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惹了野蠻美女

第十一章 泡妞高手(2)

慣例,今晚12點一章,求鮮花章!衝新書!!~~~~~~~~~~~~~~~~~~~~~~~~~~~~~

望支持,有鮮花給鮮花,沒的給點擊、收藏也好!~~~~~~~~~~~~~~~~~~~~~~~~~~~~~~~~~~~~~~~

————————————————————————————————————————————————————

我們忙湊近一點,徹耳傾聽,以免漏掉哪一句,那小姐奇怪道:“你怎麽知道我們是同鄉了?”

吳迎蛟眼珠子亂轉,慌忙道:“小姐,那個……那個,我覺得你跟我是一樣人,咳咳……嘿嘿,所以我認為你跟我是同鄉,我跟你也是同鄉。”

我完全服了,這麽低劣的手段都能用出,萬浮守呢呢道:“罷了,丟了我們江南人的臉,以後不要說我我認識他了。”

那小姐道:“這位大哥,要是沒什麽事,我先走了。”

吳迎蛟道:“嗯!沒事。”回過頭,我們一齊向他揮舞拳頭,回來你等著挨揍吧。吳迎蛟忙縮了脖子回去,道:“不,我有事!”

那小姐秀眉微蹙道:“什麽事情呢?”

吳迎蛟手足無措,東張西望,想找個適合借口,汗珠兒一顆一顆由頭上冒出,卻想不出一個合理的理由。忽然靈光一閃,一聲歡呼道:“小姐,我想到了!”

那小姐奇怪道:“想到了什麽?”

吳迎蛟眉飛色舞道:“請問洗手間在那裏,我急著呢!”

那小姐紅暈頓生。

我們兩眼一番,絕了!這小子,這樣的手段都上得出,一個比一個無恥,悲哀!兄弟真為你感到悲哀啊!那小姐一陣羞澀,以為眼前男人故意找茬兒,十分氣氛,見他傻頭傻腦樣子,才微微相信,以手指洗手間方向。

吳迎蛟應了聲,立刻趕了過去,我們以為他回到我們這裏來,他穿過我們,竟真的跑去了洗手間。我和劉鐵小驚小岑大跌眼鏡,互相對望一眼:完了!我無話可說。

我們大眼瞪小眼,幾人中上了三人,還是沒有把那小姐拿下,反而一個一個吃虧,那小姐到底是真不懂,還是扮豬吃老虎。幾個人連續受挫,打消積極性,誰也不敢輕易上前了。那小姐外表看來柔弱,其實內裏卻堅韌聰明得很,絕非懵懂不諳世事的小女孩。

我與劉鐵對望一眼。

“砰!”劉鐵一拍桌子,大喝一聲,站了起來,道:“老子來!我就不信一個小妞能難到我!老子什麽陣仗沒見過,什麽戰場未上過。大小百餘仗,我何嚐敗過!”

小岑拍趁機馬屁道:“對!老大從未輸過,又怎麽會輸給一個小丫頭呢?”

小驚叫道:“老大不愧是老大,那份氣勢非凡,誰見了,還不乖乖屈服。還要征服她?”

這麽好的拍馬機會,萬浮守當然不會錯過,拊掌道:“老大曾拳打五湖四海,腳踢三山五嶽,天下無敵,風頭之盛,一時無兩。何況一小小丫頭乎。隻要努力,必定不在話下,老大虎軀一震,神目一瞠,對方還不乖乖倒在你金槍之下!”**蕩啊!我沒想到這幾個小子跟劉鐵不到幾天,就學到他的**蕩。唉,做人何必那麽直接呢?我們是文明人嘛,說得委婉一些啊!

我鄙視這幫家夥。

劉鐵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風少,不好意思了!此次我搶了你風頭,哈哈哈,他媽的這小妞太漂亮了。我忍不住了,終於輪到我啦!小妞兒,我來了!”哈喇子流了半尺長,吧嗒吧嗒跑上去。

我兩眼一番,都是**人啊!

劉鐵龍行虎步,踏上前,那小姐正走到一張桌子旁,劉鐵大喝一聲道:“小妞!”響亮而刺耳。

那小姐抬起頭,眼前一個大漢,臉露**笑,目光猥瑣,緊緊盯著自己的胸部和**,上下逡巡,一副不懷好意樣子。口中那一下暴喝,又如雷鳴炮炸,嚇了一跳,道:“你,你是……是誰?”

旋認出了他,道,“啊!怎麽是你?你,你……”左右張望,卻沒有人援助。

劉鐵道:“小妞,你還認得我,我們真是有緣啊,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那小姐俏臉失色,一隻手臂擋在身前道:“你要幹什麽?”眼前人猥瑣她是知道的,自己一個人很怕麵對他。

劉鐵咧嘴一笑道:“小姐,不要怕!給大爺站起來,大爺不會吃了你。”

那大嘴,說不吃人,但嚇死人,小姐顫兢兢站起來,目光驚懼之色未盡,顫聲道:“大哥,您放過我吧,您不是在那邊……嗎?怎麽會到這裏來了呢?”

劉鐵雙目一瞪,沒好氣道:“還不是你們這些女孩害的,難道老子不能來這裏嗎?”

小姐嬌軀顫抖道:“不是,不是,我隻是覺得……覺得……”她不知說什麽好。

劉鐵瀟灑一揮手道:“你不用說了,老實跟你說,老子看上你了。小妞,你有幾分姿色,就跟了我吧。”他媽的劉鐵這家夥,都說我們是文明人了,做人何必那麽直接!

那小姐吃了一驚,臉上血色盡褪,驚呼:“大哥,你,你說什麽……”

劉鐵踏上一步,搖頭晃腦道:“難道你聽不清楚?老子看上你了,老子天生英俊瀟灑,一表人才,風流倜儻矣,率領數百兄弟,哪一點不是上上之選!~~~~~~~~告訴你吧,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那小姐退了一步,驚疑道:“大哥,你開玩笑吧?我……我還有事,你還是找別人吧……”

劉鐵跨步喝道:“不行!我告訴你,我這個人是很好的,沒有什麽別的優點,就隻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為人講義氣。我待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隻要是為了兄弟,我可以不要自己的妻子。賣掉妻子。”

我大罵豬頭,有這麽泡妞的嗎?考試不及格的東西,這麽低級的泡妞手段,你也好意思拿出來擺,別說我認識你。出乎我們意料,劉鐵的恐嚇似乎起了作用。那小姐驚恐莫名,退後數步,挨在桌子上,不知所措,眼睜睜望著那大漢。大漢再踏前一步,小姐又退一步,撞在桌子上,“錚”一聲,東西掉落地上。

劉鐵涎著臉道:“小姐,我溫柔、體貼、善良,我當著眾兄弟的麵向你表白,我的愛如潮水,將你包圍,你就答應我吧。”

見過無恥的人,沒見過這麽無恥的人,我以為自己修煉到最高境界,今天真的見識到什麽叫境界了!先是小驚,吳迎蛟,小岑,後是萬浮守,一個功力比一個高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更有強中手啊!

那小姐不迭搖首,眼內蘊含淚珠,劉鐵逼迫道:“小姐,你喜不喜歡我?你說一聲啊。”

那小姐頻頻搖頭,卻不敢當場拒絕,劉鐵那猙獰樣,誰想到他下一刻將要幹什麽呢?

劉鐵咬牙道:“你說話啊?小姐,你喜不喜歡我,一句話——……”我怎麽覺得這小子越來越沒水平,那話就像“師太,你就從了老衲吧!”

那小姐緊緊咬著唇,強忍著眼淚,她雖然柔弱,內心卻是堅強之極,咬了咬牙,一字一字清晰道:“我不喜歡你!”

“嘭!”劉鐵一掌擊在桌子上,瞪眼道,“什麽?”

那一掌力度極大,震得那桌子一顫,似乎破裂開來,聲音傳開去,周圍的人都發覺了,紛紛回頭瞧往劉鐵和那小姐。一個身穿綠色衣裙的美麗少女,一個黑色龐然大漢,這對奇怪的男女站在一起,不知發生什麽事。那少女閉上眼睛,似乎這句話用了她全身力氣,心中一顫,她知道自己的話一定激怒她。她閉上眼睛,硬是不說一句話。等待狂風暴雨的來臨。

劉鐵拍掌道:“你怎麽不早說呢?原來你不喜歡我啊,害得我表錯情,唉——”掉頭就走。

那小姐睜開眼,楞了一楞,這人奇怪極了,到底怎麽回事?說走就走。心裏鬆了一口氣,理了理淩亂的頭發,至少沒給工作帶來什麽麻煩。周圍眾人也鬆了一口氣,誰都有那麽一個心裏,要是這麽一朵水靈靈的鮮花落在這牛糞上,太過暴殄天物。

我和小驚小岑吳迎蛟萬浮守等笑作一團,劉鐵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啊!

小岑道:“老大拿得起,放得下!實在是我等學習的楷模!老大您的泡妞手段讓我們心生敬佩,宛如高山仰止,不可企及!”

萬浮守道:“看了老大的手段,我們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情聖。唉!虧我以前自狂自大,哪裏知道一山更有一山高啊!”大有從思想上徹底覺悟的意思。

小驚等一眾上來恭維,劉鐵家夥神經大,四肢發達,但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一個人頭上給了他們一下,瞪眼道:“什麽黃河之水,滔滔不絕。笑死人了,我有幾斤幾兩我是最清楚的。唉,隻是可惜了那小妞,那麽漂亮的一個小妞,我實在不忍心看見她糟蹋在別人手裏。要是我們兄弟之間其中有一個。我都沒話說,可偏偏讓外人得了去。哼哼,心裏就是不服。”

男人就是這麽賤,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不希望別人染指,吳迎蛟拍掌歎道:“是啊!我也是這麽想的。”

萬浮守道:“但誰能讓那小姐心甘情願跟著他呢?”

劉鐵皺眉道:“是啊!平常沒什麽能打倒我,GG哥兒們的,可泡妞這事,的確為難!”眾人苦苦沉思,為了是不讓這麽美麗一個小姐落入別人手裏,盡心竭力。

苦思了一會,劉鐵陡然叫道:“有了!”

眾人齊道:“誰?”

劉鐵拍掌道:“風少!”他拍的依然是我的大腿,他把剛才差點拍散桌子的功力移花接木到我身上,痛得我臉上青筋暴突,刺苦鑽心。我緊緊咬著牙。一腳踹過去。

劉鐵悻悻笑著退後,得意轉了一圈,嘿嘿笑著,望向諸兄弟道:“你們忘了,我們兄弟中還有一個人號稱:不敗情聖!隻要他出手,什麽美女不是手到擒來的?那自然就是我們的風少,風大少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