥散發,顯然,這柄大刀也是飽飲鮮血。

袁兵長刀在手,渾身的氣勢驀然一變,頓時變得如大地般厚重,看的葉不凡心中一凜,不過,葉不凡可不會心怯,原本轟出的拳頭,此刻更是在瞬息間加大力道和速度,達到了他近五成的力量,轉瞬間轟到了袁兵的麵前。

當~~~

原本長刀一揮,嗖的一下出現在袁兵的麵前,準之又準的擋在了葉不凡前轟的拳頭上,拳頭與刀身相撞,頓時發出一陣嗡鳴聲,一股澎湃的元氣波動,陡然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而袁兵的長刀,卻在這瞬間被葉不凡的巨力轟撞,變得急劇的顫抖著,震得袁兵虎口一陣發麻。

“好強的力量,這家夥的力量太強。”

僅僅一拳,葉不凡就打的袁兵手掌發麻,虎口幾欲裂開,袁兵的臉色更是在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不能近身。”

如此恐怖的力量,袁兵更是不敢與葉不凡近身戰鬥了,而且,在戰鬥之中,袁兵不僅需要應對葉不凡的攻擊,還需要防備周圍三女一男的突襲,不由得,袁兵的表情更加難看了。

至此,袁兵十分後悔,昨晚出發之前,沒有多帶兩個兄弟,現在,這五人的修為雖然都不高,但是戰力卻強的可怕,就是眼前這一個,袁兵都沒有信心搞定,更別說在不遠處,那個體壯如牛的壯漢,實力同樣很強。

葉不凡一拳轟在袁兵手中的刀身上,臉上驀然露出一抹驚訝之色,袁兵不動聲色的接下了這一拳,看來對方的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不過,葉不凡已經隱隱注意到了,袁兵那握刀的右手,在不斷的以極小幅度的顫抖著,顯然,袁兵接下這五成元氣的一拳,並不是如自己想象的那般輕描淡寫。

正待葉不凡準備繼續發動攻擊的時候,袁兵卻出乎葉不凡意料的當先出手了。

“好,你這一拳力道不小嘛,既然如此,那你也接我一刀試試。”

說著,袁兵腳下虛空一踏,陡然間,一股波紋狀的氣浪,以袁兵跺腳的地方為中心,突兀的向著四周擴散,帶著一股強烈的波動,瞬間越過葉不凡,向著遠處擴散。

與此同時,袁兵手中長刀一揮,一道白色的匹練,帶著淩厲的氣勢,突然從長刀上飛出,向著葉不凡斬了過去。

刀罡!

葉不凡看著斬來的刀罡,神情沒有絲毫變化,隻不過眼中卻隱隱閃過一抹凝重之色,下意識的一揮手,手上的白芒閃爍,隨著一陣劇烈的波動出現,葉不凡的雙手上頓時凝聚成一雙鋒利的虎爪,閃爍著冷森森的寒芒,向著劈來的刀罡抓了過去。

袁兵看著葉不凡手上的元氣凝成的虎爪,眼中頓時露出一抹嘲諷,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葉不凡無意中瞥到袁兵臉上的嘲諷和詭異笑容,心中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感覺,突兀的出現在他的心底,葉不凡下意識的右手一揮,一道黑芒瞬間出現在手中,向著這道匹練劃了過去。

就在這時,袁兵那陰險的聲音,帶著一抹奸計得逞的得意,輕飄飄的傳入葉不凡的耳中。

“虛龍刀罡。”

隨著袁兵的聲音響起,這道白色匹練般的刀罡驀然出現變化,原本凝實的刀罡,更是在瞬間變得虛幻起來,而且,隱隱間,更是變換成了龍形模樣,猙獰的龍頭大張,向著葉不凡衝了過來。

此刻,這條由刀罡變化的龍形,氣息卻也在瞬間大變,原本的刀罡銳利無匹,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但是現在,卻變得陰險、陰沉至極,似乎那不是一條龍,而是一條毒蛇,隨時準備噴射致命的毒液。

葉不凡麵色大變,一雙閃閃寒芒的虎爪,向著龍頭當先抓了過去。

乍一接觸,葉不凡的臉色瞬間劇變,神情變得難看至極。

手上的虎爪,仿若抓在空氣中一般,沒有絲毫受力的感覺,葉不凡的手掌被虎爪包裹,卻在抓入龍頭的刹那間,一股如流水般的感覺從手上滑過,越過虎爪和雙手,向著自己衝了過來。

突然,葉不凡發現,原本虛幻的龍頭,竟然在這一瞬間變得凝實起來,那股銳不可當的氣息再次出現。

與此同時,葉不凡感覺在這一瞬間,自己的雙手,在龍形的體內,好似被膠水固定了一般,完全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條龍形向著自己衝來。

“不凡。”

“不凡哥。”

“葉小哥。”

“葉不凡。”

一瞬間,四個焦急的聲音同時響起,隨即,四道身影如閃電般衝向葉不凡。

在之前的一瞬間,四人齊齊發現了葉不凡的不對勁,也看出他的雙手被困,四人下意識的衝了過去,就要救他。

遠處的袁兵,一見四人顧不得自己直奔葉不凡,當即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陰笑道:“嘿嘿,晚了,小子,這可是我的壓箱底絕招,嘿嘿,你慢慢享受吧,我先走了。”

說著,袁兵嘿嘿一笑,轉身就要向著遠處飛去。

而葉不凡這裏,還不等三女與柱子靠近,那隻猙獰的龍頭,已然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胸口處,噗的一下,葉不凡一口殷紅的鮮血,夾雜著點點金色,頓時噴了出來,噴吐到前麵的龍形上,而那裏,正是他雙手被困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原本一動不能動的雙手,在鮮血噴出之後,竟然瞬間恢複正常。

而且,葉不凡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鮮血落在了魚腸劍上,魚腸劍陡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吸力,將這條龍形刀罡迅速的吸收進去,僅僅一瞬間,龍形刀罡便消失無蹤,若不是他胸口的黑袍有著血跡,眾人還以為這一切是做夢呢。

葉不凡被龍頭撞了一下,胸口一陣劇痛,一口鮮血噴出,頓時,氣悶的感覺,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雖然胸口還是一陣陣劇痛,不過,雙手已經可以自主行動了。

葉不凡看了看手上微微泛著血光的魚腸劍,眼中欣喜之色一閃而過,隨即猛地抬頭,盯著那即將逃走的身影,嘴裏一聲暴喝:“袁兵,休想逃。”

袁兵一聽,嚇得渾身一陣巨顫,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頓時看到,葉不凡已然掙脫了龍形刀罡的束腹,自己壓箱底的絕招,僅僅讓他吐了一口鮮血,便沒什麽事了,頓時,袁兵嚇得臉色都變了。

猝不及防之下,被自己的絕招束縛,然後,自己的絕招,竟然沒有絲毫動靜的就被消滅了?這不可能。

袁兵十分不相信,但是,葉不凡周身驀然卷起的狂風,以及那聲輕微的雷暴轟鳴聲,卻是讓他徹底的相信了。

“快跑。”

袁兵一轉身,毫不猶豫的向著另一個方向急掠,隻要進入真武聖地之中,那就無人敢殺人,若是殺人,必然會有極為嚴重的後果,因此,隻要進入真武聖地的範圍之內,那便安全了。

“想跑?把小命留下吧。”

葉不凡看著轉身逃跑的袁兵,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意,臉上神情冷漠至極,身形如電,瞬間追了過去。

嗖~~~

一聲勁風響起,葉不凡的身影如鬼魅一般,幾乎在眨眼睛的功夫,便出現在袁兵的麵前,冷冷的看著袁兵,手中拳頭鬆開,猛地拍出一掌。

“瘋魔掌。”

隨著葉不凡一聲暴喝,隻見他的手掌瞬間化作一片虛影,隻見十幾道掌影突兀的出現,向著袁兵拍了過去。

袁兵看著閃電般拍來的手掌,眼中陡然閃過一抹驚駭之色,眼底深處的恐懼,卻越來越濃鬱,渾身上下鬥誌大減,僅僅勉強揮起大刀,向著這十幾道掌影削了過去。

啪啪啪啪~~~

葉不凡的十幾道掌影,齊刷刷的拍在了袁兵的長刀上,頓時發出一連串的嗡嗡的嗡響聲,而袁兵的臉色,更是在刹那間變得漲紅,甚至都有些發紫了。

看著雙手握刀不斷顫抖的袁兵,葉不凡眼中陡然冒出一股殺意,瞬間將袁兵籠罩,與此同時,他再次軟綿綿的拍出一掌。

“暗魂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