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龍神劍

【第141章 追殺令】

桀變成了本體龍蝦王,全身鼓蕩著一股股雄勁的青銅氣。此刻他心中隻有一個目標:殺了林雲騰,為兒子夏日報仇。

“呼呼~~”一個個水泡從夏桀嘴中冒了出來。那些水泡迅速分裂成體積更小的水泡朝四麵八方散開。

“翁~~~”以夏桀為中心,一圈圈水紋輻射開去。

“夏桀,你還想搬救兵麽?”林雲騰注視著夏桀的所有舉動,倒是停止了攻擊地步伐,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夏桀極為不屑地冷哼了一聲,臉上盡是詭譎的表情,此刻他青銅色的臉上依稀可見一絲絲淡淡的血絲。那些血絲像是老樹盤根一樣盤繞著。

但是,林雲騰根本就不會給他機會蓄能。

神念一動,隨著“嚶”的一聲,騰龍神劍已然祭出體外。

“吼~~”

驚天動地的龍吟聲驟然響起。

《玄月斬》第三式:地獄離火斬!

“地獄離火影龍。出!”

隻是一個呼吸間。隻見地獄離火影龍從騰龍神劍劍鞘上衝天而起。張牙舞爪。氣勢逼人。

“夏桀。受死吧!”

林雲騰淡淡地說道。但語氣之中卻是有著一股上位者地無上威嚴。

“影龍火鏈。縛體!”

倏然間。一條鼓蕩著火之真元地鏈條從地獄離火影龍地龐然大口中噴射出來。

“咻!”

眨眼的瞬息,影龍火鏈已然將夏桀捆得嚴嚴實實,就像是包粽子一樣。

地獄離火影龍是在林雲騰的丹田內修煉出來的,與林雲騰的神識能量球之間進行著朝夕密切地磨練。隻要林雲騰神念一動,由地獄離火影龍噴射出來的影龍火鏈便會發動迅猛的攻擊。

影龍火鏈攜帶著天地間雄渾深厚的火之真元,威力何其霸絕!

“哼哼!夏桀,該是結束遊戲的時候了。”林雲騰嘴角掛著一抹淡然地笑容,雙目炯炯有神。

“影龍火鏈,縛魂!”

陡然間,伴隨著夏桀撕心裂肺的慟哭聲,一個虛渺的、若是霧氣一般的魂魄從夏桀的本體龍蝦王中剝離了出來。

下一刻,林雲騰右手一翻,從容地祭出了“魂之鼎爐”。

曾經不知道多少次,林雲騰成功地施展了“魂之鼎爐之汲魂術”。如今,他對“汲魂術”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個嶄新的境界。

“魂之鼎爐,汲魂術,啟動!”

影龍火鏈緊緊箍著夏桀的魂魄,緩緩飄入了魂之鼎爐中。

……

另一路,燕龍泉、燕菲雪、冷風嘯三人一起,率領著二十萬精銳部隊和一萬精銳護衛去攻打青玄堂駐守在越國地守軍。

經過了一個時辰的激戰,青玄堂守軍全軍覆沒。

事實上,在林雲騰將夏桀地魂魄收入了魂之鼎爐內後,駐守在越國的所有守軍便感應到了。這些守軍全部都是夏桀的部下,所謂“擒賊先擒王”,夏桀一死,這些守軍完全喪失了抵抗的意誌力。

摧枯拉朽一般,燕龍泉等人取得了全麵的輝煌勝利。

“雲騰!”

冷風嘯難以掩飾心中地喜悅,興奮地叫了出來。

冷風嘯等人消滅了所有守軍之後,當即朝越王殿趕來。此刻見了林雲騰,冷風嘯動情地捶了他肩頭一拳。

此時無聲勝有聲,兄弟之間的深厚情誼盡在不言中。

……

一天後。

經過多方打探,林雲騰已經知道青玄堂地總壇設在安仙村。至於青玄在不在安仙村,則是無法打探。

因為林雲騰和夏桀的打鬥,越王殿已然變成了一片廢墟。

林雲騰、燕龍泉、燕菲雪、冷風嘯聚集在太子殿內。

林雲騰一臉悠然神色,非常陶醉地聞著從茶杯中飄然而出的一縷縷淡淡的茶香。輕輕地啜了一口香茗,林雲騰看著燕龍泉說道:“龍泉兄,收複了越國之後,你有什麽打算?眼下大燕國、大魏國、大漢國全都亡國了,整個騰龍大陸都在青玄堂的勢力控製下。”

燕龍泉恭敬地看向林雲騰,他非常清楚,光憑自己的實力,不要說光複大燕國,就是能不能守住越國都是一個問題。

燕龍泉喝了一口茶,潤了潤嗓子:“雲騰,你能助我收複失地,我已經感激不盡了。我隻希望自己能守住越國就心滿意足了。”

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有多大地碗,就吃多少飯。

燕龍泉對自己的能力認識得很清楚,無論如何,他是萬萬沒有能力與青玄堂抗衡地。青玄堂可是整個無垠海域絕對的霸主,又豈是他一個個小小地封國越能抵抗的?

所以,眼下燕龍泉地唯一希望便是守住父王的家業。

“守住越國?”林雲騰摸了摸下巴,饒有深味地說道,“我們別無選擇,隻有進攻。青玄堂控製了原來屬於大燕國、大魏國、大漢國的全部疆土,如今我們光是收複越國,那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與青玄堂對抗的。唯一之計,隻有擴大我們的勢力範圍。”

燕龍泉、燕菲雪、冷風嘯三人皆是全神貫注傾聽著,時不時地點頭稱是。

“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林雲騰自然答應了要幫助燕龍泉,那就會

到底。而且盡力幫助燕龍泉也是李思綺的意思。

林雲騰沒有太多的時間,按照李思綺所說,九個月之後,失落之塔便會出現。在趕赴極西之地尋找失落之塔前,一定要將眼前所有的棘手問題解決掉。

“雲騰,你有什麽妙計,我們聽你的安排。”冷風嘯說道。

“直搗黃龍。”林雲騰喝了一口香茶之後,緩緩吐出了這四個字眼。

“直搗黃龍,雲騰,你的意思是?”燕菲雪詢問道。

“大家應該都知道了吧,無垠海域的青玄堂消滅了三大國之後,控製了三大國的所有疆域,成立了青玄帝國,青玄堂堂主自稱青玄大帝,而他們的總壇就設在安仙村。”林雲騰語氣平和說道,心情沒有絲毫的波動。此時他更像是一個頭腦清晰的軍師。

“雲騰,你的意思是直接攻擊安仙村?”燕龍泉急切問道。

“嗬嗬,各位不必焦急。先喝杯茶吧。

”林雲騰淡然一笑,端起茶杯,享受地品嚐著。

過了片刻,續道:“既然收複了越國,那麽越國便是我們反攻的大本營了。龍泉,與夏桀地守軍一戰,我方損失了多少兵力?”

燕龍泉稍微思索了下:“我的二十萬精銳部隊死了二萬多,如今隻剩下十八萬兵力了。那一萬精銳護衛則是完好無損。”

“嗯。”林雲騰沉吟了片刻,“龍泉兄、菲雪、風嘯,你們三人留守越國,這裏是我們的大本營,切不可丟失。我準備前往安仙村……”

“雲騰,你一人深入青玄堂總壇,那樣太危險了。”冷風嘯關切地提醒著。

“不必為我擔心,我如今已修煉到劍虛中期,一般人是傷害不了我的。好了,就這樣定了,大家都早點休息吧。”

一夜無話。

……

第二天一早。

按照之前的安排,由燕龍泉、燕菲雪、冷風嘯三人組成堅守小組,誓死守衛越國。而林雲騰則是一人前往安仙村去打探虛實。

事實上,林雲騰殺了夏桀之時,青玄堂設在安仙村的總壇已然知道了夏桀死亡的消息。但是,青玄本人不在安仙村,所以桂山、桂水、桂木、桂壁四大護法合議之後,決定暫時按兵不動。

桂山已經傳訊給青玄:“堂主,青玄堂越郡失守,郡守夏桀被一實力不明者殺害。”

一接收到傳訊,青玄當即從無垠海域青玄堂總舵啟程。

……

易容之後,林雲騰身穿一襲雪白色的衣服,一個人悠然地走在安仙村地大街上。

一進入安仙村,林雲騰的強大神識探測波便立刻輻射開了,瞬間將整個安仙村覆蓋在內。在林雲騰神識探測波地監視之下,安仙村內的一草一木全部在他的感應之下。

“嗯?有四位高手。在修真者盟會總壇。”

九大派之間明爭暗鬥,修真者盟會已然名存實亡了。所以修真者盟會總壇也順理成章地成了青玄堂在騰龍大陸的總壇所在地。

此時,總壇內。

青玄堂四大護法坐在大殿內,神情愜意地喝著美酒佳釀,欣賞著美人歡歌豔舞……

忽然,桂山護法眉頭一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退下!”

一聲令下,所有歌舞妓立刻退下。

“桂山大護法,怎麽了?”桂木、桂水、桂壁三位護法皆是愕然地望著桂山。

“提起精神來,有不名高手朝總壇急速前來。”

桂山地話剛說完,林雲騰腳踏“煙波浩渺步”閃電般闖入了大殿內。

“來者何人?”桂山厲喝道,一雙如鷹目般的眼中射出尖銳地光芒。

“來者何人?嗬嗬。”林雲騰戲謔地笑了笑,“四位是桂山、桂木、桂水、桂壁?”

在闖入青玄堂總壇大殿前,林雲騰已經去安仙村的各大酒樓逛了一遍,自然將桂山等人的消息摸了個底朝天。

“報上名來,難道你想做個無名鬼麽?”桂水冷冷地嘲笑道。

此時,桂山、桂水、桂木、桂壁四人已經將林雲騰圍困在中心。隻要桂山一旦神識傳音下令,四人便會同時從前後左右攻擊林雲騰。

“來者不善,各位沒有聽說過嗎?”林雲騰臉上寫滿了不屑的冷笑,“嗯,傳訊給青玄老烏龜,就說林大護法有請!”

“林大護法?”桂山四人心裏皆是猛然一突,“是他?!”

當初,在龍淵幻境時,青玄沒有搶到“騰龍神劍”,一直對林雲騰記恨在心。所以青玄早就在青玄堂內下達了對林雲騰的追殺令。所以桂山等護法自然是熟悉林雲騰的麵容和氣息。不過,眼下林雲騰改變了容貌,且又隱匿了本身地氣息。桂山四人的修為根本就沒有林雲騰地深厚,自然是無法探測林雲騰的修為。

一直到林雲騰自己說出來,桂山四人才恍然大悟,原來眼前地白衣男子正是名列青玄堂追殺令第一位的林雲騰。

“桂水、桂木、桂壁,先拖住林雲騰。堂主已經傳令給我,稍後即到。”桂山神識傳音告知三位護法。(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idin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