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經

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分

對北庭人來說,遵守軍令就像是一種天性、一種習俗,尤其是北庭騎兵,一聲令下,稍顯猶豫都算是膽怯。

聖日王身為指揮官,下達的命令竟然無人執行,不僅他大吃一驚,日逐王等其他幾位王爺也深感意外,直到他們跟普通騎兵一樣,也看到銀雕手裏的汗王令旗。

聖日王腦子裏一暈,自己明明是老汗王親口指定的騎兵統帥,為什麽翼衛手裏會有一麵令旗?得意樓弟子死了,他甚至找不到人尋求暗示,於是將目光投向參謀軍官。

軍官比他還要吃驚,可是職責所在,容不得他退卻,隻好硬著頭皮驅馬上前,打算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真相其實就擺在眼前,隻是沒幾個人敢在聖日王傷口上撒鹽,日逐王不在乎,嘿嘿笑了幾聲,“老汗王真是玩興不減,每次都留一手,還拿咱們當小孩子呢,父親對兒子的寵愛,多老也不會改變,二王,我真羨慕你。”

王爺們紛紛點頭,“羨慕”哥哥得到的寵愛,聖日王臉色鐵青,好不容易才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當年他就是因為受不了諸王之間的傾軋與明爭暗鬥,才自願退出汗位之爭,專心品酒養鳥,過了幾年舒心安穩的日子,平時都是他諷刺揶揄別人,借著酒勁的時候更是肆無忌憚,眾王不願樹敵,都讓他三分。

沒想到,公開重返爭鬥場的第一天,他就遭受接二連三的羞辱與打擊。

銀雕“保護龍王”的命令得到迅速執行,在觀看龍王的比武之後,北庭騎兵更願意接受銀雕而不是聖日王的指揮。

大包圍圈沒有變化,數百名騎兵駛出隊列,擋在龍王等人身前,麵朝聖日王及其隨從,顯然,他們都知道危險來自何處。

聖日王的軍官隻能隔著人牆問話,“銀雕大人,我能問問這是怎麽回事嗎?”

“老汗王的命令,必須保護龍王的安全。”

老汗王的命令其實是有前提的,隻有在摸清龍王的真實武功之後,才保護他的安全,銀雕覺得沒必要說出來。

“那我家王爺……”

“他仍然是軍隊統帥,俘虜歸他處置,龍王和他的部下,我要帶走。”

龍王是該走了,剛剛結束的戰鬥已經耗盡了他的精力。

顧慎為第一次當眾走火入魔,要是在一年前,他隻能坐下專心保護心脈,如今他能勉強站立,不過他的臉色和顫抖,都表明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這也是修煉出陰陽兩股真氣之後的第一次走火入魔,顧慎為嚐試著以陽勁調和寒冰之氣,效果居然不錯,雖然一時半會無法運用真氣,但他可以正常行走說話。

衛兵們要上來攙扶,他搖搖頭,示意不用,就在軍官與銀雕說話的當兒,他終於止住顫抖,隻有臉色還是那麽蒼白。

木老頭一直盯著龍王,這時拍拍心口,“龍王沒事啦,龍王沒事啦,誰還想送死,過來比武吧。”

沒人想送死。

銀雕肩上傷口不再流血,他看了一眼不遠處鐵鷂的屍體,心中說不清是什麽感覺,雖然同為汗王翼衛,兩人並不熟,無非點頭之交,讓他略有傷感的是,自己十幾年前選擇的道路上仍然布滿殺戮,而他,曾經的不敗刀王,現在的銀雕,竟會生出怕死之心。

“請龍王跟我走,你已經取得老汗王的欣賞,他要見你。”

一開始的預感成為現實,趕來龍庭的目標也即將達成,顧慎為卻沒有顯出一絲得意,既然一片新領域展現在眼前,他就得采取極端手段,迅速摸清邊界在哪。

為了拉攏龍王,老汗王到底願意付出多大代價?這是顧慎為必須弄清的事實。

“我的部下呢?”

“當然跟龍王一起走。”

木老頭握著拳頭,無聲地叫好,然後抬頭衝初南屏擠擠眼睛,他又逃過一劫,雖然隱藏功力的把戲被龍王瞧破,命卻保住了。

“我的部下很多。”

“不就是這……九個人嗎?”銀雕一愣,龍王原本剩下十二名部下,三人被殺,還剩下九位,都站在他身後。

顧慎為轉身看著不遠處的被困人群,“剛才有不少人希望加入龍軍,我同意了。”

此言一出,聞者聳動。

他的聲音不大,也使不出真氣讓它遠遠傳播,可是口口相傳,轉瞬之間,整個包圍圈,從裏到外,都聽到了這句話,震驚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就是沒幾個人相信龍王此舉最終能取得認可。

首先做出反應的是聖日王軍官,他本來都要離開了,急忙勒住馬匹,“不行,這可不行,龍王是開玩笑吧?這些人意圖謀反,是北庭大敵,也是我們的俘虜,你怎麽能接受他們加入龍軍?”

第二個做出反應的是木老頭,急得抓耳撓腮,小聲說:“龍王,咱們別多管閑事了,那些人是不可能效忠你的,天下有幾個人能像我這麽有情有義啊?”

很少對龍王的決定發表意見的初南屏,竟然也開口了,“龍王應該救這些人,他們是無辜的,被人陷害才進入禁區,以為老汗王已死,根本無意謀反。”

“哎,小初,你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相好啊?叫出來,救一兩個沒問題,幹嘛……”

“我意已決。”顧慎為嚴厲地看了木老頭一眼,需要他胡攪蠻纏拖延時間的過程已經結束,他最好安靜。

木老頭緊緊閉上嘴巴,眼神卻不肯收斂,衝著龍王和初南屏擠眉弄眼,希望讓兩人清醒過來。

消息已經傳到被困者中間,沒幾個人真的相信龍王能救出所有人,但這是絕望之中僅有的希望,萬一老汗王開恩,允許龍王多帶走一兩個甚至十幾個人呢?

人群成片跪下,齊聲喊道:“我要加入龍軍!”

上一次跪拜還有不少人丟不開麵子,這回隻有十幾個人保持站立,臉上神情猶豫不決,膝蓋彎了又直。

木老頭還是沒忍住,小聲嘀咕,“瞧,就是這群貪生怕死的家夥,龍王還指望著他們事後報恩嗎?不恩將仇報就算奇跡了。”

銀雕尤其驚訝不已,龍王不隻是武功高,心性也很高,這可不是好跡象,他等著龍王收回成命,見其越來越堅持,說:“龍王或許有誤解,怪我說的不清楚,老汗王赦免龍王的部下,可沒有給予龍王任性妄為的權利,你的要求太過分了。”

顧慎為深吸一口氣,這是他最脆弱的時刻,打不過普通的高手,卻也是他最自信的時刻,“我記得上一局比武我贏得一個時辰,現在剛剛去不到一半吧?”

“是。”銀雕隻能承認。

“就是說還有時間向老汗王請示。”

“老汗王不可能……”

“讓老汗王自己決定吧。”

銀雕越發驚訝,他原以為龍王與年輕時的不敗刀王有許多相似的地方,現在才知道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想讓這個年輕人加入翼衛,幾乎沒有可能。

銀雕變得冷淡了,他不想做無用之功,“我會去請示。”

離曼單騎跑過來,他代表的是日逐王,騎兵們讓出通道。

“王爺很不高興……”離曼跳下馬,這裏沒有私下說話的地方,隻能當眾交談。

“他總是很不高興。”

離曼也愣了一下,“為了……王爺可是擔著不少風險,龍王此舉太不明智了,等於浪費王爺的一番美意。”

顧慎為沒說什麽,身邊的木老頭了又插嘴了,“好一番美意,龍王要不是連戰連勝,不知道‘王爺的美意’還肯不肯來?”

離曼拒絕與木老頭爭辯,這沒什麽可解釋的,王爺就是王爺,所有人都得證明自己有價值之後,才能得到他的常識,龍王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顧慎為非常明白,所以他從不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位王爺身上,“老汗王的決定常常出人意料,沒準這一次也不例外。”

“好吧,既然龍王堅持,我去向老汗王請示。”銀雕冷冷地說,覺得這樁交易還沒開始談就已經注定失敗。

離曼感到不可思議,可是這幾天來他所見所聞,龍王的每一項決定好像都違背常理,最後卻總是取得奇效,“龍王愛護部下,必然能得到相應的回報,希望龍王能度過難關,與北庭結成牢固的盟友。”

離曼的祝願是真誠的,他不再勸說龍王,而是返回日逐王身邊說明情況。

“完,你得罪日逐王了,人家不理你,直接走了。”木老頭望著紛紛離去的王爺,“不過離這個老混蛋遠點也好,他向來說話不算話,明明說殺不死我就切掉野馬的另一條胳膊,我還等著看好戲呢,他連提都不提一句。”

時間一點點過去,聖日王遵守諾言,沒有采取進一步行動,被困的武林人士仍然跪著,像一群等待發落的囚徒。

銀雕沒回來,龍王的另位一名部下卻跑來了,由離曼護送,得以順利來到龍王身邊。

“白胖子被日逐王收買了。”木老頭不屑地說。

方聞是滿頭大汗,沒功夫鬥嘴,拉著龍王走到一邊,小聲說:“龍王真要救這些不相關的人?”

“是。”

方聞是嚴肅地看著龍王,突然笑了,“真是妙計,有什麽需要我做的?”

顧慎為回頭看了一眼,木老頭馬上大聲嚷嚷起來,抓著每個人聊天。

“北庭有一位王子留在西域當人質,記得吧?”

“記得。”

“查查他的底細,我低估了他,也低估了老汗王。”

方聞是茫然不解,想了一會才露出微笑,“原來老汗王在玩花招。”

(求收藏求訂閱)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