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符師

第40章 疾病

楊辰見胖子他們跑遠了,這才跟大叔聊了起來。

在聊天中,他也得知大叔名字叫趙虎,人稱老趙。當然了,楊辰不可能直接稱呼他老趙,而是叫他趙大叔。

“趙大叔,剛才真的是謝謝你了。”

“哪裏的話,倒是我多慮了,看你最後一招,真的是讓大叔大開眼界了,大叔這輩子都還沒有看到過這麽厲害的手法,對了小兄弟,你真的會法術嗎?”

趙虎疑惑的看著楊辰,不是他不相信楊辰,而是他心裏有重要的事情想求楊辰,但是又害怕楊辰不答應,所以才會露出這副表情來,隻是楊辰會錯了意,還以為是趙大叔不相信自己。

“趙大叔,我這是道術中,我算是道士吧!”楊辰本想說自己是龍虎山下來的,但是又害怕多嘴被師傅以後責怪,所以就隱去了自己的出身地,而是說自己是一個道士,這樣也能解釋的清楚自己剛才為什麽會那一手了。

“哦,這樣啊!小兄弟,走,到大叔水果攤上坐一會兒去,免得那夥人再來打你主意,大叔雖然說沒有那好身手,但是也能幫你對付幾個。”

“那就多謝大叔了。”

和趙虎聊過之後,楊辰對這個古道熱腸的大叔十分感興趣,所以就跟著他去了水果攤那邊,看到趙虎擺放的水果一直無人來問津,楊辰心裏忽然不是滋味來。

“趙大叔,你的水果我全部都買了,幫我包起來吧!”

“那怎麽行,小兄弟,我救你可不是為了讓你買我水果,再說了,我做好事又怎麽能要報酬呢?這太不厚道了。”

趙虎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無論楊辰怎麽說,他就是不同意楊辰包了自己的水果,正當楊辰感慨不已的時候,忽然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端著飯菜走了過來,而且臉上還掛著淚痕。

“爹,吃飯了。”

原來是趙虎的兒子,楊辰心裏默默的記住了,但是看到小男孩眉頭有些稍微發黑,楊辰心裏一驚,連忙問道:“大叔,你孩子這是怎麽了?看起來精神不太好啊!”看到七八歲的小男孩臉上哀傷的神色,楊辰忍不住問了一句。

“唉,都是我那老婆,她前段時間忽然得了一種怪病,十分可怕,每天一到天亮,就會發瘋,撕咬、抓撓任何靠近她的人,而且不敢見光……”趙虎說著就歎了口氣,一想到自己老婆的病情,他心裏就不是滋味,兒子端來的飯菜,他也一點胃口都沒有了。

“大叔,如果不介意的話,能否讓我去看看大嬸,雖然我不是什麽醫生,但是我也跟師傅學習了一些診脈,或許我能幫到大嬸。”因為趙虎之前的熱心腸,所以楊辰決定幫助趙虎一次。

“那太好了,走,我現在就帶你去我家。”

趙虎一聽到楊辰說能幫到自己的老婆,立馬就站起了身子,連飯也顧不上吃了,至於水果攤,暫時讓自己的兒子暫時看管一下,好在他兒子還算聽話。

趙虎帶著楊辰到了家裏,恰巧遇上他老婆又開始發狂起來,看到陌生人,大嬸直接就奔到楊辰跟前,“妖怪,我掐死你,妖怪……”大嬸嘴裏一直喊著妖怪兩個字,當她剛想用手去抓楊辰時,楊辰裏麵就用了鎮魂符貼在了大嬸的額頭上麵,鎮妖符貼定後,大嬸也站的直直的,一動不動。

“哎呦,小兄弟,沒傷到你吧?”

趙虎此時最先管的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楊辰,畢竟楊辰是自己帶回家的,如果楊辰在自家出了事情,那跟他就脫不了關係,至於他老婆,趙虎就不怎麽擔心了,因為他相信楊辰不會害他老婆的。

“大叔,我沒事,先把大嬸抱炕上去吧!我幫她好好看一看。”

“好,那就麻煩你了。”

趙虎歎了口氣,直接抱著他老婆放在了炕上,楊辰幫大嬸把了脈,並沒有發現大嬸生什麽病症,看來這不是生病,應該是人為的。

楊辰放下了大嬸的手,直接開啟了天眼,可是無論他怎麽看,就是找不出大嬸發病的原因來,仔細觀察之下,楊辰這才發現竟然是他自己的能力不足,所以天眼的最大作用,他還是無法施展出來。

“怎麽樣?”

趙虎見楊辰皺著眉頭在發呆,心裏也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但他還是忍住衝動問了一句。

“有些不太好,大叔,過兩天我再來看看大嬸,我要先回去準備一些東西來,然後再幫大嬸驅邪。”

“你說她中邪了?”

趙虎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種結果,之前他也有想過會不會是中邪,但是一直生活在21世紀,所以趙虎還是選擇相信了科學,可是眼下連楊辰都這樣說了,趙虎心裏所信奉的科學頓時也都崩塌了。

“那該怎麽辦?小兄弟,如今我家老太婆也隻能拜托你了,你一定要救救她,這一生,她沒有跟我享過一天福,天天都是在吃苦,如今變成這個樣子,我心裏真的很愧疚她。”

趙虎說著眼裏就飆出了淚花,慌忙之下用粗厚的手掌擦拭了一下。

楊辰看的心裏很不是滋味,他隻恨自己當初在山上沒有跟師傅好好學本事。

“大叔,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大嬸的,我先在你家房子裏貼幾張符篆,記住,千萬不要讓人撕毀符篆,否則,大嬸會變得更加瘋狂起來,我現在用符篆暫時幫助大嬸冷靜下來。”

楊辰說著就掏出幾張鎮魂符,然後貼在了趙虎房子周圍,貼好符篆後,大嬸果真稍微清醒了一點,但是腦子裏還是有些糊塗,不過比之前的好多了。

趙虎見自家老婆好了一些,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微笑,看來這次相信人是相信對了,趙虎很慶幸自己遇到了楊辰。

“小兄弟,真的是太感謝你了,你快做,我給你做飯,不,我帶你去外麵下館子。”

趙虎本身就不是摳門的人,而且為人也豪爽大方,這一次,楊辰又幫助自己治療自己的老婆,他又怎麽可能怠慢了楊辰呢?隻是楊辰卻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叔,我幫助你也是不圖回報的,再說了,您之前還幫我呢,我現在要趕緊回去準備,大嬸的病情是不能拖延的,等大嬸徹底好後,您再請我吃飯吧!”

楊辰說著就出了門,趙虎送走楊辰後,安頓了一下自己的老婆,然後這才回到了自己的水果攤前,見兒子一臉淚痕可憐兮兮的樣子,趙虎心裏更加難受了。

楊辰離開了趙虎家裏,迅速回到了潘家園,好不容易找到那個賣極品血朱砂的老頭跟前,但是卻沒有看到地上擺放的那盒朱砂。

“老板,你中午賣的那盒朱砂呢?”

老頭抬起了頭,見是中午的那位小夥子,心裏立刻就不太情願了起來,“早被人買走了。”

“我不是讓你給我留著的嗎?”

“我哪裏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實意要買的,如果你忽悠了我老人家怎麽辦?我家裏可是急著用錢呢,哪裏等得了那麽久,你要是十天半個月不來,那我還要不要活了?再說了,人家那一位主顧客的很大方,連還價都沒有,最後還多給了我一些錢呢,哪裏是你這個窮小子能比得起的。”

老板冷哼了一聲,看到他勢利眼的樣子,楊辰心裏也來了火氣,這人怎麽可以說話不算數呢?說好給自己留著,但是轉身就賣給了別人,像這種人,眼裏除了錢,還能有什麽呢?

“老板,那你告訴我,你賣給的那位顧客家住哪裏?”

“你打聽這個做什麽?”

老板頓時警惕了起來,雖然說他不怎麽守信用,但是對於顧客的身份保密,他還是能做到的,畢竟這是潘家園傳下來的規矩,他可不敢破壞這裏的規矩。

“老板,我真的要那盒朱砂有急用,人命關天的事情,否則我也不會賴著你了,這樣吧!你也不用透露什麽給我,你把你的手借我看一下。”

老板一聽楊辰要自己的手,嚇得連自己的攤子都不要了,直接起身就逃走了,見老板忽然逃跑,楊辰鬱悶了起來。

“老板,你跑什麽啊?我都說不要你顧客的地址了,我會自己查找的,我隻是想借用一下你的手而已,你跑什麽啊?”

楊辰在後麵一直追著老板跑,老板年紀雖然大了,但是腿腳還很好,所以一直跑在楊辰前麵,而楊辰一直在他後麵追逐。

“小兄弟,我隻不過是賣了我家的朱砂,你有必要來找我麻煩嗎?”

“老板,我沒有找你麻煩,我隻是想借你的手看一下,又不是要你命,你跑什麽?”

見老板依舊快步的奔跑,楊辰在後麵追的來了氣,他也不清楚那個老板為什麽突然要逃跑,害得他自己還要跟著跑這麽遠。

“小兄弟,你再追我,我就直接打報警電話了。”

老板雖然跑得快,但是畢竟年紀大了,所以體力也嚴重的開始透支,見楊辰離自己越來越近,老板嚇得連忙掏出了手機,像是真的要打電話報警一樣。

“老板,我又不是歹徒,你報警做什麽?莫名其妙。”

楊辰火氣頓時上來了,他也不跟老板繼續玩貓捉耗子的遊戲了,直接甩了一張定身符出去,老板被定身符打中,頓時站在原地不動了。

見出手成功,楊辰這才喘著粗氣走到老板跟前:“老板,你牛,竟然比我跑的還利索,看來你年輕的時候一點是以逃跑當飯吃的。”

老板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動彈不得,他嚇得想要暈過去,但是怎麽都暈不過去,看來今天自己算是真的倒血黴了。

“老板,放心,我真的沒有別的惡意,隻是想借你手看一看,就一分鍾的事情,看把你嚇得,好像跟要你命似得。”

老板雖然嘴上說不出話來,但是心裏早把楊辰的一家老小問候了一遍。

楊辰也不浪費時間,直接拉著老板的手就閉上了眼睛,他從老板的手上看到了老板今天都接觸到的人,他看到了自己,後來又看到了一位老年人,那個老人蠻有精神的,而且渾身都透露出一世外高人的姿態。

楊辰趕緊睜開了眼睛,然後把自己看到的那個老人的樣子畫在了符篆上麵,畫好後,就攤在老板跟前:“老板,是不是這位客人買了那盒朱砂?是的話,你就點下頭。”

因為不能說話,所以老板隻能搖頭點頭,當他看到楊辰手裏畫的畫後,眼珠子立馬就瞪大了,他沒有想到楊辰竟然會這麽厲害,就在老板感到匪夷所思的時候,楊辰用傳送符已經消失在此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