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之邪神

第一卷 潛龍在淵 【026】皇城動亂

怒發衝關的老元帥慢慢平息了自己的怒火,但是麵上的表情任誰也看的不出來,那是殺人的表情,雙眼中更是閃著森森寒光,叫人將吳劍放在房間後,就去抓藥,雖然奇跡不是那麽容易發生,但是吳老元帥就抱著這個最後的救命稻草,來到院子裏,吳傲天目光森然的看向影一,“說。。”吳傲天冷聲道!

影一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道:“家主,刺殺少爺的是個綠玄高階的高手,出手太快,屬下。。。不敵!”吳傲天哼了一聲,道:“看出是誰家的嗎?”影一搖了搖頭,道:“此人玄功並沒有什麽特點,看不出任何破綻!”吳傲天想了下,問道:“那他打中少爺後你出的手,還是你先出手,那人通過你,打在少爺身上?”

影一頓時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吳傲天眼中寒光森森,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完全不顧忌老夫的話,哼哼,吳傲天也算是看出來了,這人根本就是想讓自己攪動皇城,雖然不知道什麽目的,但是敢於動我吳家,不管你什麽目的,都要殺,今天,注定了是個血色的夜晚!吳老元帥仰望蒼穹,神情一片蕭殺!

“傳我軍神軍令,全城戒嚴,凡是沒我命令者,出城,殺無赦!令,飛虎營進入皇城,我要緝拿凶手!”吳傲天目光森然的傳出了軍令!還動用的是最高級別的軍神令,任何將領都不得違背,這就是老爺子在軍中的聲望,在軍中的影響!整個皇城也隨即陷入了一篇蕭殺氣氛中,所有百姓都不敢出門,乖乖的躲在家裏,皇城封閉,飛虎營快速來到皇城內吳家大門外,等候軍令!

“影一,讓影衛隊出發,哼,凡是和我吳家作對者,殺無赦,這是名單,原本以為可以留在以後,哼哼,現在看來要提前了!”吳傲天甩出一張名單後,踏著月色,大步來到門外,吳達明此刻也在其中,自己兒子莫名其妙的遭到刺殺,吳達明也怒了,老虎不發威,當我們吳家是病貓?要不是這幾年因為吳劍本身絕脈,吳家已經沒了希望,才會甘於低調,但是低調不代表可以讓人欺負!

“跟我走!”吳傲天跨上戰馬,拔出腰間佩劍,大聲吼道,在皇宮內,一個白衣飄飄的老者問道:“陛下,您就放任老元帥這麽胡來嗎?”龍天翔微微一笑,道:“不這樣,如何平息老元帥的怒火?這次也不全然是壞處,最起碼看到了吳家的隱藏力量,很是不錯,不過,要是讓老元帥這麽殺下去,會動搖我天龍國本的,算啦,你去傳朕一道旨意,讓他看著辦就是了,另外帶著朕的返魂丹過去。。。”

白衣老者應了一聲,就閃身出去了,在大街上正狂奔的老元帥感覺到有高手過來,頓時停了下來,就看到一個白衣老者降落了下來,身上隱隱紫氣流轉,白衣老者道:“吳老元帥,陛下密旨,讓您看著辦,這是陛下給你的返魂丹!”說完,就不帶一絲煙火的飛身走了,吳傲天驚喜的看著返魂丹,立刻對後麵的吳達明道:“達明,快去將返魂丹給劍兒吃下,你快回去!”

吳達明聽到劍兒有救,自然不願意呆在這裏,立刻策馬回去,老元帥則心中稍微鬆了口氣,他第一個目標是戶部尚書李家,隨著大軍來到,戶部尚書李然怒道:“吳老元帥,您帶兵包圍我家是何用意?”吳傲天哼了一聲,道:“我奉旨查探刺殺公主的凶手以及我孫兒的殺手,朗朗乾坤,天子腳下,居然連著發生兩起刺殺貴族事件,老夫不得不出馬了,還望李大人不要阻攔我辦案!”

“哼,你是懷疑我李家藏人了?”李然怒道,這個吳傲天分明是借著這次機會,公報私仇啊,吳傲天鼻孔朝天的道:“就是。。。給我搜,凡是抵抗者,殺無赦!”隨著大軍進入,能砸的基本都砸了,李然更是眼睜睜的看著吳傲天對著一個花瓶道:“這裏麵有可能藏人,給我砸!”聽到這個,李然差點吐血暈死過去,*裸的報複啊。。。“吳傲天,明日,我必定參你一本!”李然恨恨的道!

吳傲天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等將李家砸的差不多了,吳傲天才帶人向著海家而去!來到海家外,海霆鋒早已經讓家眷出來,並且站在外麵,他知道,吳傲天肯定會來,所以也不藏著掖著,盡管去就是了,“海大人,我也是受了皇命,你多擔待啊!”吳傲天拱手道,海霆鋒冷笑一聲,就不在說什麽,吳傲天揮了揮手,所有兵丁頓時衝了進去,翻箱倒櫃,並且可以看到的都砸了,隻是吳傲天也是有分寸的,至於海家重地,他就沒有去,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也隻是給他們一個警告,現在自己孫子活著有望了,所以不必和他們真幹。。

而海霆鋒自然也注意著一切,看到吳傲天並沒有去重地,就沒有再管了,出了海家,吳傲天有去了東方家,東方家主東方青雲隻是笑了笑,示意他隨意,吳傲天畢竟和東方家沒有太大的仇恨,所以隻是翻箱倒櫃了一番,並沒有砸,東方家出來後,又去倒向海家這邊的所有勢力,反正能砸的都砸,吳傲天看著天快亮了,才罷手!

而一時間,皇城裏麵人心惶惶,更有很多黑衣人潛入一些大臣家裏,將之全部屠殺,李家李然以及兒子李元宗則愣愣的站在院子裏麵,受著冷風,可是凍了一宿了!“吳傲天,你個死老鬼,給老子等著,看老子怎麽在陛下麵前參你。。。”李然幾乎用吼的吼了出來,他們家是第一個,也是被破壞最重的一個,幾乎有的房子都塌了,李然現在已經被怒火填滿胸口!而吳傲天根本沒有*理這事,回家看孫子了,看到孫子氣息漸漸平穩,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快步向著朝堂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