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修真邪少

第四百四十九章 沒有任何威脅

王九月來到之後,什麽話也沒說,直接給跪了。這讓陳青帝,武述以及張雄飛都為之一愣。

丫的,你鬧咋樣啊?

之前不是很囂張的嗎?怎麽現在卻跪了?

搞什麽飛機?

“陳大少,我有眼不識泰山,求陳大少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們王家一次吧。”王九月沒有拐彎抹角,直入主題。

哦……原來是知道了陳青帝的身份,也難怪啊。

頓時,陳青帝等人也都釋然了。

不過現在知道錯了,完了點吧?

“你能夠調查出我的身份,看來你很不簡單啊。”陳青帝的身份,雖然不是什麽秘密,但是,沒有足夠的資本,站的最夠高,是很難知道的。

很顯然,王家是沒有這個資格知道的。

王九月能夠知道,陳青帝就是陳家的陳大少,也著實不容易。

說實在的,這也純粹是一個巧合。也隻能說王九月派去大陸,調查陳青帝的人,很有本事。

操蛋的本事。

就在之前,王九月給他派去的人打電話的時候,那貨剛進入一家會所,打算好好的享受一番。

來了大陸這麽久,不享受怎麽行。

也該那貨運氣不錯,有能說會道,碰到了一個,知道陳青帝就是陳家,陳大少的人。兩個人聊得還不錯,在分享禦女經驗。

相互切磋。

在無意之中,那貨提了一下陳青帝,這才從對方口中得知,國際全能巨星,裴語嫣的未婚夫,陳青帝,就是陳家的陳大少。

這一消息把那貨嚇的不輕,連忙跑到洗手間給王九月打了個電話。

打電話的時候,那貨還是驚魂未定呢。

“陳大少謬讚了。”全身都已經濕透的王九月,腦門上是雨水,汗水分不清,總之瘋狂的往下流,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現在跑來認錯,你不覺得有些晚了嗎?”武述眉頭一挑,滿是不屑的說道:“我聽說,你們王家,可是打算將陳大少,永遠的留在香港呢?”

“這……”王九月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無比,連連說道:“這都是小人的錯,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求陳大少放過我們王家吧。”

“如果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你會放過我嗎?”陳青帝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不出意外的話,你已經攀上了,上官家的高枝了吧?”

上官家的人,冒充王家的人去抓孫海,很顯然,這其中跟王家脫不開關係。

再說了,當初被廢的,可全都是王家的人。

“陳大少,我也都是被上官家的人騙了啊。”王九月連連解釋說道:“實不相瞞,上官無心的孫女,上官江水是我的女人。因為這樣,上官無心就蠱惑我,暗中派人手與我用,讓我殺了你。”

“上官無心想殺了你,卻要讓我當做他的替死鬼,替上官家背黑鍋。”王九月的眸子之中,充滿了陰狠之色“開始不知道,因為他的蠱惑,我照做了。現在,知道了陳大少的身份,他們上官家就是要將我往火坑裏推啊。”

“如果我事前就知道陳大少您的身份,就算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跟您作對啊,陳大少。”王九月深吸一口氣,說道:“隻要陳大少放了我和王家,無論讓我做什麽都行。”

“你恨上官家嗎?”陳青帝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

“恨,恨之入骨。”王九月咬牙切齒的說道:“他上官家,就是想要將我們王家,當做替死鬼,往火坑裏推。我怎麽能不恨上官家?我們王家,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家族,但也有幾十條人命。而上官家,將我們當成了螻蟻。”

“恩。”陳青帝點了點頭,又問道:“如果上官家落敗,你會親手殺了你的女人,上官江水嗎?”

“這個……”王九月的臉色,充滿了難色,他不知道該如何的回答,滿臉的掙紮之色,很是痛苦。

“回答我,會,還是不會。”陳青帝的聲音,變得陰冷起來“這個〖答〗案,很重要,關係著你們王家的存亡。”

“我……陳大少,求求你放過王家,放過上官江水,我死,我死行嗎?”王九月一臉乞求的看著陳青帝“就算你不願意放過王家,但求求你放了我的女人行嗎?求求你了,陳大少。”

王九月雖然沒有直接回答,但是,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寧願自己死,整個王家也死了,也不願意殺了上官江水。

“好,我答應你,我不會殺了上官江水。不過,你和王家,從此也不用存在了。”陳青帝點了點頭,對著武述說道:“武述,動手。”

“是,陳大少。”武述應了一聲,從餐桌上拿出了一把水果刀,走到了王九月的麵前,一刀刺向王九月的胸膛。

“等,等下……”就在這時,王九月猛然叫道。

應聲而停的武述,見到陳青帝點頭,收回了水果刀,站到了一邊。

“後悔來?”陳青帝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如果你後悔了,我可以再給你一個機會讓你選擇。”

“不。”王九月搖了搖頭,哀求道:“我並不後悔,陳大少,可不可以讓我給江水打個電話?”

“就為了這個?”陳青帝皺了皺眉頭,說道:“好,你打吧。”

“江水……”很快電話接通了,王九月的淚水,嘩嘩的流了下來,說道:“江水,我好想你。”

“想我你就來找我啊?你怎麽了,我怎麽聽你的聲音不對呢?”

“沒什麽,有點感冒了。”

“突然下這麽大的雨,你要注意一點,有沒有叫一聲給你開點藥,檢查一下啊?”

“吃過藥了,應該快沒事了。對了,江水,我也想兒子了,讓我聽聽我兒子的聲音,挺想他的。”

“死樣,今天不才聽過嗎?哎呀,這個小調皮鬼,又開始不老實了。等他出生了,看我怎麽教訓他。老公,你聽聽,寶寶很健康。”

“恩。”王九月早已經淚流滿麵,各種不舍,片刻之後,王九月伸手抹去了臉上的淚水,說道:“老婆,你早點休息吧,我剛吃過藥,想要睡一會。”

“哦,老公,你注意一些,明天要是還不好,我跟你一起去醫院檢查下。”

“好的。”王九月掛了電話,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閉上了雙眼,說道:“陳大少,動手吧。”

“因為你老婆肚子裏的孩子,所以,你寧願犧牲自己和王家,也不願意殺了你的老婆?”陳青帝並沒有讓武述動手,而是不解的問道。

“也是,也不是。”王九月深吸一口氣,沒有之前的恐懼了,開口說道:“江水是上官家的人,又是上官無心最為寵愛的,唯一的孫女。而我們王家,跟人家上官家相比,屁都不算一個。”

“可以說是,門不當,戶不對,但是,江水從來都沒有嫌棄我,沒有看不起我。”王九月沉吟一聲,說道:“她並不在意我的出身,對權利也沒有任何的欲望。隻是想跟我結婚之後,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她很純潔,也很善良,可以說是,很傻很天真。”

“我經常懷疑,她是如何在上官家存活下來的。時常都在想,如果沒有上官無心這個爺爺,隻怕,她就算沒死,也被別人趕出了上官家吧。”說到這,王九月搖了搖頭“一開始我接近她,並不是因為愛她,而是想借助她上位。”

“直到前一刻,我一直認為,不會愛上她。可惜,我錯了,我錯的很離譜。”王九月用著感激的眼神,看著陳青帝,說道:“如果不是你,我還不知道,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她。為了她,我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寧願死的是我,也不想讓她出事。”王九月深吸一口氣,說道:“至於王家,畢竟得罪了陳大少你,滅亡也是罪有應得。正如你所說,如果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也會繼續跟上官家合作,想法殺了你。這一點,我並不否認。”

“王家是滅了,但是,江水卻已經有了我王家的骨肉,也算是給王家留下了血脈,王家,並沒有絕根,我也算是對得起王家了。”王九月笑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陳大少你,不會放過上官家。”

“對上官家,我充滿了仇恨。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認為,自己永遠都不會愛上江水,一直都認為,自己隻是當做江水是利用的工具。”王九月微微一笑,說道:“現在我知道了,我已經愛上了江水,而江水還有了我的骨肉。死,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麽遺憾了。”

“你走吧。”陳青帝擺了擺手,說道:“不過,你要記住,你的命和你們王家的命,掌握在我的手裏。”

“走?放我走?”王九月頓時傻眼了,他怎麽也沒有想到,陳青帝會放了他,放了他們王家。

“我的身份,你自己知道就好。還有,以後要好好的對待你的老婆。”陳青帝淡淡的說道。

“謝謝陳大少,不殺之恩。”王九月從地上站了起來,說道:“陳大少,你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裏吧。上官家很就會放出消息,說你們在這裏,到時候……”

王九月並沒有說下去,因為他知道,陳青帝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

“恩,你回去吧,我知道該怎麽做。”陳大少想了想,說道:“這個消息,就由你來散播出去吧。”

“啊……”王九月發出一聲驚呼,眸子之中,充滿了感激之色,再次跪在地上,說道:“陳大少,謝謝你,謝謝你。”

“陳大少,為什麽要放了他?為什麽要放了王家?”帶到王九月離開,武述一臉不解的問道。

放了王九月也就罷了,還放了王家幹什麽?

“這個王九月也有著他自己的底線,野心固然不小,卻也能夠駕馭。這樣的人,留著對我們有用。”陳青帝淡淡的說道:“我想,以他的智慧,知道接下來該怎麽做。”

“還有……”陳青帝的臉上,充滿了不屑之色“區區一個王家而已,沒有任何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