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心仙魔錄

第436節 真假霸王槍

“不會的,不會的!”寧宏狂嘯了起來,沒錯陳韻的話讓他想起了當年得到此槍之時的情景,霸王槍乃是他寧家的傳家之寶,一直是他寧家的標誌,從某種程度上說,寧家之所以有現在這麽大的勢力,這杆霸王槍也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而作為寧家霸王槍的傳人,他又怎麽會不知道霸王槍的特點呢,當年他父親手持霸王槍與人決鬥之時的場景他還曆曆在目,那照耀天地的紫光和足以震天撼地的強大的攻擊力,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靈,從那時起他就發誓,一定要好好修煉,以證明自己才是霸王槍真正的傳人。

寧家在仙界是一個傳世的大家族,每一代家主的選拔必定是德才兼備之人,不論是心計還是修為都必須是上上之人,所以寧家的家主選拔從來不是傳承製的,而是從家族的眾多後輩之中挑選最優秀者繼任,毫無疑問雖然這寧宏是現代家主的長子,卻也不享有特權,家法的規定是絕對不能違背的。

不可否認,這位寧家少主平日裏雖然驕橫跋扈,但不可否認他的確是個修煉天才,短短的不過數百年的時間,他已經成為了寧家眾多後輩之中的佼佼者,不到兩千餘年的時間他就順利的跨入了玄仙期,雖然仙界擁有得天獨厚的修煉條件,但是能在兩千年的時間內跨入玄仙期的修煉者,那也絕對是鳳毛麟角的。

經過了多年的努力,他終於得嚐夙願,被家族正式確立為下一代的寧家家主繼承人,雖然他平日裏驕橫跋扈,但這些壞毛病瞧在族中那些長老的眼裏都不是什麽壞毛病,反而覺得這正是他占有欲的體現,他們覺得正是因為他有著這種強烈的占有欲,才更能把他們的家族發揚光大,直到數年前他的父親也就是當代家主,終於把他夢寐以求的霸王槍傳了給他,當時的他那種激動,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不過當他手持神槍舞動之時,他卻發現並沒有出現霸王槍應該出現的紫色神光,反而是一片五彩炫光出現,這與他以

前所見的霸王槍決然不同,於是他便忍不住問了一句。

“父親,為何這霸王槍並沒紫色光暈,隻是把我本身的攻擊力放大了數倍,而並沒有那種能夠撼天動地的威力,這是怎麽回事?”寧宏十分的奇怪。

“宏兒,天地間自由它的法則,雖然神槍在手,但也不代表你可以無敵於天下,仙器之所以叫仙器,正是因為他掌握在仙人的手中才能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相反它的威力也會大打折扣,就如你背後的那把中級仙劍,它雖不是異寶,但他卻正適合你這個修為使用,所以你能發揮出他最強大的攻擊力,但是如果你把它送給一個凡人去使用,那麽在凡人的手中它也不過是一把砍柴刀,一樣的道理,雖然霸王槍是天地間的異寶,但如今的你修為還太低,想要發揮出他最大的威力,你隻有勤學苦練,把自身的修為盡量的提升上去才行,當年我剛剛得到此仙寶之時,還不如在你手中有此威力,我相信假以時日,你一定

能夠完全的駕馭它,但是前提是你的修為必須不斷的提升。”

“原來是這樣!”寧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假的,假的全是假的,父親你居然騙我!居然弄把假槍來糊弄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吼!”父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仿佛都如播電影一般在他的眼前閃過,現在他終於知道了這一切的真像,他憤怒他不甘心,苦修了數千載歲月,才得到家族傳承霸王槍,可是他得到的居然是一杆假的霸王槍,這讓他瘋狂,這讓他感到恥辱,尤其是在他心愛的女人麵前,他更感到無地自容。

“吼,啊!”寧宏瘋狂的把手中的霸王槍一掃,數道鬥氣翻滾而出,瞬間掃倒了一大片的樹木,緊接著他整條人影都化為了一道五彩流光衝入了前麵的樹林,隻聽得轟轟轟轟轟爆炸劈砍之聲不絕,陳韻麵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眼前成排成排倒下的樹木和地上一道道數米長的深溝,不知在想些什麽。

過了許久,前方

才漸漸的平息了下來,直到再無任何的聲息,盞茶時間過去了,前方還是寂靜無聲,三名白衣青年這才如夢初醒一般,口中喊著少主數個起躍便消失在了眾人之前,“小子,還算你對我老哥夠意思,沒有動用太多的力量,否則我這次的消耗可就太大了,幸好比我預計的少的多了,哈哈哈!”看見寧宏的莫名退走,冷月神劍特別的解氣,同時也為自己並沒有因此而元氣大耗感到高興,畢竟陷入沉睡並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嗬嗬,說真的我還真的很想和他硬拚幾下,看看他到底修為強到了什麽程度,如果不是為了你,我可不會顧慮這麽多!”陳韻嗬嗬的笑道,的確他雖然動用了玄月的神力,但是最後他還是沒有太過於依靠它們,而是憑借著自己的武技來壓製對手,從某種程度上說,他的確已經贏了寧宏,如果他的本身修為有寧宏這般強盛的話,他已經贏了,“打架也是一門藝術,並不是蠻力,哈哈哈。”陳

韻撅了撅嘴笑著說道。

“哈哈哈,好一個打架也是藝術,不是蠻力!有道理,有道理!”此時站在遠處的陸天走了過來大笑道,陳韻聽他這麽一說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漏了嘴,表情甚是尷尬,他是在和冷月神劍在說話,可是附近卻偏偏沒其他人所在,那陸天自然而然的認為是在和他們說了,陳韻當然不能告訴他們自己在和一把劍在說話,這話說出去實在過於震撼人心了,普通的仙人更會覺得匪夷所思,武器怎麽能說話呢?可是如果讓一些稍有見識的人知道了,一定能猜他的身上有件極品仙器,如果來個殺人奪器,那可就相當的不妙了,陳韻可不認為現在自己有和那些高手爭鬥的資格,這裏可是仙界,隱士高手遍地都是,誰知道會不會有人不顧臉皮來搶奪。

“嗬嗬,沒想到小哥的鬥技如此之好,老夫真是看走了眼了!”陳韻拱了拱手道:“前輩過獎了,我是劍修之人,平日裏對武技多點研究那是自然的,更

何況我劍仙一道本就擅長爭鬥,論實際修為,那可是低下的很呐,慚愧慚愧!”說著擺出了一副十分慚愧的樣子。

陸天也是老成了精的人物,如何看不出來他是在作秀,當即也不拆穿他,隻是客氣了幾聲,便拉著他的手,三人兩前一後的返回了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