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尊

第56章 蓬萊仙島

靈柩嚴絲合縫,鑲嵌的非常緊密,一點點縫隙都看不到。這靈柩可是寶貝,上麵隨便一顆明珠就是價值連城,我小心翼翼地用龍刃一分一分的把接合處的錫封給撬開。

靠!

奶奶的,棺材還不止一層?!

不過以老子的聰明和眼前的事實,我立馬想到了原因,大棺材鑲滿了寶貝,小棺材看起來平淡無奇,這就是為了不讓普通的盜墓賊破壞小棺材裏的屍體。另外,大棺材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內層鍍了一種很古怪的金屬,竟然可以屏蔽能量波動!

小棺材通體漆黑如墨,看起來就像是腐爛了一樣,我差點當場尖叫出來。

這哪裏是普通的棺木啊,根本就是比製造那玉盒的靈石還要珍貴的玄墨精晶,一種在修真界已經絕跡了千年,放在上古時期都極為珍貴的極品靈石!

我心裏暗暗慶幸,有幾次安下心聽師父他老人家說一些希奇古怪的玩意,要不然,寶貝放在眼前我還不認得哩。

黑漆麻烏的小棺材借助玄墨精晶的超強靈氣,刻著幾個極強的防禦陣圖。別說是我,感受到那種層次的能量,怕是師父來了也不一定能破得開,這幾乎是從根本上杜絕了屍體被破壞的可能。

我取出紫玉盒,也就是徐福那貨陷害我的玩意,按照那篇文字所說,隻有這個紫玉盒可以輕易開啟靈柩。隻是當初我沒想到,這靈柩還有兩層,他說的開啟想當然是裏麵這層了。

先把外層那個鑲滿了寶貝,連本體都是以黃金打造的大棺木收進了儲物袋裏。這下好了,原本就小的可憐的儲物袋,一下子被占了將近一半的空間,我開始有點後悔沒問匠神討個好點的儲物法寶。

托起小棺木,我摸索著把玉盒塞進棺木底下的一個凹槽。

喀吧!

一聲脆響,玉盒立刻與棺木契合成一體。

這玉盒原本是和雲歆認主的,不過又被我給弄了過來,重新滴血認主了。也隻有滴血認主之後放入凹槽,才能以真元開啟陣圖,打開棺木。

我立馬一股真元順著玉盒灌注進去,右手輕輕把棺木放地上。

頓時,墨色光華憑空大盛,數不清的古怪符籙在棺木上遊弋著,伴隨著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棺木的蓋子慢慢移開。

裏麵躺著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的男人,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就是華夏千古一帝了。

身材很魁梧,將近一米九的樣子,頭戴紫龍衝天冠,身穿九龍逐日袍,配上棱角分明的臉,倒也有點賣相。

換作幾年前看到這些,老子非發癲不可,可是呢,老子現在是什麽身份?他是人間的帝王,老子是淩駕於人間之上的修士,才不把他當回事。

秦皇身體外有一層很淡地寒氣縈繞著,離很遠就能感受到極度的低溫,想來就是那顆玄魄寶珠的效果了,用極限低溫維持身體不腐,同時以玄妙的效力維持肉體活性。至於另外一顆定魂寶珠,聽這名字就知道是穩定魂魄用的。

老子稍稍一提真元,把手往他身上探去,摸了半天也沒摸到什麽寶珠。最後,一捏這死貨的嘴巴,果然不出老子所料,嘴巴裏一青一藍兩顆彈子大小的珠子,正散發著絲絲光芒。

一把把秦皇從棺木裏拉出來,又把那具用玄墨精晶打造的棺木收進了儲物袋裏。

正準備背著個死人上路,我一想,這珠子在嘴巴裏,萬一不小心掉出來了怎麽辦?沒一會,以我的聰明冒出個點子,在儲物袋裏找了找,被我找到以前給幫會裏受傷的兄弟縫傷口用的針線,三兩下把那張死人嘴給縫了起來。

喚出龍刃踩在腳底下,真元一提,老子無奈地背著具死屍往東飛去……

多了這百多斤的肉,速度也就慢了些,順著徐福指引的路徑一直奔下來,老子一身真元直線下降。足足飛了一天,這才到了東海,找了個沒人的小島落下來恢複了真元,開始尋找蓬萊仙島。

傳說中徐福出海尋藥倒是真的,不過這五百童男童女就是扯淡了,還說什麽去了日本,小鬼子就是那五百童男童女的後代,根本就他媽的鬼扯。那種本性下賤的劣等民族,他們怎麽可能是華夏子孫的後代?他們配麽?真是搞笑!

小鬼子到底是怎麽來的我也不清楚,反正跟徐福沒關係,跟炎黃華夏更沒關係,徐福去的蓬萊仙島也不是什麽鳥東瀛。

按照徐福的說法,那是上古一位妖族的大神通者,眼看著華夏靈脈破碎,不想讓妖族從此隕落。於是,就用無上法力把東海的一處海域封在大陣中,他也是無意中找到進入大陣的方法這才尋到蓬萊仙島。

這片海域的所有島嶼上分布著無數的妖族,除非達到渡劫期飛升,它們不可能離開這片陣法覆蓋的區域。

當然了,在這個天地靈氣遠比外界充沛的地方,又不存在修士的威脅,它們也不願意出去找麻煩。妖族的內丹絕對是煉製丹藥的好寶貝,從古至今,除了一些特別強大的存在之外,大多數妖族都是人類修士的獵物。

也正因為搞出個蓬萊仙島,如今的修真界連隻開光期的野雞精都沒有,妖族全跑來這裏了。

腦子裏盤旋著徐福指點的位置,老子背著個死人找了足足三天,這才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小島上停下來。

還真他媽的是小島,方圓不到兩百米,壓根就是個從海底露個頭的珊瑚礁。

找到那個做了特殊標記的原點,然後就開始左七右八的走了起來。幸虧老子當時機靈,把入陣的步法刻進了玉簡,要不那足足上百個拐彎抹角的步驟誰能記得住?

轟!

當最後一步落下,腦子裏好象響起一聲炸雷,又有點像是塵封了幾百年的古老大門緩緩開啟。

眼前豁然開朗,再也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上隻有腳下一個小小的珊瑚礁,放眼望去盡是星羅棋布的海島。大的足有方圓百裏,小的就和我腳底下這個根本不算島的礁石差不多,至於有多少我也數不過來。

修真界絕大多數門派用的也都是類似的法門,把山門隱在大陣裏,國家的土地就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塊。

然而,那些門派的山門比起眼前這麵海域,隻能說一個天一個地。能把這麽大的麵積納入大陣,真不敢想象那個妖族高手的修為達到了什麽地步!

要知道,如今修真界的各大門派的護宗大陣,也是很多年前的前輩高手建成的。那些人的修為不可謂不高,當年的地球修真界在整個修真界都是赫赫有名的,這一比較下來,徐福說的這個妖族高手就有點太離譜了。

老子沒心思去想這些鳥事,從外麵這一進來,立足的地方是最大一個島嶼的中央,一座高有幾千米的山峰峰頂上。

那個什麽萬年蛟龍的所在處,是距離這裏上千裏之外的一座島嶼。

蛟龍在眾多妖獸中那可是頂尖的存在,又是修煉了萬年了老妖物,那座島上就是它的天下,其他妖族給它十個膽也不敢接近。

我背著秦皇喚出龍刃剛準備往那座島飛去,突然,一個聲音從身後響了起來,把老子嚇得差點從山頂上滾下去:“呔!你是哪座島上的?怎麽跑來咱家的地盤了?膽子倒是不小啊!”

媽列個B的!

老子轉身一看,就在十米開外站著個身高超過兩米的人身虎頭的怪物,不用說,這是頭虎妖。

看他這形態還沒能完全化形,但是有了人類的身體,修為怎麽說也到了元嬰期!

元嬰期的妖族不可怕,可怕的是這貨不是一般的妖族,而是戰鬥形的虎妖。老子可不是他的對手,連忙一溜馬屁拍過去:“啊!虎大哥!一看您……”

撲通!

沒等老子這馬屁拍出來,這貨立馬跪了下來,磕頭如搗蒜:“前輩饒命,小妖冒犯了。”

我楞了楞,這貨是不是腦袋被驢踢過?怎麽見到老子就下跪啊?

突然,一絲靈光跳了出來,我馬上明白過來。這貨肯定以為老子是完全化形的妖族,一旦完全化形,那至少也是離合期的修為,他小小元嬰期跳出來還不找死?

嘎嘎……這蠢貨哪裏知道老子是人類修士?

“奶奶個熊的,膽子不小啊,敢對老子這樣說話,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我立馬來了精神,指著跪在地上噤若寒蟬的小老虎大罵起來。

罵了好一會,我覺得也過癮了,這才嘿嘿笑道:“小家夥,別說老子不給你機會,立馬認我為主就饒你不死,否則老子……”

“小的願認前輩為主,隻要您不殺小妖。”小老虎很乖巧的立下了血誓,一滴屬於他的本命精血慢悠悠地飛起來,融入我的識海中。

這一融合完,我的一些信息也進了他的腦袋,小老虎當場傻了。

過了至少五分鍾,猛不丁的站起來,哆嗦著手指指著我,尖叫道:“你……你他媽的是人類!你怎麽進來的?你……”

P:快上架啦,如果沒意外就是這周了,大家再忍耐幾天吧,到時會大爆發的,而且上架以後的更新速度也會很快。有票的兄弟投個票吧,發個書評也算是支持,如果有禮物老衲就更加感激不盡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