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魔皇

第365章 吹口氣破護城能量罩,清風秘地

輕風吹著水塘裏的荷花,帶來陣陣淡雅迷人的花香。

初瑩瑩似乎也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一時之間,兩人誰都沒有開口。

“你叫本少爺來,不會是想就這麽一起欣賞風景吧,雖然本少爺求之不得,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雖有美景卻非良辰。”風翊率先從自己的思緒中走出來,調笑道,從他這個角度望過去,初瑩瑩的輪廓如渡上了一層月輝般柔美。

初瑩瑩回過神,歉意一笑,稍稍躊躇了一會兒,開口問道:“風翊,我大姐初七七自當年跟隨你們出了自然空間之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不知你是否知道她的下落?”

風翊點頭,他就猜到初瑩瑩一定會問及初七七的下落。

“她一直跟隨我左右,不過現在她正在閉關修煉。”風翊道,仔細觀察著初瑩瑩的表情,卻發現她似乎並沒有想像中的高興與驚訝,反倒是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憂慮,莫非她早就知道初七七對他另有目的?

初瑩瑩輕歎了一口氣,卻始終沒有說些什麽。

“瑩瑩,我想知道,死亡絕地與這自然空間究竟發生了些什麽事情?為什麽會突變?”風翊問道。

提起這個話題,初瑩瑩的臉色不由變了變,道:“大約在一年前,自然空間的屏障便開始鬆動了,隨即自然空間中的清風秘地開始驚變,裏頭的陣法自行運轉,不多久空間屏障便破碎了,也不知是什麽,吸收了死亡絕地所有亡靈聚集這裏進行攻擊。”

“那死亡絕地憑空多出一層禁製,隻留西北方向出口的事情你知道嗎?”風翊接著問。

“知道,我也不明白是怎麽回事?”初瑩瑩道。

“那自然武士是怎麽回事?”風翊再問。

“是主人早就開始培育的,被封印在陣法之中,在自然空間屏障破碎後,便脫離封印醒了過來,不過,你是怎麽知道的?”初瑩瑩問。

風翊嘿嘿一笑,卻並不回答。

而在這時,一位自然之體匆匆跑了過來,對初瑩瑩道:“瑩瑩姐,那群人跑到清風秘地去了,裏頭的情景我們可看不到了。”

清風秘地,自然便是清風仙子在自然空間中布置的一處所在,沒人知道裏麵有什麽。

初瑩瑩驚了一下,清風秘地中的陣法雖然自行運轉,但若不知道方法,就算轉遍整個自然空間都找不到,那群人是怎麽知道的?想著,初瑩瑩看了風翊一眼,當年清風仙子便吩咐過,若是有人得到天衍古樹的承認,便要將此人帶入清風秘地的,但誰知大姐卻違背清風仙子的命令,並且為此讓她沉睡了三年有餘,當她醒過來之後,大姐早已離開自然空間了。

“瑩瑩,那清風秘地在何處,你帶我們過去吧。”風翊道,翡翠馨儷找到那裏去了,是不是代表那核心複活魔法陣也在其中?

“好!”初瑩瑩點頭答應。

……昆侖族數百萬大軍四散,對神風大陸來說卻並非是一個好消息。

他們後路被斷,前路渺茫,又是一群實力極高的軍人,他們或三五萬成群,奪城為王,或成群結夥流竄在神風大陸,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失去束縛的軍隊如同脫籠的猛虎,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風翊也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他的第一分身並沒有急匆匆趕來死亡絕地,而是調度手底下可用大軍開始對昆侖族數百萬大軍進行狙擊。

“少爺,這是昆侖族數量最多的一波潰軍,有近百萬,他們占據了原來部份青龍帝國與天狼帝國國土,建立昆侖王朝。”陽紋舞道。

“哼,喪家之犬,也妄想稱王稱霸。”風翊冷笑道。

“但是,不可否認,昆侖族軍隊戰鬥力極其強悍,我們就算人數占優,與之硬拚,也很不劃算。”說話的青木長風,這次跟隨著風翊本體的都是各大勢力的掌舵者,小字一輩的皆留了下來。

“大舅子,你就等著瞧吧,他們強悍,我們比他們更強悍。”風翊大笑道。

“那我就等著看妹夫你的手段了。”青木長風亦是大笑,站在他們中間的青木飛兒與青木音兒倒是嬌羞不已,不發一言。

離他們不足五十裏的一座雄城,便是曾經的青龍燕京,現在被這些昆侖族大軍占據,搖身一變成了昆侖王朝的都城。

要說那自立為昆侖王的九級強者波塞爾大將倒有幾分本事,不僅有野心,手段也不差,拉攏打壓之下,穩坐權力之位。

青龍燕京防衛森嚴,這波塞爾深知海外天之國暫時不太可能回得去了,那麽隻有先在神風大陸立穩腳跟。他現在迫切地希望女皇翡翠馨儷與神風大陸一眾頂尖高手兩敗俱傷,那麽就無人可以威脅到他,隻要給他時間,他便能慢慢壯大,說不定最後還能一統神風大陸。

隻不過,波塞爾的美夢注定是做不了多久的。

“陛下,神風大陸大軍屯兵於城外。”正在波塞爾寫寫劃劃,做著他自認為最祥盡的計劃時,他的一名屬下前來稟報。

“有多少人?”波塞爾問道。

“大約五十萬人的樣子。”這屬下回答道。

“五十萬?哈哈,不是本王看不起神風大陸的軍隊,就算他們五百萬,也末必鬥得過我們一百萬,況且,神風大陸的頂級高手通通追著我們親愛的女皇陛下去了,沒有高手,沒有人數,他們拿什麽和我們拚?”波塞爾大笑道。

“屬下也是這麽認為,不如讓屬下領一支軍隊,出城滅了他們。”這屬下蠢蠢欲動道。

“不行,雖然他們實力不如我們,但陰謀詭計可層出不窮,不能上了他們的當,隻要我們守城,他們縱有萬般妙計也奈何不得我們。”波塞爾道,倒也不是一味狂妄,處理事來顯得十分謹慎。

風翊等人飄於半空,望著已啟動護城能量罩的城牆。

“這能量罩強度,還算馬馬虎虎。”風翊道,的確,跟魔族之城相比,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在我們風大少爺眼裏,這能量罩,吹口氣也能隨隨便便破了。”說話的是科琳,盯著被青木飛兒,青木音兒,陽紋舞,安琪兒,妖玲兒,白燕青等一眾美女環繞的風翊道,這冷美人的話語中,明顯帶著一股酸氣與怨氣。

風翊似笑非笑地望著科琳,道:“若本少爺吹口氣便能破了這能量罩,你又怎麽樣?”

“哼,若真能如此,我科琳,亦心甘情願為你侍婢,一生一世伺候你。”科琳咬著牙冷冷道,語氣可不像在開玩笑。

“小妹啊,這種玩笑可開不得啊,你這是氣話吧。”科索急忙道。

“大哥,我不是開玩笑。”科琳認真道。

科索盯著自己的妹妹半晌,又有誰比他更能了解妹妹的心思。

如今剩下的三大隱世家族中,青木家族的青木飛兒青木音兒,瀟湘樓的白燕青,都與風翊糾纏不清。而科索知道,妹妹科琳其實對風翊也是情愫暗生,隻不過她的姓格,以及其它種種原因,讓她無法做到心甘情願地做風翊眾多女人中的其中一個。

今天這個看似荒唐的賭約,其實是小妹對她自己的一個交待,也是給她自己最後的一個機會。

風翊也不傻,微微一愣之下,也隱約明白了科琳的意思。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匯,科琳也絲毫不掩飾她眸中的一縷情意以及決絕,她將這一切交給了風翊,其實也是交給了上天,她的內心並不相信風翊能一口氣破了這護城能量罩,但卻又無比期望奇跡的發生,一旦真的破了,她就有理由說服自己:你看,這麽不可能的事情都發生了,這是天意,天意難違,就從了他吧。

風翊嘿嘿一笑,信心十足的模樣。

驀然間,所有人都發現風翊的氣質變了,變得飄逸若仙,變得寧靜淡泊,仿若一下子換了一個人似的。

一根翠綠的長笛赫然出現在風翊手中,這笛通透如玉,散發著濃厚的自然之氣。

長笛一揮動,頓時清新的自然之氣撲麵而來,令人神清氣爽。

沒錯,這就是清風仙子用三節虛空翠竹做成的清風笛,天下至寶之一。

風翊將清風笛橫於唇角,深吸一口氣,清風心決開始緩緩運轉。

笛音驟然響起,沒有任何過渡,高亢如金戈鐵馬,大軍壓境,一個個音符幻化為一道道音刃,朝著那護城能量罩衝了過去。

圍在風翊周圍的眾人齊齊臉色一變退了開來,耳朵依然嗡嗡作響,實力稍差些的都覺頭痛欲裂,這還是風翊刻意避免他們受到傷害,若是目標是他們的話,這麽一下,他們也便廢了。

護城能量罩受到撲天蓋地的音刃攻擊,刹那間便開始扭曲起來。

這首殺破狼,是風翊經過沒改編之後的產物,在清風心決的催動下,殺傷力比以前要強上十倍不止。

城牆上的昆侖族將士一個個捂住耳朵,痛苦地在地上翻滾,一個個七竅流血,慘不忍睹。

笛音越發高亢起來,隻見得空中滿是唰唰的割裂空間的音刃,集中到那護城能量罩上,突然產生強大的音爆。

護城能量罩開始出現裂紋,不多時,便如泡沫般消失在空氣中。

此時,風翊臉色有些發白地放下清風笛,他此時也並不好受,精神力的消耗比想像中的要多。

“一口氣沒錯吧,本少爺中途可沒換過氣,這護城能量罩不就是吹一口氣就破了麽?”風翊收起清風笛,對著驚呆的眾人笑道。

“風少,比利太崇拜你了。”忠仆比利激動地跪倒在地,他是看著他的主子從不學無術的廢物王子,變成如今掌控整個神風大陸的最高領袖,實力冠絕天下,在十年前,你能想到他一個連兩翼紅魔都沒達到的廢物會變成如今吹口氣都能破掉強大護城能量罩的絕世強者嗎?

“嗬嗬,本少爺生來就是讓人崇拜的。”風翊得意笑道,目光瞥向科琳,事實上,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在看著科琳。

科琳一直冷若冰山的俏臉此時卻是泛起兩抹煙霞,如同冰山解凍,寒雪初融的冬曰暖陽。

“是的,這就是天意,我科琳怎能違抗天意。”科琳心中想道,突然覺得她一向冰冷的心化為了一團烈火在熊熊燃燒。

科琳上前,走到風翊麵前,行了一個侍婢禮節,輕聲道:“少爺。”

風翊拉著科琳的手往懷中一帶,在眾目睽睽下吻住了科琳顫抖的雙唇。而科琳則渾身僵硬,如被雷擊,不一會兒全身卻如抽掉了骨頭般癱軟在風翊懷中。

“完了,被父親知道,我這做大哥的少不得一頓好罵。”科索心中悲聲道。

良久,風翊鬆開了科琳,而菜鳥科琳卻顯然魂魄不知飄到哪裏去了,滿臉春意地依然回不過神來。

“現在護城能量罩破了,是不是該攻城了?”青木長風望著城牆上混亂一片的昆侖族大軍,道。

“不急,昆侖族大軍雖亂了,但戰鬥力依然不容小覷,再等等吧,嗯,他們應該快到了吧。”風翊道,聽他的話,似乎還有後手。

過了不久,天空的盡頭突然出現了一片火紅的雲彩,熾熱的氣浪撲天蓋地湧了過來。

“晚霞?現在大上午的哪來的晚霞?”許多人驚道。

“好恐怖的氣勢,到底是什麽鬼東西?”

那一大片火紅的雲彩瞬息而至,這時,所有人才看清,飄過來的哪是什麽火雲,分明是一大群渾身冒著火焰的怪獸。

“這是……神獸火麒麟!”所有人都震驚萬分,特別是麒麟家族的子弟,竟然都虔誠地跪了下來。

足足兩萬神獸火麒麟,至少都有八級強者之境,有近一萬都達到九級強者的實力,聲勢駭人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這兩萬神獸火麒麟在眾人驚駭的目光降臨,竟是齊齊對風翊伏下了高貴的身子。

“滅了城中所有的昆侖族。”風翊下達了命令,他與火麒麟族群可是簽定了太古靈魂契約,他的身份在火麒麟眼中與火麒麟王相當,能夠指揮整個火麒麟族為他臂助。

兩萬神獸火麒麟頓時咆哮連連,如一巨大燃燒的火團衝入了都城之中,但凡見到額頭長角的昆侖族,通通殺無赦。

便見得都城之中一陣鬼哭狼嗥,竟是眨眼間平靜了下來,空氣中盡是焦糊的味道。

風翊這方的人目瞪口呆,什麽叫秋風掃落葉,什麽叫石頭砸雞蛋,這就是,二萬神獸火麒麟在手,天下誰能抗衡?

……自然空間,清風秘境。

翡翠馨儷,南無心,寒瓏衣進入了此地。

這是一個小湖,一道翠竹搭成的精致走廊從岸邊蜿蜒至湖心中一處樓舍前。

“那核心複活魔法陣,但在這湖底。”翡翠馨儷肯定道,神情有些激動。

“這地方寧靜得很,倒是一處好所在,隻不過,你們不覺得太靜了一些嗎?”南無心道。

“不覺得,挺好的。”寒瓏衣道。

南無心突然一道能量擊入湖中,“轟”的一聲炸起十丈水花。

“你幹什麽?炸魚嗎?”翡翠馨儷不滿道,湖底可就是那核心複活魔法陣,若是毀壞了怎麽辦?還有,她也時刻保持著警戒,怕南無心這突兀一擊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南無心沒有理會翡翠馨儷,他剛剛明明看到湖底有一黑影遊過的,但此時又什麽也感覺不到了,看來這個地方不一般,想想也知道,清風仙子的地方,又怎麽可能如此簡單。

而就在這時,一聲渺渺笛音似從虛空中傳來,聞之令人飄飄然沉醉。

翡翠馨儷“看”到了她複活了遠古強者,回到神魔界後縱橫四方。

南無心“看”到了自己完全煉化了罪惡本源,將天下化為罪惡之地。

寒瓏衣“看”到了風淩,正含情脈脈地望著她,告訴她他們會相守一生一世。

這笛音竟是強大至廝,讓三人根本毫無抵抗的覺悟便深陷其中。

“遙遙紅塵苦作樂,愛恨情仇怨難了,不如與清風同歸,葬於天地宇宙間。”絲絲清脆如珠玉般的歌聲飄起,整個世界仿若下起了紛紛揚揚的紅葉雨,清風拂動,歎世間悲歡離合。

就在這時,翡翠馨儷,南無心與寒瓏衣陡然清醒過來,如同做了有生以來最美好的一場夢,但他們卻很快發現,他們身處的地方竟是一處大殿,殿中雲霧繚繞,半空中卻是自然女神的神像。

忽然,自然女神神像的雙目突然睜了開來,射出兩道翠綠的光芒籠罩住了他們。

不多時,自然女神神像雙目中的翠綠光芒消失,而翡翠馨儷三人的身影卻是突然消失了。

而這時,風翊在初瑩瑩的帶領下也進入了清風秘境之中。

同樣地,他也聽到了那渺渺笛音,千百世的輪回如放電影一般一一在眼前掠過,他“看”到的不是他左擁右抱,後宮三千,卻是堅韌,掙紮,與天鬥,與地爭,與命運相抗。

風翊沒有發現,他心髒處天衍古樹的種子竟然膨脹了幾分,上麵有一個小凸起,似乎是一個小芽苞。

恍惚之中,風翊進入了一間雅室,雅室中有一幅畫卷,卻是清風仙子橫笛吹奏的畫像,一直如風翊幻境中的姿態模樣,但卻從末如此清晰過。

“原來清風仙子,竟是這般美麗,難怪幽冥邪君亦要為她神魂巔倒。”風翊心中想道。

這時,清風仙子的畫卷中突然透出一點綠芒,直直射向風翊。

風翊迷糊中,本能伸手一抓,隻覺入手一片沁涼,涼到了心底,涼得令他打了一個寒顫,迷糊的頭腦頓時清醒了過來。

他發現他竟然處於湖心的屋舍之中,屋舍之中空空蕩蕩。低頭一看,他的手中不知何時握著一塊翠綠的令牌,如他沒感覺錯,這和清風翠笛一般是由虛空翠竹所造。

風翊出了屋舍,順著竹子走廊朝外走去,卻與剛剛清醒過來的翡翠馨儷三人狹路相逢。

翡翠馨儷與南無心的目光定格在風翊正拿在手中掂著的令牌上。

“清風令!”翡翠馨儷與南無心齊齊驚呼一聲,目露貪婪之色。

這裏是清風秘境,必有清仙仙子的遺留物品,而這清風令或許就是其中之一,更或者是開啟清風仙子寶藏的鑰匙。

“想要麽?”風翊嘴角泛出一絲嘲弄的微笑。

“動手。”南無心大喝一聲,渾身能量暴漲,再也顧不得那麽多,罪惡本源能量化為一張網朝著風翊兜了過去。

風翊身形急閃,但卻始終擺脫不了這張罪惡本源能量組成的巨網的追蹤。

“奶奶的,拚了,鹹蛋,出來。”事到如今,風翊也隻有拚命了,論真正實力,十個他加起來也不是具有罪惡本源能量的南無心的對手,他唯一寄於希望的便是那靈姓巨蛋了。

靈姓巨蛋並沒有令風翊失望,在風翊召喚它時便赫然出現,盈潤玉光閃爍,傳來一陣巨大的吸力,頓時要將那罪惡本源能量化為的巨網吸入體內。

“原來是東西在作崇。”南無心現在明白了當初那三分之一的罪惡本源能量是怎麽被風翊吸取的了。

“罪惡世界,原罪之力無窮盡。”南無心大吼一聲,能量猛然暴增,心中一發狠,竟是將所有罪惡本源能量一古腦傾注上去,連那靈姓巨蛋也要網入其中。

這時,便見那靈姓巨蛋一陣顫動,似乎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叫聲,吸力也是大增,不管三七二十一,將所有罪惡本源能量都吸了進去。

但是,明顯靈姓巨蛋根本不吸收不了這麽多的罪惡本源能量,竟然一古腦又全都注入到了風翊體內,上次可隻有一部分。

風翊渾身黑芒閃爍,僵在了原地。

“罪惡本源能量是這麽好吸的嗎?去死吧。”南無心咬牙道,隻要罪惡本源能量沒有被煉化,他便仍能可以用意念控製,罪惡之本源能量,在風翊體內一衝擊,必讓他肉身靈魂皆灰飛煙滅。

風翊猛然察覺到衝入他體內的罪惡本源能量開始摧毀他堅愈精鋼的五髒六腑,全身劇痛不止。

“咦,罪惡本源能量怎麽突然溫和了許多?”南無心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自然女神雙目照射在他身上的翠綠光芒。

一擊之下,風翊身體隻是受到了創傷而沒有崩潰,而下一秒,風翊胸口內的五色纏綿絲再度被引動,開始將所有的罪惡本源能量牽引入那個仿若與風翊身體隔離開來的空間中。

南無心自是感覺到了,想要抽回卻發現力不從心。

“翡翠馨儷,你還愣著幹什麽,殺了這小子。”南無心吼道。

翡翠馨儷如夢初醒,殺氣迸現,嬌喝一聲,便朝著此時依然動彈不得的風翊衝去。

“女皇陛下,屬下來助你。”寒瓏衣緊隨其後。

翡翠馨儷將全身所有能量凝成一道一指長的能量柱,便要朝著風翊的咽喉刺去。

而就在這時,翡翠馨儷激射的身形頓時一滯,低頭看了看,便見得一截冰寒的劍尖從她的心髒處透出,血滴一滴一滴往下滴落。

“寒瓏衣,你怎麽敢?”翡翠馨儷艱難轉頭,表情如厲鬼一般盯著持著寒冰劍的寒瓏衣。

寒瓏衣顫抖著鬆開持著寒冰劍的右手,嘴唇疊蠕,美眸中霧氣湧動。

“去死!”翡翠馨儷凝於指尖的能量柱驀然甩手朝著寒瓏衣拍去。

“轟”的一聲,寒瓏衣口噴鮮血倒飛了出去,目光卻是望向了表情驚愕,痛惜,又不敢置信的風翊。

翡翠馨儷跌落於地,望著掙紮著坐起的寒瓏衣,淒聲問道:“為什麽?為什麽要背叛本皇?”

“因為……他是風淩……”寒瓏衣輕輕道。

風淩!翡翠馨儷驀然一僵,死死盯著風翊。

風翊心中可謂震驚無比,他敢發誓,他是準備控製寒瓏衣來給翡翠馨儷致命一擊,但是,在這之前,寒瓏衣竟然自己做出了攻擊,隻是因為認出了他是風淩。

“不可能,不可能,風淩已經死了,是本皇親手毀滅他的。”翡翠馨儷大聲道,心口劍尖顫動著,她不敢撥出來,因為一撥,她就要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這時,南無心終於支撐不住,他煉化的所有罪惡本源能量都被纏綿五色絲給吸入了那個奇特的空間中。

風翊喘了一口氣,渾身上下撕裂般疼痛,但總算是能夠動彈了。

“寒統領,你這又是何苦?”風翊望著寒瓏衣的眼睛,心有些酸痛,雖然他本就打算控製她來著,但當她自己主觀意念這麽做了的時候,其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一個一直忠於翡翠馨儷的人,會為了他對翡翠馨儷動刀子,這份情就不是一般的情了,風翊無法做到無動於衷。

風翊這句話,也就等於是承認了寒瓏衣的話。

“我也不知道……你不必自責,也不必感動,我為的是風淩,卻不是你風翊。”寒瓏衣淒美笑了笑,目光開始變得黯淡,半坐的身體開始滑落,終於倒在了地上,生機慢慢在她的身上抽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